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互動】

中共三退出是展實力或自我孤立?(1)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2年06月21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歡迎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

MP4下載收看
正當退出中共黨、團、隊的「三退」大潮正在世界範圍內洶湧澎湃的時候,中共在上週一週之內,自己在國際上搞了一個密集的「三退出」,也就是在英國退出謝菲爾德電影節,在韓國退出世界佛教徒聯誼會,在英國威脅要退出利茲的奧運訓練營。

中共為什麼要退出這三大國際性的活動?是為了展示中共在政治和經濟方面的影響力,還是自我封閉?如何看待中共的「三退出」和其在國際關係中的軟實力輸出?圍繞著這一系列的相關話題,我們將和觀眾朋友展開討論。

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 646-519-2879參與討論或發表您的見解;同時您也可以通過Skype與我們語音或文字互動,Skype的ID是RDHD2008;中國大陸的觀眾朋友可以撥打我們的免費熱線電話400-670-1668,接通之後再撥899-116-0297 。

我們的節目可以通過網路即時收看,收看的網址是:www.ntdtv.com;中國大陸的觀眾朋友也可以通過愛博電視即時收看,而無需翻牆軟件。愛博電視的下載方式,一種是通過動態網、無界網等翻牆軟件登錄到www.ippotv.com下載該軟件;另外一種方式您也可以通過海外的電子郵箱給ippotv2011@gamil.com發送一封電子郵件,該郵件的主題是「1234」,您就可以收到最新版本的愛博電視軟件。同時我們的節目也可以通過撥打電話即時收聽24小時的節目,電話號碼是832-551-5015;那麼如果您有iPhone或者是iPad,或者是Android的手機或者平板電腦的話,您可以下載iNTD來即時收看我們的節目。

節目開始前首先介紹現場的兩位嘉賓,一位是民主大學的校長唐柏橋先生,另外一位是資深的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好,我們今天探討的話題是「中共三退出,是展實力或自我孤立?」我們一件一件的來看一下。它在上週密集發生的,幾乎是同一時間的這個「三退出」,第一件事情就是在英國威脅要退出利茲的奧運訓練營,當時的情況是怎麼樣的?

橫河:當時好像是達賴喇嘛要到利茲市去有個活動,中方聽說以後就威脅,但最終沒有得到核實,究竟它是不是退出,因為利茲有一個奧運訓練營地,各國的選手已經開始進駐這個營地進行訓練了,一般來說奧運會的東道國會提供這個場所。它就說它要退出這個營地,我想是來表示一個抗議。

主持人:這裏面有一個現象,它說我要退出這個集訓營,因為達賴喇嘛要去利茲這個城市開一個商業的大會,但是它沒有說我要退出奧運。這個是怎麼回事?

唐柏橋:我覺得它沒有退出奧運是因為奧運這個事情太大了,中共這個做法有點像小孩一樣,威脅對方一下而已,如果真退出奧運的話,那將成為非常大的一個新聞事件。因為從冷戰以後,80年的時候莫斯科奧運會,整個西方是沒有參與的,是抵制的,後面84年洛杉磯奧運會,當時整個共產國家抵制的。那麼以後漢城奧運會大家都參加了,沒有人再用這個來抵制。所謂政治跟體育脫鉤嘛!再說英國也參加了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如果中共用奧運會來抵制的話,這個代價太大了,它們承受不起這個代價。

主持人:有這樣一個說法就是說,中共經常把體育政治化,那我不知道現在這個事情是不是這個樣子,我們看一下中共外交部的發言人,他在批評不久前英國首相卡梅隆接見達賴喇嘛這件事情,他同時最後有一句話,說中國體育代表團正在積極的準備2012年的奧運會,他認為政治和體育是應該分開的。我不知道兩位對此有什麼評價?

橫河:是應該分開。但是各個國家在體育方面,至少在冷戰的時候,都有把一部分政治因素考慮進去的,但是像體育如此政治化的,在所有的國家裡面中國可以算是第一第二了,因為現在東歐社會主義陣營沒有了嘛!

主持人:所以您的意思是,他說的其實恰恰是他自己沒有把體育和政治分開。

橫河:最政治化的當然是中共,以前蘇聯、東德那些也都是很政治化的。中國你看從中美建交、「乒乓外交」開始,然後跟南朝鮮比賽的時候,自己國內還讓球,全都是政治因素第一嘛!那麼體育政治化這個傾向其實到現在都沒有完全消除掉,非常明顯的。另外體育很容易變成一種工具,你像現在威脅要退出,作為運動員來說,做為奧委會來說,他肯定沒有任何利益要退出這樣的比賽,所以就是來自於政治方面的要求而不是體育界本身的要求。那麼在現在大家都已經不再把體育政治化的情況下,中共就顯得很突出了。

主持人:剛才是體育方面退出的事例,我們看到另外一方面就是在文化領域,英國電影節的新聞發言人說,中共派出有史以來最龐大的代表團,在最後一分鐘卻退出了謝菲爾德電影節,那麼當時的情況是怎樣的?

