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重慶歲月:一個警察的獨白《見證王立軍》(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2年07月01日訊】[陳有西律師按語] 此文我前一晚上傳後,轉天中午點擊即達5萬餘人次。但是晚7時網友告文章突然被刪。查詢了網管,告是有關部門的要求。此文內容並無政治問 題,只是說明了重慶特定時期的一種真相,人民有權利知道真相。全國轉發轉貼和下載保存的人已經很多,刪也已經沒有用。現將此文重新上傳。這個版本是許丹編 輯過的,比我的原本更清晰。為保護她的網鏈接就不給出了。各位網友對此文可以保存一下。如果再被刪,我第三次就不上傳了。

[陳有西原按] 這篇13萬多言的回憶實錄,是重慶一位中層警察寫的。文章題目是我另幫助起的。我已經經過核實。他是重慶黑打內幕的見證者和記錄者。稿子是 通過上海名記者楊海鵬轉我的。據說複印本在重慶警察內部早就流傳,有的人看後抱頭痛哭。我一直說,體制內不缺明白人。五毛一直質問我依據何在。年初我去重 慶,蒙冤警察家屬向我哭訴時,我不客氣地質問她們,為甚麼要把希望寄托到我們幾個律師身上?你們自己為甚麼不揭露?你們的揭露比我們來說,更有說服力!沒 有神仙皇帝,只有你們自己救自己!現在,一個警察發聲了。我期望麼寧、付鳴劍們也站出來說話。他們的故事會比警察故事更精彩。

(接上文)

3、一個文盲的文化之夢。

作為一個擔負打擊違法犯罪、保護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公安隊伍來講,沒有文化是不行的。所以,在公安隊伍中開展文化活動,對陶冶警察情操、健康警察思想不無裨益。但是,王立軍所搞的「警營文化」就有點大倒胃口了,那根本不是在搞甚麼文化建設,而是一個文盲的文化夢。

調集全市警察每天乘車數百公里到市局機關去沙龍。夏天不准擦汗,冬天不准搓手,去那兒喝咖啡、吹聊齋。這有情趣嗎?有文化含量嗎?警察忙了一天,已經累得腰酸腿痛腳發麻了,哪裏還有閒功夫?為此無一不怨聲載道,因為已經下班了,他們有的還要去照顧生病住院的親人,有的還要上夜班,有的還要去問材料, 機關警察還要去值班。但是,沙龍唯此為大,為了沙龍,一切必須讓路。

全市各單位的沙龍應運而生,有警察一月參加了六七次沙龍,上級規定開會必須去沙龍,看影碟必須去沙龍,交朋友必須去沙龍。因為警察經常被上面指令要去沙龍,完全打亂了單位正常工作秩序,怨氣經常寫滿警察們的臉寵。

八月上旬的一天,室外溫度七十多度,室內四十多度。曉偉白天站平台八小時,晚上七點半至九點半又去沙龍,晚十時還有夜班。沙龍處沒有空調,沒有電 扇,只有重重的歎息、冷漠的目光、疑慮的表情、如雨的汗水和滿腔的憤慨!「這還是人過的日子嗎?」一警察在博客上發出咆哮,「還要人活不活!」

市局各部門都下達了沙龍任務,必須去多少人,穿甚麼衣服,沙龍多少時間,甚麼內容,完成論文多少篇等等等等。為完成任務,各單位傷透腦筋,有時連協勤都派不出了,有時連網上的論文都抄完了,有時一篇論文改好幾次題目應付了事。總之,警察們沒有從沙龍中獲得知識和快樂,獲得的反而是抱怨、是譏諷、是憤懣。

王立軍博士如此喜歡文化建設,他自己究竟有多少文化呢?讓我們來欣賞欣賞王博士的幾段語錄吧,在這種文化底蘊下一定會使重慶警方的警營文化「枝繁葉茂」的。

文強槍斃之日,全市警察收到了由王欽定的一條短信:「文強千古,教訓深刻。」令人驚愕:何以「千古」?「黑老大」還「千古」嗎?崩潰!

