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從參與迫害到修煉大法(下)

湖南大法弟子

(圖:明慧網)

  人氣: 18
【字號】    
   標籤: tags: , ,

二、修煉中的神奇事(續)

我天目剛開不久,有一次我單位一個同事入邪黨宣誓,我清清楚楚看到就在他舉手宣誓的那一瞬間,另外空間一個紅色惡龍形像的生命體一下就上到他的手臂上去了(初看是黨旗上那個斧頭鐮刀的標記,後變成紅色的惡龍形像),後來我找到這個同事談心,勸他趕快退黨保平安,他卻說甚麼也不相信,也不願退。我曾經在看守所工作過一段時間,有一次我值班時,進入靜功狀態,突然看到一監室內一群人在圍著一個人打,抓的抓踢的踢,打的打,看得非常清楚,看了一會,我怕出事,趕快出定先到各監室外巡視了一圈,沒有發現打鬥的動靜,再看值班室的錄像監控,也沒發現有人打鬥,但過了三個多小時後,一監室內發生打鬥,我後來詳細看了錄像監控,打鬥的場景和我天目看到的情況一模一樣。這樣的事情後來還發生了幾次,只相信現代科學的人也許對這種宿命通功能會覺得不可思議,無法理解和接受,其實同樣是有科學道理的。簡單地說,人的生命存在形式是極為複雜的,遠不止我們現在科學認識到的這麼簡單,過去古人認為人有三魂七魄,其實還遠不止此,宿命通功能實際上就是看到了在另外的時空中提前發生了的事情。

大淘汰的慘景,特別是我們本地的情況我多次看到過,我看到政府部門和公、檢、法、司系統淘汰的人很慘烈,能留下來的人真是很少。雖然這只是其中某一個空間發生的事情,當然也是一個趨向,在人類大淘汰沒有到來之前,每個人雖然還有機會選擇自己的未來,但最終以人的本性能否完全明白醒悟過來才決定著每個人的去留。

我修煉的時日雖短,但是也很不平坦,也遭受了許多迫害,兩次被綁架到洗腦班強制轉化和放棄修煉。我雖然既懂法律,又有警察身份,但同樣被六一零和洗腦班的人員肆無忌憚的迫害,他們除用判刑、勞教、開除公職相威脅外,還利用親友、領導和所謂的專家出面感化、規勸和脅迫等等手段企圖摧毀我修煉的意志,在這些手段都達不到目地後,最後乾脆雇佣打手進行暴力毆打,並採用連續幾天不讓睡覺,長時間談話威脅,用精神折磨和肉體折磨的方式逼迫就範,後來又把我調離了公安。

在師父的保護下總算走了過來,為了揭露迫害和講明真相,後來,我專門把我所受的迫害和不公正的對待以及我是如何走上修煉之路的,為甚麼說法輪功是科學,是更高的科學,修煉前後我的身心變化和一些神奇現象,以及為甚麼人類會有大劫難,法輪功學員所做的一切的目地和意義,同時在法律上我詳細闡述了現在這種打壓法輪功的政策都是錯誤的,是完全違背法律的,都是經不起打官司和歷史的檢驗,法輪功學員的行為站在法律上都是合法的等等,把這些內容寫成一份報告,我堂堂正正的送交了自己所在單位、公安機關、縣政府、以及政法委六一零等等部門,得到了許多正直善良的同事和領導的讚許和認同,引起了很大的轟動。可惜我當時心性不夠,沒有公開發往明慧網和其它能曝光的網站曝光,也沒再向上級機關遞交。沒能讓更多的人明白真相真是甚為遺憾。

三、講真相救世人

學煉半年多後,我就和所有法輪功學員一樣,放下生死,加入到講真相救世人的行列,特別是被迫害後講真相我是更主動更大膽,先是採用發資料,後來直接面對面講真相,後來又採用寫真相文章和勸善信的形式講真相救世人,使許多人明白了真相。

有一次我去一農村親戚家,當晚做了一個夢,那個村莊裏所有的人竟然全跪在我面前求我救他們,後來我專門去那裏為他們講了真相,也給他們看了真相資料,很多人還做了三退,農村人是很樸實的,很容易就接受了真相。不久我又做了一個夢,夢中我又去了那裏,看到那裏的人都帶著欣喜感激的神情到處都在議論我,說我如何了不起,有多麼偉大,真心感激我救了他們,人都有明白的一面,其實他們知道自己是真真實實得救了而高興。

