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詩詞改變了我的命運

李新宇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惡顛倒、歪曲法輪大法的事實真相開始了鋪天蓋地的對法輪大法的造謠誣陷,並且利用強權阻擋人們接觸、閱讀、聽聞有關大法的真實信息的一切渠道。

我家裏新過門的嫂子和她的家人是學法輪大法的。她對我們講述了大法的真實情況,並告訴我們電視媒體的宣傳全是假的,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功法,是修行多少年的修道人或修行多少世的高僧想求都求不來的高德大法。根本不像電視宣傳的那樣,法輪功修煉者也決不會去自焚,大法要求不殺生,是教人以「真、善、忍」為指導的好功法。

由於我被邪黨的謊言毒害得很深,又因從小受邪黨文化的灌輸。滿腦子都是些無神論、鬥爭哲學,從小唱的歌詞中都是中共洗腦的黨文化,做好人都帶爭鬥的意識。我很自負,聽不得別人的意見,總認為自己形成的看法是對的,高明有遠見。對於嫂子和其他人送來的真相資料、真相光盤甚至是大法書籍根本就不聽、不看,不相信法輪功會像他們說的那麼好。

我母親身體一向不好,身體內部從上到下、從裏到外幾乎沒有好受的地方,我家中的中藥、西藥、偏方滿窗台、滿抽屜,桌上、炕上幾乎隨處可見。母親告訴我她這輩子吃的藥快能裝一火車皮了。去過很多醫院,中醫、西醫、民間大夫看了不少,可就是不見效。我經常看到母親痛苦的半夜睡不著覺,偷偷在那兒流淚。久病使她脾氣暴躁、性急、愛罵人、經常發火,我長這麼大很少看見她的笑容。

嫂子看到母親這樣,她和她的家人就引導母親學了法輪大法。剛開始我只看到她們經常到家裏來教母親煉功,後來又讓她看大法書籍。母親沒有文化,只上過一年的學,她有很多不認識的字經常來問我。在那種紅色恐怖下,大法書奇缺,她就讓我幫她手抄一本《洪吟》。儘管我當時很不樂意,但是母親求我,就硬著頭皮幫她抄吧。抄的過程中我心想,大法師父寫的詩詞怎麼這麼好?《洪吟》裏面有幾首詩詞對我的觸動很大,我在心裏又反復念了幾遍,誰知把書合上我竟然能背下來了。

隨後的幾天,我和同事產生矛盾。一天,經理吩咐兩人一組打掃辦公樓。和我同組的同事比我大兩歲,我管她叫「玲姐」。幹活期間,我比她麻利,幹得又多、又乾淨,她幹活不太認真,她幹過的地方我都要幫她再從新打掃一下。由於經理說下午過來檢查,我中午飯都顧不得吃,就一個勁兒的在那兒認真打掃,她不緊不慢很是清閒。等到下午經理一來,就聽他說:「哇,玲,你這樓層打掃的最乾淨了,你幹得真好,等有時間我跟老闆好好推薦推薦你。」經理邊檢查邊誇讚她。玲姐在一旁也高興的一個勁兒的點頭,好像這件事跟我沒有任何關係。我心裏真不是滋味,當時一鼓怨氣衝上心頭。我剛要找他倆說理,不知怎麼,《洪吟》中的詩詞〈做人〉一下從腦中浮現出來:
「為名者氣恨終生 為利者六親不識 為情者自尋煩惱 苦相鬥造業一生 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義之士 不動情清心寡慾 善修身積德一世」。
我知道我這是為名、利所爭,我心裏的怨氣頓時不見了,感覺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輕鬆。我心裏想,大法師父您真了不起呀,一首詩詞你就改變了我的想法,讓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幫助我在矛盾中得到心靈的解脫。要以往我會跟他們大吵,不但激化了矛盾,還會使我糾纏在爭鬥之中苦苦煎熬。

