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生輪轉為此生 萬般唯有修煉好

黑龍江省大法弟子 祥雲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以前總愛聽別人講修煉的故事,今天就講講我自己的修煉故事吧。

我從小雖然在無神論的洗腦下長大,但還是很相信修道啊、修煉的事情,小時候看神話故事和別人理解的也不一樣的,像楊二郎的三隻眼,其實每個人都有的,只不過隨著人的看重現實越物質化的時候先天的本能越退化,也越不相信。修煉界流傳的一些玄妙的事情在我身上也都體現過的,我以前就看到過別人看不到的東西。修煉界知道現在有一些名山大川有一些千年修道的人,他們的年齡很大的,我是相信的。以前有一位道家的師父,還給過我吃過丹呢,來無影去無蹤的,本事很大的。這些以前不想跟人說,今天就講出來作為我的故事的開頭吧。

佛法真經現眼前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中旬,我抱著祛病健身的目地開始修煉法輪功。學了幾天以後,我甚麼都明白了:人要想得到一個健康的身體,必須得重德,順應宇宙特性真善忍,做個好人,才能好病,得到一個健康的身體。但法輪功不是給人祛病健身的,法輪功是修煉,修煉的第一步師父要給弟子清理身體。我認識到這是一本無價的寶書,千年萬年不遇的。從那時起我立志要同化真善忍,做個好人,返本歸真!

我知道一個想修煉的人要想得到真經是很難的,讓我不解的是這麼珍貴的佛法真經怎麼人人都能得到呢?九九年中共迫害以後,我明白了,不是誰都能得的。以前看神話故事講的無字天書,其實不是沒字,就是沒緣份或是抱著不好的心,是看不到佛法的。但中共的打壓和謊言對法輪功的抹黑使許多人失去了修煉法輪功的萬古機緣。更有甚者對修煉真善忍天理的仇視,那將是逆天理而自造罪業!

父慈家門生貴女

「不進寺院不入山 上學耕種上下班 直指人心法上修 俗世淨蓮惡不沾」(《洪吟三》〈修煉形式〉)。其實有時候想想修煉是很簡單的事情,就是按照「真善忍」把自己變好,有多高的思想境界就會有多大的快樂的,修煉大法的人哪個階層都有,在哪個階層都可以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個好人,是學生就得把學習搞好,是家長就得帶好孩子,這也是大法對修煉者的基本要求。

女兒三歲時就離開了母親,我們父女倆相依為命,且流落他鄉,那時我的脾氣喜怒無常,女兒經常挨打,我修煉大法以後首先受益的就是女兒,從家庭暴力中解脫出來,並用「真善忍」的理念來教育女兒。比如女兒在學校受了欺負,回來跟我訴苦,我就用大法的法理開導,讓孩子學會忍讓包容,把真善忍的理念傳遞給孩子,慢慢的女兒變了,和我訴苦的時候少了,而是經常的和我講一些有趣的事了。

要想讓孩子學習好,首先要保護好孩子不受污染,現在這個社會一切不正確導向充滿了各個領域,別說孩子,就是許多成年人也分不清好壞的,因為衡量善惡是非的標準都發生變化了,所以有許多家長覺的現在的孩子不好管,那麼我學了大法以後知道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轉法輪》)。人的大腦就像一個容器,裝進去甚麼就是甚麼,甚麼遊戲啊、不健康的書刊等都不能叫孩子看的,睡懶覺是不行的,但我從來沒給過孩子任何學習上的壓力,在二年級的時候我就鼓勵孩子給遠方的小表妹寫信,問我咋寫,我說你心裏想啥就寫啥,這樣寫幾封信以後文字表達能力就訓練出來了,以後老師留的寫作題女兒很輕鬆的就完成的,三年級的時候,女兒英語全班排倒數,老師留的作業不會做急得直哭,後來去找補習班,學費太貴學不起,索性我自己買了復讀機磁帶利用打工的業餘時間自學英語,幹活的時候練習發音,逗得同事直樂,身教重於言教,我幹甚麼女兒總要跟著學的,女兒看我學就湊到我跟前問好學嗎?我說好學!你照我的辦法學十天就行,成了就攆上了,不成咱也認了。女兒學了八天,開學英語再考試一下跑到前幾名,女兒高興的回來跟我說老師發的不準的音她能聽出來!女兒讓我幫她聽寫生字,我很多時候都是讓她把生字背下來再寫,這樣既鍛煉了記憶力,記得也紮實。我從沒因學習而責怪孩子,都是鼓勵的,幫助孩子把學習興趣調動起來,女兒小時候很好表現的,每次考試都是表現的機會,考得越好越愛表現,就越愛學,這樣我就一勞永逸了。

在我這些年因為堅持信仰大法、被中共迫害的過程中,女兒也和我吃了不少苦,顛沛流離的,但學習成績始終很好,某公安局長到學校調查我女兒,回來跟我豎大拇指說:你姑娘品學兼優!還有一位初中班主任告訴我,在她教過的學生中,我姑娘是最優秀的一個!