也許因為我在政府部門和政法部門工作過,和這些人緣份較大吧,我現在只要一看到警察和政府部門的人,我就心生慈悲之心,我總是千方百計和他們講真相,我覺得他們真是非常不幸非常可憐的,他們中確實有很大一部份人真的會面臨淘汰的危險,但可悲的是,因為受無神論和黨文化的毒害,他們中有很多人還是不接受大法弟子冒著被迫害被關押的危險給他們所講的真相,還在麻木無知的反對法輪功和迫害著法輪功學員,這樣的人,如還不能醒悟過來,也許會真的完全沒有得救的希望了。

有一次,我和公安系統一個退了休的主要負責人講真相,他對法輪功是被迫害的,天安門自焚是栽贓誣陷,共產黨的殘暴邪惡等等都非常的認同,但他向我提出了幾個很有代表性的問題,一是對我這個幹過幾十年警察又有文化的人為何竟會相信唯心的東西,而且「著迷」到這種程度,感到不可理解;二是你們說有神,如何證明,有甚麼科學根據;三,李洪志先生明明是人,你們為何把他當成神看待;四,你們說三退就能平安,難道神也會濫淘汰無辜?對他提出的這些疑問,我在講真相中經常遇到,我詳細和他進行了探討。

我說無神論只是共產黨鼓吹的,其實科學上從來沒有否認過神的存在,不然就不會有那麼多科學非常發達的國家和那麼多科學家都是信神的了,其實神是一種更高級的生命,只是存在於更微觀的層面中,也就是說不和我們在同一空間中,科學還不能完全證實的東西怎麼就能把它當成迷信呢?而且現代科學在這些方面也有了很大的突破,如第五度空間學說和膜理論的提出都是對宇宙的一種重新認識,再說現在國外科技界對人體潛存的六種特異功能如天目,宿命通、遙視、氣功治病、搬運功等等功能,已完全得到了確認,只是中共出於政治的需要,還在把這些東西當作迷信在否定,其實中共這種不尊重科學不尊重事實,靠用政治大棒打擊真理的做法才是真正唯心的。更何況很多開了天目的法輪功弟子能真實看到神佛的存在,說神為甚麼要淘汰人,就像我們人設計的電腦程序中了病毒一樣,如果電腦中了病毒,殺病毒也不起作用了,那麼這個程序就只能淘汰掉了。但神是慈悲的,還給人一個自己選擇未來的機會,只有除去自己對天所發的毒誓,神佛才能給你抹去另外空間邪靈打的那個獸印。至於如何看待我們師父,不是主要的,關鍵看是不是說的有道理,釋迦牟尼、耶穌、老子、觀音菩薩等等,當時傳法時也是以人身傳法傳道,但後來的世人才明白他們原來就是神。

我又給了他一些這方面的真相資料,後來他又借去了一些大法書籍,過了一段時間,他給我送來了一串長長的三退名單,都是他的家人和親友,他通過反復勸說,他們表示願意三退的。他說,看了書和資料,才算徹底弄明白了,是我們中惡黨的毒害太深了,以至連一些簡單的道理都想不明白,甚至連正邪善惡都分不清了,還是保命要緊,你們師父太偉大了,我也確實對他非常地佩服。

