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從參與迫害到修煉大法(上)

湖南大法弟子

(圖:明慧網)

  人氣: 13
【字號】    
   標籤: tags: , ,

我是二零零七年才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新學員,比起大多數同修,雖然修煉時日不長,但我的修煉之路同樣充滿了艱難、曲折和神奇。

一、認識大法

我原來在基層派出所工作,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派出所警察其中一項主要的工作任務就是監視、管理、防控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在我轄區內發現幾起法輪功學員散發真相資料的所謂「案件」,當時由我直接主辦,對多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非法拘留和勞教,說是非法,因為所有辦理的所謂法輪功案件可以說都不是依法依程序,嚴格的講,在法律上都是站不住腳的,更經不起歷史的檢驗,說穿了只是在用法律作幌子行迫害之實而已。

幸運的是,我看到了法輪功學員許多的閃光點,他們普遍都非常善良、真誠、謙和忍讓、品德高尚,我對他們很有好感,當時真誠的想「教育」幫助他們,但他們個個寧可坐牢也不願接受讓他們放棄修煉的條件,他們對法輪大法如此堅如磐石的正信,著實讓我無法理解,但也讓我為此事思考了許多。當時我想,既然全國從中央到地方各行各業有這麼多人在學煉,甚至那麼多高級知識份子和許多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也在學煉,並且不管採取甚麼辦法也摧毀不了他們對信仰的堅定,這就絕不是簡單的用迷信和愚昧就能解釋得了的。

我自己總結了一下這種現象的存在只有三種可能性:一是他們完全被洗腦,僅憑道聽塗說,純粹上當受騙而已,那些神奇的現象和功能純屬是子虛烏有。二:修煉後可能會使人產生幻覺,或者是神經容易出問題,或是那些修煉的人精神本來就有障礙。三:法輪功學員講述的這一切都是真實的,法輪功是更高的科學,只是目前的實證科學無法證實而已。為了驗證到底是屬於哪一種情況,我對他們進行了深入的接觸和詳細的了解,並且凡是我能找到的法輪功學員我想方設法主動去找他們「切磋」,他們給我講了很多超出我知識範圍的高深道理,說出了許多他們修煉過程中的神奇現象和經歷,包括祛病健身和一些特異功能,同時每個人講述的經歷、感受、體悟都不盡相同,說明並不是道聽塗說,而是自己的經歷和切身感受。在接觸的過程中我仔細觀察,發現他們個個神智清醒,沒有一個神智有問題的。

難道在我們這個現實空間之外真的還存在另外的時空?另外時空中真有高級生命的存在?真有六道輪迴?人真的可以修煉昇華?為了能解開這些謎團,也想從科學上辨明它的真偽,我產生了想自己進行切實研究一番的願望。我當時拿回家了一些收繳的大法書,另外在網上下載了李洪志先生的所有經文,先後認認真真研讀了兩年多,但由於受現代科學知識的束縛和無神論的毒害太深,我當時完全是帶著批判和否定的態度在研讀,所以在研讀的過程中總是雞蛋裏挑骨頭,總是用有限的不完善的甚至錯誤的現代科學觀念進行比對和判斷真偽對錯,因此經常產生從肯定到自我否定,又由否定到肯定,反反復復。雖然如此,通過反覆研讀,我的思想境界也在一步步昇華,特別是李洪志先生從人體的構成,生命的真正起源和存在形式,宇宙的結構和特性,另外時空的存在形式等等,完全是站在科學真理的角度,開示於人,啟悟人明白人生的真正目地和意義,以及如何才能達到返本歸真。不僅論述精妙透徹,有理有據,更重要的是在現實中絕大多數的修煉者一經修煉,就能身心產生巨變,祛病健身有奇效。