平台由王欽定了兩條用繁體書寫的標語:「提高群眾的見警率,增強與罪犯碰撞率;接觸群眾最直接,打擊罪犯最徹底。」首先,繁體字不符合中央早已作出的全國必須統一使用簡化字的規定;其次,標語既不押韻順口,又不對稱匹配,略顯淺俗、低級和沒文化含量;其三,警察不是用來看的,沒有任何「提高群眾的見警率」 之必要,一個地區到處見到警察說明甚麼?只能說明那個地區社會治安不好,不平安。既然好了,平安了,還需要遍街立平台,見門設崗哨,晝夜守卡點嗎?其四, 把警察放於室外,與「打擊罪犯」是否「徹底」有何關係?如果打擊罪犯如此簡單,罪犯就不是罪犯了,警察也不需要了,在野外安幾個布棚子、拉幾根警戒線就解 決問題了。

「我可以用一副對聯來形容政治部的現狀,『隊伍沙漠化不成體統,金露其外敗絮其中。』」——這條千古奇聯經王欽定後,居然堂而皇之地掛在了市局政治部的網頁上。如此對仗工整、文采橫溢的曠世雅作,盡顯老王之大家風範。王博士原來如此水平,看來我國教育還真出了問題。

「在古埃及有位名叫弗洛西斯的哲學家說中國沒有哲學。他簡直是中國的民族敗類!」——這是老王在局處長會上的講話。至於埃及是否有無「弗洛西斯」這個人,我們孤陋寡聞,不太清楚。但是,甚麼叫民族敗類恐怕懂吧,一個不同宗、不同族的外國人怎麼就成中國的民族敗類了呢?

「跳出宇宙看地球,地球就是個乒乓球。」宇宙是甚麼?宇宙是包括地球及其他一切天體的無限空間,宇宙之外在哪兒?宇宙是一切物質及其存在形式的總體,沒有「之外」了。宇宙之外都沒有了,何以能看到宇宙之外去呢?這純粹是盲人讀書—一派瞎說!

「我們要跳出勝在起點,敗在終點的怪圈。」「起點」勝,是「終點」勝的基礎。「終點」敗的主要原因是「起點」出了問題,即上面的決策出了問題。拋開「起點」去論「終點」,把「終點」出的問題全部怪罪於「終點」才是真正的怪圈!

王立軍瞎胡鬧的事跡的確俯拾即是。

如園博園:一個群眾休閒、娛樂的場所,被王立軍弄得警備森嚴,如臨大敵,居然從全市調集數千軍警、保安去那兒鎮守,不但沒給群眾安全感,反而增加了遊客壓力。

如集約職守:有事無事,每個週六和週日不讓警察休息,統統弄到值班室去坐起,聽毫無任何意義的呼點、小結,無一領導、警察不反感。還煞有介事地將其說成王立軍的新發明。新是新,那海洛因的每次發芽不也是新的嗎?

如保安公司:現在我國實行的市場經濟,允許自由競爭。而王立軍則倒行逆施,要把全市的保安公司幹掉,統一由他指揮,服裝由王立軍確定(溫總理簽署的《保安 條例》規定:保安服裝由國家行業協會指定),保安由公安指派,經費由公安收取。這種行業壟斷是舊社會的產物,是與市場經濟原則背道而馳的專橫霸道行為,結果使用人單位大為不滿。同時,為爭地盤,矛盾自今難解。

如選派校警:從領導崗位上病退下去的老余身患多種疾病,尤其是哮喘和痛風,經常使他生不如死。一天,上級通知他去當校警,說是政治任務,非去不可。作為一名老黨員、老領導,他能說不去嗎?但是,作為一名連自己都保護不了的病人,能保護學生安全嗎?

如機關破案:王指示機關政治部、後勤伙食團等各部門都必須參加打擊破案。於是有關部門馬上下文,安排任務;於是,寫文件的、算賬的、燒鍋爐的、管倉庫的,皆傾巢出動,一個全局破案高潮在重慶市公安機關形成。但這場鬧劇還是很快偃旗息鼓了,因為這些機關人員畢竟不是破案追歹徒那塊料,更何況他們都去一線幫刑警破案了,自己的本職工作又由誰去幹呢?難道又派刑警去、抑或晾起不成?

如運動式、颱風式破案:「3.19」持槍搶劫殺人案發生後,全市警察傾巢出動、夜以繼日幹了一年多。「6.18」搶案(二千餘元)發生後,王立軍把全市上 萬警察調集至六十多度的高度下,堵斷交通達五小時之久。弄得群眾怨聲載道。王則對媒體說:「要隨時對犯罪份子形成高壓勢頭,要不惜一切代價打擊犯罪」。這代價可能太高了點啊,並與他經常提到的「有多少投入,就有多少產出」自相矛盾。因為那天下午公安的支出、群眾的損失,以及後來十六人被追責與案件性質、損 失數額完全倒掛。其實,就一經常發生的、極其普通的刑事案件,有必要興師動眾嗎?如果每樁案件都按王立軍的作法去搞「運動」,去刮颱風,不把警察累死才怪,而事實上的確累死了不少警察。

