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修煉故事

曾反對丈夫修煉 如今入道得法

大陸新學員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一九九八年夏天,我丈夫在單位接觸法輪功,走入修煉,那時女兒兩歲。我當時也在丈夫的勸說下看過《轉法輪》,覺得書中講的道理很好,教人向善、使人道德回升,而且還有很好的去病健身效果。但是也許機緣未到吧,那時並沒有真正讀懂,也沒明白修煉是怎麼回事。

轉眼就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荒謬、惡毒的迫害鋪天蓋地而來,我的家庭和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家庭一樣,在黑雲壓頂的氛圍中,像一葉小舟,在狂風暴雨中飄搖,卻又無處躲藏,我在這種全社會形成的恐懼氛圍中,由支持丈夫煉功到強烈反對,甚至走到離婚的邊緣,我們原本幸福的小家庭差點被拆散,家裏每個人都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並經受了巨大的精神打擊。

如今,孩子已上高中了,成績優秀,我也由原來的強烈反對而走入了大法修煉,我們的家每天沐浴在浩蕩佛恩中,祥和、幸福,我無法用語言感謝師父、感謝大法,我真心希望我的經歷能引起人們思考,不要再被中共謊言矇騙、想一想這黑白顛倒的十三年中發生的這一切到底為甚麼?而每個身在其中的人,我們是怎麼對待的?我們在其中做了甚麼?

一、丈夫的變化

我和丈夫是大學同學,畢業後來到這個城市,工作待遇還不錯。丈夫很有才華,也肯吃苦,和領導、同事關係處的也很好,深得領導器重,很快得到重用、升職。大家都說丈夫肯定會前程似錦。丈夫自己對此也是躊躇滿志的。夫貴妻榮,我心裏也美滋滋的,不久,我們有了自己的小安樂窩,一年後女兒降生了,給我們帶來了更多的幸福和希望。

丈夫升職後,工作更忙了,每天早出晚歸,有時很晚了還在伏案寫東西,星期天還要加班,每天忙忙碌碌的,在家的時間很少。因為他在的部門有些小實惠,他也時常往家裏帶一些襯衣、日用品之類的,偶爾還會有一些工資外的收入。有時和我聊天,也都是名利場中那些事,我覺得他的思想越來越複雜,爭名逐利的心很重,剛畢業時的那種單純、快樂的時候越來越少,即使面對我和孩子,開心的笑容也是很少。

尤其身體方面,那年單位組織獻血,丈夫為了積極表現自己,也起個帶頭作用,主動去報了名。本來獻血後要好好補補,注意休息,可那時孩子才幾個月,雙方父母都沒在身邊,我自己照顧孩子已經很忙活了,他也仗著自己年輕,沒有重視,獻完血第二天單位有事,就打電話叫他上班了,到了第三天他就開始發高燒,打針輸液都不管用,整整持續一週的時間,體溫一直高達三十九度,然後轉為劇烈的咳嗽,整整咳了一個月左右,有時半夜聽見他這樣咳嗽,我又擔心又著急,他也怕我擔心,總是硬撐著對我說沒事。好不容易病好了,但以後每年都發一場高燒,身體虛弱,當時孩子小,我還要忙著照顧孩子,還要照顧他,真是覺得身心疲憊。

一九九八年的夏天,對丈夫來說是生命最重要的日子,也是我們這個小家庭最幸福的時候,丈夫在單位接觸法輪功,開始走入大法修煉,當他拿著《轉法輪》這本書鄭重的對我說:他要修煉了。從那一刻起,我感覺丈夫就像變了一個人,每天像充了電一樣,總是滿面陽光,身心輕鬆,幾乎沒有發愁的事。而且做事處處考慮別人,單位工作依然很忙,但多晚回來都不喊累,還主動幫我照顧孩子,做家務。單位裏的東西再也沒往家裏拿過。最重要的是他身體健康了。他從煉功後再也沒有出現過以前那樣的情況,而且直到今天,沒有吃過一片藥。