要臨近高考的時候,我告訴女兒結果不重要,過程中保持一顆平淡的心才是最好的。高考過後,女兒問我怎麼報志願,我說就到哈爾濱來念書吧,這樣女兒就像點菜一樣點了三所學校,老師對女兒這樣隨便的報志願很不滿意。但成績一下來,就被一所省屬重點大學錄取了,女兒是他們學校那屆考上最好學校的學生,還獲得獎金。女兒從小很聰明只是一方面,不為人所知的是受到了佛法的恩澤,要不然是沒有今天的。

無恨而忍樂百年

我原來的性格是屬於喜怒無常的那種人,即使是帶著孩子跑盲流也時常的和人打,但學了大法以後性格大變。我就想聽師父的話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比如說在常人之中,別人罵你一句,你沒吱聲,你心裏很坦然;打你一拳,你也不吱聲,一笑了之,過去了」(《轉法輪》)。我就這樣向著這個目標努力。九九年春天,因為生產上的關係,和功友的父親有了來往,忘了因為啥惹怒了老人,老人家接連好幾天都罵我,不依不饒的,罵得很難聽。開始的時候真的有些受不了,礙於面子強忍,後來有一次在罵我的時候我突然間沒有了氣恨,那種修煉昇華後的美妙感覺真好!到秋天的時候,老人看不慣我幹的活,讓我聽他的,我不聽,他又罵我,我就笑,從那以後我好像很少再和人發生摩擦了,那位老人家現在還健在,我們相處得一直很好,每次去他家都給我拿好吃的招待,與世無爭快樂悠哉!

「看來法輪功還是不錯的」

我是九三年離開家鄉的,靠打工為生,自從修煉以後,不管在哪從來不貪不佔,累活髒活搶著幹,安全的地方留給別人,危險的地方自己上,有一年秋天我給一大戶人家幹活,天已經黑了,收割機誤在了地裏,用拖拉機拖出來後需要有人鑽進收割機底下去把牽引繩摘下來,大夥都著急回家,但沒人願意去,我鑽進車底去摘鐵絲繩,我感到很危險,因為我就趴在收割機的轂轤前,頭頂上是收割機的割台,我的活動空間很小,車一動我就危險,由於鋼絲繩拽得很緊,鐵銷拔不下來,我讓外面的人喊前面的拖拉機司機向後倒車,機器的轟鳴聲很大,司機沒聽清,以為鋼絲繩摘下來了,掛上檔就加油往前走,我快速的竄上油缸(支撐割台的液壓裝置)的空隙裏,外面的人嚇壞了,大聲的喊叫著司機停車,車停以後我出來才知道後怕,當時動作要是慢一點就會被車壓死。

還有一年冬天給人裝糧,駕駛室裏只能坐下四個人,我們有五個裝卸工,每次都是我坐在外面,一兩個小時的路程,到家後有一次往車上裝輪胎,因為凍得手腳有些不聽使喚,沒把握好平衡,從三米來高的車上掉了下來,老闆嚇得夠嗆說:這要摔壞了可咋整!我心裏說摔壞了也不會訛你的。同事把我扶起來活動活動,沒事!現在這個世道哪都腐敗,賣糧的也有參假的,買糧的找機會也坑秤,裝卸工幫著幹,坑秤多得來的錢老闆和裝卸工分成,經常有的事,每次分錢,多餘的錢我堅決不要,就要我應該得的那一份,後來一位旁觀者說:看來法輪功還是不錯的!有一年夏天我給一大戶人家鏟地,有一過路人衝老闆要水喝,老闆不但沒給他水喝還指使他幫他往車上抬水桶又幫忙給他卸到地裏,隨後那人把手一伸大聲說道:拿錢!老闆不給,他轉身就去砸水桶,老闆向我投來求救的目光,我從背後撲過去一把抱住那人,好言相勸,我說朋友你不能砸呀,這麼多人沒有水喝這大熱天咋幹活呀?再說這麼多人要是真打起來你還不得吃虧呀?退一步海闊天空啊!那人轉過身雙手抱拳高聲說道:謝了、朋友!轉身走了。

那人走了,幹活的有個女人不幹了,對我張口大罵,還要給我兩個嘴巴子,說我虎,說這兩天電視正在通緝逃犯,那人要是逃犯拿出刀來給你捅了咋辦?你的孩子誰給你養?