如群發短信:王立軍肆圖採用一切手段禁錮、統治警察的思想,其中群發短信就是一例。他專門成立了「短信辦公室」,有正式文件,有內容限定,有責任分工,還 有考核排名。市局紀委、政治部、警令部、各分局每天進行短信轟炸,有天下午筆者就收到四十八條短信,平均每小時十二條,炸得警察頭昏腦脹、厭惡致極、壓力 陡增,不少警察為此換了手機卡,設了黑名單。

如平聯建設:王下令每個單位必須在規定時間內修建一個「平安聯動信息平台」(全稱為:平安重慶應急聯動防控體系數字化建設工程),說是警民共享信息的指揮 部。僅此一項,政府又得付出六十多個億(事後維護費、人工費除外,此費用每個單位每年至少得開銷一千萬)!在這之前,有單位斥資七千餘萬修建了類似平台, 五年間依靠平台僅破獲了一樁價值三百餘元的還無法立案的盜竊案。誰都知道那是形象工程,但又不能不做形象。這都是納稅人的血淚錢啊,你王立軍憑甚麼任意揮霍呢?

還有甚麼女子交警隊,戰馬巡邏隊、國賓摩托隊、直升機大隊、反恐突擊隊……這是在搞甚麼?是要打仗嗎?是在燒錢,是在胡搞!

4、極不嚴肅的警察招錄怪象。

招錄警察公務員,應該是一件十分嚴肅、嚴謹的工作,而王立軍卻把它搞水了。

按照國際慣例,警察所佔比例為全部人口的百分之五。於是,王立軍要與「國際接軌」, 說重慶警察與全市人口比例嚴重失調,必須加快追趕世界的步伐。於是他立即打破市裡原來根據重慶具體情況確定的公務員年招比例(公安每不超過四百名),不管政府有無財力,有無編製,不管需不需要,三年間招新警公務員二萬餘名(不包括上萬協勤和文職),一年就用完了公安近三十年的指標,目前還有七千餘人沒有編 制,靠借錢度日。有這麼幹的嗎?誰賦予他這權力?這真不愧為「大手筆」啊。那麼,後三十年怎麼辦?他才不管那麼多啦。「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他的目標 是三年為期,到時屁股一拍:溜了!後來者為他揩屁股去吧。

由於重慶警方突擊招警、加倍招警,一時間導致重慶生源緊張。還是老王有辦法。首先是他親自出馬,他提著公務員招考試卷,親自去刑警學院招警,凡參加考試者一律錄取。還動員家鄉人民踴躍報名,凡願意入警的皆可如願以償。其次是組織警察去全國院校動員,遊說學生報名,廣泛宣傳重慶警察如何重視人才,如何從優待警。第三是放寬條件,即補錄、降低分數、放寬年齡、不限身高(警察,尤其是交巡警察,一直對身高要求比較嚴格,因為他天天站在大街上,有個形象問題,王要 求不限身高後,使警察外在形象明顯減弱)、降低分數線。第四就是文職人員改為警察,一個「改」字,使《公務員法》沒了意義,使「後門」開始洞開。

招進大批諸如蔬菜研究生、古漢語碩士去站平台,是重用人才,還是浪費人才?王親自出馬去刑警學院招了一批刑事專業研究生,說重慶刑偵缺人才,結果全弄去守平台,知道上了當的學生們紛紛通過各種渠道調走,沒關係的則不辭而別。

(七)黑社會犯罪也是多種違法犯罪之中的一種,不是任何違法犯罪都可以冠以「黑社會」的帽子。

打黑除惡」,是公安部安排部署的,早在十年前,中國警方就公開向世人宣佈:中國社會存在黑惡勢力。黑惡勢力不及時打擊,就會發展成像加拿大的黑手黨、日本的三口組、台灣的竹聯幫那樣的「黑社會」。

黑惡勢力,應該是多種違法犯罪之中的一種,不是任何違法犯罪都可以冠以「黑惡勢力」的帽子,更不可將「黑惡勢力」說成是「黑社會」,刑法上是有嚴格界限 的。而王立軍的「打黑除惡」經常引起司法界、律師、媒體、專家和社會有識之士的質疑。以李莊為代表的事件就曾被世界愕然,使一場名正言順的「打黑」蒙上了 「黑打」的陰影。

刑訊逼供、私設監獄這類事,國家是有明文規定嚴禁發生的。說實話,作為刑訊逼供,以前還是時有發生,但皆受到了嚴厲處罰。但私設監獄這類事只是聽說文革期 間才有。然而,這兩種現象在王朝統治之下卻在重慶這塊土地上死灰復燃了,刑訊逼供司空見慣,尤其在「打黑」中,由王欽定,普遍使用。而私設監獄也不只一兩 處。打黑之初,王明確指示,可以對包括警察在內的一切涉嫌人員採取一切手段。這「一切」就暗指刑訊逼供。之後,刑訊逼供就流行於打黑專案組了。

由有關部門下文,強行參觀「打黑展」。但不准照相、錄像和筆記。因為是「黑」的,擔心「近黑者墨」。如果是依法打擊的刑事犯罪份子,還有遮遮掩掩之必要嗎?

