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修煉故事

從「邪黨喉舌」到大法徒(上)

黑龍江省大法弟子 幸運(化名)

(圖:明慧網)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在一九九九年,圈裏傳著一個故事,有位法制報記者被安排「揭批」法輪功,這位記者說,我也不了解法輪功呀,我先了解了解。結果,批判文章沒寫成,這位記者成了法輪功修煉人。

雖然我至今不認識這位同行,可四年後,這個故事在我身上,又重新演繹了一遍。從漠視到關注,是因為得到了完全不同的信息,由反感到支持,是因為了解了真相,近距離觀察和審視,使我對法輪功修煉者,從同情到敬佩;比較與研究,使我對大法法理,由折服到踐行。現世中,從未有緣拜師,但解惑、傳道對一個生命身心的再造,使我一點一點體悟了「師父」的尊崇和神聖。

也有朋友奇怪:一個在輿論圈裏混飯,深曉共產黨原則的人,怎麼就走到了被共產黨嚴厲打擊對象的行列,是甚麼原因,甚麼力量,怎樣一個過程,促使這種義無反顧的抉擇呢?在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二十週年之際,我自己的些微實際經歷,或許會幫助人們回答一些對法輪功現象的困惑。

大陸的新聞界

我從業新聞十九年,做過記者、編輯、總編,也算資深媒體人了。新聞行業是知識份子聚集的地方,同時又因為和政府關係近,廣泛接觸各行業,知道的信息比較多,大家認識問題也比較清楚一些。但新聞可不是隨便寫,中央級媒體直接受中宣部領導,《北京晚報》、北京電視台等歸市委宣傳部;各省、市、縣的電視台、電台、報紙、網絡歸當地宣傳部管,既負責任命總編、台長,也負責指示,獎罰。其實,等於全國幾千電視台、電台,幾千報紙都歸共產黨管。

當年,共產黨在國統區要新聞自由,蔣介石領導國民政府,畢竟還有共產黨辦的《新青年》、《先鋒》、《嚮導》、《熱血日報》等,九十年後的今天,共產黨執政,大陸沒有一家獨立媒體,你說是進步還是倒退?

圈裏的人都知道,我們不是無冕之王,而是「黨的喉舌」,所以,說甚麼,不說甚麼,怎麼說,不取決於我們的新聞事實調查,得根據「黨」的需要。編造假話,隱瞞真相,是我們工作的兩大內容。

每早例會,各報主編、各部主任要聽明白兩點:一個是不准報導的真新聞;一個是必須報的假新聞。所有事都要和「黨」聯繫上,風調雨順、母牛產了雙犢,是因為黨的正確領導;洪水地震、得了絕症,能體現黨的關懷,新聞就得這麼寫。一旦特殊形式,有特殊的操作方法,毛主席要「大躍進」,就有能畝產千斤直到十三萬斤的新聞;要批孔,中國人供了幾千年的「至聖先師」就成了「孔老二」,成了「開歷史倒車的復辟狂」。當然,在重慶「唱紅打黑」時,記者淨發掘出這樣的新聞:只有四十四歲的李劍秋被診斷為鼻炎癌晚期,在化療期間,每次都是唱著紅歌,挺了過來……事情過去人們覺得荒誕,但是在當時鋪天蓋地的輿論宣傳中,老百姓有幾個人不被動捲入其中,相信報紙、電視所言?也不是所有的事件記者能知道,上個世紀人類最大的災害,是發生在一九七五年的河南大洪水,造成二十四萬人死亡。但媒體沒報導,好多記者,特別年輕記者更不知道。限於個人經歷的有限,人們獲取信息的主要渠道是媒體,要想愚民,必須控制信息,所以槍桿子和筆桿子,獨裁者是抓得緊緊的。

我關注法輪功問題比較晚,雖然媒體熱曝了一陣,過去也就過去了,比較漠然。但境外眾多國家、地區,景點上懸掛著圖片,文字,有名有姓的實例,揭露大陸對法輪功迫害的信息,和我們媒體接到的信息完全不同,哪個真?哪個假?一方面大陸極力鎮壓,一方面海外越來越多國家和民眾修煉法輪功?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法輪功真相