從那兒以後我對大法再也不像以前那麼抵觸、反感了。

母親學功不到一年,變化很大,夜晚會睡的很好,有時甚至還鼾聲如雷,一覺到天亮,睡的又香、又實。並且她面色紅潤,性格也變得開朗了,為人也和善了,漸漸的我發現她不罵人了,也不願發火了,變得慈祥多了。她不但不用吃藥了,身體還特別好。六、七十歲的老太太我們有時幹活都幹不過她。這對我們全家來說觸動很大。我們做兒女的不但節省了醫藥費,而且母親身體好了,性情溫和了,我們都願接觸她了,大家心情也變得舒暢了,家庭變得和睦了。哥、姐有時開玩笑說:「媽,你要早學大法,我們得少挨多少罵、少挨多少打,你身體還能早點變好,你早學該多好。」

後來我想嫂子和她的家人煉了那麼多年法輪功也沒去自焚呀,也不像電視演的那樣呀,他們天天煉功、修心,也不參與政治活動呀。電視說的煉法輪功殺父母,我看她們都是好人呢!有時比我們做的都好,這麼好,共產黨咋不讓學、不讓煉呢?後來我們陸陸續續的看了許多有關大法的真相資料、真相光盤。看了法輪功製作的揭露「天安門自焚」偽案的光盤,將中國播放的電視新聞節目的慢鏡頭回放中,看到二十多處疑點,違背醫學常識,違背常理。心想這麼大個中共,怎麼幹出這麼無恥而又傷天害理的事來。哎!這真是世道大變呀!

後來經過母親的引領,我閱讀了所有大法經書。明白了法輪大法確實是千年不遇、萬年難尋的高德大法。他揭示了宇宙、時空、人體之謎,他能打開人封塵已久的記憶,開啟人的智慧,淨化人的心靈,他能讓人找回真正的自我,告訴了人們人來到世間的真正目地。他能化解開人與人之間的種種矛盾,善解開所有常人難以解開的冤怨。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他蘊含了種種天機。而且我在讀法、聽法中也看到了原來大法師父甚麼都知道哇。他講:「我們常人社會是按照歷史規律在發展,你想怎麼發展,達到甚麼目標,可是那個高級生命可不是這樣考慮的。古代的人,他們沒有想到今天的飛機、火車、自行車?我說也不一定想不到。因為歷史沒有發展到那一過程中去,他也創造不出來。表面上從我們這個常人習慣的理論認識,從現有的人類知識這一角度上去看,是因為人類的科學沒有達到那一成度,創造不出來。其實人類科學怎麼發展的,也是隨著歷史的安排在發展的,你人為的想達到某一目地,也是達到不了的。」(《轉法輪》)並且他在九九年之前的很多講法中早就預料到了九九年後邪惡對大法的打壓與迫害。他還在講法中以給大家講笑話的方式為大家講了很多天機,他預示了很多東西。哇,原來世上真有這樣的高人呢,我深深被折服了。

從那以後我決心走入了大法的修煉。從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一直到今天,短短幾年大法從本質上改變了我,我從一個大病沒有,小病不斷自私自利的人變成一個人們常說的百病不沾、百毒不侵,做事情能為他人著想,矛盾中先找自己不足,與人為善、樂於助人的好人。

