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加拿大人的回憶:36西人天安門抗議

Joel Chipkar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三十六名外籍人士來到北京天安門廣場,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本文作者Joel Chipkar 是站在左邊背著背包的男士。(圖:明慧網)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 ,

在離家半個地球之遙的地方,我對著鏡子查看,檢查我的攝像機是否已經藏好。當時我在中國北京,已經將一個針眼攝像機縫在背包帶子上。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三十六名外籍人士來到北京天安門廣場,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本文作者Joel Chipkar(左邊站立男士,背背包者)當時也在現場。

我快速而又有點不穩地走完五英里的路程,到達了天安門廣場。廣場的寬廣把我驚呆了,很難想像一九八九年六月,廣場上曾擠滿坦克和學生。那天陽光明媚但有點冷,看到廣場上的主旗桿時,柔和的北風正吹著我的臉。我來到會合地點,一個人站在那,心裏想著其他人是否都能按時到達。

很快,三十多名來自十個不同國家的海外人士,帶著他們各自的國旗聚在了一起,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他們大部份盤腿坐在地上,另外幾個人打開了一條十二英尺長的金色橫幅,三個巨大的中文字「真、善、忍」躍然在布上。路人驚呆了,我站著不動,在拍攝著整個過程,不到三十秒的時間,警車從各個方向呼嘯而來。

這就是十年前的一幕,那天是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

在隨後的幾個月裏,來自世界各地的更多海外人士相繼去到中國,試圖讓中國人知道,在他們國家裏發生的這場迫害,以及對法輪功的抹黑是不公平的。

呼喚良知

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當時成了世界各地媒體的頭條新聞,以前沒聽說過這場迫害的人們知道了,這將使更多的人要求中共政府停止迫害法輪功。

我們的心中想著給中國帶去一些改變,我們的呼籲集中在告訴那些在中共媒體封鎖下被窒息了的中國人,在他們自己的國土上,正在發生著邪惡的事情,呼籲他們不要盲從這場非法的迫害。

在過去的十年中,我們更深地了解到,我們所要求的東西是多麼的難。

中國有著古老豐富的文化,中國人深深以此為驕傲。這個文化以正直、忠誠、慈善、責任及對真理的追求為基礎,每個朝代都明白信仰的重要。雖然每次朝代的變更都有動盪,但變更過後,中國人都能在很多年內生活在相對的平和之中。

然而,中共的統治與中國歷史上的歷朝歷代都不同。自從一九四九年獲得政權以來,中共通過發動無數次運動,把中國人都當成了它的敵人;通過挑動群眾鬥群眾來保證它的政權不受到威脅。結果是,約八千萬中國人因此非自然死亡。

結果是,中國每個家庭至少有一名親友遭受過中共的迫害。然而,這種永不休止的恐怖,竟使很多中國人盲從中共的宣傳。

迫害善良民眾 導致社會道德困境

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人民被迫生活在沒有信仰自由的環境中,人們擔心在公共場合說錯一句話會被捕及遭受酷刑;考慮他人,堅持真理,正直做人已經被恐懼、妒忌、自私及漠不關心所取代。

中國人每天都在見證著中共對各種團體的不公正逮捕,虐待,歧視以及滅絕人性的暴行,比如對基督教及羅馬天主教家庭教會教徒的打壓,對維權律師的逮捕及封口政策,對拆遷戶的不公平政策,威脅四川地震中遇難兒童的父母……這些只是中共無數惡行中的一部份。

在過去13年中,中國社會見證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逮捕,酷刑折磨及虐殺,數萬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在政府醫院裏被虐殺,他們的器官被活體摘取及出售。

這些惡行對中國社會道德體系的影響正在變得越來越明顯。一名兩歲的中國小女孩不小心走到街上,被兩輛車子輾過後,有十八個人先後經過她的身邊,沒有一個人伸出援手。另一方面,中共的廠商製造並向社會銷售有毒的奶粉、有毒的嬰兒食物、稀釋或被感染的藥物、以及受污染的牆板。

從接受到迫害

每個週日的上午,我和母親一起到家附近的一個公園煉法輪功。有時在打坐時我睜開眼睛看看母親,她已經七十歲,身體挺拔,雙眼微閉著,臉上泛著一絲微笑,看起來她是那麼祥和。我想起我的家庭曾經充滿爭鬥,親人暴烈的脾氣撕裂了這個家庭。但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裏,法輪功將祥和帶到了我的家,對我來說,那就像是一個奇蹟一樣。

母親臉上平靜的表情,與十年前天安門廣場上那些中國人臉上的驚訝表情形成鮮明對比。那些中國人可能忘記了,法輪功曾因為給中國人帶來的好處而獲得褒獎,當時公安部表彰法輪功。

在其後幾年後,法輪功學員越來越多,他們遵從法輪功真、善、忍的理念,而不去跟從中共的假、惡、鬥意識形態。然而,中共在一九九九年開始了對法輪功的迫害。

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持續數年,以最和平,最容忍的方式要求中共停止迫害,保證公眾自由煉法輪功的權利。二零零六年,當時中共政府駐澳大利亞高級外交官陳用林脫離中共後說:「中共一直以來靠暴力、謊言及無神論來維持其統治,他們無法明白法輪功學員為甚麼和平地去爭取他們的信仰自由。現在他們覺得,不能讓人們知道他們在中國對法輪功學員做了甚麼。」

