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將之女班婕妤:中國古代最完美女人

人氣: 163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06月24日訊】出身於名將之家的班婕妤,曾是漢成帝寵幸的後宮妃子,也是著名的西漢女辭賦家,史稱她善詩賦,厚美德,因此,她被後代譽為中國歷史上最完美的女人

晉朝顧愷之在他所畫的《女史箴圖》中,描繪了班婕妤與漢成帝同乘駕輿的情景,把班婕妤的端莊嫻靜,作為勸導嬪妃們慎言善行、普天下女子以此為鑒的典範,成了美好婦德的化身。

梁代鍾嶸的《詩品》中評論說,班婕妤是將百年間,有婦人焉,一人而已。

中國歷史上,能夠得到身為封建士大夫的男人青睞,並給予崇高的評價,實在很難得。班婕妤不但有花容月貌,而且頗有才華,寫得一手極好的辭賦,才德兼得。

因為她出身於一個名將之家,父親是漢武帝的驍將,立下汗馬功勞;而她也是《漢書》作者班固、和才女班昭的姑母。在這樣的家族背景之下,她自有一份雍容華貴的氣質,和無與倫比的人格魅力。

古代才貌雙全的女子並不鮮見,而紅顏薄命者也不在少數。而班婕妤的過人之處,不在於她的美麗容顏,也不在於她的才華,而是她對生活的超然姿態。

她得寵時不爭寵,不干預政事,謹守禮教,行事端正;失寵後卻又能做到急流勇退,明哲保身,稍無妒意,心如止水。在複雜險惡的宮闈之爭中,在歷經後宮春花秋月的劫難裡,她始終保持一枝獨秀,像一朵金黃的菊花,靜靜地開在深宮別院的污濁裡。

在趙飛燕入宮前,漢成帝對她最為寵幸,而班婕妤在後宮中的賢德也是有口皆碑的。

當初漢成帝為她的美艷及風韻所吸引,漢成帝為了能夠與班婕妤形影不離,特命人製作一輛較大的輦車,以便同車出遊,但卻遭到她的拒絕,她說:賢聖之君皆有名臣在側,三代末主乃有嬖女。古代聖賢之君都有名臣在側,而夏、商、周三代末主夏桀、商紂、周幽王,才有嬖倖的妃子在身邊。

當時王太后聽到班婕妤以理制情,不與皇帝同車出遊,非常欣賞,逢人便說:古有樊姬,今有班婕妤。王太后的賞識,使班婕妤的地位在後宮更加突出。

而她的婦德、婦容、婦才、婦工等多方面的修養,很有可能對漢成帝產生更大的影響,使他成為有道的明君。可惜漢成帝沒有憑藉班婕妤的賢內助,成就一番帝皇霸業,是他本性荒淫無恥,沒有造化所致。

而隨著趙飛燕、趙合德姐妹入宮,與漢成帝過起聲色犬馬、荒淫無道的生活。而班婕妤以及許皇后,都受到冷落,但是兩人的結局卻大相逕庭,何也?

許皇后心生妒意,在孤燈寒食的寢宮中設置神壇,詛咒趙氏姐妹。事情敗露以後,漢成帝一怒之下,把許皇后廢居昭台宮。當趙氏姐妹欲對班婕妤加以陷害,而班婕妤卻從容不迫對漢成帝說:妾聞死生有命,富貴在天,修正尚未得福,為邪欲以何望?若使鬼神有知,豈有聽信讒思之理;倘若鬼神無知,則讒溫又有何益?妾不但不敢為,也不屑為。

班婕妤一番肺腑之言,成功打消了漢成帝的疑心,還得到厚加賞賜。

畢竟班婕妤是一個有見識、有德操的賢淑女子,面對寵愛,不驕不躁;面對讒構、嫉妒和排擠,隨時都有陷害的可能,她採取急流勇退、明哲保身的策略,因而繕就一篇奏章,自請前往長信宮侍奉王太后,聰明的班婕妤把自己置於王太后的羽翼之下,就再也不怕趙飛燕姐妹的陷害了,漢成帝允其所請。

自此,她悄然隱退在長信宮的淡柳晨月之中,視宮廷內的燈紅酒綠、歌舞昇平為隔世之事。

(責任編輯:郗古韻)

評論
2012-06-24 10: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