想查閱相關資料,國外網絡基本是打不開,國內就是負面報導,我只好翻閱舊報紙。

早在此一百年前,英國劍橋大學的幾位教授組織成立了一個「靈力研究協會」,對於超感官知覺、念力、靈動轉世等現象展開科學的調查與研究。目前,相繼,一些歐美的大學,如美國杜克大學、英國愛丁堡大學已經正式成立了實驗室來從事超能力的教學與研究,這個研究領域叫做超心理學,而且把所研究之超常現象統稱為賽(psi)現象,賽為希臘字母Ψ之發音,代表未知的意思。當年,科學泰斗錢學森,極力倡導對氣功的研究,稱之為「科學的科學」、「未來的科學」,一九八六年,全國成立了氣功科研會或人體科學研究會。胡耀邦曾首肯這種研究,中央定出:不宣傳、不反對、不支持的「三不」政策。一九九八年上海電視台報導,海內外有法輪功修煉者上億,法輪功因為祛病健身效果明顯,在眾多氣功中脫穎而出,成為中國最大的氣功門派,並發展到海外。

一九九九年以前,有一些媒體報導過法輪功新聞,作為一個受群眾歡迎的健身活動,法輪功有不少祛病健身的例子。一九九五年出版的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還被北京青年報評為一九九六年全國十大暢銷書。一九九八年,國家在北京、武漢、大連及廣東對法輪功先後進行過大規模調查,結果顯示祛病健身總有效率達到百分之九十八以上。

一九九九年七月,大陸媒體陡然轉臉,從人民日報社論開始,法輪功被批為「迷信」、「反科學」,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被宣布「取締」。然後是各界表態,從各級黨委、共青團、婦聯、民主黨派、各大宗教,最後全國各媒體統一對法輪功揭批,報刊所發稿件,均署名「新華社北京電」,按我們的行話,叫通稿,就是統一發的稿件,不需要調查,不需要核實,一字不差,照發就行。毫無疑問,這是一場自上而下的「運動」,涉及到對上「表態」,當時的「上」,就是江澤民。江澤民張嘴就給法輪功一個「×教」大帽子。按照歷史經驗,站對了,保平安;站錯了,死啦死啦的有。

記憶中,有一陣電視裏天天「法輪功」,播音員無論男女,表情嚴厲,口氣尖高,措辭強硬,共產黨員不准修煉法輪功,共青團員不准修煉法輪功。看來,誰煉法輪功,他就是土改時的地主、反右時的右派、文化大革命中的反革命,多年來無論是誰,一旦「定性」成了「壞人」,剩下的不就是專政的「鐵拳」嗎?漸漸,幾乎沒有報導,法輪功似乎消失了。這場聲勢浩大的反法輪功運動結果是甚麼?運動對像法輪功修煉者面臨著怎樣的境遇,多少人被抓捕、多少人被勞教、多少人被判刑?對普通民眾也好,對新聞界本身也好,重重的黑幕,真相不得而知。

相對應的是海外,越來越多的國家接受法輪功,有人類居住的六大洲都有人煉法輪功,繼加拿大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六日發表聲明,已有越來越多國家譴責中國政府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法輪功,成了中國大陸最黑的內幕和新聞最禁忌話題。

最初對法輪功的負面宣傳,使大多數大陸民眾,對自己並不了解的法輪功反感甚至仇視。當我接觸到真正法輪功修煉者,才明白「自焚」、「殺人」是根據政治需要,擺拍的假新聞。說個別的例子,油價上漲,老百姓一片罵聲和叫苦,可「群眾喜迎油價上漲」的新聞裏,滿面笑容的人是誰呢?需要,就能找來,嫁接也行。比如,《轉法輪》,第二百二十九頁~二百三十五頁(編按:參見《轉法輪》第七講〈殺生問題〉一節,因版本不同頁次略有異內容相同,下同),講的是法輪功修煉者不能殺生,包括殺雞、殺魚都是禁止的,法輪功禁止自殺。那麼,那些「自焚」的又是誰呢?哪有警察(在天安門廣場)背著滅火器巡邏?哪有現場等著喊完口號再扔滅火毯的?哪有割完氣管能唱歌的?

