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敬老院不如監獄 湖南老人為養老搶劫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7月14日訊】四年前,湖南農村73歲老人付達信為了養老,故意搶劫被捕。在如願度過一年半「牢」有所養的美好時光後,養老問題,再次現實地擺在他面前。

據《中國週刊》雜誌報導,2008年9月,付達信在北京站廣場搶劫未遂,被判處2年有期徒刑。宣判的時候,付達信懇求法官:「判得太輕了,你再好好審審。」他的想法只有一個,進了監獄,就不必再為吃飽飯而四處奔波。

令人心酸的搶劫經過

在靈官鎮敬老院,付達信是個「見過世面」的老人。他去過北京,還在年三十兒的晚上吃過甜酒沖雞蛋。這樣的待遇其他老人想都不敢想。儘管村裡人告訴他不要講搶劫入獄的事,付達信還是經常講給敬老院的老人聽。

2008年9月8日下午,北京站廣場人流熙攘,身無分文的付達信走投無路,他終於下定決心—搶劫。

付達信摸了摸兜裡的水果刀,看到遠處,一個警察在買礦泉水。「去搶警察,他就可以把我直接帶進監獄。」可他的如意算盤沒打成,年紀大腿腳慢,還沒走到跟前,警察已經轉身離開了。

售票處,二十多個人在排隊買票。其中一個四五十歲的中年婦女手裡舉著300塊錢。付達信覺得機會來了。他湊過去,用力一抻,扯下了100元錢。婦女回頭一看,只見瘦小枯乾的付達信站在她的身後,手裡攥著缺了一個角的百元鈔票。付達信拿出一把小水果刀,笑著對她說:「你喊搶劫。」「神經病!」結果中年婦女認為碰上了病人,自認倒霉嘟囔著轉身繼續排隊。

在北京站廣場西側的花壇邊,一個背雙肩包的女大學生引起了付達信的注意。「把包給我。」付達信跟在女大學生身後喊了幾聲,對方都沒有理睬。付達信只能小跑幾步趕到跟前,拉扯女大學生的背包。背在後邊的雙肩背包被拉得滑落在手臂上。女學生抓著自己的包不放,付達信也使勁往懷里拉。爭搶了一會兒,付達信體力不支漸漸落了下風。

他再次拿出小水果刀,讓女孩兒喊搶劫。這次,女大學生喊來了警察。付達信心滿意足地笑了。他只希望辦案民警把自己的罪行寫得嚴重些,「希望能夠多判幾年」。

2008年11月24日,北京鐵路局運輸法院審理後認定,付達信的搶劫行為由於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得逞,屬犯罪未遂。鑒於其歸案後認罪態度較好,判處其2年有期徒刑、處6000元罰金。付達信沒交那筆罰金,「我哪有錢」。

每天1.6元的補助能吃啥?

付達信是湖南省衡陽市祁東縣靈官村的農民。因為家裏窮,付達信一輩子都沒有娶過親。付達信年輕的時候,常年在廣西、廣東等外地打工,年紀大了,只能回到村裡。三十多年前修建的泥磚房已經塌了半邊,他經常米飯泡上涼水,便是一餐。前兩年付達信身體還好,可以幹些活,收入剛剛夠養活自己。近些年他得了病,再加上歲數大了,掙的錢很少。

原先付達信家還通電,後來村裡裝了電錶,付達信拿不出600元裝電錶的錢,他家再也沒有通電。「那東西太貴,比吃飯還貴。」付達信說。

由於生活太艱難,2003年付達信找到縣民政辦反映情況,才知道自己是五保戶,可以拿到補助。在祁東縣,像付達信這樣的「五保」老人(即指無贍養人、無勞動能力的老人)有一萬人。九成以上都在村裡自己生活,無人照顧。

從2003年起,他領到了一年300元的補助,到2007年漲到了600元。付達信說,一年600元平均下來一天也就1.6元,根本不夠生活的。「我們這裡米1.5元一斤,肉13元一斤。一塊六,你說能吃啥?」

為養老 到北京搶劫

實在活不下去,付達信想起自己在撿來的報紙上看過的一則新聞:一個病人為了治病,犯罪入獄,監獄竟然給他看病。想想自己,「死都不怕了,還怕進監獄嗎?」付達信決定到北京搶劫。一來解決自己的吃飯問題,二來也想反映一下自己的生活狀況。

付達信用撿破爛的錢買了一張去河南鄭州的火車票。到了當地繼續撿破爛,有錢就買票,沒錢便逃票,輾轉到天津,又到了北京,整整用了十天的時間。

搶劫後,付達信終於「如願以償」地進了監獄。

敬老院的生活

2010年3月7日,村裡為付達信的侄兒出了500元路費,將付達信從長沙監獄接了出來,送到了靈官鎮敬老院。因為「入獄養老」的事情,當地的民政部門頗為緊張。

村長付發月說,付達信住進敬老院,村裡需要每年給他繳納600斤口糧。因為付達信沒有把房屋抵押給村裡,才遲遲沒有住進敬老院。

在祁東縣,有9成以上的五保老人未能住進敬老院。「要不是進了監獄全國人民都知道,我還住不進敬老院。」付達信說。然而,付達信對敬老院還是非常不滿意。

達信發現了敬老院的問題:下雨便往房間裡灌,房間的牆上裂了一條條口子,食堂後面的水泥平台已經全部塌陷。他一年600元的補助取消了,取而代之的是每月300元的伙食費,算下來一天10塊錢。說是伙食費,其實一個月的所有開銷都在這裡面。付達信因為胃腸不好,早晨要自己煮麵條、還要偶爾抽包煙。這些錢扣除後,付達信只能少去食堂吃幾頓。

自來水爆裂已經多天,負責煮飯的工作人員懶得去挑水,便花錢僱傭敬老院的老人去擔水。「一桶水兩元錢,這些錢也是從伙食費裡出。」老人們為了零花錢爭先恐後地去挑水。

最近,對床的老頭癱了,拉屎拉尿實在太臭,敬老院沒有負責衛生的工作人員。付達信說,去年一個叫胡建國的老人病死在房間裡。

付達信懷念監獄,可他已經73歲了,他實在沒有把握,還有沒有體力,回到那個「安樂窩」。

(責任編輯:岳青)

評論
2012-07-14 10: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