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詩選讀:【樂府】陌上桑

邱宜文

(封面提供 / 文津出版社)

  人氣: 40258
【字號】    
   標籤: tags:

陌上桑 (1)

日出東南隅, 照我秦氏樓(2)。 秦氏有好女(3), 自名為羅敷(4)。
羅敷善蠶桑(5), 採桑城南隅。 青絲為籠繫(6), 桂枝為籠鉤。
頭上倭墮髻(7), 耳中明月珠(8)。 緗綺為下裙(9), 紫綺為上襦(10)。
行者(11)見羅敷, 下擔捋(12)髭鬚(13)。 少年見羅敷, 脫帽著帩頭(14)。
耕者忘其犁, 鋤者忘其鋤。 來歸相怨怒, 但坐觀羅敷(15)。 (一解)

使君(16)從南來, 五馬立踟躕(17)。 使君遣吏往, 問是誰家姝(18)。
秦氏有好女, 自名為羅敷。 羅敷年幾何, 二十尚不足。
十五頗有餘, 使君謝(19)羅敷。 寧可共載不(20), 羅敷前置辭(21)。
使君一何(22)愚, 使君自有婦, 羅敷自有夫。(二解)

東方千餘騎(23), 夫婿居上頭(24)。 何用識夫婿, 白馬從(25)驪駒(26)。
青絲繫馬尾, 黃金絡馬頭(27)。 腰中鹿盧劍(28), 可值千萬餘。
十五府小史(29), 二十朝大夫(30)。 三十侍中郎(31), 四十專城居(32)。
為人潔白皙, 鬑鬑頗有鬚(33)。 盈盈公府步(34), 冉冉府中趨(35)。
坐中數千人, 皆言夫婿殊(36)。(三解)

註釋

1. 陌上桑:漢樂府名篇,最早著錄於《宋書‧樂志》,題名為〈豔歌羅敷行〉,《樂府詩集》則題為〈陌上桑〉,屬於《相和歌辭》。相和歌本是民間的無伴奏「徒歌」,往往一人唱,幾人和,再加以絲竹樂器伴奏。陌,田間的道路。南北為阡,東西為陌。
2. 「日出」二句:隅,方位。東南隅,或以為是偏義複詞,南字無義,即為東方。「照我秦氏樓」,我即我們,是用第一人稱開場的故事口吻,表示親切,也顯見詩人對於羅敷的強烈喜愛,所以把羅敷視為與己同一立場,如親人一般。
3. 好女:美女。
4. 自名為羅敷:自名,本名。《樂府詩箋》:「羅敷,漢女子習用之名。」漢代女子常以羅敷為名,是美女的泛稱。
5. 善:擅長。一作「喜」,「羅敷喜蠶桑」。
6. 青絲:綠色的絲線。籠,竹籃子。繫,繫繩。
7. 倭墮髻: 音窩墮記,即墮馬髻,為當時流行髮式。其款式是將髮髻梳起而刻意偏向一邊。《後漢書‧梁冀傳》:「(冀妻孫壽)色美而善為妖態,作愁眉、啼妝、墮馬髻、折腰步,齲齒笑。」
8. 明月珠:傳為西域大秦國寶珠,這裡指以明珠為耳飾。
9. 緗:杏黃色。綺,有斜紋的絲織品。
10. 襦:音如,短夾襖。
11. 行者:經過的路人。
12. 捋: 音樂,用手撫摸。
13. 髭:音資,長在唇上的鬍子。鬚,長在腮下的鬍子。
14. 帩頭:用來束髮的紗巾。古時男子先以紗巾包起頭髮,然後戴冠。帩,讀作”竅”。
15. 來歸相怨怒但坐觀羅敷:「坐」,因。此二句指耕田鋤地者因見羅敷之美,歸家後厭憎自己妻子醜陋;又或因觀羅敷之美而耽誤返家時間,導致妻子惱怒。
16. 使君:漢朝對於太守、刺史的尊稱。
17. 五馬:漢朝時太守得允許以五匹馬駕車,此指太守因為垂涎羅敷的美色而停下車來。踟躇, 讀作「持除」,徘徊不進,這裡指停車。
18. 姝:音書,美色,這裡指美麗的女子。
19. 謝:問,以言詞相告。
20. 不:同「否」。
21. 置辭:即致辭,答話。
22. 一何:何其,何等。
23. 騎:音計 ,騎馬的人。
24. 上頭:即前列,表示是這千餘騎兵的領隊。
25. 從:音縱,)跟隨。
26. 驪:音離,深黑色的馬。駒, 讀作「居」,兩歲的小馬。
27. 黃金絡馬頭:用黃金裝飾的籠頭兜著馬首。絡,即絡頭,馬籠頭,這裡作動詞用。
28. 鹿盧劍:鹿盧,即轆轤,井上汲水用的滑輪。鹿盧劍,又名﹝櫑具劍﹞,古劍名。指劍首形如轆轤的寶劍。《漢書.雋不疑傳》顏師古注:「古長劍,首以玉作井鹿盧形,上刻木作山形,如蓮花初生未敷時。今大劍木首,其狀似此。」
29. 小史:太守府中的小官吏。
30. 朝大夫:在朝為大夫。大夫,漢官職名。
31. 侍中郎:漢官名,是能出入宮禁,與皇帝親近的職位。
32. 專城居:專城而居,指獨掌一城之事,為一城之主,如太守、州牧、刺史一類官職。專,獨擅。
33. 鬑鬑:音連。鬚髮修長稀薄貌。頗有鬚,即略有鬚。全句意指丈夫留有修長漂亮的美髯,相貌儒雅。
34. 盈盈:步伐翩然貌。公府步,如同說邁著官步。
35. 冉冉:徐緩貌。趨,碎步、小步。冉冉府中趨,徐緩步趨於府中貌;意指其夫進退周旋皆從容有節度。
36. 殊:異也,此謂與眾不同

