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互動】

父親節格格談父親高智晟盼團聚(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2年06月20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今天我們請到高智晟律師的女兒格格在我們的現場,父親節談她的父親高智晟。當時他們在國內受迫害的時候,胡佳先生對他們提供了很多的幫助,可以說互相扶持走過來的。今天正好我們請胡佳先生在線,我想問一下胡佳先生,您也是為人之父了,現在格格已經可以說長成一個大人,您覺得在父親節的時候,以您對高智晟律師的了解,您覺得他現在會想說什麼呢?

MP4下載收看

胡佳:怎麼說呢?在我沒做父親之前,我可能對高智晟律師對家人的擔憂,還不能算是完全能夠去理解,但是當我那一次被捕,進了監獄以後,我的女兒已經出生了45天,這個時候格格和天宇,就是高律師對格格和天宇之間的那種牽掛、對嫂子耿和的牽掛,我算嚐到了,所以這是一個參照。而且耿和嫂子還有格格、天宇所受的那些磨難,也印證在我心裡邊,我也知道我的家人,就是我的妻子、女兒她們將會受到什麼樣的待遇。

所以這個時候在監獄裡、在看守所裡的每一個父親節的時候,我都想:我的寶貝,妳一定要平安,妳一定要在這種不自由的生活中保證妳自己的健康和快樂。我想,這樣的話也應該是高兄在監獄裡想對格格和天宇說的吧!

主持人:您覺得我們大家可以做什麼能夠盡快的讓高律師和他的家人團聚?

胡佳:我們也知道這塊體制它是沒有什麼仁慈、沒有什麼廉恥的,所以我們首先要盡自己的努力,其次要做長期的打算。我覺得海內外的同仁們,能做的事情很多,尤其是高智晟律師的家人;就像我的妻子曾金燕當我在監獄的時候所做的,也包括格格當她的父親在看守所期間所做的那些事情一樣。

我覺得像格格甚至包括天宇,天宇可以畫畫,格格可以寫字,嫂子耿和一定要多給高兄去信,家書抵萬金哪!「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高律師現在的狀態就是在戰爭中,他就是在孤軍的奮戰、在那所牢獄裡、在那所偏遠沙漠地帶的牢獄裡邊,這個時候當局又封鎖他其它的聯繫渠道,他的至親才能去看望他,那麼你們的消息對他將會是最大的鼓舞。他在那裡身心受到鼓舞,然後他的身體、精神狀態有恢復,他能夠在出監獄的時候,不像李旺陽先生這樣落下一身的疾病;這就是對他最好的鼓勵和對他最好的保障。

其次是所有海內外的公眾們,我們要不遺餘力的給中國當局施加壓力,尤其是中國的政法當局。我們要寫無數的明信片、信件到監獄去,還要到外交部、到最高法、到最高檢、到北京市,就是原來裁判高律師判三緩五,以及後來裁定他又把他判入獄的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這些地方我們要不斷的……只要高律師一天不自由,我們每天都應該做這樣的事情。而且我覺得在全世界範圍內,當有中國的政客出訪的時候,他到哪裡,高律師的名字以及他吶喊的聲音就應該到哪裡、高律師的形像就應該到哪裡。這樣才能讓中國政府知道全世界在關心這件事情、在關注著中國每一個在為爭取他人自由而身陷囹圄的人權捍衛者的自由。

主持人:謝謝胡佳先生。格格還有什麼要跟胡佳叔叔說的嗎?