唐柏橋:艾未未這個電視紀錄片拍了差不多有3年,製片人一直跟著他,因為實際上艾未未去年被抓又被放以後,國際社會最關注的就是艾未未以後的動態,就是這個紀錄片的發行。這個紀錄片在國際社會是非常轟動的。前幾天在紐約「人權觀察」還舉行電影節的首映,試映的就是這個片子,然後票在網路上發行不到一個小時就賣完了,因為我辦公室有兩個人去那裏排隊,等十幾個小時才拿到票。

那麼在英國也是一樣。因為英國、德國還有美國這三個國家是最支持艾未未的西方國家,所以中共把艾未未當成它們的頭號敵人之一,當它看到艾未未要在那邊出現的時候,中共整個代表團抵不過一個艾未未的影響力,所以它現在要利用中國這個龐大的代表團來威脅,要讓這個英國的謝菲爾德電影節考慮一下,就是說艾未未分量重,還是我中國政府的代表團分量重。它們算盤打錯了,它們認為這個天平是傾向它們的,因為艾未未只是一個個人嘛,只是一部片子,我這邊有龐大的代表團,給這個電影節帶來的利益當然中共政府要多得多。

但有一點它想不到,這是兩種不同的思維方式,就說這是一個原則,這個原則對於英國人來說,對美國人來說是不能出賣的,這跟利益沒有關係。你出賣一次就會有第二次,有第二次就會有第三次,那是人格和國際形象,你這個電影節的形象就下降了,下降以後那損失是無形的,不是說只是這一次損失。這是中共不知道的一種思維。所以它失敗了,西方人認為你退出就退出,這種事情最近在中國中共這邊屢屢發生,但是它每次都失敗。

主持人:剛才說起艾未未的片子,其實不只是這一部片子,這一部片子叫作《艾未未:道歉你妹》(Ai Weiwei: Never Sorry)。我們先放一下這部片子的一個小的片段。

(影片播放開始)

記者:見到你很高興,我一直在關注你。

你打人是吧,你帶這些警察就是來打人是吧?誰打的你啊?

記者:你覺得你的藝術能不能改變這種專制的狀況?

在我認識的所有中國藝術家裡面,我覺得他可能是唯一的打內心裡真正深愛著這個國家的人。未未是那種可以為自己的相信的東西賭上命的人。

這個東西顛覆了我太多的東西了,我覺得對真相的一種蒙蔽這是最不應該的。

艾未未:你得調查一下那個豆腐渣工程。

我經常提醒他,有一條明確的線,告訴人們你是不是一個維權人士,如果你跨越這條線,政府會對你採取行動。

艾母:我每天晚上睡不好覺,他們都欺負你。

記者:你擔心嗎?

艾未未:是的,我當然擔心,每天都有人告訴我說你應該擔心你自己。

我不想讓我的下一代人還要為我們這代所鬥爭的事情鬥爭,我現在之所以還努力鬥爭,是因為我爸他們那一代沒有做好他們的事情。

(影片播放結束)

主持人:剛才是《艾未未:道歉你妹》其中一個非常小的片段,那麼中共抗議的不只是這一個片子,另外的一部片子是由史帝夫‧梅因(Steve Maing)所創作的一部片子叫《High Tech, Low Life》,我們來看一下這部片子的片段。

(影片播放開始)

周曙光:「大家好,我是周曙光,是一個中文網誌作者,我來自中國湖南長沙。」

老虎廟:「我是老虎廟,大家叫我中國公民新聞記者。」

周曙光:「Steven從2008年起就花了很多時間拍攝我作為民間記者的公眾生活。」

老虎廟:「走到了庫布吉沙漠、阨爾洛斯草原、毛疏沙漠還有陝北的高原。」

我們都被洗腦了。

胡錦濤:「社會和諧,推進全面建設,小康社會進程。」

絕對不能聽信網上的一邊倒的輿論。

農民:「條子買的官是貪污犯,都是貪污了。」

周曙光:「說一些東西可能會被網友看到,可以這樣子嗎?」「誰要拆你們的房子,你們知道嗎?」

民眾:「這就是髒水,洗衣、化學藥劑,洗衣服啊什麼。」

周曙光:「那裡冒起來那個煙還是水蒸氣,可能會有毒。」

民眾:「過來四年了,這裡就是搞這個建築,我一天工資七、八十塊。」

老虎廟:「您這有這個錢嗎?」

民眾:「沒有,官有錢,底下老百姓沒錢。」「這不能作假,也不能說假話,是實情。」

老虎廟:「我不經常見我的家人,我母親、孩子,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和他們,我認為別給他們帶去麻煩。」

