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父的轉變 從舉報到「我替你發資料」

吉林省大法弟子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

在我的印象中,岳父是個受中共毒害很深的人,也比較勢利。在我結婚前,就時不時的耍點小心眼兒,讓我替他做些家務活。當時他還不到五十歲,下崗在家,那時他家燒火炕,所以劈柴呀,砸煤呀,甚至洗衣、涮碗都讓我做。積攢多了,我心裏就有些怨言,這也就罷了,還有他在外面偷著搞女人,以為我不知道,還總是裝一本正經。所以他在我心裏他就成了個勢利小人加偽君子,我對他印象很壞。我結婚後,岳父偷腥依舊,直到岳母病逝也不收斂。為此,他和女兒關係很僵化甚至相互仇視,女兒認為是她父親間接導致母親生病並去世;而我從來沒認為他是個好人。九九年「七﹒二零」後,他更是時不時用話敲打我。

岳父知道我的心思,所以有甚麼事都把我牽連上,有一次他和相好被我們堵在屋內,為了讓那女人順利走開,他開始廝打女兒,並說最恨的人就是她。我去拉他們的時候,他開始衝我來了,後來他報了警,並聲稱家裏有「政治犯」。這之後,我也開始恨他了:連親人都往死裏弄,覺得這樣的人已經不可救藥,他就應該屬於第一批被淘汰的人。從此,我們之間關係越來越僵,已經幾乎不互相來往,只是年終的時候我去象徵性的看望一下他。

去年十月,聽說他的手在幹活的時候被電鈕打掉一塊肉,需要植皮手術,我和妻子去看望了他,這時候他已經沒有房產了,曾經的女人也離開了他,自己租個了小破房過日子,我們知道肯定是敗壞光了。看到他的慘景,我們也有點於心不忍,畢竟是我們的父親呀!

逐漸,我們之間的冰山開始融化,我也開始從修煉人的角度來從新看待我的岳父:人和人之間誰對誰好了壞了,都是業力輪報所致。我和岳父之所以弄到這種地步,也許是我前世也曾經對他這樣過,但這世睡覺醒了就不想認帳了,所以總覺得心理不平衡,有怨氣,怒氣。其實,師父在法中早就說過:「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為甚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幹不想幹,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轉法輪》)這些年,在和岳父這麼多年的恩恩怨怨中,過去我總沒有向內找提高自己。比如,他記恨我,是不是我這兒也有一顆怨恨的心;他不正經有女人,我應該看看自己的色心和慾望去沒去;他總在心裏想我如何看不起他,是不是因為我這兒的容量不夠大,把自己的親人當成了敵人等等。這麼多年,錯過了這麼多提高的機會,當然他做的那些錯事是他造業了,而且已經開始償還了。

現在我岳父願意和我們說話了,能說到一塊兒。在向岳父講真相過程中,發現他在「大法學員是否參與政治」這方面有癥結,於是我就利用各種史實打開他的心結,最後他說:「以後有資料我去替你發,我歲數大,那些警察不能把我怎樣。」這句話是我認識岳父以來最神聖的話。後來,了解到岳父曾經在文化大革命時,參加過「紅衛兵」運動,我把他身上的這點獸印也聲明抹除了。