在《轉法輪》二百五十七頁,法輪功創始人原話是「醫院能不能治病呢?當然能。醫院治不了病,人們怎麼會相信哪,怎麼都上醫院去治病呢。」而電視上被剪輯成了「醫院能不能治病呢?醫院治不了病」。共產黨素有造假傳統,需要鬥地主,艾青就寫出了萬惡黃世仁,據調查,楊白勞是因賭債自殺,黃還收留了他的孤兒。劉文彩是假的,收租院和水牢根本不存在;高玉寶寫的周扒皮是假的,周家後人探查出,高從未給周家打工,半夜雞叫不合邏輯,天黑鏟地,不把苗鏟了?但這些造假,一方面對當事人及後人造成名譽傷害和現實迫害;一方面誤導了一個國家幾代人對地主階層的偏見與仇恨情結。

無理的迫害如此殘酷

法輪功作為一種信仰,不在法律範疇之內,法律是針對行為的,不能針對思想。中國是《世界人權宣言》簽約國,中國人有天賦生命權、信仰權、人身安全權。《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賦予公民的基本權利提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即使在大陸也沒有任何法律能說明法輪功違法。然而,這無理的迫害卻如此廣泛和殘酷。

中國政府中有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叫「六一零辦公室」從中央貫到地方省、市、縣,全國性的。包括監獄、勞教所,都有專門針對法輪功的「六一零」人員。在公安局也有專門的隊伍,叫國保大隊,主要職責既不是刑事犯罪,也不是經濟犯罪,而是抓捕法輪功,同時還監控寺院、教堂。這真是個龐大的鎮壓網絡,公安抓捕後,或檢察院立案,法院判刑,關進監獄,或公安局直接判勞教。即使到了監獄、勞教所內,法輪功也作為特殊案子處理。公、監、法、司,對法輪功修煉者,不是保護他們的合法權益,而是實施迫害,法輪功通過信訪、媒體、法律保護自己的途徑全部被堵死。

我曾接觸到一位被判刑出獄的法輪功修煉者,她講述了自己的遭遇。她是一名教師,因為有多種疾病,頸椎病、胃下垂、風濕症、足跟痛等,而參加法輪功修煉,修煉過程中疾病得以康復,在政府不准修煉後,她認為政府不了解法輪功好,進京反映情況,被所在省駐京人員抓捕,回當地被判刑四年,關在該省女子監獄,和她同時關押的有數百名法輪功修煉者,幾乎涵蓋該省各地縣,包括各個階層,從知識份子、政府官員、警察、到工人、農民。年齡大的七十多歲,最小的十六歲。在監獄,一進門法輪功修煉者面臨一個問題,叫「轉化」,表現形同文化大革命,要寫對法輪功的批判書、反悔書、決裂書,不寫,先是「勸」,後來就是上刑,吊刑、鎖鐵椅子、用警棍暴打、多日不讓睡覺,雙手捆綁,一閉眼就打你,澆涼水,後來用牙籤折斷支住眼皮……同時還有精神折磨包括不許家人接見、強迫聽揭批電視、材料。在監獄裏,法輪功修煉者屬於嚴管對象,上廁所都被監視,經常面臨著精神羞辱和肉體折磨,罰站、關小號、坐小板凳,據她知道該監獄有二十多人被折磨致死。中國在法律之外有三百多所勞教所,當初用於關押反革命,現在,最多的類別大概是法輪功修煉者,雖然不能精確統計,但不低於數十萬人。其他的還有諸如「洗腦班」類非法拘押。

強迫勞動來賺錢,甚至被編號活摘器官販賣,公安局長王立軍,竟然有器官移植的「學術成果」,無疑證實了國際社會的調查。今天,這些尚被掩蓋著,但隨著歷史的進程,真相會向人們展現,今天沒有,明天一定有一件一件的事實調查和對罪犯的審判。