耿格:胡佳叔叔,我真的非常感謝您為我們家所做的一切,我也覺得自己的力量非常單薄,我現在也不能為您做點什麼,但是過兩天就是父親節了,我祝福您、金燕阿姨還有小謙慈寶寶,我祝您一家都能夠平平安安的。我覺得其實在現在這樣環境中,真的,平安就是最好的;就是身體健康,能夠平平安安的。就這樣。

主持人:好,謝謝。謝謝胡佳先生。我們現在已經有觀眾朋友們等候了多時,他們可能想跟格格說兩句話。我們先接一下加州丁先生的電話,丁先生您好。

丁先生:安娜主播好,楊景端博士好,格格你好,你是一位非常善良而可愛的、咱們嬰兒潮的下一代。我感到很光榮,同你的父親都是屬於戰後嬰兒潮的。我認為有關當局應該立馬無條件釋放高智晟律師,馬上結束過去那麼多年對他那種慘無人道的虐待,否則的話是毫無道理的迫害。

連中華民國台灣當局都一口承認高律師的確是一個好人,好人不應該受到那樣反人性的對待。線上的嘉賓胡佳先生您好。我暫時講到這裡,就跟各位問聲好,祝各位美國的父親節快樂。

主持人:謝謝丁先生。我們再接下一位新澤西州彭先生的電話,彭先生您好。

彭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這次非常感動,非常激動,見到胡佳先生和格格後起之秀,將來是有希望,是社會的棟樑。我沒有什麼太多的事情講,就希望中共當局能夠釋放所有的維權人士,他們是在做有很多中國人不敢做的事情,他們是中國的脊梁。

主持人:謝謝彭先生。我們再接下一位新澤西州李先生的電話,李先生您好。

李先生:你好。高智晟律師是因為在公開為法輪功呼籲以後就遭到這樣的迫害,我想這個問題其實是中共的底線,它對於所有為法輪功出來呼籲的人都是加以迫害的。我想從法輪功的歷史上來講,因為法輪功修煉「真、善、忍」,就像個照妖鏡一樣,就照出中共的邪惡和醜陋,所以中共是不能容忍法輪功。我想這個事情對於所有的觀眾、對於中國的民眾來講都應該幫助法輪功,真正了解法輪功是怎麼回事。

下面我就想講一下,因為法輪功被迫害已經13年了,在這個過程中,現在中國大陸因為迫害的延續,大家都能夠認知到中共的邪惡是不可能改變的,所以現在有一個退黨大潮;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已經超過1億1千8百萬的中國民眾退出了黨、團、隊,我想這件事情必須引起所有人的關注,大家都能夠把自己放進去看一看。

主持人:謝謝李先生。我們再接下一位北京倪先生的電話,倪先生您好。

倪先生:大家好。今天看見格格了,心裡非常高興。希望格格健康的成長,另外希望格格照顧好你的母親。高智晟先生是中國當代歷史上的一座里程碑,他超越了林彪,他是中國共產黨建政以來最恨的,它們最恨高智晟。中共對高智晟採取人格上的侮辱和身體上的凌辱,達到了令人髮指的程度。高智晟像一面鏡子,照出了各色人種,包括中國國內的這些異議人士,他們絕大多數都不敢碰高智晟、不敢沾高智晟的邊,甚至於有些人靠攻擊高智晟來向共產黨討好;所以像胡佳先生那樣的人太少,難能可貴。

第二點,罪惡之所以一再的發生,是因為罪犯從無受懲罰,它們以組織的名義來進行迫害;就是在中國共產黨建政以後,這些以組織的名義來進行殘酷的這種法西斯迫害的人從來沒受到過懲罰。但是,我堅信迫害高智晟的這些惡警們,將像獨裁納粹一樣,遲早把他們送上審判台。

主持人:謝謝倪先生。我們再接一位紐約範先生的電話,範先生您好。

範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首先我想通過格格對高智晟先生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我願意把高智晟先生稱為是中國道德精英的脊梁,我認為他是當之無愧的。他在群魔亂舞的強大的中共殘暴的國家機器面前,大義凜然、態度鮮明的站在正義一邊,用自己血肉之軀和高尚的意志,向中共邪惡宣戰,為法輪功修煉者遭受的迫害伸張正義,向中國大陸乃至全世界宣布:中國人民是有正義感的,中華民族依然是一個有擔當的偉大民族。作為大法弟子,我真誠的向高智晟先生表示誠摯的謝意,同時我也向高智晟先生說一聲:高智晟先生,咬緊牙關堅持下去,黑暗即將過去,光明即將到來,你的義舉將得到神佛的保佑,你的善德將得到上天的回報。謝謝。

主持人:謝謝範先生。我們來回應一下剛才觀眾朋友們所說的,格格你聽到他們講的話?