丈夫在家看書時,也經常勸我:「你也看看吧,書中講的可真好,咱們上了這麼多年的學,可從來沒有人教咱們這樣的道理,告訴咱們人生的真正意義。原來人應該按照真、善、忍去做,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不要工於算計,唯利是圖,傷害別人。我以前就想往上升(職),爭名逐利的,感覺很累。現在明白了,該是你的就是你的,不用那樣去爭去鬥的,一切隨其自然,心裏感覺真輕鬆。你有時間和我一起學吧。」

這樣我在照顧孩子之餘,也拿起了書看,覺得書中講的是挺好,可是我要上班,還要照顧孩子,總覺得沒時間,看完就放下了,沒有像丈夫一樣真正讀懂書中的內涵,那樣堅定的要修煉。但是我很支持丈夫煉功,儘量為他提供時間看書,不讓孩子打擾他,有時丈夫聽李洪志師父講法錄音時,我和孩子也靜靜的坐在旁邊聽著,孩子也好像能聽懂似的,每次都安安靜靜的,那時我們這個三口之家充滿了幸福、快樂。

二、風雲突變

幸福的日子總覺得過得很快。1999年夏天一天,單位書記開始詢問每位職工是否煉法輪功,我還覺得奇怪,因為丈夫修煉後很少接觸其他學員,一直是自己在家看書、煉功,我們也很少了解這方面的事,那時像4.25學員上訪這樣的事情都不知道。後來聽丈夫說,書記並沒有找他問,是他覺得要按照真、善、忍去做,要說真話,所以他主動找到書記說他也在煉功。當時怎麼也想不到教人做好人,讓人強身健體、道德回升的這樣一種功法,會被這樣造謠、誣陷;對這群手無寸鐵、一心想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會發生這樣慘無人道的迫害,而且持續十幾年。

就在那一年,我們小家庭的幸福氣氛再也沒有了,給我的感受是巨大的壓力、不明真相的恐懼和無休止的爭吵。對丈夫而言,比我承受的還多,還重,親人的不理解、單位領導施加的壓力、被謊言矇蔽的人們嘲諷的眼神,以莫須有罪名強加的迫害……甚至寫這篇文章時,我都不願回想那時經歷的一切,我願那是一場噩夢,可是這場噩夢卻拷問著所有人的良知、善念、道義和勇氣。

開始時單位的領導找丈夫談話,讓他放棄煉功,丈夫講述了他自己煉功後的身心變化,他是法輪功的受益者,他自己的親身經歷證明法輪功沒有錯,這只是個人信仰,對社會、對單位、對家庭沒有任何不好的影響,他不會放棄的。因為沒有在「轉化」書上簽字,單位的領導就一波一波的到我家裏來做工作,試圖讓他放棄。開始時,我還幫著丈夫,跟他們講丈夫煉功後的道德、身體方面的變化,講我們現在的幸福。後來我覺得壓力越來越大,再加上週圍同事的不理解,許多人也讓我勸勸他:不讓煉就不煉唄,別鑽牛角尖,別跟政府作對,胳膊擰不過大腿,別因為煉功把大好的前程給耽誤了。慢慢的我的態度也變了,開始勸丈夫為了我和孩子就放棄吧,別讓他們總這樣干擾咱們生活,我希望平平安安的過日子,這樣的生活壓力太大了,我覺得要承受不了了。

其實丈夫的壓力比我還大,他每天不論上班還是下班都要面對領導這種無休止的所謂「開導、幫助、轉化」,面對同事的不理解,現在還要面對我的壓力,即使這樣,他也從未有過一絲動搖:「我沒有錯,法輪功沒有錯,我不會放棄」。我現在都無法想像當時他是怎麼走過來的。那時我承受不了外界的壓力,回家就和他吵鬧:「你是要我和孩子,還是要大法?」

記得一次丈夫面對憤怒的我,流著淚說:「我都要,對我來說你和大法沒有矛盾,不需要非得取捨,他們不了解,你真的不了解嗎?大法帶給我們的美好你忘了嗎?我們得講良心啊,我理解你現在所承受的委屈和壓力,時間會證明一切的,對的永遠是對的。你也不會白白的付出。」