法輪功修煉者是些甚麼人

法輪功修煉者是些甚麼人?這是個非常不好回答的問題。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是學者,這樣的高級知識分子,在海外和大陸,都很多。但法輪功修煉者還有文化不高的農民、家庭主婦,甚至不識字的文盲;有李有甫這樣的武術大師,也有葉浩這樣的公安部要員;有意氣風發的大學生、研究生、博士生,也有七十、八十歲老人,乃至九十九歲的老壽星;有白種人、黃種人、還有黑種人;有律師、醫生、商人、工人,也有藝術家,有居士、佛道出家人、隱士,也有黑社會老大、監牢服刑的回頭浪子……一切條條框框沒有了,只要你想修煉,只要你有一顆向善的心,這扇門就向你敞開。

來自不同的社會階層、不同文化背景,最初走進法輪功的理由也不盡相同,那麼這一群職業、家庭、年齡、甚至膚色相異、自稱大法弟子的人,相同之處是甚麼呢?不論地域,也不分語言,共敬一個師父,信仰「真、善、忍」,在生活中用這個標準衡量自己和世界,不喝酒、不吸煙,生活簡單,心態平和,真誠、善良、忍耐,形成了大法修煉者的生活方式。

我接觸的法輪功修煉者不算多,在大陸這種嚴酷氣候下,他們仍然面容祥和,情緒穩定,和漂浮躁動的世人相比,有一種氣定神閒的超然氣質。我見過一位四十多歲的女性法輪功修煉者,第一次見面,又是匆匆來去,不及深談。當時她雙盤打坐,側身回頭一笑,那種敞開心扉的、無礙的、無雜質的,真、善、純粹的笑,使她的面容,滿溢光輝,是我見到的最美麗的笑容,與平生見到的無數明星豔照,聖俗立分。

我還觀察到一個特點,遇到問題,一般人都說自己是一朵花,如何好,如何正確,而他們提及自己都說,我有甚麼不足,哪兒沒做好,一般人要解決問題都是別人應該怎麼做。他們卻說我應該怎麼做。不見得這些人沒有缺點,盡善盡美,但顯而易見,他們在一股不可阻擋的向上力量中,每個人都在努力使自己變好。

另一個是利他性,舉個例子,一次和幾個法輪功修煉者一起吃飯,桌上有一盤剩菜,黑乎乎的,可大家坐定後,這幾個人不約而同把筷子伸向了剩菜,這個幾乎下意識的行為,呈現他們內心中的選擇,好吃的給別人,差的我來,方便留給別人,困難我來,都是這樣。有位法輪功修煉者告訴我他買菜從來不挑,你挑完了,讓人家不好賣。遇到矛盾找自己,考慮問題先想別人,是法輪功修煉的原則。有個故事,說天堂和地獄,都是一桌美食,人們圍桌而坐,每人有一個長柄勺,不同的是地獄裏,人人在餵自己,結果誰也吃不著;天堂人人都在餵別人,結果吃得皆大歡喜。法輪功真是一塊淨土。

一位作家協會秘書長說,「我們單位最好的就是那兩個法輪功,不爭名、不奪利,這些年我都在保護她們。」

家人在醫藥界,聽說,一家大醫院的外科主任是煉法輪功的,從不收紅包,一年幾百萬的灰色收入,對一般人也不是一個小誘惑。另一家醫院有位知名教授,也不收紅包,不要回扣。在他們單位,誰做了好事,別人會褒獎一句:你趕上法輪功了。

一位據說「審過」一百多位法輪功修煉者的警官告訴我:「法輪功」不撒謊,也不幹壞事。我曾對一位國保大隊長說,這些人是我看到的最好的人,他脫口而出:「用你說,修煉人當然不能和常人一樣了。」他還感慨:「我最不願意抓法輪功了,都是良家婦女呀。」(法輪功修煉者女性多於男性)這些人不同於社會上沒接觸法輪功的人,從他們身上,我看到了在獨裁體制下警察的無奈,和記者的無奈一樣,難怪當官的藐視我們,老百姓罵我們用的詞都是一樣的。

法輪功師父究竟教甚麼

法輪功師父怎麼教出這樣一群人?中國傳統文化儒釋道一體,是有神文化,人生選擇,既有入世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也有出世的參玄修煉,熟悉傳統文化的人,張嘴就能說出一串大名:從老祖宗軒轅黃帝,問道廣成子,修道荊山,到幾百個皇帝,除了四人滅佛滅道的,絕大多數都崇佛尚道,出家的有,建廟修寺的更多。說文人,李白修道,白居易修佛,太多了。

