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省委副書記請檢察官致電海外 辦集體退黨

越來越多的人退出中共組織。(大紀元)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7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儘管中共在大陸盡力封鎖退黨信息,但是越來越多的人得到來自各方面的信息,紛紛退出中共組織,其中包括一些政府高級官員。

隨著《九評共產黨》和真相的傳播,人們對中共的恐懼心再慢慢地消失,更多的人主動表示退黨的心願。有些中共高層官員獲得海外的退黨熱線號碼,並打電話要求退出中共。

7月中旬,一名中國某地區一名檢察院官員通過退黨熱線,為自己及另外7名官員辦理了退黨手續,其中包括一名省委副書記、一名市委副書記。

當時,退黨熱線的義工接到大陸打來的電話,對方只是聽退黨義工講了話,就掛了。後來這個大陸的電話再次打來,但仍然沒有講話。

退黨義工張靜後來回撥這個電話,對方終於講話了。原來是一名檢察院官員,他為8人辦了退黨,包括一名省委副書記、一名市委副書記,以及鐵路局、檢察院的官員。該檢察院官員自己的孩子也登記退了團及少先隊。

張靜對大紀元說,這名檢察院官員最初開口講話時有顧慮,聽了真相信息及全球華人在退出中共的情況後,才逐漸變得放心。他沒講很多,只是說,共產黨很壞,「政法委太黑暗了」。

這名中共政府的公務員對中共高官貪污嚴重,把孩子及貪來的錢送到國外表示憤怒。張靜說,對方還批評中共的政策使大量工人下崗,把老百姓害慘了。

這位檢察院官員對張靜說,他們8個人是好朋友,預先商量好了要一起退黨,讓他作為代表打電話。

大陸官員真名退黨

2011年, E女士回國探親,打算給自己的一對夫妻好朋友講講國內聽不到的真相。女方因為是E女士多年的閨中密友,彼此非常了解,加上她們平時經常有電話聯絡,對中共的惡行很清楚,所以很容易就退出中共團、隊。而她的丈夫(以下簡稱A先生)是共產黨體制內的人,雖然沒像有些官員那樣貪,不過也算既得利益者,因此有所顧慮。

這位A先生出生於軍人家庭,16歲入伍,入團、入黨,在部隊一路提升,在政委的位置上做了多年。後來轉業到南方某市,擔任市級局長。可以說從小到大完全接受的是共產黨理念灌輸。此人很有才華,本性正直、善良。這種本性注定不會胡作非為,在共產黨體制內也很難大有作為。

2003年,A先生因為一場疾病在醫院住院一段時間,等他恢復健康回到單位時,情況已經發生了變化。上級部門以他的健康問題為由,把他安排到一個沒有多少實際權力的位置,但級別還升了。這件事讓使他更進一步看到共產黨體制的醜陋。

A先生的太太對E女士說,A先生現在經常罵共產黨,不管是在外面吃飯、打牌、還是其它公共場所,只要有機會就罵共產黨,「三退」應該沒問題。

E女士還是有所顧慮,想到在中國大陸,儘管有很多人罵共產黨,但他們並不能從本質上認識共產黨的邪惡,讓他們「三退」可能不容易。

一個月的時間很快過去,E女士要離開中國了。臨行前宴請好朋友。想到還沒有對這位好友講真相,做「三退」, E女士決定不再瞻前顧後了。

E 女士說:「A,我要走了,萬里之遙回來一次很不容易,走之前,有一些事情必須要跟你講一下。你知道法輪功是被冤枉的嗎?」他說:「我知道。」

E女士問:「你知道當年共產黨宣傳的天安門自焚案是假的嗎?」他說:「我知道。」他接著說:「我在官場上在那個權力場中,接觸的、看到的,比你們更清楚。我知道共產黨內部更黑。」

E女士問:「你知道60年來,它一直欺騙我們中國人嗎?」

A先生說:「知道,現在看得更清楚了,共產黨以前老罵國民黨,其實它比國民黨壞多了,它講的是一套,做的是一套。欺騙的目的就是想維持統治。」A先生越說越來氣,說:「如果將來有一天可以退黨,我第一個申請退出來。」

E女士很吃驚,原以為最難講真相的人,沒想到還挺明白的,就問:「如果我現在就給你退黨,你願意嗎?」

A先生:「怎麼不願意,馬上退。」

E女士:「那我給你起個化名,到海外大紀元網站上幫你退了?」

A先生:「甚麼化名,就真名,我才不怕呢,共產黨我早看透了。」

華人退黨 沒忘記把家人也勸退

在多倫多唐人街的退黨服務中心攤位,一對大陸來的老年夫妻認真聽了張靜給他們講真相,以及如何辦理退出中共的手續。他們當時沒說要辦理退出中共的手續就離開了。

其實,他們是擔心唐人街太複雜。他們不但自己想退出中共,也想好了要把家人也勸退。

大約一個星期後的一天,張靜走入多倫多市內的一家西人超市,一名付錢後正準備離開的婦女很高興地跟她打招呼,原來就是在唐人街聽過張靜講真相的那位大陸婦女。

「她說一直想能碰上我,今天很湊巧。說她家的人也同意辦「三退」,並請我幫他們一家共9人登記退出中共。」 張靜說,當時沒有紙,對方就把名字寫在其超市收據後面,包括她的兄弟姐妹,以及她女兒一家。

張靜說,這位女士是來加拿大探親。她相信中共會解體,退出能解除誓言,抹去當時發誓時留下的印記,免於做中共的陪葬品。她幫家人登記退出中共後,顯得很高興。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
2012-07-13 6: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