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仲維光】:唯物主義的毀滅性(下)

仲維光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6月01日訊】(接上文)四、唯物主義者為什麼會指鹿為馬

唯物主義者僵硬專斷,沒有反思的思維特點必然造成他在思想和學術上的無能和荒謬。我所指的無能是指由於專斷而無法提出有意義的問題,我所指的荒謬是指由於僵硬的自以為是而產生很多指鹿為馬的看法,進而產生了很多狂妄無稽的要求、甚至行為。

唯物主義由於獨斷的反映論,把一切歸結於唯物主義與唯心主義,因此實際好像一臺黑白顯示器;它只能夠把世界還原成黑白兩色,而且還宣稱,世界根本就只有兩種顏色。

唯物主義的思想模式決定了唯物主義的研究方式是貼標籤式的方法。從馬克思開始到列寧,斯大林和毛澤東們到達了頂點。唯物主義者以為給對手貼上唯心論的標籤就致對手於死地了,貼上唯物主義的標籤就是莫大的肯定了;貼唯心主義的標籤是打棍子,貼上唯物主義的標籤就是「學術研究」了。

這一點最典型的表現是在對待那些為人類的發展做出過巨大貢獻的科學家身上,如愛因斯坦、波爾。文革前是打棍子、大批判的對象,文革後,比照列寧把他們的實在論、經驗論貼上「樸素的唯物主義」,以為就是對他們的肯定了。實際上這些科學家既非唯物主義,也非唯心主義,而恰恰是在對那種反映論的懷疑中,對人究竟能否,以及如何認識客觀世界的本體問題的探究中做出對人類產生巨大影響的貢獻的。如此複雜微妙的認識論問題到了唯物主義者手中居然變成如此專斷與簡化,這本身就說明了唯物主義者在探究未知世界時缺乏提出問題的能力。

唯物主義的這種專斷造成了今天大陸人的言語判斷中經常說的一句話,「你這樣說就不唯物了」!這種說法不僅把唯物主義做為標籤,而且更做為判斷對錯、好壞的標準,變成一種價值判斷。

與此平行的,或者說完全類似的就是科學這個描述的方法居然也被用來做為標籤和判斷對錯、好壞的標準。一件事情,如果說它是不科學的,那就不僅是判了死刑,而且還臭不可聞。為此,大陸社會不斷地討論宗教是否有科學基礎,是否是科學的,氣功是否是科學的,特異功能是否是科學的,中醫是否是科學的等等。

以為「科學」是唯一正確的,「唯物主義」是唯一正確的,持這樣觀點的人根本就是一種對於人類其他認識的排斥,一種唯科學論。在這種僵硬的思維中,那些持這種觀點的「自然辯證法專家」居然寫文章反對所謂「唯科學論」。殊不知,如果把「科學」的基礎說成是唯物主義,那麼他所說的「科學」就一定是唯科學論。

唯物主義的這種論斷混淆了價值和方法的區別。由於他們的自以為是,很多時候居然以為他們擁有的觀念就是價值,他們使用的方法就是價值,而強迫別人接受。所以他們才會以是否唯物,是否科學做為判斷是非的標準。

在這方面還有另外一個典型的表現是,唯物主義者們今天居然認為做為選擇決策方式的民主篩選法,做為國家制度形式的民主制是價值問題。

民主當然不是價值問題而是方法問題。這一點是顯然的,因為所有民主國家的憲法第一條都是不可觸動的價值問題——個人人權的不可侵犯性。如果民主是價值,那麼第一條就會寫上「國家制度形式」的不可侵犯性。顯然這是荒謬的,只有極權主義國家把國家制度、國家權力置於一切之上。

與唯物主義導致為科學主義對稱的是,把民主說成是價值一定會導致另外一個當代已經被徹底拋棄的觀點,「西方中心主義」。把民主做為價值問題就會導致對民主制的絕對肯定,對一切非民主制度的徹底否定,及對一切民主制以外可能存在的制度和形式的探究。實際上當代西方,即便是對於民主制非常推崇的政治人物、科學家、思想家,如邱吉爾、愛因斯坦和波普,他們都不僅不排除,而且希望在西方民主制以外能夠尋找出一個更好的社會和制度,儘管時下沒有成功,但是他們不排斥這樣一種探索。

產生上述這些根本性的謬誤的原因還是由於唯物主義的那種思想方法。

由於專斷的反映論,唯物主義以為它的一切,甚至它的「方法」,只要它覺得是正確的,就都可以說是絕對的。這種方法不僅導致他們價值和方法混淆,而且也導致他們無法對觀念與理想,意識型態和學術研究做出區別。

曾經有位唯物主義者為了攻擊唯心主義,捍衛唯物主義而提出:唯物主義者常常是理想主義者(idealist),而唯心主義者往往是物質主義者。這個問題的錯誤在於,首先他沒有想到過唯物主義的前提註定了唯物主義者從根本上不可能是一位具有「傳統價值」的理想主義者。其次他錯把觀念主義,觀念領先等同於理想領先。

「ideologist」和「idealist」,意識型態分子和理想主義者是有區別的,歷史的經驗事實告訴我們這個區別不僅根本而且殘酷。因為一個ideologist(意識型態分子)的觀念領先導致的是沒有人性的假大空,而一個idealist(理想主義者)追求的結果則是具體的,有血有肉、有人性的內容。

然而,事實上還不僅如此,一個「觀念主義者」,也就是意識型態分子、共產黨知識菁英,不僅一定會以觀念取代理想,以一種唯物主義的整體觀念取代建立在人權和自由之上的個人追求,而且還一定會以「觀念」殘酷地踐踏理想,踐踏人權和自由。所有這一切,任何在極權主義的共產黨社會的完全意識型態化中生活過的人都已經體驗過它對人及人性的徹底摧殘。

綜上所述,唯物主義--它給人類社會帶來的毀滅是徹底性的,不僅毀滅社會、環境,而且毀滅個人的感情生活,以及感覺和思維能力!◇

本文轉自276期【新紀元週刊】「自由評論」欄目
http://mag.epochtimes.com/b5/278/10807.ht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評論
2012-06-01 8: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