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修煉故事

「六一零」人員領著朋友找尋大法

大陸大法弟子

(圖:明慧網)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前言

我修煉法輪大法已有十四年了,歷經了邪黨的種種摧殘後,今天我依然走在修煉的路上。我的每一天充滿了充實和快樂,這份灑脫緣歸宇宙大法,是真善忍的光輝,照亮了我即將乾涸、悲苦多憂的心田,現在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十四年來,我與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向身邊的人不斷地講述著大法的美好。然而,在邪黨的謊言毒害下,仍然有眾多的民眾,對大法真相表示出質疑和對抗。下面講講我身邊人的修煉故事二三則,從中會給人啟發與思考,望善良的人都來了解法輪功,走進法輪功。

一、「六一零」人員領著朋友找尋大法

「六一零」是中共專事迫害法輪功、凌駕於公檢法之上的非法組織。「六一零」人員都是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法輪功教人修心向善,祛病健身有奇效的例子比比皆是。在長期接觸法輪功學員中,有些「六一零」人員終於明白了真相。(本文涉及的人名均是化名)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輪大法日)上午,我的手機上顯示著四個未接電話,是同一個手機打過來的。下午這個陌生電話又打過來了,我接聽了電話。對方說:「我是新明,我有事找你。」新明曾經是我的同事,我們約定了見面地點。見面後,新明三言兩語就轉入了正題。新明說他遇到了麻煩,得了病,治療無效,對醫院已經失去了信心。沒等他說完,我就勸他:「跟我學煉法輪功吧,只要你按真善忍的標準修心向善,甚麼奇蹟都會出現。」新明說他就是專門為此事來的,還擔心我拒絕教他煉功呢。我讓他第二天去我家裏請大法書,並學煉五套功法。

當晚,多個疑問在我心中翻個兒:真是很奇怪的事,還有在世界法輪大法日要求煉功的?難道新明與大法緣份真是這麼大?莫非「六一零」派他來當特務?等等疑問,不斷翻騰著。五月十四日,新明來到我家,我毫不隱諱地說出了我的疑問,他很坦誠的講了他為何學煉法輪功的全部經過。

原來,新明患有多種疾病,已有八年的時間了,先是膽囊炎,後來肝、肺、胃等部位都出現了異常,隨後患了高血壓。新明說自己的身體各器官都像走向了衰竭一樣。他才四十多歲,身體就這麼糟糕了。這次又得了個醫院都無法診斷的綜合症,用了長達十七天的含有激素的藥物後,病情沒有一點減輕,醫生都納悶,從拍出的片子看,當時醫院斷定結果是非常不好,但診斷不出來究竟是甚麼病。醫生建議新明立即轉往北京等地的大醫院治療。

新明說他每時每刻都承受著劇痛,身體各部位的疼痛感覺都不一樣,心臟有時窒息的像要死過去一樣難受,有時在腰部、背部像刀扎、刀割,有的部位像抽筋拔骨。新明說,在承受不住時真想拿刀捅了自己,儘快了結。

病情來勢兇猛,又是徹入骨髓的疼痛,當地市級醫院,又催促他轉院治療,新明預料不是甚麼好兆頭。晚上在劇烈疼痛中,要麼成宿不能入睡,要能睡點覺的話,就是做夢跟他過世的父親在一起喝酒聊天、幹活,他越發感覺死神在步步走近他,生命的進程要走到頭了,於是他去黎明家交代後事,叮囑黎明在他死後對他妻兒給予哪些照料。倆人都心如刀絞,悲哭一場。