談到修煉,就不能不涉及對生命本質的認識,無神論只承認看得見的生死,人死如燈滅,完了。這就不需要修煉,所以無神論者都一副我身後哪管洪水滔天的架勢,沒了天堂地獄,就甚麼都敢幹。可傳統文化記載也好,現代前沿科學也好,已經證實生命有輪迴,肉身死亡只不過脫下一件衣服。生命不止一生一世,而是一個連續狀態。按佛家講,在六道輪迴,輪迴原則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那麼你做一個好人就有意義了,你將來得福報,子孫得福報。修煉,是不當人了,進入一個高級生命狀態,就是跳出三界,不在五行中,不輪迴了。有更高境界,有更大智慧與能力,這意義就更大了,所以,釋迦牟尼要不當國王,去要飯;尹喜要跟著老子走。各種文化也好,佛教也好,基督教也好,都描述過人類的墮落與信仰的衰微,也預言最終神會回來,對人救度,佛教稱末劫時轉輪聖王彌勒來,西方稱萬王之王救世主來,也有稱真神、聖人、大神的等等。

法輪大法師父在一九九二年~一九九四年在大陸各地五十六次辦班傳法,有幾萬人聽過課,在海外僅法國、瑞士講過二個班。這之後的弟子,在海外在煉功點學功,在書店買書;在中國大陸,可以用破網軟件上明慧網,免費下載法輪功書籍和音象材料。大法師父不教你怎麼種田做工,怎麼發財的入世之學,也不教你算卦、看風水的世間小道,《轉法輪》開篇就告訴你教你修煉大法,「真正的往高層次上帶人」(《轉法輪》)。並且,說明「這是我們在末法時期最後一次傳正法」(《轉法輪》)。

大法師父說:「我說我做了一件前人從來沒有做過的事,開了一扇最大的門。」(《轉法輪》)法輪大法二十年裏傳播到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弟子超過億人。這在中國歷史上沒有,全世界古今未見。耶穌展現過神跡,釋迦牟尼展現過神跡,但人類最大的神跡確實是大法師父展現的,上億弟子只要修煉,乙肝、白血病、糖尿病、癌症及各種疑難病症被清理了,身與心共同昇華了。法輪功似乎在驗證愛因斯坦的預言:「如果將來有一個能代替科學學科的話,那麼這一學科唯一的就是佛學。」

作為佛家上乘功法,有人說法輪功剽竊佛教或道教,那是沒有真正了解過這三者的人的說法,從法理到功的演化,法輪功都不同於傳統修煉方法。釋迦牟尼晚年說我甚麼法都沒有講,讓弟子以戒為師。老子說:「道可道,非常道。」但大法師父第一次告訴人類法與道:「他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在不同層次的不同的論述,也就是道家所說的「道」,佛家所說的「法」。」(《轉法輪》〈論語〉)點明道家重點修真,佛家重點修善,而法輪大法真、善、忍同修。在功的演化上,道家走三陰三陽;佛教不要身體不講功;密宗修中脈;法輪大法是百脈全開,本體和元嬰都要。西方宗教沒有明確修煉概念,他懺悔,他變好,到最後,他所信的神給他演化神體,所以也是修煉。

法輪功沒有廟宇、教堂等宗教場所,也沒有剃度、洗禮等宗教儀式,沒有專業神職人員,甚至沒有戒律,這使他不同於傳統宗教。在正常社會層面,人們最直觀的印象是看到他們在戶外集體煉功。但法輪功卻不同於跑步、游泳、拳擊等體育運動,動作柔和簡單的五套功法,是法輪功修煉改變本體的一部分,同時,法輪功還強調嚴格的心性要求,要求修煉者按照「真善忍」昇華道德。通過學習《轉法輪》等四十本經書,「經修其心 功煉其身」(《洪吟》)性命雙修。由於在世間修煉,法輪功從做好人起步,要求法輪功弟子,不僅孝敬父母,管教孩子,做好工作,還要處處考慮別人,從唯私唯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