我想我維護的是公眾的利益,並不是真的傻,我發現許多人很願意和我這個「傻子」來往的,有好事都來找我的。中共開始打壓的時候,整年整月的對法輪功進行妖魔化的抹黑宣傳,有的人見了我嚇得兩眼發直,直往後退,有一個搞計劃生育的在路上找到我要計劃生育證明,我說我都這樣了老婆都沒了還計劃甚麼生育啊?她說不行的,這是當地的政策,你得回你原籍開計劃生育證明,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她一聽,跨上摩托車一溜煙兒沒了。有一次出去找活幹,人家一聽是煉功的就不敢用了。但後來隨著大法弟子不斷的講清真相,明白真相的人越來越多,環境也越來越好,就有專門要找煉功的人幹活的。

當年離開家鄉的時候,我有三十畝地,那時候糧食不值錢,土地也不值錢,我把地轉包給了一位朋友,當時口頭協議我甚麼時候回去甚麼時候歸還我。後來糧食值錢了,種地又有補貼,有人說我那地要回來能賣不少錢,我想我是煉功人,不能動心機,我現在不想回去,地就得還給朋友種,別說是土地,就是金地我也不動心的,我就盡力的用大法的標準來要求自己。有的人不理解,有的人說我傻,有的人不平,金錢是動不了真正的修煉人的。

「法輪」修出開心果

二零零四年我又被綁架了。我心裏明白自己沒犯罪,法律只懲罰犯罪行為所造成的後果,而不能懲罰思想,信仰無罪,散發傳單寫標語也屬於言論自由範疇的。不構成犯罪。聽律師說就是把「天滅中共」的標語掛在天安門城樓都不是犯罪,最多只不過算是違反治安管理條例。但邪黨對法輪功妖魔化的宣傳真的挑起了一部份人的仇恨,那天給我送到看守所被看守狠命的打呀,打懵了,問我還煉不煉了?我說不煉了,隨後又補上一句:那是不可能的!看守犯人都哈哈笑起來。恐懼!折磨!度日如年!

後來送到監獄,問認不認罪?不認罪!打!後來押到小黑屋戴上手捧腳鐐鎖在地環兒上,再用電棍電,再打,不給衣服穿凍著,快凍死了,問悔不悔過?不悔!最後放了。不怕死了,不怕死的時候活著是很輕鬆的。再後來好像沒有內外的感覺,沒修煉以前我是個很自私的人,修煉以後私心越來越少,在哪兒都是為別人好的。所以整天樂呵呵的,有個犯人說:這個「法輪兒」修的真好啊!整天樂呵呵的。

笑對挨打爾可憐

有一次一個犯人頭兒找我替警察詢問事項,問我家裏還有甚麼親屬,我說有是有,但好些年不聯繫了。這個犯人一聽就火了。對我拳打腳踢,我不怕,不氣不恨,也不痛。我就憋不住得想樂,但又怕他產生誤會,認為我精神都不正常就壞了。

其實不是我沒有親情,我和女兒流落他鄉很苦的,飽受人情的冷眼。那時我是憎恨這個世界的,如果不是修煉法輪功也許我活不到今天,也許甚麼壞事都能幹得出來的。修煉以後沒有了仇恨,沒有了敵人。其實我心裏裝著很多很多人的。只是人受謊言矇蔽理解不了修煉人的境界,甚至有的人是不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有好人的。

「法輪兒」啊一定要堅持

在監獄認識了一位犯人,他聽明白了法輪功是怎麼回事時,對我們非常理解,有一次他看我打完坐,迫不及待的告訴我說,剛才你煉功時我看見在你胸前有一朵粉紅色的蓮花,非常漂亮!我告訴他這是好事,是因為你對大法有了正念才看到的,你將來會有福報的,後來他就被調走了,臨走時囑咐我說:「法輪兒」一定要堅持到底啊!後來還有一位犯人了解了真相後也開始修法輪大法。