「這樣吧,」黎明最後說:「你學煉法輪功吧!」黎明給他講了幾個例子,說法輪功如何神奇。新明說:「那我跟誰學呢?」黎明說:「我幫你找找某某。」這個某某就是我。五月十三日那天上午,黎明領著新明到處找我,找不見,下午接著找。後來新明自己繼續找,那天終於找到我。
黎明因能言善辯,被當地邪黨政法委看中,在十幾年前被調入「六一零」,他曾多次組織過洗腦班,一次我被綁架到洗腦班,黎明就是對我進行「轉化」迫害的骨幹。當時我給他詳詳細細地講了法輪功真相,日後他又接觸了不少法輪功學員,這樣他真正地了解了法輪功,在他朋友危難之際,勸朋友學煉法輪功,並領著朋友找尋大法。黎明是「六一零」成員,他的電話早被登在明慧網上了。新明說,黎明每天都接到海內外真相電話,他每次都接聽完電話,之後向對方表示感謝。

新明在修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裏,重病就好了,多年的老病也都好了。他驚喜之餘,當即寫下一首詩:「重痾八載難醫治 幾將後事付遺言 旦夕禍福由宿命 半生名利悟空然 喜結聖緣修大法 主佛揮手化靈丹 陰霾掃盡乾坤朗 精修正果路通天」。

新明的妻子與他一同走入修煉。剛剛學法,她就感受到了法輪的旋轉,天目就開了。現在新明一家三口都走入了大法修煉。

我還引導過一個「六一零」人員走入修煉。那是二零零六年春季,該「六一零」人員得了肝硬化,她母親就是得這種肝病離世的。在生死抉擇面前,她選擇了修煉大法,六年來再沒吃過一粒藥,病徹底好了。她現在也是全家人都修煉法輪功。

二、丈夫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

丈夫在修大法前,是個嗜酒如命的酒鬼,每日都離不開酒,每日都是醉醺醺的。每晚深更半夜到家後,開始耍酒瘋,大吵大鬧大打,不僅攪得我們母子整日不得安寧,連左鄰右舍都跟著遭殃。
我日日都要承受他無理的打鬧,他大打出手時,跟那惡警沒甚麼兩樣,踢踹搧耳光揪頭髮、掄菜刀、摔東西、罵爹罵娘,樣樣幹得出來。在他耍酒瘋的那一刻,在他身上,看不到一點點的人味兒,與魔鬼無別。

他半夜回到家,會把熟睡的孩子,從被窩裏拖出來罰站,孩子凍得直打哆嗦。再過來對付我,有時孩子給他下跪求饒,說:「爸爸,你別打了,那是我媽媽呀。」記不清有多少次的寒冬深夜,我被他趕出家門。

他每天至少兩頓酒,有時從大早就開喝,到中午酒友們聚一起大喝,喝到三點多,酒還沒醒,四點多的酒桌已經備好了。他在邪黨的那個百姓都叫土匪強盜的單位上班,經常有人請他們吃喝。一旦沒人請,他就請別人喝,幾千元的工資很快花光,花光了開始跟我要,二、三百元錢根本不放在眼裏,不知有多少次,因為我給了二、三百元,他把錢給撇在地上,還惡言惡語的數落著我,說我像個要飯的一樣窮酸。

丈夫喝酒成癖,不僅傷害著我,他單位的同事和朋友,也不時的遭到他的謾罵侮辱,他有幾個多年的朋友因此而離他遠遠。我看著他酒後失去理性的樣子,心想:這哪是個人?分明鬼怪上了身、附了體,在指使他的一言一行,要不怎麼連自己親生的孩子都要百般折磨?很多人都說,他這輩子讓酒徹底毀了。

我的親朋好友都勸我快些與他離婚,不少朋友埋怨我沒骨氣,質問我:「你這麼年輕,守著這麼個瘋子,甚麼時候是頭?」在天天的打鬧折磨中,我決定與他離婚。有個朋友知道後,高興地說:「好!你辦完離婚手續的那天,我在城頭掛上鞭炮、放鞭炮給你來慶祝,到時候你一定告訴我,別忘了!你早該與他離婚了……」

丈夫長時間沒有節制地酒,把他的身體糟蹋的已經不像樣了,他有時手抖動拿不穩東西,有時還吐血、便血、頭暈等。尤其他的一個熟人,年紀輕輕車禍死亡。這件事對他觸動很大,他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人生的無常。他感覺這樣活下去,早晚眾叛親離,妻兒走散,後半生會很淒慘的。