一九九八年,以喬石為首的人大退休老幹部對法輪功進行調查,結論為「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英國外交家、前英國駐愛爾蘭大使福昂西斯爵士說:「法輪功不僅是屬於中國的,這是一項全球性的新文明精神運動,她代表了人類的未來,法輪功的精神力量和道德勇氣,很快會傳播整個人類,並誕生出新的文明。」(待續)

--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得法至今已十五年,在這世風日下、物慾橫流的社會裏,是法輪大法這片淨土改變了我,規範了我的言行,改變了我的人生觀、價值觀。在工作中時刻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看淡名利,用我的一言一行證實法,救度眾生。使一個瀕臨倒閉的國有企業起死回生。在這裏我用盡人類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之心。
  • 設計院幾個學術帶頭人也在修煉法輪大法,同事們對這些人都很佩服。他們道德高尚,淡泊名利,又有著出色的工作成就和融洽的人際關係。
  • 我鄉政府把女職工進行排班,輪流值班目地是阻止他們學法煉功。在此值班期間,我發現法輪功學員說話和氣,愛清潔,講衛生,把好事、方便讓給他人,一年四季不吃一粒藥,身體健康,精神飽滿,對他們的師父和法堅定不移,雖然他們其中有很多在進洗腦前進過勞教所,吃過很多皮肉之苦,但他們從不言放棄,至死不渝地堅修大法。就這樣時間一長,我慢慢地被他們深深地打動了。他們確實是一群好人,是從骨子裏面體現出來的一種美,更讓人羨慕,讓人敬佩,甚至讓人崇拜!
  • 當學完第九講學煉動作時,他竟然自己站起來了,他說:我好了,哪兒也不疼了,太神了!太神了!我也十分激動,只有九天,他就丟了拐杖站起來了,一切恢復正常了。他連連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讓我重生,讓我又成為一個正常的人。也謝謝你,我的戰友,給我送來這麼好的功法,要不是你主動來看我,我怎麼能接上這個緣呢?」
  •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引發全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反迫害、講真相。二零一二年七二零前夕,多位美國聯邦議員致函支持法輪功,聲援反迫害。
  • 我天目剛開不久,有一次我單位一個同事入邪黨宣誓,我清清楚楚看到就在他舉手宣誓的那一瞬間,另外空間一個紅色惡龍形像的生命體一下就上到他的手臂上去了(初看是黨旗上那個斧頭鐮刀的標記,後變成紅色的惡龍形像),後來我找到這個同事談心,勸他趕快退黨保平安…學煉半年多後,我就和所有法輪功學員一樣,放下生死,加入到講真相救世人的行列。
  • 我是一個警察,二零零四年,在我轄區內發現幾起法輪功學員散發真相資料的所謂「案件」,當時由我直接主辦,對多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非法拘留和勞教,說是非法,因為所有辦理的所謂法輪功案件可以說都不是依法依程序,嚴格的講,在法律上都是站不住腳的,更經不起歷史的檢驗,說穿了只是在用法律作幌子行迫害之實而已。幸運的是,我看到了法輪功學員許多的閃光點,他們普遍都非常善良、真誠、謙和忍讓、品德高尚…
  • 學生看到我身心如此巨變,驚奇的問我怎麼會變化如此之大?我告訴他們是因為我煉了法輪功。學生們說也想煉,於是我利用午休時間給學生放師父的講法錄音,全班學生靜靜的聽著,當時就有四個學生打開了天目,晚上就有十四個學生淨化了身體。學生利用業餘時間學法煉功,按「真、善、忍」標準做人,在大法的指導下,學生發生了全方位的變化。
  • 出於好奇和興趣,從下午三點一直看到第二天早晨,把整本《轉法輪》和後面的小傳一口氣讀完,這從前聞所未聞的宇宙大法的法理如雷貫耳,喚醒了我迷失的心智。知道了只有完全同化「真、善、忍」才能解決生命的終極問題──返本歸真,深知這是一本天書,原來人間真有天書啊!我怎麼才看到,真是相見恨晚!
  • 在度過迷茫的兩年後,我想來想去,覺得按照法輪大法的要求真、善、忍去做事沒有錯,對人對己都是有益無害的,我覺得還是應該堂堂正正的心態,利用我的技術,多幫助別人,不考慮他們對我的不公,我就盡心盡職的完成我的工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