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青喊冤:「你們把什麼都推到我身上」

人氣: 38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2年07月24日訊】人民網日前刊載《江青全傳》,爆料由鄧小平操控的中共特別法庭在審判時,不准江青發言申辯,她大呼冤枉:「你們把什麼都推到我身上。天啊,我好像是個創造奇跡、三頭六臂的巨人。我只是黨的一個領導人。」

大陸民眾表示,對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的審判,實際上是政治審判,江青只是毛澤東和中共罪惡的替罪羊。

秦城監獄只有閻王和幽靈

據《江青全傳》([美]R•特里爾 著,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江青被關押在秦城監獄。一位曾在此服過刑的犯人說:「那裡沒有人,只有閻王和幽靈」。

在這裡,犯人被單獨關押,不給牙膏,以免吃牙膏皮自殺。但是,到了一九七七年底,絕望的江青企圖以另外一種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她把腦袋往牆上撞。但是,在她房間裡安裝的橡皮牆,再加上門外窺視口的不斷監視,粉碎了江青的自殺企圖。

江青愛吃包子。一天晚飯時,江青偷偷地把兩個肉包子塞進袖子,準備留作夜宵吃,被看守發現,看守她的警衛喊道:「把包子放回去!你只能拿你現在吃的。」江青羞愧萬分,把偷拿的包子放回原處。

江青醒悟到,她將面臨一場「三堂會審」,是一種京劇式的審判,其目的是為文化大革命的受害者復仇。

昔日對頭陳雲、彭真接管江青案

在一九七九年~一九八一年,陳雲接管了江青的案子,四十一年前,江青在延安設法進入魯迅藝術學院時,陳雲與她談過話。

接下來是彭真在一九八零年夏負責對江青作審判前的訊問,彭真是江青在文化大革命中的老對手,江青現在呆的地方就是他當時的牢房。

被控陰謀阻止鄧小平當副總理

1980年11月26日,由鄧小平操控的中共特別法庭在公安部禮堂開庭。35位法官及600名特邀代表「正襟危坐」,江青身穿素色套裝,依然鎮定自若,從籠子似的被告席圍欄裡可以看見她的手,指頭在從容地活動著。

「被告江青在一九七四年秋陰謀阻止鄧小平當副總理」。一個證人出來作證。法官厲聲質問:「誰指使你去長沙向毛主席匯報鄧小平和周恩來的活動的?」這個證人是王洪文,他哭喪著臉回答道:「江青下的指示。」

王洪文比江青小三十二歲,他要想著未來,所以背叛了江青,承認了一切指控。江青翻起白眼瞪著王洪文。

作為江青反鄧小平和周恩來活動的證據,張玉鳳寫的證詞在法庭上讀了,當檢查官宣讀張玉鳳寫的「四人幫」極力要挾毛的證詞時,江青坐得筆直,盯著前面、方正、白淨的面孔像一座雕塑。而張玉鳳並沒有到庭。

六名法官異口同聲:「住口,江青!」

毛澤東晚年的兩位年輕翻譯唐聞生和王海容出庭作證。唐聞生說:「我們馬上就看透了『四人幫』的陰謀詭計。」江青擠眉弄眼,嘴撅得老高,歪著脖子,盯著天花板。王海容也發言說:「毛主席對江青很生氣。」

江青喊道:「我要發言!」可是庭長江華沒有讓她說話。

公訴人一再聲明,江青要對劉少奇的「被迫害致死」和王光美被囚禁十二年負主要責任,每個證人都帶來一大批對江青不利的證據。證人中包括劉少奇的廚師郝苗,他曾在獄中呆了六年。

「我要發言!」江青刺耳的聲音響徹整個大廳……「住口,江青!」一位法官喝道。「住口,江青!」六名法官異口同聲地喊道。

公訴人拿出證據指控江青曾指使搜查了劉少奇和王光美的家。江青摘下眼鏡放在右手中一揮,打斷了江華的話,她向法庭反問:「抄他們家值得大驚小怪嗎?告訴我,你們現在難道沒有抄過我的家?」她不顧一切地接著又說:「破四舊(中共中央一九六六年八月下達的一項指示)必然導致抄家,這是革命行動。」

江青:「法庭是不是刑場?」

「江華,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江青透過她的金屬眼鏡框盯著這位法庭庭長。江華似乎吃了一驚。 「可以,你問吧。」「法庭是不是刑場?」

江青說話就像律師開始盤問證人一樣。「上次法警扭傷了我的胳膊肘,使我受了內傷,現在我的右手都抬不起來了。」她把她把左胳膊緩緩地放在右臂上,法官們在椅子上坐立不安。「還有一件事,我們有約在先,江華你是知道的,我尊重法庭,可你們不讓我說話,你們想妨礙我時就馬上在法庭上叫人喝彩,作為對付我的武器。這就是你們對待我的方式。」

江青:「你們把什麼都推到我身上」

江青說:「黨內有許多事只是你們這些人不知道罷了,你們清楚,在那個年代,共產黨做了哪些讓你們抱怨的事。你們把什麼都推到我身上。天啊,我好像是個創造奇跡、三頭六臂的巨人。我只是黨的一個領導人。我是站在毛主席一邊的!」

當她講到毛,就有一位法官插進來阻止她。

江青冷笑著說:「既然你們不讓我講話,為什麼不在我椅子上放尊泥菩薩來代替我呢?」江青投出一顆炸彈。「我要告訴你們一件事。」

她對靜下來的法庭宣佈:「那天晚上毛主席給華國鋒寫『你辦事,我放心。』的話,」她環顧四周,她的眼鏡成了法庭中照相機的焦點。「這不是毛主席給華國鋒寫的全部內容,至少還寫六個字:『有問題,找江青』」。結果,法庭上又是大亂。江青在叫嚷中又吐出一個信條:「我無法無天。」陣陣鈴聲中,江青再一次被拖出禮堂,這時聽眾們鼓起掌來。

大陸網民則表示對所謂林彪、江青「四人幫」的審判,實際上是政治審判,她只是毛的一條狗,叫她咬誰就咬誰,而鄧小平把毛澤東和中共的一切罪惡都推給江青這個替罪羊。

大陸網友:真正的罪魁禍首還躺著呢!

慶陽市網友 :對林彪集團,「四人幫」的審判,實際上是政治審判,由政治家們說了算,而不是法官們實事求是的審判。

孝感市網友 :現在某些局長,科長,校長夫人比江青還張狂。

網友:為什麼審判的時候,有些所謂證人只提供證詞,人不能到場…….為什麼總是安排一些曾經是政敵的人在審判現場……..不讓被審者說話,乾脆割掉舌頭…….

網友:黨領導一切,審判,當然也不會例外。

襄樊市網友 :「被告江青在一九七四年秋陰謀阻止鄧小平當副總理」,如果不是鄧爺復出,中國不會亂成這樣子。我哭。

長沙市網友 :1、江胡作非為的時候,可否想過,批鬥大會不是刑場,可否想過那些被批鬥致死的人是何等冤屈?當江自己站在法庭的時候,她應該想這些。 2、不能把所有的罪責都往江身上推,真正的掌權者是毛。為了替毛洗脫罪責,把他老婆推上罪惡的頂峰,可行?

杭州市網友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江只是毛的一枚棋子

鄂州市網友:江不是說了嗎,她是毛的一條狗,叫她咬誰就咬誰。真正的罪魁禍首還在個什麼記念堂躺著呢,應拉出來挫骨揚灰。

(責任編輯:李明)

評論
2012-07-24 2: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