正念發出電視滅

有一次監獄把我們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集中到一起要給我們洗腦,去看誹謗法輪功的電視專題片,我不去,獄警高聲的恐嚇著要親自動手,那次我很怕的,那是真打的,我認識的一位叫張立田的同修就是被活活打死的,還有三位也是被監獄害死的。這都是我認識的。但我就是堅持不動,後來獄警叫來兩個大個犯人抬我去,那個場面他們兩個也嚇得發抖,顫抖的跟我說老兄啊對不起了,我們也是沒辦法,慌張中把我抬到長廊另一頭,獄警高聲的叫喊著又抬回來說把我放在電視跟前,我兩眼緊閉,不聽不看,集中強大的思想念頭,想了一個「滅」字!不一會兒,電視刷─滅了!獄警慌忙的找人查毛病說電閘跳了,接上以後一推閘又掉了,鼓搗了好大一陣子,再一推閘,電視演完了。

好事成雙喜連連

我有一位朋友,他看事有遠見也挺準的,幾年前我們閒談,他說以後人們都知道法輪功是咋回事的時候,年輕人找對像都願意找法輪功的,像你這種單身的以後會碰上的,而且是條件非常好的!當然朋友是想提醒我在這物慾橫流的社會潮流下要把握好自己。

幾年以後,我真的讓朋友言中。成了家,買了樓。有人說不知是我幾世積來的福份,其實我是借了大法的光,妻子說她相信大法,大法能把壞人變成好人。有這個機緣,正好也能破除謊言,其實煉了法輪功不是甚麼都不要甚麼都不管了,不同的是在物質上有和沒有都沒有怨和恨,坦然的心情是多麼輕鬆。

我從小到大半生窮苦,寄人籬下,有時能在夢中哭醒。人世的辛酸我品透了,看透了。在迷濛中,都是在祈求和渴望中可憐巴巴的掙扎著求生,但修煉大法以後不知不覺中我已不再自卑,因為我在法輪大法修煉中所理悟出的理和能力,足以讓我在這一生快樂無憂的生活了。而且我的功友親人遍布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我還有世界上最偉大的師父!況且我對任何人都是無所求的,但不管任何人和我接觸,我都盡可能的給人帶去方便的,儘管人感受到和感受不到。但我也有許多沒做好和沒修好的,也給人造成了一定的誤解。