周曙光:「對,他們也是對我實行監視居住,他們就希望我不要去北京,這件事不公開的話,我以後會越走越艱難的。」「我覺得很有必要讓更多人了解中國人所面臨的審查和最表達的問題。」

老虎廟:「我在這裡向遙遠的美國朋友表示問候,然後對史帝夫這部片子,我表示全力的支持,希望大家喜歡這部片子。」

(影片播放結束)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剛才您看到的是史帝夫‧梅因(Steve Maing)在電影節上播放的影片,叫作《High Tech, Low Life》,記述了中國的兩位網誌的作者和公民記者的生活。那麼由於這兩部片子在電影節中出現,中共歷史上最高規格的代表團在最後一分鐘宣布退出。這裡邊還有個插曲,其實不只是這個代表團的參與,有中共駐英使館的參與。

橫河:實際上它一直是駐英使館在操縱這件事情。你看開始發現名單上面演出的電影裡面有這麼兩部片子以後,中國駐英國使館一直在和主辦單位聯繫,最後沒能把兩個片子從裡面拿出來以後,是駐英使館打電話通知他們這個最高級別的代表團要退出;實際上不是這個代表團一直在跟別人聯繫,是領事館一直在聯繫。所以從某種程度上我們可以說,這個代表團「被代表」了,它自己根本沒有機會去……

主持人:這個代表團是由中共中央電視台、華娛衛視、鳳凰衛視和金鷹紀實頻道的高管們組成的。

橫河:對,10個主要的媒體組成的。很有意思的是,鳳凰衛視一直自稱是海外媒體,現在它已經是變成中國媒體的高級代表團,他們實際上不是一個電影代表團,這個電影節是個紀錄片的電影節,那麼他們這個代表團是一個媒體的代表團,不是電影代表團。那麼很奇怪的是,他們怎麼會對這兩部片子這麼感冒,這個是很難理解的,西方人很難理解。

主持人:怎麼看待這起退出和抗議事件,這裡邊有什麼可以解讀的?

唐柏橋:我覺得主要是因為這一年多來,中共在國際社會可以說屢戰屢敗吧,應該說最初是從達賴喇嘛開始,到去年的像法輪功,像熱比婭,像台灣一系列事情 上,它們都想利用它們自己所謂的影響力,來達到它們的目的。比方對於達賴喇嘛,它們一直在抗議,只要達賴喇嘛跟誰跟哪個國家元首見面,它們就給那個國家穿小鞋,比方說取消一些什麼訪問的。這次也是一樣,本來是有一個人要去英國訪問,我忘了是哪一個政治局常委,後來取消了這個訪問。然後大家都知道像外交部,現在國內的網民把中共的外交部稱為「抗議部」,就是那個姜瑜也好,原來的外交部發言人,他們做最多的事情就是表示抗議。

因為達賴喇嘛一年差不多有兩個月時間到西方國家遊說,希望全世界關注西藏的人權問題,那麼這兩個月時間中共就跟在達賴喇嘛後面抗議;他見一個國家元首,它就抗議一個,有時候達賴喇嘛到歐洲去要見十幾個國家元首,它就抗議十幾個國家,而且規模都是很大的,它們用最高規格來抗議。那麼台灣問題也是一樣。像去年有一個代表團到日本參加什麼會議,它就要求你把台灣變成「中華台北」,或者是「中國台灣」,然後對方有一些地方民間機構嘛,說你台灣就台灣了,不就範,它們就抗議。包括在世界衛生組織,它們經常對台灣(名稱)問題表示抗議,還有包括在奧運會,後來就妥協打個「中華台北」。

還有前兩年據我知道,就是《神韻藝術團》要到肯尼迪中心去演出,或者在美國紐約的Radio City,或到韓國、澳大利亞這些地方演出,中共都會發一些抗議信,要求主辦單位不要接受《神韻》的演出。就這一系列的事情,它都碰了壁,實際上都沒有成功,很少見它有成功的。然後它們就採取了一些新的策略,比方從去年開始,它們搞孔子學院。新華網在紐約時代廣場搞一個大的高台,據說一年幾千萬。前幾年還搞了一個什麼中國文化巡迴展,花幾百萬,幾千萬。

它們大量輸出這種所謂的「文化」,實際上就是輸出它們的意識型態,所以它這兩手策略其實都不成功,一個是以退出要脅別人,對方沒就範;它輸出(意識型態),現在到處都是在圍剿它,你看孔子學院,現在也在圍剿它,世界各地的孔子學院也辦不下去了。我覺得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為它們跟這個世界文明脫節了,越來越遠,越來越遠,所以它不懂這個世界文明語言,這世界上的人也不懂中共的語言,就形成現在這麼一種非常奇怪的現象。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視頻:【熱點互動】中共三退出是展實力或自我孤立?(上)

視頻:【熱點互動】中共三退出是展實力或自我孤立?(下)

 

評論
2012-06-21 3: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