有一天,他說要跟我修煉,改掉所有惡習。我當然相信大法會從根本上改變一個人,多壞的人,只要修煉大法都會變成世上最好的人。修煉法輪大法,說方便的話,真是很方便,不用出家進廟。說不容易也不很容易,得時時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要求自己,甚麼煙酒賭博甚麼惡念色慾,統統得去掉,方可真正走入大法修煉。

我丈夫開始每天讀一講《轉法輪》,早晚煉功,平時還聽聽明慧廣播的神傳文化故事,不好的行為習慣,在漸漸地去掉。他說:「師父在法裏邊講了,喝酒會亂性。按大法的標準要求,我一定戒掉酒癮。」

最初,認識他的人,聽說他要戒酒了,沒有不撇嘴的,根本不相信他能戒酒。他的同學們聽說他戒了酒,都說不可能,沒有一個人能相信他能戒酒變成正常人。一次客戶請他們喝酒,他起身去衛生間時,同事們給那個女客戶交代了他的實底,說他在戒酒,有段時間不喝酒了,同事們給這位客戶出招,叫她想盡辦法讓我丈夫喝上酒。事後一個同事告訴了經過:當時他回到酒桌上,新的酒令、酒招開始了,輪到我丈夫,他依然喝水,這位女客戶走到他身邊,百般獻殷勤,雙手捧起酒杯給我丈夫敬酒,好話說盡,在場的人也幫腔勸酒,我丈夫執意不喝,最後那個女客戶說:「你給我個面子,賞個臉,你沾一下,喝一滴。」我丈夫站起來接過酒,說:「你不要為難我,我喝一滴,跟每天大喝是沒兩樣。」說話間貓腰把酒撒在地上。從此,他們同事徹底服了,從此再也沒人勸酒了。他的一些同事知道是因為修煉法輪功而不喝酒了。

丈夫修煉大法後,與過去相比判若兩人。他拒收所管轄的單位、個人給他送的禮,那些人都說:你怎麼這麼好,現在還有這樣的人?

現在他對家人還是對外人,都是以善相待,處處按大法的標準約束著自己。過去在家裏,他寸草不捏,不打不罵就是好事了,哪有幹家務活的時候。現在只要他在家,一日三餐他全包,孩子早上大早上學,他大早起來學法煉功後給孩子做飯。

丈夫脫胎換骨的變化,親人看在眼裏,沒有一個不感歎大法的神奇。我的婆婆在他的帶動下也走入了修煉。我妹妹說我丈夫,修煉大法後,眼神再也不兇巴巴的了,變得年輕了,還帥氣了。我們瀕臨破碎的家,最後變成一個祥和美滿的家。我的姐夫由衷的跟別人說:「大法的威力真大!把他這麼個酒鬼變成了一個好端端的人。」

在現代迷亂的生活中,因為沒有道德和心法的約束,人人放縱著自己。多少個家庭因男女亂性、耍酒瘋等原因而離異,有多少個孩子承受著家庭破碎的苦痛。在修煉法輪功的人中,沒有一個吃喝嫖賭的,現在的世間只有法輪功是一塊兒淨土。

希望善良的人,不要受邪黨謊言毒害,走進法輪功,走進法輪功學員,了解一下,他們為何血雨腥風十三載,依然不改初衷。那是因為法輪大法講述的是宇宙的真理、生命的真諦和生命的意義。請善良的人相信真善忍是普世真理,他是最美好的。

三、爸爸再也不跟村裏人吵架了

從我記事起,我爸爸給我的印象是脾氣大,性子急,一旦遇上麻煩不順心的事,眼睛一瞪,開口就先罵人。久而久之,都形成了習慣,先罵人後說話,即使平時正常說話,聲音也是高分貝的,也是急頭白臉,大聲吵著說,每每都是強詞奪理,爭得臉紅脖子粗。