我內心知道丈夫是對的,大法是好的,我更知道我改變不了丈夫的信仰,誰也改變不了,慢慢的來我家的人少了,大家也都不再提所謂的「轉化」了。日子似乎風平浪靜了,可是中共殘暴的迫害和惡毒的謊言卻步步升級。

二零零一年新年剛過,正當人們沉浸在過年的喜慶之中,「天安門自焚偽案」打破了人們祥和平靜的氣氛,一時間惡毒的造假偽案頻頻在電視中炒作,引發了不了解真相的人們對法輪功仇視和恐懼,我的家庭再次面臨著巨大的壓力。這次雙方父母也都參與了進來,不斷的打電話,以長輩的身份和斷絕父子關係相威脅,要丈夫放棄,完全不聽丈夫的任何解釋。和我關係不錯的同事竟然勸我離婚,在各種壓力和痛苦中,我感覺身心疲憊,甚至爭吵的力氣都沒有了。支持丈夫走下去的是信仰的力量,而那時支持我走下去的是弱小可愛的女兒,我要給女兒一個完整的家。

那時「法輪功」成了我們談話的禁區,雙方都有意躲避,我們也不看電視,在外面只要聽見誰在議論法輪功,我就遠遠地躲開。但是在這個操縱一切、控制一切的集權統治下,怎麼躲得了呢?二零零二年,丈夫在單位被無辜抓走,警察並且搶走家裏的鑰匙,在家裏沒人的情況下,對我家非法抄家,直到今天抄走的電腦、顯示器等也沒有歸還我們,他們的理由竟然是瀏覽非法網站,但卻沒有任何文字的東西,既沒說甚麼是非法網站,也沒說瀏覽了哪個非法網站,就這樣以莫須有的罪名,將丈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二個月。

當時女兒還在上幼兒園,面對家裏滿地狼藉的景象,我痛哭失聲,我不知道該做甚麼,從小學到大學、直至工作,都在中共洗腦灌輸之中,在我的思想中從未想過這個「偉光正」的黨會做出這樣邪惡的欺騙老百姓、迫害無辜好人的事情,但我也知道丈夫是好人,我也看過書,法輪功沒有向他們在電視中說的那樣,那麼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完全喪失了判斷是非的能力,對這一切非常迷茫。

丈夫回來後,單位的職務被免去了,但是面對這一切他卻很坦然,尤其不可思議的是,很快他又買來了電腦,開始上網做他認為應該做的事。我覺得自己已經承受不了了,提出了離婚,丈夫看我堅決的態度,就痛苦、無奈的同意:「我從心裏希望你幸福,我也是這樣做的,只是你還不能理解,如果你覺得這樣你會擺脫這種痛苦和壓力,我同意你的選擇。」

也許不該走到那一步吧,最終我們還是一起走了過來。

三、我也要修煉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我記得有這樣一句話「時間可以檢驗一切」。丈夫在日常生活中、工作中用「真、善、忍」的標準嚴格的要求自己,工作兢兢業業、經常加班加點,從無半句怨言,同事、鄰居有甚麼需要幫忙的隨叫隨到,對雙方父母、兄弟姐妹關心、照顧……。丈夫用自己實際的表現,慢慢的使周圍的同事、鄰居、親友改變著在惡毒的造謠宣傳中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不好的印象。同事、朋友們有甚麼煩心事也都願意找丈夫聊聊,孩子教育呀、工作不如意呀、夫妻矛盾呀,都想聽一聽丈夫的意見,他們說就信任丈夫,和丈夫聊聊心裏豁亮。

尤其是公公變化最大,當初為了使丈夫放棄修煉,揚言要和丈夫斷絕父子關係。可是因為婆婆和大哥有病住院期間,丈夫找大夫、主動花錢、送飯,忙前跑後、體貼周到毫無怨言,公公看在眼裏,背地裏誇丈夫孝順、懂事。大姑姐開玩笑說:「你兒子好是好,可惜是煉法輪功的。」公公馬上反駁:「煉法輪功怎麼了?煉法輪功就是好,要都像他那樣,這世界上都不用警察了!」