值此大法洪傳二十週年之際,我想真心告訴那些還在被邪黨毒害的世人們,不要再相信那欺世的謊言了,擦亮您的雙眼,放開您的胸懷,發自內心的、不帶有偏見的真正去了解一下法輪大法究竟是甚麼吧!百聞不如一見。千萬千萬不要錯過這萬古難遇的機緣!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5/【徵稿選登】一首詩詞改變了我的命運-256827.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找到了煉功點。第一天參加集體煉功,就覺得周身內部都在湧動著,血液循環都能感受的到,甚至末梢的流動都感覺得清清楚楚,其實就是在通脈,因為大法修煉一上來就百脈全開。抱輪時,明顯感受到法輪的旋轉…我悔恨自己悟性太差,錯過了直接聽師父講法的機緣,但又覺得自己太幸運了,只要真修,師父就會把我當弟子帶。能在宇宙大法中熔煉自己,還有甚麼好求的呢,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啊!
  •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加拿大人Joel Chipkar 和三十五名外籍人士來到北京天安門廣場,帶著他們各自的國旗聚在了一起,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在隨後的幾個月裏,來自世界各地的更多海外人士相繼去到中國,試圖讓中國人知道,在他們國家裏發生的這場迫害,以及對法輪功的抹黑是不公平的。十年,Joel Chipkar感覺到,當年與其他學員一起站出來,為了別人的利益去對抗暴政是一種榮譽。 人類歷史上,不乏驚人而又充滿啟迪的故事,展現著善與惡之間的鬥爭。今天,我們的內心深處保持著一個願望:越來越多的人將站到善的一邊。
  • 我從百病纏身到無病一身輕,從雞腸小肚、視財如命到面對鉅款的誘惑而不動心,是法輪大法使我發生了這樣脫胎換骨的變化,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真諦──返本歸真,正如師父所說「直指人心法上修 俗世淨蓮惡不沾」(《洪吟三》<修煉形式>)。願世人通過我的真實經歷能明真相、得救度。
  • 我感到每天都在修煉法輪大法中昇華,「真、善、忍」的準則使我修去了很多不好的執著心,特別是私心。在日常生活中,做事先考慮別人,純正、純善的行為表現在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所作所為無形中也改變和感動著世人,我想這就是師尊講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
  • 發生在家裏的故事太多了,我只記錄了一部份,但這足以見證實法輪大法提升道德的極大威力,以及大法對善良人的護佑。
  • 法輪大法是佛法,經常學法可以讓我放下自私的人心,並增加我的忍耐力和善心。真的是很奇妙,我的心中可以感受到很正面的東西。我的叔叔說,他很驚訝,在當今這樣一個社會道德十分敗壞的時代,我能夠做到如此謙遜和樂於助人。我知道這是通過修煉法輪大法才使這一切變成我的自然狀態。
  • 在法輪大法洪傳二十週年之際,我要分享自己對於兩個重要的人生話題的體會,以及法輪大法對我的影響。 李老師結合著科學,系統的、連貫的、全面的闡述法輪大法,闡述宇宙法理「真、善、忍」。我對神的信仰又從新拾回──按照宇宙的根本大法「真、善、忍」的指引做人──向內修心、純淨自己。所有一切都走回正軌,我從現代社會世俗觀念的束縛中解脫出來。神是真實存在的,不是久遠年代的傳說或童話,是理性的、符合邏輯的,是真正的現實。
  • 我迫不及待的與他一起上樓去他家看個究竟,不看不知道!看了就再也放不下了,後來,同學看我很喜歡,就借給我了,我如獲至寶般捧回家,美滋滋的看了一整夜,也不覺困。這本書改變了我的一切:人生觀、世界觀…….這本書就是《轉法輪》。得法後,常用《轉法輪》中的「真、善、忍」約束自己的言行,所以每天都是高高興興的,學習、生活、言行都像充滿了陽光,上滿了發條一樣,把內向、自卑、抑鬱寡歡的我徹底地改變了。
  • 我也是讀了一輩子書的人,看的也是治病的書,可從來不知道看書能好病。此書所講新奇、玄妙,一生從未涉及,我本身是一個頑固的無神論者,雖然也練過氣功,那是體操加上呼吸引導「得氣」而已,根本不知道與修煉、與佛、道、神有甚麼關係。…我因無法勞動而被當眾謾罵、被不了解的人諷刺、譏笑。我在人中是個要強、幹活不惜力的人,那真是心上插刀,雪上加霜。沒有人懂得病的實質是超常的,當然從常人的理上就難明白。從實證醫學上不可能找到另外空間的病源,當然人的空間也不能找不到病變。但從《轉法輪》中,整個從病的起因到康復都會找到答案。
  • 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大法弟子。從小我就有厭世的心態,覺得人活著很累很無聊,是《轉法輪》整個改變了我的人生觀,讓我明白了做人的目地。…大法給了我丈夫過億身家,我丈夫心裏很明白,是大法給了他事業的蒸蒸日上。我更知道,是因為丈夫支持了他修煉法輪功的妻子,支持了大法,才得到了神佛的護佑,才得到了今生的福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