我媽媽九八年開始修煉,腦血栓等病,不到兩天的功夫就徹底好了。爸爸親眼所見,很相信大法。二零零五年左右,爸爸患了高血壓,腿部又長個大塊兒腫瘤,為緩解病痛,爸爸走入了大法修煉。

爸爸開始學煉法輪功,酒一下子就戒掉了,那怪脾氣也沒了,整個人都變得那麼祥和。人們常說:「江山易改,秉性難移。」可我爸爸修煉大法後洗心革面,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真的開始了新的一生。

那年遇上大旱的季節,眼看莊稼都要旱死了,抽水澆地都費勁,有的村裏人壓井都壓不出水了,整個夏季村裏人吃水都困難。唯獨我爸家等幾戶人家的井裏有水,鄰居們就去我家挑水吃。從這件事上,我爸爸更加認識到了,修煉大法有神靈護佑。

聽媽媽說,爸爸在修煉大法前,每到開春澆地時,肯定跟村裏人為搶水而吵架。我爸爸修煉後,一次好心的鄰居提醒我爸爸說:「大哥,快去澆水吧,水快沒了。」我爸爸說:「我澆上了,別人不也就澆不上了嗎?」要是在以往,我爸那脾氣,不用別人催促提醒,自己就會隨時跟人搶水吵架。

那年村裏人都搶水澆地,為澆上水,日夜在地裏守候著。我爸一次都沒有去搶水,說是村裏人都澆完了,他最後去澆地。過了些時間,村裏人都澆上水了,管理水的村民通知我爸,在那天晚上能澆水了。我爸媽說天太晚了,第二天再澆吧。真是天賜洪福呀,在當夜,老天下了一場透透的雨,地也不用澆水了,爸媽本來想把方便給予別人,自己卻得到了最大的方便。

那年因為乾旱,我家的玉米秸很單細,都沒有長到一米高。有經驗的農民都知道,玉米秸要長不高、長不壯實,玉米就長不好。但是秋收的時候,我家玉米長得又大又飽滿,哪家的玉米都趕不上我家的好,收成最好。村裏人都覺得這是怪事,感嘆我爸媽是因修煉大法而有了福氣。現在我們村裏人大多都認可大法,退出了邪黨組織,還傳看真相資料。

我爸修煉大法後,身體健健康康,都六十九歲的人了,幹農務活,一般年輕人都抵不過。幹完家裏的活,就去幫別人幹活,忙前忙後,忙別人幹活,就像幹自己家裏的活一樣認真。

我爸媽經營一種農產品,到了上市的季節,用紙箱裝好,每箱二十斤或三十斤,運到城市裏賣。有幾家單位買了這產品,都讚不絕口,說:「我們從來沒有買過這樣好的產品,箱子裏上下都是上等的好產品,還不缺斤少兩。從市場上買的,上邊是好的,越往下越不好。」有個人直接問:「老爺子,你家的產品怎麼箱箱都這麼好?他們都非常滿意呀!」我爸爸憨憨地一笑,回答說:「我不願騙人。」我在旁邊給補充說:「我爸是煉法輪功的。」那人聽了,會心的笑笑,說:「噢!我知道了。」還很神秘的小聲給我說:「煉法輪功的人都這麼善良。」