在潛移默化中,我的態度也在不知不覺的發生著變化。讓我最嘆服的就是丈夫的身體,十多年不曾吃過一粒藥,有時有些發燒感冒,也幾乎是迅速恢復。最神奇的一次是二零零七年六月,一天丈夫下班後說腰疼,躺在床上汗都下來了,疼得不敢翻身。我勸他去醫院,他說沒事,一會就好。根據以前的經驗,我覺得也會像以前一樣,很快過去,就沒再堅持。夜裏醒來,感覺他一直沒睡,強忍著痛苦,我知道勸也沒用。第二天早上,丈夫的疼痛並沒有減輕,他讓我去上班,自己請假休息一天。我臨走時鄭重的告訴他:「這麼多年我知道改變不了你,你的身體自己決定,如果你決定上醫院,隨時給我打電話。」

在單位,我根據丈夫的症狀上網查了一下,結論大概是腎結石,不及時治療會有危險的。我心裏著急,盼著丈夫給我打電話,可是一天沒接到電話,給他打電話也沒人接。好不容易盼著下班回到家,沒等我敲門,丈夫聽見我的腳步聲,主動給我開了門,生龍活虎的站在我面前,我上下打量著他,簡直不敢相信,好像昨天的一切只是一場夢,連痕跡都沒有留下,太神奇了。

丈夫樂呵呵的告訴我,這就是大法修煉的神奇,為甚麼近十年的殘酷迫害,面對失去工作、非法抓捕、判刑、酷刑折磨、迫害致死、甚至活摘器官,都沒有使大法修煉的學員放棄,而且這場迫害不但沒有把法輪功打垮,反倒使法輪功洪傳了世界一百多個國家,越來越多的人認清了中共的謊言,越來越多的人明白了大法真相,越來越多的人被法輪功學員大善大忍的行為感動,越來越多的人公開支持法輪功。

丈夫藉著這個機會和我聊了很多,這些話題在以前曾是我們的禁區。我認真的聽著,很多事我都不敢想像,像天安門自焚偽案,為了嫁禍法輪功,竟然以國家的名義捏造這樣的彌天大謊,欺騙民眾仇恨法輪功;還有血腥的器官活摘,比法西斯還邪惡,殘忍。在中國多少民眾被這種謊言矇蔽,即使是我這個家人,都是在一言堂鋪天蓋地的謊言中生活了近十年,排斥這麼好的大法。明白這一切後,我不再干擾丈夫看書、煉功,上網。而且在不知不覺中,我也改掉了自己在社會敗壞潮流下沾染的不好的行為。

後來丈夫給我看了《預言與人生》的視頻,我相信古今中外的預言說的都是真的,這個世風日下、唯利是圖、道德淪喪的社會不會長久的,人不治天治,只有這個高德大法才會讓人道德回升,返本歸真。

那是二零零八年初,我終於再次拿起了《轉法輪》,這一次我讀懂了。我記得自己捧著書,跪在師父法像前,淚流滿面,我發自內心的跟師父說:我也要修煉,從現在開始,我要按照師父的教誨,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達到標準的修煉人。

四、佛恩浩蕩

在我下定決心修煉那一刻起,我體會到了那種無以言表的神聖和幸福,我覺得自己像變了一個人,生活中的苦惱、工作中的不如意、同事間的勾心鬥角、互相攀比等都不在看重,感覺身心輕鬆。尤其這麼多年壓抑、痛苦的生活,對我的身體影響也很大,經常失眠、胸悶,身體虛弱,還有婦科病帶來的苦惱等,這些問題也隨著煉功很快改變,大法的神奇隨著我的修煉不斷展現。這時我才真正體悟到了丈夫當時心情,明白了那些法輪功學員為甚麼面對那樣嚴酷的迫害依然堅強、樂觀、豁達。

因為對丈夫的怨恨,這些年我和公婆關係相處得並不好,只是逢年過節不得不去看看,這麼多年沒有主動給他們買過甚麼東西,還和哥姐攀比,限制丈夫多給公婆錢。修煉後我主動和丈夫商量去老家看看,並且買了很多禮物,當我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出現在公婆面前時,他們高興的合不攏嘴。前年婆婆病重住院,老公請假回去看護,我們還主動多承擔住院費用,給哥哥姐姐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使我們這個十幾口人的大家庭相處和諧、其樂融融。

