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修煉故事

從看管法輪功到成為法輪功學員

重慶大法弟子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

我由於長期在較偏遠的農村工作,開始對法輪功三個字根本就沒聽說過。記得那是二零零零年下半年的某一天,鄉政府治安室抓來了幾個法輪功學員,出於好奇,我也跑過去看,看看法輪功學員到底是甚麼樣的人。

一看治安室裏,看到好幾個法輪功學員。治安人員正在問他們的情況,也是給他們講如何不要修煉法輪功了。其中有一個女的,看到我後,就快步走了出來,她有點認識我,我也笑著對她說,不准煉,就不煉了吧。她卻笑著對我說:法輪功好得很!我聽說你得了類風濕關節炎,隨便你怎麼吃藥,絕對吃不好的,你只有煉法輪功才能好。我當時冷笑了一下,從心裏笑話她太愚昧、太幼稚!怎麼這人這麼不講科學啊?煉法輪功就可以讓人病好嗎?如是這樣,那為甚麼政府要下令取締呢?我不以為然,邊笑邊慢慢地走開了,心裏反覆著這麼一句話:不可理喻!

同年,我鄉某村有這麼一家人,有奶奶、兒子、兒媳、孫女,全部都煉法輪功。經鄉政府工作人員多次做「工作」後(其實是非法的「轉化」,讓他們放棄信仰),仍然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周圍群眾都為他們捏了一把汗。心想:怎麼他們就不怕死?政府叫你不煉,就不煉了嘛,為啥都「對著幹」啊?胳膊擰得過大腿?鄉政府好像覺得有幾個法輪功存在對他們有甚麼威脅似的,始終也放不下心,於是,將此情況報告了上級公安部門。

同年某一天,天下著濛濛細雨,我和另一同事在領導的安排下,前往那家「臥底」,觀察報告情況,等候公安來抓人。就在這天下午的兩點多鐘,公安車載著五、六個警察,還有相關領導和人員,共計十來人,一到他家,見人就抓。我清楚看見警察喊男主人跟他們走,男主人不從,於是二、三個警察一步上前就把他按倒在地,用手銬銬住他,強行拖上車,同時,對女主人也採取同樣辦法,強行拖上了車。此時,七十多歲的那老奶奶聲嘶力竭地大聲喊著:我們都是好人啦!我們都是好人啦!你們憑啥子要抓我們呀?我們沒有違法……可警車載著她兒子、兒媳很快地就消失在她的視線中了……

在洗腦班值班期間,我也成了法輪功學員

記得那是二零零一年三月,我區洗腦班開班了。我鄉有兩個女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其中。按照上級規定,哪個地方的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的,一切費用就由其所在地政府財政負責,並還要安排人每晚值班(與法輪功學員同室睡覺),目地是阻止他們學法煉功。於是,我們鄉政府把女職工進行排班,輪流值班。每隔二、三天就值班一次,就這樣,經過了一年多時間。

在此值班期間,我發現法輪功學員說話和氣,愛清潔,講衛生,把好事、方便讓給他人,一年四季不吃一粒藥,身體健康,精神飽滿,對他們的師父和法堅定不移,雖然他們其中有很多在進洗腦前進過勞教所,吃過很多皮肉之苦,但他們從不言放棄,至死不渝地堅修大法。

就這樣時間一長,我慢慢地被他們深深地打動了。他們確實是一群好人,是從骨子裏面體現出來的一種美,更讓人羨慕,讓人敬佩,甚至讓人崇拜!

於是,凡是我值班期間,一有機會,就叫他們給我背師父的經文,背《轉法輪》給我聽,我聽著感覺特別舒服,覺得那些文章寫得太美妙了。所以,他們平時在洗腦班裏傳的經文、《轉法輪》中的內容,每次都會傳到我這裏,我就用筆把他們抄下來,拿回去後,有空就讀,就背。就這樣,我能背師父經文四十餘篇,能背《論語》、《轉法輪》前幾頁內容……慢慢地,我也要想學煉功了,可在那紅色恐怖下,談何容易!

