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被阻出庭 艾未未:可升入太空卻無法陳述清白

艾未未擁有的發課公司狀告北京稅務第二稽查局的案件6月20日開庭。然而,艾未未作為發課公司指定的代理人,卻被警方控制不得前往法庭。(Mark RALSTON/AFP)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2年06月20日訊】艾未未擁有的發課公司狀告北京稅務第二稽查局的案件6月20日開庭。然而,艾未未作為發課公司指定的代理人,卻被警方控制不得前往法庭。艾未未於是在推特上寫道:這片神奇的國土,可升入太空,但沒可能以1522萬買回一個陳述清白的席位。

訴訟方代理人被拒出庭

艾未未接受德國之聲的電話採訪時說道:「我作為發課公司指定的代理人,原定是與三位律師一起出席今天我們狀告北京稅務第二稽查局的開庭。但是警方阻止了我的出庭。」

2011年11月,北京市地稅局第二稽查局認定北京發課文化有限公司偷稅,並對其作出補罰1522萬元的決定。隨後一週,3萬多名網友協助湊齊900萬元借款作為納稅擔保金,使發課公司獲得復議訴訟資格。

6月20日下午,發課公司訴稅務稽查局的案件在朝陽區法院開庭。艾未未卻只能呆在家中。他住所門前還出現了數十輛警車和很多警員。

艾未未:澄清自己的名聲,是維護國家法律的尊嚴

6月20日,艾未未在Google+發文說,發課稅案整個過程中,執法部門處處違法。在問及他原本想在法庭上作怎樣的陳述時,艾未未說:

「我們還是根據一些事實依據,來幫助政府的機構來遵法、守法,也就是說按照中國的法律和中國對司法程序的要求。地稅局在處罰北京發課公司的稅務案中,在它的每一個動作、或者每一個層面上都具有嚴重的錯誤。指出這些錯誤,是一個納稅人、也是一個公民最基本的權利。我們從來認為,一個公民在澄清自己的名聲和維護法律最基本的權益的時候,是維護了一個國家法律的尊嚴,同時也是維護了一個法治社會的穩定。放棄、或者說忽視這種努力,都會造成社會的極度不穩定和不具有信任感。那麼這樣,受到傷害的仍然是最廣大的公民。」

艾未未擁有的發課公司狀告北京稅務第二稽查局的案件6月20日開庭。然而,艾未未作為發課公司指定的代理人,卻被警方控制不得前往法庭。(Mark RALSTON/AFP)
艾未未擁有的發課公司狀告北京稅務第二稽查局的案件6月20日開庭。然而,艾未未作為發課公司指定的代理人,卻被警方控制不得前往法庭。(Mark RALSTON/AFP)

「贏的只是年輕人的心」

艾未未在Google+發文寫道,這是「以經濟犯罪為理由打壓持不同政治觀點、清肅言論自由的經典案件」。2011年4月,艾未未在北京首都機場失蹤,警方對他實施81天的秘密關押,其間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對他進行審訊調查。兩個月後,新華社稱艾未未實際控制的發課公司涉嫌巨額偷漏稅。

6月20日下午,艾未未雖然呆在家中並且被公安看管。但他表示,在家裏有別的事情可以做,對案件的審理「沒甚麼好等待的」。

他說:「因為到目前為止,經過了很多、很多步,不是一步走到今天的。那麼每一步,–從對我的非法關押、到釋放、到稅案,甚至我們往前說,從5.12四川地震調查時警方對我的暴力,上海對我工作室的拆除,都從來沒有一個說法,我們都做過巨大的努力來申訴,也是這種申訴將我們帶到越來越困難的狀態。所以我們在這條路上已經走得很遠了,在這條路上我們從來沒有贏過,我們贏的只是一個社會公眾的輿論,贏的只是年輕人的心和他們對公平和正義的一種期待。」

艾未未(中)在Google+發文寫道,這是「以經濟犯罪為理由打壓持不同政治觀點、清肅言論自由的經典案件」。(Mark RALSTON/AFP)
艾未未(中)在Google+發文寫道,這是「以經濟犯罪為理由打壓持不同政治觀點、清肅言論自由的經典案件」。(Mark RALSTON/AFP)

奉陪到底

艾未未在推特上有超過15萬名關注者。有推友表示,已前往朝陽法院「圍觀」。據他們描述,現場有很多輛警車,還有外國記者被警察帶離現場。

艾未未說:「其實我也沒有做甚麼邀請。只是我也有義務把這個通知公開化,因為究竟關心這個案子的人非常多,我有3萬多個債主和900萬的欠債。那麼我覺得我有義務讓他們知道這個案情的發展,和我在這個事情上所作的努力。我覺得我不會辜負每一個人為我所做的努力。我既然是被選擇的,那麼我會在這條路上奉陪到底。」

艾未未(右)擁有的發課公司狀告北京稅務第二稽查局的案件6月20日開庭。然而,艾未未作為發課公司指定的代理人,卻被警方控制不得前往法庭。(Mark RALSTON/AFP)
艾未未(右)擁有的發課公司狀告北京稅務第二稽查局的案件6月20日開庭。然而,艾未未作為發課公司指定的代理人,卻被警方控制不得前往法庭。(Mark RALSTON/AFP)

與警員衝突 工作室攝像師被扭傷

艾未未告訴德國之聲,6月20日,他住所門前出現數十輛警車和很多警員。艾未未工作室的攝像師出門去記錄,警察企圖將他帶上警車,並搶奪他的攝像器材。攝像在保護自己器材的同時被扭傷,照相機鏡頭和他的眼鏡也被公安收走,後來在艾未未的交涉下歸還。

「我覺得我們做到了讓公眾能瞭解這個案件,我們也做到了告訴做出這種非常不明智決定的人:用經濟或者其它問題來抹黑一個對他們持有不同意見和不同觀點的人,這是很愚蠢的,這樣做他們必然付出代價,這個代價就是失去整個社會對他們的信任,和他們失去了倫理道德上面的一個位置,這樣來說對一個社會更加危險。」

艾未未擁有的發課公司狀告北京稅務第二稽查局的案件6月20日開庭。然而,艾未未作為發課公司指定的代理人,卻被警方控制不得前往法庭。(Mark RALSTON/AFP)
艾未未擁有的發課公司狀告北京稅務第二稽查局的案件6月20日開庭。然而,艾未未作為發課公司指定的代理人,卻被警方控制不得前往法庭。(Mark RALSTON/AFP)

(責任編輯:李曉宇)

評論
2012-06-20 10: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