耿格:對,我聽到了。我非常感謝大家一直都這麼支持、都這麼理解。謝謝大家。

主持人:楊博士?

楊景端:大家對高智晟律師的評價我覺得非常的恰當,而且非常準確。因為高律師你要知道,他是一個基督徒,他並不是一個法輪功的修煉者,但是在維護中國人的權益上他並不分你的政治觀點和你的信仰,他只關心的是正義和人權,我覺得這是非常值得我們所有的中國人,不管你是什麼樣的政治觀點和信仰,都應該向高智晟律師學習的一點。

第二點,他不僅僅是維護和呼籲,他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和鮮血,甚至全家的性命在擔當,那麼這一點的話我覺得能做到的人是寥寥無幾。那麼他擔當的實際上不是他一個人,實際上是為整個中華民族在擔當,我做為一個男人,作為一個父親,作為一個中國人,我覺得高智晟律師在監獄裡承受磨難的一天,就是我們所有人恥辱的一天。所以我是希望我們所有的中國人,中國的男人,中國的父親,都應該為高智晟而呼籲,都應該為高智晟的事業,或他呼籲的事業而做出我們自己的努力。

高智晟受迫害和法輪功受迫害是分不開的,因為中國政府對法輪功的這種基本上是滅絕的政策,那麼導致了高智晟律師受到了整個政府機器的最殘酷的迫害,包括對他的女兒、兒子、妻子的迫害,都已經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慘無人道。但是中國政府對法輪功的迫害到今天為止還沒有停止,那麼我們知道中國的這一屆政府很快要結束,如果在這一屆政府結束之前他們還沒有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的話,那麼我認為他們就為迫害法輪功也揹下了黑鍋。所以我覺得他們應該當機立斷,立刻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立刻釋放高智晟律師。

同時我覺得剛才胡佳先生講了一句話,他說要做長期的準備,我的理解就是說對中共不要抱有幻想,尤其是不要被中共的對你個人的一些小恩小惠而被他所迷惑打動,因為無論它現在做什麼,它都不能夠償還和彌補它對我們中國人犯下的罪行,對高智晟律師犯下的罪行,對陳光誠律師犯下的罪行,所以它們任何的所謂善意的舉動,都不能夠被當作是一個誠意。我今天非常高興的看到格格終於長大了,而且非常有頭腦、非常有正義感,所以我今天非常榮幸坐在這裡和格格一起在這父親節之際吧,來和大家一起討論高律師的狀況。謝謝。

主持人:我記得在2005年的時候,那時候《熱點互動》直播節目剛剛開始不久,當時高律師還是我們在線的一個嘉賓,所以看到格格現在已經都長大了,真是非常的感慨,那我就去搜索了一下那一期節目。那一期節目(中共)當局還只是吊銷了他的律師執照而且開始對他進行監控和騷擾,包括對他的家人。那我們來回顧一下那一期的節目,是2005年11月9日。

(音像播放開始)

主持人:我們知道當局曾經對您進行恐嚇 ……

高智晟:最近反正就是說我夫人她自己,也許她這段時間可能心裡有些緊張吧!也不完全是這種可能,就是說她最近每天在接送我的小孩上學和放學,她說有時候就很奇怪就有人跟他們,他們一到就有人打電話,從車上這頭上去,從那頭下去就打電話。她跟我講,我當然就說可能是妳的一種緊張反應,但是我完全理解他們這種反應。

我的孩子倒是給我打電話打到西安來抗議,說不願意讓父母送,我就告訴我的孩子,我說外頭發生了一些變化,爸爸不便跟你講清楚,但是妳相信父母的一些安排或相信父母的判斷就行了,我不願意跟孩子講。那麼這幾天具體的一些威脅我們是看不到的。

主持人:我們知道您這一次給胡錦濤和溫家寶上書主要是要求他們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這種野蠻迫害;另外,您也為很多教會的人士,家庭教會的人為他們進行辯護。那麼我們想問就是說,在這種條件下、在這種環境下、在您受到這麼大的壓力情況下,是什麼讓您能夠這樣做?