有一天晚上,我對我同室的法輪功學員說,今晚你教我煉功吧!等警察二次查房後,約深夜二點鐘,她教我煉五套功法。在我區洗腦班值班一年多時間裏,我喜得大法,如獲至寶。

學法煉功後類風濕關節炎痊癒

從我一開始參加洗腦班值班,每次值班就是提著一大包藥。法輪功學員們看每天要吃那麼多藥,就說別吃那藥了,吃了也不好啊!我說,病了不吃藥,怎麼行啊?藥,我是要吃的,於是,我吃的藥每天不斷。儘管後來我也在學法,在煉功,可還是放不下常人那個病的想法,認為只是學法煉功病就好了,這是不可能的。所以還是照常吃藥。經過與法輪功學員的經常交流,慢慢地明白一些法理,終於有一天,我把治療類風濕的藥物全部扔掉了。幾經周折後,我請到了師父的《轉法輪》,真是如獲至寶,得到後,迫不及待地打開就讀,除了在伙食團簡單吃飯外,就是看此書,包括上班在辦公室,也偷偷地看,當天就把此書看完了。

看完之後,無比輕鬆,無比幸福,也無比自豪!讀了十幾年的書,沒讀過這麼吸引人的書,感歎此書寫得如此之好!

就這樣,我除了上班外,有空就看書、學法、煉功,在不知不覺中,我的腿、腳不疼了,全身輕鬆了,原來下樓還得一步步地扶著欄杆慢慢走,後來,上樓三步並作一步走,健步如飛,那感覺真是神了,從內心非常感謝同修的幫助,感謝師父的洪恩與救度。記得一年後,類風濕關節炎痊癒了。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2/【徵稿選登】從看管法輪功到成為法輪功學員-256762.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今年都六十九歲了,在大法中修煉已有十多年了,這些年來,在我的身邊,出現了很多奇蹟,總想把他們寫出來…
  • 我曾經數次歷經死關,每次都是有驚無險,平安過關。比如有一次,我坐在高速行駛的汽車上,司機疲勞駕駛把一棵大樹撞倒了,而我們人卻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可是車子卻被撞得不像樣子了。這次被雷擊後,我身體沒有出現任何不舒服的感覺…
  • 我是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得法的大法弟子,修煉大法有七年的時間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走到今天,也遇到了很驚險的事情,都平安度過了。
  • 去年秋天的一天,一位曾來我家給我家裝修房子的農村婦女,很高興、很激動的來到我家興奮的對我說:「哎呀紀姐呀,我特意來感謝你的,真的太好了。自從我在你家幹活,你給我講了法輪功真相,並讓我記住了『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這九個字,我真的是逢凶化吉,遇難呈祥呀。這半年間,遇到了三件要命的事,我都躲開了。都是你們師父保護了我啊。要不我可能早就沒命了。這法輪功真好啊。」她接著給我講述了她遇到的三件事。
  • 當學完第九講學煉動作時,他竟然自己站起來了,他說:我好了,哪兒也不疼了,太神了!太神了!我也十分激動,只有九天,他就丟了拐杖站起來了,一切恢復正常了。他連連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讓我重生,讓我又成為一個正常的人。也謝謝你,我的戰友,給我送來這麼好的功法,要不是你主動來看我,我怎麼能接上這個緣呢?」
  •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引發全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反迫害、講真相。二零一二年七二零前夕,多位美國聯邦議員致函支持法輪功,聲援反迫害。
  • 現在我岳父願意和我們說話了,能說到一塊兒。在向岳父講真相過程中,發現他在「大法學員是否參與政治」這方面有癥結,於是我就利用各種史實打開他的心結,最後他說:「以後有資料我去替你發,我歲數大,那些警察不能把我怎樣。」這句話是我認識岳父以來最神聖的話。後來,了解到岳父曾經在文化大革命時,參加過「紅衛兵」運動,我把他身上的這點獸印也聲明抹除了。
  • 我天目剛開不久,有一次我單位一個同事入邪黨宣誓,我清清楚楚看到就在他舉手宣誓的那一瞬間,另外空間一個紅色惡龍形像的生命體一下就上到他的手臂上去了(初看是黨旗上那個斧頭鐮刀的標記,後變成紅色的惡龍形像),後來我找到這個同事談心,勸他趕快退黨保平安…學煉半年多後,我就和所有法輪功學員一樣,放下生死,加入到講真相救世人的行列。
  • 我是一個警察,二零零四年,在我轄區內發現幾起法輪功學員散發真相資料的所謂「案件」,當時由我直接主辦,對多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非法拘留和勞教,說是非法,因為所有辦理的所謂法輪功案件可以說都不是依法依程序,嚴格的講,在法律上都是站不住腳的,更經不起歷史的檢驗,說穿了只是在用法律作幌子行迫害之實而已。幸運的是,我看到了法輪功學員許多的閃光點,他們普遍都非常善良、真誠、謙和忍讓、品德高尚…
  • 他修煉了法輪大法以後,因為思想境界得到昇華,身體健康了,在經濟上也並沒有失去甚麼,相反他拓展業務做甚麼成甚麼,業績在公司還是一直遙遙領先,人緣與口碑也很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