因為法輪功講誠信、講善良、講寬容,是世上最好的人,現在不論在哪個地區,了解法輪功的老闆總裁,都願意聘用煉法輪功的人。希望善良的你,不要錯過機緣,看看法輪功傳單,那裏邊有救人的真相福音,他將幫你走過劫難,獲得平安。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0/【徵稿選登】「六一零」人員領著朋友找尋大法-256818.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今年都六十九歲了,在大法中修煉已有十多年了,這些年來,在我的身邊,出現了很多奇蹟,總想把他們寫出來…
  • 我曾經數次歷經死關,每次都是有驚無險,平安過關。比如有一次,我坐在高速行駛的汽車上,司機疲勞駕駛把一棵大樹撞倒了,而我們人卻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可是車子卻被撞得不像樣子了。這次被雷擊後,我身體沒有出現任何不舒服的感覺…
  • 我鄉政府把女職工進行排班,輪流值班目地是阻止他們學法煉功。在此值班期間,我發現法輪功學員說話和氣,愛清潔,講衛生,把好事、方便讓給他人,一年四季不吃一粒藥,身體健康,精神飽滿,對他們的師父和法堅定不移,雖然他們其中有很多在進洗腦前進過勞教所,吃過很多皮肉之苦,但他們從不言放棄,至死不渝地堅修大法。就這樣時間一長,我慢慢地被他們深深地打動了。他們確實是一群好人,是從骨子裏面體現出來的一種美,更讓人羨慕,讓人敬佩,甚至讓人崇拜!
  • 我天目剛開不久,有一次我單位一個同事入邪黨宣誓,我清清楚楚看到就在他舉手宣誓的那一瞬間,另外空間一個紅色惡龍形像的生命體一下就上到他的手臂上去了(初看是黨旗上那個斧頭鐮刀的標記,後變成紅色的惡龍形像),後來我找到這個同事談心,勸他趕快退黨保平安…學煉半年多後,我就和所有法輪功學員一樣,放下生死,加入到講真相救世人的行列。
  • 我是一個警察,二零零四年,在我轄區內發現幾起法輪功學員散發真相資料的所謂「案件」,當時由我直接主辦,對多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非法拘留和勞教,說是非法,因為所有辦理的所謂法輪功案件可以說都不是依法依程序,嚴格的講,在法律上都是站不住腳的,更經不起歷史的檢驗,說穿了只是在用法律作幌子行迫害之實而已。幸運的是,我看到了法輪功學員許多的閃光點,他們普遍都非常善良、真誠、謙和忍讓、品德高尚…
  • 他修煉了法輪大法以後,因為思想境界得到昇華,身體健康了,在經濟上也並沒有失去甚麼,相反他拓展業務做甚麼成甚麼,業績在公司還是一直遙遙領先,人緣與口碑也很好。
  • 學生看到我身心如此巨變,驚奇的問我怎麼會變化如此之大?我告訴他們是因為我煉了法輪功。學生們說也想煉,於是我利用午休時間給學生放師父的講法錄音,全班學生靜靜的聽著,當時就有四個學生打開了天目,晚上就有十四個學生淨化了身體。學生利用業餘時間學法煉功,按「真、善、忍」標準做人,在大法的指導下,學生發生了全方位的變化。
  • 出於好奇和興趣,從下午三點一直看到第二天早晨,把整本《轉法輪》和後面的小傳一口氣讀完,這從前聞所未聞的宇宙大法的法理如雷貫耳,喚醒了我迷失的心智。知道了只有完全同化「真、善、忍」才能解決生命的終極問題──返本歸真,深知這是一本天書,原來人間真有天書啊!我怎麼才看到,真是相見恨晚!
  • 在度過迷茫的兩年後,我想來想去,覺得按照法輪大法的要求真、善、忍去做事沒有錯,對人對己都是有益無害的,我覺得還是應該堂堂正正的心態,利用我的技術,多幫助別人,不考慮他們對我的不公,我就盡心盡職的完成我的工作。
  • 愫幸長年吃素,並在宗教中擔任義工,感覺在尋找些甚麼,可又說不上來要尋找的是甚麼,只知道眼前這些都不是自己所要的。尋尋覓覓的十六年後,機緣巧合的,一位閨中密友修煉法輪功數月,感覺非常好而將大法介紹給愫幸。一九九九年九月,年已五十多歲的張愫幸,用她非常有限的認字第一次接觸《轉法輪》,雖然看懂的少之又少,可字字敲進心坎兒裏,內心受到很大觸動,非常肯定這就是自己在尋找的、所要的東西。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