去年下半年,我所在部門由於機構變動,我從一個很清閒、乾淨的工作環境調到一個環境差,工作量大的部門,而且工資獎金都有所下降。面對這樣的反差,我沒有任何抱怨,在單位努力學習新的技術,工作中不怕髒不怕累,在利益上不去爭不去鬥,每天面帶微笑,祥和平靜。我的新同事大多是年輕的小伙子,他們都很佩服我從原來那樣舒適的工作環境到這樣的環境,還能如此平和,開心,一位小伙子曾問我:「姐,你會生氣嗎?怎麼每天看你樂呵呵的?」我和大家關係相處得非常好,他們有甚麼話都願意和我說,從心裏尊敬我,工作中有甚麼活和我搶著幹。

修煉前,對於孩子的學習,我和大部份家長一樣,把自己的希望完全寄託在了孩子身上,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心切,非常關注孩子的成績,不辭勞苦帶孩子上各種輔導班,給孩子造成很大的壓力。修煉後,我不再只關注她的成績,而是不斷的教給她做人的道理,如何尊敬老師、如何和同學相處,寬容禮讓,有責任心。孩子在輕鬆的家庭氛圍中,性格開朗、樂觀,主動幫助別人,老師同學都很喜歡她,而且學習自覺,成績很好,今年順利的考上了一所重點高中。