「打黑展」已成為一道風景線,外省市許多黨政機關就借到重慶觀看「打黑展」,進行反腐教育為名,趁機旅遊一番,從而導致真正的、新的腐敗。其實,他們大多沒去看,是甚麼原因呢?自己去想吧。

按有關法律規定,公安收繳嫌疑人的財物,必須在規定的期限內由物價局進行核價、上繳法院,並由法院統一組織拍賣。可是,在王的授意下,專案組卻將嫌疑人的大批財物長期扣押,既不核價,也不上繳、不歸還,還隨意弄去展覽,公開挑戰法律,並向世人公開,其「膽識」無人能及。

先把人抓起來,在未提交法院、檢察院和未辦結之時,王就先給其定下性質:「黑社會骨幹」,並大肆宣傳、公開展覽,再收集證據。一些老公安說:「真是個變革時代,連刑法也可以隨著人的意志變化而變化了。」

文強要被執行死刑了,公安內部都無人知曉,老百姓卻打出了「大快人心」之類的標語。是老百姓,還是「託兒」?不少人質疑,並盛傳是有人故意支使。雖然這是小道消息,但想來不無道理。

把「打黑英雄」弄去泡溫泉、大吃大喝(又明文規定警察工作期間不准飲酒),結果樂極生悲,有的把肋骨摔斷幾根。其他警察若酒後出事,哪怕自己摔了一跤也一律刑拘、開除,而「打黑英雄」例外。

有人紮了草人立於路邊,並在草人身上懸掛了與王立軍不利的字條。老王立即批示:成立專案組,由某某局長親自掛帥,一定要將這反革命性質的傢伙捉拿歸案!有 人磚頭砸壞了有「打黑」宣傳內容的玻璃櫥窗,王批示:成立專案組調查……有人統計,三年來共設專案組近百個,有的名不符實,有的名存實亡,有的有頭無尾, 有的為虎作倀,有的有雷無雨,有的人浮於事,有的成立一年多,一直不知幹甚麼,有的自動解散無人過問,有的……

一些媒體、作家對打黑有了興趣,請求採訪。王答曰一律禁止媒體、作家採訪,並三番五次下文強調此為「政治紀律」。後來又組織專門人員進行採訪,說要編輯出 版甚麼報告文學。但每位編采人員都要簽定終身保密協定,規定不准將相關資料帶出專案組,不准對任何人講起自己知道的事宜。人們不禁要問:這是採訪嗎?如果 是光明正大之事,還如此「封口」幹嗎?

有的律師依法見了當事人而被納入黑名單,有的被取消律師資格,有的被密捕,有的被驅逐,有的被追捕。相關領導亦受牽連。我國律師法不是規定律師可以約見案件當事人嗎?「這是社會的進步還是倒退?」有識之士問。

參觀「打黑成果展」時,展版上的案子都處於案偵階段,無一例開始審判定罪,而王立軍則先於法院、檢察院給每位嫌疑人定下了宗宗罪狀,公開宣佈了案件性質。

打黑專案組辛苦了,就到某地去吃魚。魚老闆沒懂起,招待不周。打黑專案組為此把魚老闆以「黑社會」分子辦了。理由非常充分:有組織、有綱領、有經濟來往。 條條都與「黑社會」性質相符。原來,那「有組織」就是組織閒散村民夜間巡查魚塘,防止塘魚被盜;「有綱領」就是村民巡查規章制度,如幾小時之內必須巡查一 次等;「有經濟來往」就是每月發給巡查人員幾百元的勞務費。

王立軍居然還下達這樣的任務:每個單位每月必須蒐集多少條「黑社會」線索。也就是首先肯定你那個轄區有「黑社會」,再去收線索,再嚴打之。你說荒唐不荒唐!這與還沒有殺人,先把殺人證據整起有甚麼兩樣?

(責任編輯:劉曉真)

評論
2012-07-01 4: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