有許多人不能理解法輪功修煉者的堅持和付出的代價,其實法輪功學員的承受,實際上是在支撐著完全被中共邪黨徹底摧毀的道德體系,人們只知道這個生態體系給人提供了生存空間,然而卻忽視了道德體系才是人類生存的關鍵,幾十年來中共邪教喋喋不休的給國人灌輸無神論和鬥爭哲學,加上接連不斷的政治運動徹底摧毀了中國人道德體系,許多人已沒有了善惡是非的衡量標準,人類社會在茫茫天宇中就像人體的一個細胞一樣,不好了、腐敗變壞了,就會在新陳代謝中被排泄掉,大面積的人群敗壞了,就會出現大量的天災人禍,當年古羅馬暴君尼祿對基督徒的殘酷鎮壓後來導致幾次瘟疫,是強大的古羅馬帝國毀滅,今天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真的是歷史的翻版,對中共暴行的態度也正在叩問著每個人的道德和良知,也是能否走入未來的關鍵,願我的故事能夠喚醒每個人生命深處那封塵已久的記憶!!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9/【徵稿選登】生生輪轉為此生-萬般唯有修煉好-256795.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一天,我幸運的讀到了《轉法輪》,明白了許多做人的道理,知道了人的道德價值,明白了有得必有失的理。紅包之於我,忽然變得沒有任何的吸引力。《轉法輪》讓我放下了人難以放下的利益之心,解脫了利益的羈絆,不再為紅包影響情緒。我開始還給病人我收到的每一個紅包。
  • 這位在瑞士出生長大,身材高挑,總是露著一臉瀟洒笑容的女士名叫科妮莉亞(Cornelia-Ritter)。雖然生長在歐洲,但是她也不知道為甚麼,自己從小發自生命深處就喜歡探索東方文化的奧妙,想尋找一種能使精神解脫和昇華的東西。為此,她曾浪跡天涯,四處尋覓,她找到了嗎?
  • 在十幾年的修煉中,我時時、事事用法衡量,用法對照自己,不求名、利,只希望別人比自己過得好,只希望做一個有益於別人的人。認識我的人說:「老頭,又在修橋補路啊!」「這老頭又做好事了……」不知情的行人問:「老頭,大冬天的脫了棉衣幹,多少錢包下來的?」也有的人說:「是哪個照顧的?數目一定很可觀,給錢少了誰幹呀?」我笑瞇瞇的說:「沒人叫我幹,也沒人給我錢,只要大家走個好路,我就放心。」在我們當地有很多人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很多人都說:真想不通,煉法輪功的人這麼好,別人給錢也不幹的事,法輪功不要錢、主動幹,一心為別人,共產黨的幹部誰做得到啊?法輪功這麼好,怎麼共產黨還要打壓呢?這共產黨真是神經病,莫名其妙!
  • 當他拿著《轉法輪》這本書鄭重的對我說:他要修煉了。從那一刻起,我感覺丈夫就像變了一個人,每天像充了電一樣,總是滿面陽光,身心輕鬆,幾乎沒有發愁的事。而且做事處處考慮別人,單位工作依然很忙,但多晚回來都不喊累,還主動幫我照顧孩子,做家務。單位裏的東西再也沒往家裏拿過。最重要的是他身體健康了。…在我下定決心修煉那一刻起,我體會到了那種無以言表的神聖和幸福,我覺得自己像變了一個人,生活中的苦惱、工作中的不如意、同事間的勾心鬥角、互相攀比等都不在看重,感覺身心輕鬆。
  • 為了修行,李素幸花了不少錢,吃了不少苦,婚後不久還跟著一位密宗老師前往大陸四川一個山洞裏苦修,內心一直在渴望著一種正的力量。在她心中一直堅定地認為這個世上一定有一部法,真正能夠度人的師父還在,不用花很多錢,她覺得自己應是神佛所揀選的人。終於在這漫長的等待中,她盼到了法輪大法!
  • 我也曾起早貪黑的練過多種氣功,試過各種治療,都無效。幸運的是,一九九七年六月,遇到了法輪功。此後,就天天和大家集體煉功,集體拜讀李洪志先生的《轉法輪》,越讀越愛讀,字字是真言,句句是天機。突然明白:自己一生中,越求索,越茫然;越奮鬥,越痛苦;原來是因為迷失了,認錯了人生的目地。從此,豁然開朗,時時處處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煉心性,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平。大約半年的光景,全身大小病症不翼而飛,精力日益充沛。
  • 鑑於對「真善忍」的普世價值的普遍認可,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今的十三年中,法輪功已經受到世界各國各級政府頒發的褒獎和支持議案、信函三千多份。其實很多中國大陸的民眾尤其是年輕人不知道,法輪功在洪傳的初期,中國社會各級政府同樣盛讚有加。下面就以筆者親身經歷,向您講述一下法輪功修煉者整體的道德風貌曾經帶來的不同社會反響。
  • 我是因為女兒的眼疾才有緣修煉法輪大法的。當時女兒剛出生五個月,患有先天性眼疾,眼球位置靠近內眼角,不會轉動,而且沒有表情,既不會哭也不會笑。醫生說,「動手術也無法把眼球恢復到正常位置,而且她終生無法像正常人一樣立體的看東西,我們也無法預測將來她的視力能有多少」。後來,丈夫在公司裏聽說了一種叫做「法輪功」的氣功,我走入了大法修煉。…很快的,女兒女兒眼睛在我煉功後發生了變化,一歲半時,醫生給她做檢查說「沒有問題。」當知道女兒的眼睛從來沒有接受過治療時他很吃驚…
  • 自從修煉法輪大法之後,我的身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現在我的體重又恢復到一百八十斤,滿面紅光,精力充沛,企業也有了新發展,資產收入已達到千萬,每天開著高級轎車上下班。這在修煉前的我是從來不敢奢望的。現在的我在工作和生活中,儘量用大法中要求「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名真正修煉的好人。親朋好友都從我的身上看到了修煉法輪大法的神奇與美好,也有不少走入大法修煉的。即使沒走入修煉的,也都親眼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純正與美好。他們也都從正面瞭解了大法的真相。
  • 我曾是少年體校的教練,學武術氣功時是師從某宗師的關門弟子,從一九八零年我開始在少年體校教武術氣功。我帶的學生在省、市比賽中曾取得了好成績。當時正值電影《少林寺》在全國掀起了「少林」風,因此來跟我學武術氣功的人很多,在大街上一走一過,身後都會跟來一大群徒弟。名利讓我隨波逐流不可一世染上酒癮打人的惡習,妻子準備和我離婚並帶著孩子回老家,就在一九九四年,我接觸了法輪功,並被其高深的法理和輕盈的動作所折服,立即走進了法輪大法修煉。隨之,我的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