由於我經常性的公開活動和造成的影響,因而經常受到單位和六一零、國安等的警告、「教育」、監控,我不為所動,我相信我們所做的這一切世人終究很快就會明白的。

我要寫的內容實在太多,限於篇幅只能長話短說,最後我真心希望那些政府部門、六一零、和公、檢、法、司系統的人員,教師、學生和所有有緣的人,如能有幸看到我的這篇文章,請你們認真的好好思考一下,我相信我的經歷一定會對你們有所啟發,因為我從前和你們許多人的思想觀念是一樣的,也是純粹的無神論受騙者,請千萬不要把我的經歷感受當成故事,甚至當作是有意編造的宣傳,萬不可一葉障目,不見泰山,從而毀了自己,真心盼望每個人都能理智清醒,轉變觀念,認清邪惡,拋棄謊言,對自己的生命負責,為自己選擇美好未來。如果你還沒有三退,趕快想辦法上網或直接找當地法輪功學員三退,千萬不要再無知地麻木地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那樣的話,也許連贖罪的機會也不會有了,我真心祝願每個善良人都能走過人類的大劫難,從而得救。(完)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8/【徵稿選登】警察-從參與迫害到修煉大法-256837.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是一個警察,二零零四年,在我轄區內發現幾起法輪功學員散發真相資料的所謂「案件」,當時由我直接主辦,對多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非法拘留和勞教,說是非法,因為所有辦理的所謂法輪功案件可以說都不是依法依程序,嚴格的講,在法律上都是站不住腳的,更經不起歷史的檢驗,說穿了只是在用法律作幌子行迫害之實而已。幸運的是,我看到了法輪功學員許多的閃光點,他們普遍都非常善良、真誠、謙和忍讓、品德高尚…
  • 他修煉了法輪大法以後,因為思想境界得到昇華,身體健康了,在經濟上也並沒有失去甚麼,相反他拓展業務做甚麼成甚麼,業績在公司還是一直遙遙領先,人緣與口碑也很好。
  • 一九九四年五月一日,我參加了李洪志師父在長春的第七期講法班。從此沐浴在大法的美好中。說起參加講法班,有許多神奇的經歷,現在還歷歷在目,經常喚起美好的回憶。…學法前有一次感覺眼前白茫茫一片像有一層濃厚的霧一般,瞬間霧散,看到眼前特別明亮通透。這時出現一條金龍在眼前遊動,金光閃閃,特別刺眼,兩個前爪上的鱗片有盤子那麼大,清晰可見。這時一個意念打入我腦海中:「龍是佛的護法,這是佛光啊!」
  • 學生看到我身心如此巨變,驚奇的問我怎麼會變化如此之大?我告訴他們是因為我煉了法輪功。學生們說也想煉,於是我利用午休時間給學生放師父的講法錄音,全班學生靜靜的聽著,當時就有四個學生打開了天目,晚上就有十四個學生淨化了身體。學生利用業餘時間學法煉功,按「真、善、忍」標準做人,在大法的指導下,學生發生了全方位的變化。
  • 出於好奇和興趣,從下午三點一直看到第二天早晨,把整本《轉法輪》和後面的小傳一口氣讀完,這從前聞所未聞的宇宙大法的法理如雷貫耳,喚醒了我迷失的心智。知道了只有完全同化「真、善、忍」才能解決生命的終極問題──返本歸真,深知這是一本天書,原來人間真有天書啊!我怎麼才看到,真是相見恨晚!
  • 九六年八月的一天,我們從省城回到老家,一個好朋友向我推薦了法輪功,我不經意的把《轉法輪》遞給了丈夫,就忙著跟朋友到公園裏學煉功,接著我又一個人趕回省城上班。三天後,我在辦公室一連接了兩個老家來的電話,一個是朋友打來的:「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丈夫的腰桿直起來了,能一口氣上完菜市場的台階啦!(丈夫的類風濕和嚴重的腰椎骨質增生,使他平時上菜市場的幾十道台階都要休息兩三次)」另一個電話是大嫂打來的:「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丈夫會笑了,會跟我們說話了!」我一下子淚流滿面,禁不住大聲的說:「感謝李老師給了我丈夫第二次生命!感謝李老師挽救了我們這個家庭!」
  • 在度過迷茫的兩年後,我想來想去,覺得按照法輪大法的要求真、善、忍去做事沒有錯,對人對己都是有益無害的,我覺得還是應該堂堂正正的心態,利用我的技術,多幫助別人,不考慮他們對我的不公,我就盡心盡職的完成我的工作。
  • 有一天,我艱難的來到門口,看見王姨拿著一本書,看到書背後的那朵蓮花與夢中的蓮花一模一樣,我連忙叫住她說:「讓我看看你手裏的書,怎麼跟我夢裏見到的一樣。」接過《轉法輪》,翻開書看到書中師父的像和夢中見到的人一樣,原來是師父,我把書抱在懷裏,淚如泉湧,心底在呼喊著:我可找到您了,我可找到您了,我有救了!拿著寶書都捨不得鬆手。王姨也很激動:「我和別人說都沒人相信我,你卻叫住我要書看,這可真是緣份啊。」
  • 做夢怎麼能夢得這麼清楚呢?而且還是確實發生過的事?好像有人提醒我,或者電影回放一樣?修煉以後,我就明白了,這就是我的主元神回到了過去的時空。這裡和朋友們分享我──曾經的一個堅定的無神論者,是如何走入了神奇的法輪大法,體悟到了生命的真諦,也希望能給您做個借鑒。
  • 愫幸長年吃素,並在宗教中擔任義工,感覺在尋找些甚麼,可又說不上來要尋找的是甚麼,只知道眼前這些都不是自己所要的。尋尋覓覓的十六年後,機緣巧合的,一位閨中密友修煉法輪功數月,感覺非常好而將大法介紹給愫幸。一九九九年九月,年已五十多歲的張愫幸,用她非常有限的認字第一次接觸《轉法輪》,雖然看懂的少之又少,可字字敲進心坎兒裏,內心受到很大觸動,非常肯定這就是自己在尋找的、所要的東西。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