結語

風雨過後終見彩虹,現在丈夫在單位得到了同事和領導的尊重和認可,我和孩子身體健康,我們這個三口之家又找回了當初的幸福,周圍的同事、朋友都很羨慕我們,我深深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和大法給的,如果沒有這場迫害,或許會有更多的家庭和我們一樣幸福,我願所有的人都能認清中共的謊言,都能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5/【徵稿選登】曾反對丈夫修煉-如今入道得法-257113.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為了修行,李素幸花了不少錢,吃了不少苦,婚後不久還跟著一位密宗老師前往大陸四川一個山洞裏苦修,內心一直在渴望著一種正的力量。在她心中一直堅定地認為這個世上一定有一部法,真正能夠度人的師父還在,不用花很多錢,她覺得自己應是神佛所揀選的人。終於在這漫長的等待中,她盼到了法輪大法!
  • 我也曾起早貪黑的練過多種氣功,試過各種治療,都無效。幸運的是,一九九七年六月,遇到了法輪功。此後,就天天和大家集體煉功,集體拜讀李洪志先生的《轉法輪》,越讀越愛讀,字字是真言,句句是天機。突然明白:自己一生中,越求索,越茫然;越奮鬥,越痛苦;原來是因為迷失了,認錯了人生的目地。從此,豁然開朗,時時處處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煉心性,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平。大約半年的光景,全身大小病症不翼而飛,精力日益充沛。
  • 鑑於對「真善忍」的普世價值的普遍認可,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今的十三年中,法輪功已經受到世界各國各級政府頒發的褒獎和支持議案、信函三千多份。其實很多中國大陸的民眾尤其是年輕人不知道,法輪功在洪傳的初期,中國社會各級政府同樣盛讚有加。下面就以筆者親身經歷,向您講述一下法輪功修煉者整體的道德風貌曾經帶來的不同社會反響。
  • 我是因為女兒的眼疾才有緣修煉法輪大法的。當時女兒剛出生五個月,患有先天性眼疾,眼球位置靠近內眼角,不會轉動,而且沒有表情,既不會哭也不會笑。醫生說,「動手術也無法把眼球恢復到正常位置,而且她終生無法像正常人一樣立體的看東西,我們也無法預測將來她的視力能有多少」。後來,丈夫在公司裏聽說了一種叫做「法輪功」的氣功,我走入了大法修煉。…很快的,女兒女兒眼睛在我煉功後發生了變化,一歲半時,醫生給她做檢查說「沒有問題。」當知道女兒的眼睛從來沒有接受過治療時他很吃驚…
  • 自從修煉法輪大法之後,我的身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現在我的體重又恢復到一百八十斤,滿面紅光,精力充沛,企業也有了新發展,資產收入已達到千萬,每天開著高級轎車上下班。這在修煉前的我是從來不敢奢望的。現在的我在工作和生活中,儘量用大法中要求「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名真正修煉的好人。親朋好友都從我的身上看到了修煉法輪大法的神奇與美好,也有不少走入大法修煉的。即使沒走入修煉的,也都親眼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純正與美好。他們也都從正面瞭解了大法的真相。
  • 我曾是少年體校的教練,學武術氣功時是師從某宗師的關門弟子,從一九八零年我開始在少年體校教武術氣功。我帶的學生在省、市比賽中曾取得了好成績。當時正值電影《少林寺》在全國掀起了「少林」風,因此來跟我學武術氣功的人很多,在大街上一走一過,身後都會跟來一大群徒弟。名利讓我隨波逐流不可一世染上酒癮打人的惡習,妻子準備和我離婚並帶著孩子回老家,就在一九九四年,我接觸了法輪功,並被其高深的法理和輕盈的動作所折服,立即走進了法輪大法修煉。隨之,我的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
  • 我是二零一零年秋得法的法輪功新學員,得法一年半來身心各方面都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從一個感覺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人一躍變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能夠得到法輪大法,受再多的苦也值了!那才是真正的不枉活一世啊!用盡人類所有美好的語言、詞彙和想像都無法描述和形容大法的美好!簡單介紹我得法前後的一些情況和變化,以及對熟悉我的一些人的影響。希望更多的世人能夠從中受到啟發和覺醒,找到真正的自己,了解生命的本源和人活著的真正意義,只有這樣才不白活一回啊!
  • (shown)英國外交家、前英國駐愛爾蘭大使福昂西斯爵士說:「法輪功不僅是屬於中國的,這是一項全球性的新文明精神運動,她代表了人類的未來,法輪功的精神力量和道德勇氣,很快會傳播整個人類,並誕生出新的文明。」明慧網法輪大法洪傳二十週年徵稿作品從不同角度記錄了大法弟子的真實狀態和心路歷程,用樸實真切的筆觸為人們打開了一個就在人們身邊的佛恩浩蕩、充滿各種神奇與神跡的修煉者的世界,引領人們領略善良的大法修煉者的不同人生,開啟了一扇通向美好的大門。還有系列大法洪傳的文章,資料彌足珍貴,對人們深入瞭解大法真相,了解法輪大法洪傳世界這二十年的歷史,從而真正瞭解這個時代,具有重大意義。
  • (shown)我出生並一直生活在摩爾多瓦共和國。在我前三十三年的人生中,可以說達成了不少的人生目標。26歲當上法官,有好家庭、物質生活很優裕。親眼見識了那些原本最親近的人在法庭上變成了仇敵後,我開始思考我生活和工作的真正意義,思考這個世界上的人們存在的意義:我們是從哪裏來的?是誰創造了地球生命的法則?為甚麼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變得越來越不能相互容忍?年滿三十三歲後,我得了重病。檢查、很貴的藥,對我一點兒幫助都沒有。我的婚姻崩潰了,孩子們也經常生病。我切身感受到死神在向我逼近。…我遍訪了本地所有的修道院,後來還去了中國的少林寺,可是關鍵的問題一個也沒有得到解答。二零零四年我找到了法輪大法。第一次通讀完《轉法輪》那是真正的幸福!就好像喝了一直在尋找的聖水一樣!我終於明白了:要想解除病痛之苦,需要改變自己的心!
  • (shown)英國外交家、前英國駐愛爾蘭大使福昂西斯爵士說:「法輪功不僅是屬於中國的,這是一項全球性的新文明精神運動,她代表了人類的未來,法輪功的精神力量和道德勇氣,很快會傳播整個人類,並誕生出新的文明。」 明慧網法輪大法洪傳二十週年徵稿作品從不同角度記錄了大法弟子的真實狀態和心路歷程,用樸實真切的筆觸為人們打開了一個就在人們身邊的佛恩浩蕩、充滿各種神奇與神跡的修煉者的世界,引領人們領略善良的大法修煉者的不同人生,開啟了一扇通向美好的大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