在道理和事實面前,令人不得不信,不能不服,特別是對那些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現象,如我國古人發現的周易八卦、河圖洛書、中國古代流傳下來的能準確預知幾千年的各種預言、歷史上很多的修煉人火化時燒出的舍利子、九華山圓寂上千年而肉身不腐的和尚真身、西藏轉世靈童的特殊尋找方法、國外瀕臨死亡試驗以及人的本能預感和修煉人的一些特異功能等等奇異現象,用佛法去解釋衡量真是迎刃而解,而且是唯一的正見。越研讀越是信服,常常產生一種茅塞頓開相見恨晚之感,我逐步改變了過去的觀念和看法,直到最後完全被大法所征服,對李洪志先生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完全明白了法輪功不但不是唯心和說教,完全是科學,是我們目前的實證科學無法達到的更高的科學,同時他又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切實可行的修煉大法,是萬古難求的佛法、正法,徹底明白了人來在世上的真正目地和意義。

真正弄明白了這些重大問題後,我產生了一種強烈的想學大法的願望,對真理對佛法的嚮往和追求使我無所顧忌的找到了昔時曾被我迫害過的法輪功學員,毅然決定加入到大法修煉中來,我敞開心扉,請求他們教我煉功,從此我有幸走上了大法修煉之路。

二、修煉中的神奇事

現在世人普遍對警察沒有好感,很多人甚至不願結交警察。警察這個行業確實是一個大染缸,我從警多年,在警察這個圈子裏同樣也沾染上了許多不好的習氣,如脾氣暴躁,狂妄自大,沒有誠信,不講感情,缺少同情心,沒有正義感,自私貪婪,甚至可以說腐化墮落,雖然不是領導,但一般的警察也有一些小的特權,在平時辦案和辦事中,也經常可以利用這些特權索拿卡要,甚至不給好處不辦事,給了好處亂辦事。同時我也和大多數警察一樣,喜歡周旋於老闆和社會閒雜人員之間,利用一切機會讓他們請吃、請喝、請釣,請唱歌跳舞,洗腳按摩,同時也喜歡和他們一起參與賭博等等。通過修煉大法後,我的世界觀人生觀徹底發生了改變,我平時嚴格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心做好人,時時用法的標準衡量對照自己,在很短的時間內我就徹底改變了這些惡習。

修煉後我真的感覺自己完全變了一個人,道德境界在快速提升著。我原來患有神經衰弱和風濕,這都是很頑固的疾病,我曾經想了許多辦法都無法醫治,修煉後在很短的時間內這些疾病就不翼而飛了,以前加了夜班後往往反而很難入睡,現在我坐著也能入睡,而且幾分鐘就可以睡著,經常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也不睏,精神狀況良好。

修煉一段時間後就開了天目,還出現了宿命通功能,能真實的看到許多的另外空間的美好、殊勝,知道了許多的自己和他人的一些前世今生的情況及其因緣關係,自己修煉的層次可以說真是突飛猛進,自己多次看到了修出的元嬰,也就是另外空間修成的佛體,那真是金光閃閃,手結著印,坐在金色蓮花盤上,每提高一個層次就看到元嬰進入了另外的空間中,修煉層次和進展情況完全和《轉法輪》書中論述的一模一樣。(待續)

