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快報遭整肅 總編陸扶民被下課回羊城晚報

中共十八大前,廣東《新快報》遭到整肅,《新快報》總編陸扶民在微博上報料稱自己去年就請求「回家」,今天終於如願以償,印證坊間傳聞被下課不再擔任該報總編。(網絡截圖)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

【大紀元2012年07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報導)中共十八大前,廣東《新快報》遭到整肅,被要求撤銷評論版面、國際國內新聞,只報導當地新聞和娛樂新聞,昨天新浪傳媒第一時間發出消息也很快遭到刪除。《新快報》總編微博上報料稱自己去年就請求「回家」,今天終於如願以償,印證坊間傳聞被下課不再擔任該報總編。

新聞被刪 新快報總編微博道別印證傳聞

7月16日下午,《新快報》總編陸扶民在自己微博上發一條信息說:「能與新快報一起成長是我人生一大幸事。但根據工作需要,從今天起,本人重返羊城晚報政文新聞部工作。我的根在羊晚,去年就請求『回家』,今天終於得償所願。感謝同學們的關心。」

而當天上午,新浪傳媒發表一則短訊「新快報評論國際國內等新聞版面被撤銷」,《新快報》員工接總編室電話稱新快報以後所有廣東省外題材全部不做。哪怕電話採訪也不可以。國內國際新聞版撤,意見週刊大道週刊撤,所有評論深度報導都不能碰國內新聞,無論正面負面。

儘管發表時間不長就刪除,但還是引起很多大陸媒體同行的關注,大陸媒體人形容《新快報》被「截肢」。而廣東一雜誌主筆楊濤也引述知情者的話,《新快報》總編輯已被撤職,並在新快報當天下午內部大會將宣佈。

《新快報》總編陸扶民這條回家的微博,印證了坊間的傳聞,也引起了同行的圍觀和關注。

媒體同行發聲力挺

《南方都市報》特約評論員那小放認為,「工作需要」是組織語言,但願「回家」是陸老師真的自願。有抱負的人,有抱負的報紙,在謠言中,繼續成長。《華商報》高級評論員馬九器則認為輕描淡寫的背後,還是看得出淚痕隱隱、傷痕斑斑。

《羊城晚報》副總編陳小小說鼓勵說,陸扶民先在《羊城晚報》工作6年,後在《新快報》工作14年,一晃就二十年了,當年的小陸,已成長為新聞老兵,加油!陸扶民也感慨回復道,14年,不知不覺,羊晚「小陸」成了新快「老陸」。

而紙媒研究者北京的「傳媒老王」則幫陸扶民的這條微博起了一個標題:《新快報總編輯陸扶民說「回家」》。

不少媒體人都像《中國週刊》總編朱學東一樣,可用四字形容自己的心情:一聲歎息。《新快報》旅遊部經理也表示力挺前總編——「撐你」。

廣東的一位記者「雷蒙德德在莞城」反思表示,這究竟是一種值得感佩的悲壯,還是一種目睹飛蛾撲火後的嗤笑?面對整肅,我們圍觀者的心態為何?觀照自己,捫心自問:我們的公平和正義感還在不在?是非曲直還辨不辨得明?道德是不是已經淪喪?

廣州《週末畫報》的媒體人「奧黛麗-東冬」也披露說,雖說《新快報》的深度並沒有如傳說中消失,據說經過醞釀的國內國際評論版明天一樣會登場,不過,總編輯的確被撤換了~。廣州的「東山肖揚」也表示,最近好多新快人回娘家,不明真相,強人圍觀。

傳導火線是轉載《政治局委員們的知青時代》

有人在陸扶民這條微博上發問:「新快報到底為甚麼被整頓呀?是不是得罪了高層呀?」但陸扶民並沒有給予任何回應。

廣東的「阿堅哥」認為,聽說犯錯誤了,而且不是一般的錯誤,但究竟甚麼錯誤一般不給一般人知道,知道的人都不一般。

也有人微博上稱是因為轉載了7月9日濟南日報刊登的一篇《政治局委員們的知青時代》。而該報導中提及習近平:帶了一大箱子書下鄉;李克強:農村插隊還不忘學習;王岐山:深深體會了餓的滋味;李源潮:4人一天割稻7畝2分;張德江:百餘人中第一個入黨。當時喉舌人民網用「盤點政治局委員知青生活:帶書下鄉不忘學習」在網上推廣,有很多媒體網站對此進行轉載。

不少網友稱這個文章看了半天也沒有看出毛病。不過該報導中提及的幾個人都是十八大入常的熱門人選,這在十八大之前都是非常敏感的新聞。

財新《新世紀》副總編高昱表示這還只是羊城系,南周又該歎息成甚麼樣子了。朱學東回應說,「兔死狐亦悲,同病堪相憐。」

廣州的媒體人尹茹SUNNY也感歎道:「廣州媒體高層頻頻『出事』,看來在中國做媒體人是一個高危的工作。」

北京的彭遠文猜測表示,難道是新任部長髮威了?庹部長當年在新華社就管制得極嚴,據說有老報人在他去廣東前攔住直斥他「把好好一份報紙搞甚麼啥樣了?」。

而庹震空降廣東前,2011年剛任新華社副社長,而這之前6年任《經濟日報》總編。廣東江門的「西門吹水男」披露說,前段時間空降到粵宣傳部任一把手的庹是原新華社一把手,應該是李(長春)用來鉗制汪(洋)的棋子。

無冕之王的記者 在中國就成為弱勢群體

早在今年5月3日世界新聞日第十九個年頭之際,評論員黃秀輝就撰寫了一篇《中國新聞記者尊嚴盡喪盡》的評論文章,詳細描述了中國記者的悲哀,無法報導真相,是中國新聞記者的奇恥大辱。

國際上被稱為「無冕之王」的記者,在中國就成為弱勢群體,他分析:原來,「無冕之王」是中共宣傳部,記者只是「無冕之王」腳下的「御用文人」。除了「御用文人」之外,中國大陸的記者還有很多別名,如「新聞民工」、「高級乞丐」、「高級妓女」等。他認為羞辱與蒙羞無處不在,強姦與順奸無時不有,這就是中國新聞記者的生存環境。

(責任編輯:徐亦揚)

評論
2012-07-17 11:0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