高智晟:這封公開信發表以後,以及當局目前採取一些這麼不明智的措施,讓我們深深的感覺到一種價值就是說人類法治文明的共識是有底線的,不是我高智晟 一個人關注的東西。另外一個是人類道德文明的共識是有底線的,那就是所有文明人類關注的底線,當這個底線當局不明智的企圖越過它的時候是有些危險。我自己的個性啊,決定了我本人過這種「苦先生」的生活。

主持人:高律師,現在我們有一位觀眾朋友他是紐約的一位律師,那麼我們現在請王律師問一下他的問題。

王律師:高律師您好。我姓王,我是美國的華僑。我看了報導你的文章之後,我跟周圍的人說,只要有一點善心、有一點良知的人都會被你的精神所感動!

高智晟:我非常感謝包括王律師在內的所有人對我和家人的這種關愛!我們現在還算好,無非就是加大了我們的生活成本,我的家人不斷地每天都要相互打電話問你在哪裡?你是否安全?然後就是加大了我們的時間成本,我們本來時間是很寶貴的,但是我們每天要接孩子上學、放學。

主持人:另外我想再問一下高律師,我們看到有一篇文章是您寫關於您母親的,那我想問一下,您母親對您有什麼樣的影響?因為那一篇文章非常感人。

高智晟:事實上,我在文章裡面也談到這樣的價值。我的母親一生貧窮,但她給了我們一生用不盡的財富,那就是精神方面的。我們印象當中,我的母親終生處於貧窮狀態當中,但是她的一生基厚福微,這一點對我的,不說人生價值觀,至少就是說,我們後來一些行為價值的形成是極具意義的!

主持人:另外,我們知道您在上書給胡錦濤、溫家寶的信中提到了很多的案例,那我想問您對這些受害人調查取證的時候,您最深的感觸是什麼?

高智晟:您知道,對具體的個人我們有我們的弱點,就是說我自身感情方面的弱點,就說我在面對這些東西的時候,面對這些具體的苦難經歷的時候,對我心裡的震撼。但是另一個讓我的感觸,實際上也是對我最大的鼓舞,也就是對我最具體的個人,我看到了一種希望,那就是信仰本身的力量!

信仰是打不爛的,信仰是推不垮的,信仰,我看到了他們對具體個人的摧殘,我是非常的敬仰,感覺到他就像一部推不垮的機器。對我感觸最深的,一個是我們的公權力企圖戰勝人性,這種愚蠢的選擇讓我們感到非常的失望;另外一個,對我們最大的感觸就是人性是不可戰勝,具有信仰的人性是更不可戰勝!

主持人:下面我們還有一位來自大陸,他是從中國河南打來的王先生,王先生您請講。

王先生:高律師是很少有的一個肯為中國老百姓辦事的好律師,我希望更多的律師向他們學習,給高律師說話的機會。

高智晟:謝謝。同時我也想轉述對這位先生的建議,因為在當今中國,只要是不配合這些行惡的官員,我們就給他們一個建議。他想號召人們向我學習,我也號召中國人民向這樣的中國同胞學習,那就是能夠關注中國當今最沉重的這些問題。再次轉述我對所有關注我目前境遇的海內外朋友的感謝!我和我的家人向大家問好,祝大家平安,謝謝!

(音像播放結束)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視頻:【熱點互動】父親節格格談父親高智晟盼團聚(上)

視頻:【熱點互動】父親節格格談父親高智晟盼團聚(下)

評論
2012-06-20 12: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