賞析

〈陌上桑〉是漢樂府中著名的敘事詩,內容描寫一位美麗的採桑女子,機智巧妙地拒覺太守追求的故事。全篇充滿真摯情感及優美詞句。本詩共分「三解」(「解」是樂府中配樂演奏的音樂段落),即「三章」:首章描寫秦羅敷的美貌;二章言使君因心醉其色而欲誘奪之;末章寫羅敷盛讚其夫以自明心意。首尾情節分明,對白生動,並見羅敷之機智與貞亮性情。

〈陌上桑〉以高度技巧表現出主人公之「美」(容貌美及人格美)。在描寫羅敷的容貌時,明是實相之美,偏無一語提及其容貌,而從周緣來烘托:先就主角明亮的出場(日照居處的光輝)、精巧的器物(提籃)、華麗的裝飾(倭墮髻、明月珠)、鮮豔的衣著襯托出其纖細與容光;再從觀者之忘我,點出羅敷之出眾。雖未言其身形五官,反而讓讀者各能以己美之標準來構造心目中羅敷的形像。清‧陳祚明云:「寫羅敷全須寫容貌,今只言服飾之盛耳,偏無一言及其容貌,特於看羅敷者盡情描寫,所謂虛處著筆,誠妙手也。」二三段描寫羅敷的人格與貞亮,明是抽象之美,卻能從實處寫之:先由羅敷對使君的直言拒絕,表現出其勇氣;進而以羅敷的自誇其夫令使君知難而退,表現出她的機智聰慧。蓋羅敷之美不僅在其容貌,更在於其貞亮及智慧。故能為後人所傳誦也。〈陌上桑〉表現出了一名女子不畏權勢而忠於所愛的行為;其筆法戲劇而生動,內涵則真純而美好。「使君有婦」、「羅敷有夫」之語,提出了夫妻之間當有的恩與道義;而機智與聰慧的問答,又為他人留下了緩頰後退的餘地,故乃成為漢樂府之名篇。

參考語譯

太陽從東南方升起了,照耀在我們秦家的樓上。秦家有個美麗的女子,名字就叫羅敷姑娘。羅敷擅長養蠶種桑,時常採桑在城南邊上。她提的竹籃有青絲做繩子,還有桂枝穿成精巧掛勾。她的頭上梳了斜斜的墮馬髻,耳上掛著閃亮的明月珠。她穿著淺黃色的絲綢下裙,和紫色的短襖上衣。每個路人經過看見,都會不自禁地放下擔子,手撫鬍鬚忘神凝視。少年男人看到羅敷,都要脫下帽子,重新綁上頭巾,想吸引她的注意。耕田的人看見羅敷,突然忘記手上的犁耙;鋤地的人一見到羅敷,就把鋤頭忘在地。他們和妻子生氣地相互抱怨,都為了貪看羅敷而耽誤回家。

