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被迫使用孔子學院教材 華裔大學教師憂慮

人氣: 8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6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梁耀採訪報導)5月17日美國國務院要求孔子學院中文教師離境。據媒體報導,孔子學院花費數額龐大驚人。今年,在加拿大各大城市的孔子學院在外界質疑聲中也在不斷增長,在渥太華的幾所高校也出現了孔子學院。

最近,兩位正在或曾經在渥太華高等院校教書的華裔教師接受了本報記者的採訪,談了她們對孔子學院的瞭解和感受。

被迫使用孔子學院教材 阿岡昆漢語教師感憂慮

妥瑞雪女士是來自台灣的渥太華當地畫家也是一位漢語教師。自一九八四年開始,她一直在阿岡昆學院(Algonquin College)一直執教至今。今年五月初,她接到任教的阿岡昆學院漢語部的發來電郵。

妥瑞雪女士說,校方要求我今後一定要用孔子學校的課本。這個決定讓妥瑞雪女士很意外。因為她說自己曾經看過一些關於孔子學院的報導。她希望院方改變主意,拒絕接受孔子學院教材。但是,院方並沒有同意。

自2004年底馬里蘭大學作為美國第一家高校與中國南開大學合作建立孔子學院以來,至今美國已有81所孔子學院和300多個中小學孔子課堂,其中127個為孔子學院下設的課堂。

妥瑞雪對孔子學院大量佔領北美學校感到憂慮。她認為,孔子學院一直被視為中共向外展現軟實力的重要策略。有可能傳授中共的意識形態。中共政府利用孔聖人名義的同時又通過漢語教學的方式,灌輸中共的黨文化思想。

她說:「我看了一些課本的樣本,裡面有很多詞彙是傳統的中國文化和道德不能接受的。例如,教材中用『愛人』(lover)來指自己的配偶,但是,在西方,『愛人』通常是指沒有婚姻關係的男女關係,是蘇共『一杯水』主義(其實就是性放縱的代名詞)的產物,並不符合中國傳統的倫理道德。」

妥瑞雪說:「但是並不是每個設有孔子學院的學校都瞭解或認同孔子學院的課本。一些人是反感的。例如,孔子學校的一些教授和老師已經被囑咐過,上課時不可以談論法輪功、台灣、西藏、新疆,這些中共所謂『敏感話題』。」

侯文卓:孔子學院——五毛化了妝

著名人權活動家侯文卓女士曾在渥太華大學做客座教授,目前在加拿大的婦女人權團體做代表。

談到孔子學院,她先講了自己的經歷,她在為學齡前的兒子挑選中文兒歌教材的時候,發現許多為中共歌功頌德的「紅歌」被摻到了兒歌中,她說:「裡邊竟然有『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五星紅旗高高飄揚』等內容。50首幼兒歌曲聯唱中也有這樣的歌曲。現在,在嬰幼兒歌曲中都很難找到乾淨的東西。」

「一個政黨壟斷了國家資源,還要壟斷教育資源,」侯文卓說,「我在小學一年級學時,學的是『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毛主席萬歲』。」

她說:「國家和黨派都屬於非自然群體,只有家庭和血緣關係是自然群體。黨派和國家都是可以選擇的。剝奪一個人在成長過程中的選擇權利,這是非常可恥和陰險的做法。」

她認為孔子學院現在搞的是同樣的東西,只不過更為狡猾和隱蔽。孔子學院在設法進入西方的集體心理和話語權。海外華人學習漢語的資源很有限,中共宣傳系統利用了被壟斷的海外漢語教育資源。

她認為,孔子學院是五毛化了妝,就像有毒的種子一樣,會污染西方社會。

她認為,孔子學院這些軟的東西,會隨著政治這些硬的東西的變化而變化。中共延續不了太久了,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孔子學院這些附庸體沒有太多的存活的機會了。

她堅信,孔子學院作為中共的海外宣傳機構早晚都會退出西方自由言論和民主言論。她提醒西方社會,絕對不能讓其成為漢語教學唯一或主要的方式。

評論
2012-06-10 2: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