我很高興岳父能有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也很高興一家人能夠從新團聚,這就是大法的力量所在──「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1/岳父的轉變-從「舉報」到「我替你發資料」-260057.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天目剛開不久,有一次我單位一個同事入邪黨宣誓,我清清楚楚看到就在他舉手宣誓的那一瞬間,另外空間一個紅色惡龍形像的生命體一下就上到他的手臂上去了(初看是黨旗上那個斧頭鐮刀的標記,後變成紅色的惡龍形像),後來我找到這個同事談心,勸他趕快退黨保平安…學煉半年多後,我就和所有法輪功學員一樣,放下生死,加入到講真相救世人的行列。
  • 我是一個警察,二零零四年,在我轄區內發現幾起法輪功學員散發真相資料的所謂「案件」,當時由我直接主辦,對多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非法拘留和勞教,說是非法,因為所有辦理的所謂法輪功案件可以說都不是依法依程序,嚴格的講,在法律上都是站不住腳的,更經不起歷史的檢驗,說穿了只是在用法律作幌子行迫害之實而已。幸運的是,我看到了法輪功學員許多的閃光點,他們普遍都非常善良、真誠、謙和忍讓、品德高尚…
  • 他修煉了法輪大法以後,因為思想境界得到昇華,身體健康了,在經濟上也並沒有失去甚麼,相反他拓展業務做甚麼成甚麼,業績在公司還是一直遙遙領先,人緣與口碑也很好。
  • 一九九四年五月一日,我參加了李洪志師父在長春的第七期講法班。從此沐浴在大法的美好中。說起參加講法班,有許多神奇的經歷,現在還歷歷在目,經常喚起美好的回憶。…學法前有一次感覺眼前白茫茫一片像有一層濃厚的霧一般,瞬間霧散,看到眼前特別明亮通透。這時出現一條金龍在眼前遊動,金光閃閃,特別刺眼,兩個前爪上的鱗片有盤子那麼大,清晰可見。這時一個意念打入我腦海中:「龍是佛的護法,這是佛光啊!」
  • 學生看到我身心如此巨變,驚奇的問我怎麼會變化如此之大?我告訴他們是因為我煉了法輪功。學生們說也想煉,於是我利用午休時間給學生放師父的講法錄音,全班學生靜靜的聽著,當時就有四個學生打開了天目,晚上就有十四個學生淨化了身體。學生利用業餘時間學法煉功,按「真、善、忍」標準做人,在大法的指導下,學生發生了全方位的變化。
  • 出於好奇和興趣,從下午三點一直看到第二天早晨,把整本《轉法輪》和後面的小傳一口氣讀完,這從前聞所未聞的宇宙大法的法理如雷貫耳,喚醒了我迷失的心智。知道了只有完全同化「真、善、忍」才能解決生命的終極問題──返本歸真,深知這是一本天書,原來人間真有天書啊!我怎麼才看到,真是相見恨晚!
  • 九六年八月的一天,我們從省城回到老家,一個好朋友向我推薦了法輪功,我不經意的把《轉法輪》遞給了丈夫,就忙著跟朋友到公園裏學煉功,接著我又一個人趕回省城上班。三天後,我在辦公室一連接了兩個老家來的電話,一個是朋友打來的:「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丈夫的腰桿直起來了,能一口氣上完菜市場的台階啦!(丈夫的類風濕和嚴重的腰椎骨質增生,使他平時上菜市場的幾十道台階都要休息兩三次)」另一個電話是大嫂打來的:「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丈夫會笑了,會跟我們說話了!」我一下子淚流滿面,禁不住大聲的說:「感謝李老師給了我丈夫第二次生命!感謝李老師挽救了我們這個家庭!」
  • 做夢怎麼能夢得這麼清楚呢?而且還是確實發生過的事?好像有人提醒我,或者電影回放一樣?修煉以後,我就明白了,這就是我的主元神回到了過去的時空。這裡和朋友們分享我──曾經的一個堅定的無神論者,是如何走入了神奇的法輪大法,體悟到了生命的真諦,也希望能給您做個借鑒。
  • 這位在瑞士出生長大,身材高挑,總是露著一臉瀟洒笑容的女士名叫科妮莉亞(Cornelia-Ritter)。雖然生長在歐洲,但是她也不知道為甚麼,自己從小發自生命深處就喜歡探索東方文化的奧妙,想尋找一種能使精神解脫和昇華的東西。為此,她曾浪跡天涯,四處尋覓,她找到了嗎?
  • 當他拿著《轉法輪》這本書鄭重的對我說:他要修煉了。從那一刻起,我感覺丈夫就像變了一個人,每天像充了電一樣,總是滿面陽光,身心輕鬆,幾乎沒有發愁的事。而且做事處處考慮別人,單位工作依然很忙,但多晚回來都不喊累,還主動幫我照顧孩子,做家務。單位裏的東西再也沒往家裏拿過。最重要的是他身體健康了。…在我下定決心修煉那一刻起,我體會到了那種無以言表的神聖和幸福,我覺得自己像變了一個人,生活中的苦惱、工作中的不如意、同事間的勾心鬥角、互相攀比等都不在看重,感覺身心輕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