--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他修煉了法輪大法以後,因為思想境界得到昇華,身體健康了,在經濟上也並沒有失去甚麼,相反他拓展業務做甚麼成甚麼,業績在公司還是一直遙遙領先,人緣與口碑也很好。
  • 一九九四年五月一日,我參加了李洪志師父在長春的第七期講法班。從此沐浴在大法的美好中。說起參加講法班,有許多神奇的經歷,現在還歷歷在目,經常喚起美好的回憶。…學法前有一次感覺眼前白茫茫一片像有一層濃厚的霧一般,瞬間霧散,看到眼前特別明亮通透。這時出現一條金龍在眼前遊動,金光閃閃,特別刺眼,兩個前爪上的鱗片有盤子那麼大,清晰可見。這時一個意念打入我腦海中:「龍是佛的護法,這是佛光啊!」
  • 學生看到我身心如此巨變,驚奇的問我怎麼會變化如此之大?我告訴他們是因為我煉了法輪功。學生們說也想煉,於是我利用午休時間給學生放師父的講法錄音,全班學生靜靜的聽著,當時就有四個學生打開了天目,晚上就有十四個學生淨化了身體。學生利用業餘時間學法煉功,按「真、善、忍」標準做人,在大法的指導下,學生發生了全方位的變化。
  • 出於好奇和興趣,從下午三點一直看到第二天早晨,把整本《轉法輪》和後面的小傳一口氣讀完,這從前聞所未聞的宇宙大法的法理如雷貫耳,喚醒了我迷失的心智。知道了只有完全同化「真、善、忍」才能解決生命的終極問題──返本歸真,深知這是一本天書,原來人間真有天書啊!我怎麼才看到,真是相見恨晚!
  • 九六年八月的一天,我們從省城回到老家,一個好朋友向我推薦了法輪功,我不經意的把《轉法輪》遞給了丈夫,就忙著跟朋友到公園裏學煉功,接著我又一個人趕回省城上班。三天後,我在辦公室一連接了兩個老家來的電話,一個是朋友打來的:「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丈夫的腰桿直起來了,能一口氣上完菜市場的台階啦!(丈夫的類風濕和嚴重的腰椎骨質增生,使他平時上菜市場的幾十道台階都要休息兩三次)」另一個電話是大嫂打來的:「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丈夫會笑了,會跟我們說話了!」我一下子淚流滿面,禁不住大聲的說:「感謝李老師給了我丈夫第二次生命!感謝李老師挽救了我們這個家庭!」
  • 在度過迷茫的兩年後,我想來想去,覺得按照法輪大法的要求真、善、忍去做事沒有錯,對人對己都是有益無害的,我覺得還是應該堂堂正正的心態,利用我的技術,多幫助別人,不考慮他們對我的不公,我就盡心盡職的完成我的工作。
  • 那段日子,我很少食人間煙火了,只要一閉眼,就可以在另外的世界中吃東西,有時是水果,有時是大餅,很多種類,但都不是人世間的那種樣子,吃起來,香得不得了,也不是人間的食物那種香。天天如此,偶爾醒了能吃點東西,但吃得很少。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懷孕6個月時,才正常飲食。
  • 有一天,我艱難的來到門口,看見王姨拿著一本書,看到書背後的那朵蓮花與夢中的蓮花一模一樣,我連忙叫住她說:「讓我看看你手裏的書,怎麼跟我夢裏見到的一樣。」接過《轉法輪》,翻開書看到書中師父的像和夢中見到的人一樣,原來是師父,我把書抱在懷裏,淚如泉湧,心底在呼喊著:我可找到您了,我可找到您了,我有救了!拿著寶書都捨不得鬆手。王姨也很激動:「我和別人說都沒人相信我,你卻叫住我要書看,這可真是緣份啊。」
  • 做夢怎麼能夢得這麼清楚呢?而且還是確實發生過的事?好像有人提醒我,或者電影回放一樣?修煉以後,我就明白了,這就是我的主元神回到了過去的時空。這裡和朋友們分享我──曾經的一個堅定的無神論者,是如何走入了神奇的法輪大法,體悟到了生命的真諦,也希望能給您做個借鑒。
  • 愫幸長年吃素,並在宗教中擔任義工,感覺在尋找些甚麼,可又說不上來要尋找的是甚麼,只知道眼前這些都不是自己所要的。尋尋覓覓的十六年後,機緣巧合的,一位閨中密友修煉法輪功數月,感覺非常好而將大法介紹給愫幸。一九九九年九月,年已五十多歲的張愫幸,用她非常有限的認字第一次接觸《轉法輪》,雖然看懂的少之又少,可字字敲進心坎兒裏,內心受到很大觸動,非常肯定這就是自己在尋找的、所要的東西。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