太守的車駕從南邊來了,一見到羅敷,拉車的五匹馬徘徊不前。太守派小吏前去詢問,「那是誰家的漂亮姑娘?」小吏回來報告:「這是秦家的女子,她的名字叫做羅敷。」太守追問:「羅敷今年多大年歲?」回說:「二十不到,但已然超過十五年華。」太守邀請羅敷:「是否願乘車與我一同遊賞?」羅敷走上前來親自回答:「太守怎會說出這般傻話?您已經有了妻子,我也早嫁了夫郎。」

東方來了上千匹馬,我的夫君就領隊走在最前方。要怎麼認出我的夫君?便是那位騎著白馬,後頭又有騎著小黑馬侍從跟隨的好兒郎。他的座騎尾上繫著青絲線,馬籠頭還鑲著黃
金飾樣。他的腰中掛著鹿盧寶劍,價值可有千萬餘錢。他才十五歲時已是官府小史, 二十歲便已入朝做了大夫。三十歲成為皇帝身旁的侍中,四十歲已是掌管一城的首長。他的皮膚白皙,下巴還留著漂亮修長的鬍鬚。走起路來踏著威儀的方步,在官衙裡進退周旋不疾不徐。官員聚會時在座有好幾千個人,個個都說我的夫君出眾不俗。

摘自《古詩選讀》文津出版社 提供
古詩選讀(附吟唱光碟)】邱宜文主編 文津出版社

「誦詩三百、歌詩三百」,詩歌本 為最精煉且富音樂性之文學,古以弦歌雅樂,匡正民心。本書選錄唐以前最富代表性之詩篇,加以註釋賞析;並集合兩岸傑出音樂工作者,重譯古譜及吟唱,還原古 代笙歌吟詠之風。全書內容含古歌謠、《詩經》、《樂府》、《古詩十九首》、魏晉南北朝詩作等約90首經典篇章。附錄光碟曲目選自唐《風雅十二詩譜》、明 《魏氏樂譜》、清《詩經樂譜》,及今人創作曲等,優美純淨,重現古廟堂大雅之聲。希望提供國人一份可資潛移默化,達成溫柔敦厚詩教目的之精神食糧。@

更多:古詩選讀:【樂府】白頭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木蘭因為父親年邁而代父從軍、辛苦征戰的過程。她的智慧與堅忍讓她在軍中成功扮演男子的身份,並率兵屢立戰功,凱旋班師回朝。難能可貴的是戰事結束後,木蘭不慕榮利,恬淡孝順的本性未曾抹滅。
  • 〈大風歌〉的內容在雄健中透露著蒼涼。一方面誇言了劉邦個人的功蹟,另一方面也流露出對於帝王基業能否長保的憂心。
  • 〈敕勒歌〉為北方民歌代表作,雄渾自然;短短數句描繪出北方壯麗的景致,如在眼前:無際的平野彷彿以天為帳,一眼望去,天地但感遼闊蒼茫。
  • 這首詩是項羽被圍困垓下時所作,感嘆在不可違逆的天意面前,人類顯得多麼渺小,即使有力拔山嶽之能,也阻擋不住悲壯的命運。
  • 〈清廟〉,是《詩經‧周頌》的第一篇,也是頌歌之首。這是一首祭祀文王的樂歌,作者為周公。
  • 本詩用棠棣花和鶺鴒鳥來比喻兄弟之間的天然親密關係,勸勉人們要珍視兄弟間的手足之情。
  • 詩中描寫秋天的早晨,蘆葦上的露水還沒乾,詩人前來尋訪伊人;伊人所在有流水環繞,似乎身在遠方沙洲高地之上,可望而不可及。
  • 本詩為諷刺貪斂之作,把對人民施加重稅以滿足私慾的統治者喻為碩鼠,表現出對貪官污吏的憤慨,及對美好生活的嚮往。
  • 這是一首描寫思念之情的名篇,寥寥數語,卻見情意之悠遠深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反映出所思者在心中縈繞不去的影像。
  • 《詩序》:「風雨,思君子也。亂世則思君子不改其度焉!」本篇描寫在風雨淒清之夜,得見君子之喜悅;或以此篇為風雨中妻子喜得良人歸來之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