展望未來

今天,世界上眾多的民眾珍視法輪功的理念,以及法輪功給他們的生活帶來的道德規範,這些道德規範正好是當今中國急需的。

十年後,我們當初的呼籲得到了人們的行動響應,他們分享著同樣的期望。

無數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繼續向中國人傳播著真相,在大陸之外,法輪功學員創建了先進的翻牆軟件,打破中共對互聯網的封鎖,這些自由信息的流入,已經使一億一千多萬海內外中國人宣布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世界各國的數千政府官員已經站在法輪功一邊,數百萬世界各國民眾已經簽字或寫信,要求停止這場對法輪功的非法迫害,要求將迫害的責任人繩之以法。

雖然已經過去了十年,但往事感覺就像發生在昨天。

十年後,我感覺到,當年與其他學員一起站出來,為了別人的利益去對抗暴政是一種榮譽。

人類歷史上,不乏驚人而又充滿啟迪的故事,展現著善與惡之間的鬥爭。今天,我們的內心深處保持著一個願望:越來越多的人將站到善的一邊。

譯者註﹕本文作者Joel Chipkar 是居住在加拿大多倫多的一名地產商。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2/一位加拿大人的回憶-三十六西人天安門抗議(圖)-249725.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從百病纏身到無病一身輕,從雞腸小肚、視財如命到面對鉅款的誘惑而不動心,是法輪大法使我發生了這樣脫胎換骨的變化,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真諦──返本歸真,正如師父所說「直指人心法上修 俗世淨蓮惡不沾」(《洪吟三》<修煉形式>)。願世人通過我的真實經歷能明真相、得救度。
  • 我感到每天都在修煉法輪大法中昇華,「真、善、忍」的準則使我修去了很多不好的執著心,特別是私心。在日常生活中,做事先考慮別人,純正、純善的行為表現在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所作所為無形中也改變和感動著世人,我想這就是師尊講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
  • 發生在家裏的故事太多了,我只記錄了一部份,但這足以見證實法輪大法提升道德的極大威力,以及大法對善良人的護佑。
  • 法輪大法是佛法,經常學法可以讓我放下自私的人心,並增加我的忍耐力和善心。真的是很奇妙,我的心中可以感受到很正面的東西。我的叔叔說,他很驚訝,在當今這樣一個社會道德十分敗壞的時代,我能夠做到如此謙遜和樂於助人。我知道這是通過修煉法輪大法才使這一切變成我的自然狀態。
  • 在法輪大法洪傳二十週年之際,我要分享自己對於兩個重要的人生話題的體會,以及法輪大法對我的影響。 李老師結合著科學,系統的、連貫的、全面的闡述法輪大法,闡述宇宙法理「真、善、忍」。我對神的信仰又從新拾回──按照宇宙的根本大法「真、善、忍」的指引做人──向內修心、純淨自己。所有一切都走回正軌,我從現代社會世俗觀念的束縛中解脫出來。神是真實存在的,不是久遠年代的傳說或童話,是理性的、符合邏輯的,是真正的現實。
  • 我迫不及待的與他一起上樓去他家看個究竟,不看不知道!看了就再也放不下了,後來,同學看我很喜歡,就借給我了,我如獲至寶般捧回家,美滋滋的看了一整夜,也不覺困。這本書改變了我的一切:人生觀、世界觀…….這本書就是《轉法輪》。得法後,常用《轉法輪》中的「真、善、忍」約束自己的言行,所以每天都是高高興興的,學習、生活、言行都像充滿了陽光,上滿了發條一樣,把內向、自卑、抑鬱寡歡的我徹底地改變了。
  • 我也是讀了一輩子書的人,看的也是治病的書,可從來不知道看書能好病。此書所講新奇、玄妙,一生從未涉及,我本身是一個頑固的無神論者,雖然也練過氣功,那是體操加上呼吸引導「得氣」而已,根本不知道與修煉、與佛、道、神有甚麼關係。…我因無法勞動而被當眾謾罵、被不了解的人諷刺、譏笑。我在人中是個要強、幹活不惜力的人,那真是心上插刀,雪上加霜。沒有人懂得病的實質是超常的,當然從常人的理上就難明白。從實證醫學上不可能找到另外空間的病源,當然人的空間也不能找不到病變。但從《轉法輪》中,整個從病的起因到康復都會找到答案。
  • 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大法弟子。從小我就有厭世的心態,覺得人活著很累很無聊,是《轉法輪》整個改變了我的人生觀,讓我明白了做人的目地。…大法給了我丈夫過億身家,我丈夫心裏很明白,是大法給了他事業的蒸蒸日上。我更知道,是因為丈夫支持了他修煉法輪功的妻子,支持了大法,才得到了神佛的護佑,才得到了今生的福報。
  • 二零一二年「五﹒一三」世界法輪大法日之際,一些在海外得法的法輪功學員回首各自得法的經歷時,感嘆自己在異國他鄉幸遇大法,原本一心只為在海外立足掙錢過好日子,卻在物慾橫流的社會裏隨波逐流,落得身心俱憊的人生,因為修煉了法輪功而變得從此不同。如今他們按照「真、善、忍」的法理不斷歸正自己,堅定地走在修煉路上。下面講述的是甄姐和小海的故事。
  • 毛女士受病痛折磨十八年後遇大法甘露頑疾兩天消失!自中國國內法輪功受迫害,毛女士十三年來就一直堅持每天給國內打電話講真相數小時,平均每天勸退多則二十多人,少則幾人。勸退的人有中央各級部門的,各級政府官員,軍人等不同階層的人。毛女士說,鑑於講真相中了解到的情況,為了減少他們的罪惡,也為了制止對大法弟子迫害,要讓他們知道真相。很多人了解了真相後停止了作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