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房山災民:「我們家都沒有飯吃!」

【字號】    
   標籤: tags: ,

房山送捐助的衣物食品,情嚴重,一路所見頗多;所聞,只民一句「我們家都沒有飯吃!」 讓我大吃一驚。

24日凌晨三點前,決定親自去房山送援助物資,那是一車乾淨的新舊衣物及少量食品和水,因此沒時間睡,分類打包,樓上樓下,手腳不停到天明。數著分秒,寫了緊急動員大白板,清早8點放到小區花園,也就是我家門口,要在10:30之前募集結束,只有兩個多小時,擔心。結果直到要出發了,還不斷有人跑著送來衣物。我的好鄰居,車已經裝到爆滿!

車蹣跚上路,除左前視鏡還能用,其餘的鏡子一概遮蔽在衣物中不能做功,這樣上路可太危險。

在五環,與幾小時前約定共赴房山送東西的青年志願者廉基男匯合。我棄車,將衣物搬到他的大車上。上車後一路交換信息,調整目標,最終決定與35摩姆車友隊同行去房山北車營。路線是在西六環入京港澳高速。青龍湖收費站與車友隊匯合,一群生動活潑、招人喜歡的志願者。打開他們的後備箱,都是志願者自掏腰包買來的救援物資。在太陽燒烤下,晶瑩的礦泉水重重壓扁了車胎。

路沒有問題,下午三點前後到了北車營,這裡距市區很近,進村前沒有跋涉的艱辛。

北車營凌亂的面目出現時,活潑的對講機徹底沉默了一陣。災情嚴重,損毀的汽車倒吊著,令人思緒逆行,很難想像三天前的黑夜,洪水氾濫奔騰的景象,不可抗拒的急流和漩渦把車身扭爛,一團亂麻。這麼大的水,人們是怎麼活下來的?爬上房頂?來不及問。

一進村,路碎,車便行駛在爛泥深溝了,浩浩蕩蕩的車隊搖搖晃晃堅持著連貫的隊形。

兩旁泡過湯的人家,把水漉漉的被子和衣物紛紛拎出來,死魚般拋在各種突出一些的硬物上曬,怎麼不用繩索晾?恐我有所不知的原因。

所經之處,沒有見到一個有笑容的院落。牆倒了,門垛倒了,廁所倒了,步話機傳來青春的幽默「這回不用偷窺了」!拿著鍬鎬的幾個老年人駝著腰桿,在倒坍的門前不知從何下手,思量,表情落寞,但尊嚴。進村遇到穿簇新壓褶的紅衣專業救援隊,隊員拉繩阻路,估計是為修理公共設施。沒有看到外來的援助者,在災民的院落裡,對這樣的老人,提供針對如此艱難時日的細節上的幫助。

車隊找到了指定的小學,一進院子,柳暗花明,與一路所見相比,這裡好漂亮。左邊是十五頂藍色的救援帳篷,熠熠生輝,就像舞台的佈景一樣。每個帳篷內有三張行軍床,至少是人跡未至或人跡罕至,沒有見一個病人或是災民入住,只有三個小男孩在其中一個帳篷裡開心打鬧,放肆嘲罵,莫非他們媽媽臨時在這裡上班?右邊孤獨屹立一頂漂亮的紅帳篷,中間著一個小到大約50X60 cm的小桌,上擺少量普及藥物。因為沒有任何病人的跡象,它就透出了象徵的意義:災害在這裡遠沒達到要救治的程度。我為這個象徵意義很欣慰,照了張相,出來,然後就卸車。教室內靠牆高高堆放純淨水,又高高堆放方便麵,饅頭。我們的舊衣物床單,根據所見,必是浸水人家急需之物。和我同車的志願者廉基男,忙著卸我們的車,送進了另一間教室。卸車之後,所有的人都成了汗膩膩的鹹菜肉包,極想洗個澡而絕無可能。當地災民,水深火熱的災難剛過,眼下,水膩膩、悶熱熱的三伏接著煎熬,有多少能扛得住呢?我心急切,恨不得馬上拿著這些東西到街上去,一家家分發。但想著這漂亮的大院是政府為災民所設救濟物資集散的處所,安排接收物資的是政府民政系統,一定會及時將這些食物衣物儘快交付災民,助民於危難,如此想來,便克制了這樣的自由意念。

大約二十分鐘,東西就全部卸完,車友隊要回返了。我把留下的十個罐頭粥又拿回了兩個,因為是沒有這個罐頭粥群體分類,雖然災民需要。二是我們沒吃午飯。

掉頭返回的車一出漂亮的集散地大門,便又走回剛才的來時路。見對面門戶洞開的家家戶戶幾乎一律是色調暗淡、另一重天。這時,見大門街對面一女子低頭皺眉,凝視水浸的曬物不語。我在行駛的車裡,於經過的瞬間,向窗外的她大聲問道「你家缺甚麼?說話!我們給你送!」她先是一愣,馬上反應過來,大聲回應我:「我們家都沒有飯吃!」我突然哽咽,迅速掏出剛才留下的兩聽罐頭向她拋出去!車快,它們落在了十幾米外路邊的泥裡,相信他們絕不會嫌棄空投地點,擦乾淨外面,裡面仍然是純淨的心意。

就在救濟物資集散地大門對過的人家,糧食泡水不能吃了,棉被徒勞地曬著,要很多天才能曬乾的它,只要一兩天就臭了。他們躺在水淹過的地方很潮濕,沒有乾爽,已經三天三夜。距離食品和衣物這麼近的本村災民,都還沒有得到及時的食品和衣物救援,在喊沒有飯吃!我為甚麼不把自己分過類的吃的、喝的、穿的、蓋的直接交付災民手中?還要麻煩組織上再次調動人力物力重新挑選分類、運輸、派發?要過多久,才能轉變成上級組織不對口地向下派發的溫暖,給因時過境遷可能已不再需要的人們?今天我即便是除了正穿的行頭全捐了,卻沒有做徹底,沒有更及時送到災民手裡。這糾結的心情奈何?

車隊浩蕩,我們的車也迅速走遠,北車營被留在了後面。我在想,他們都嚇壞了,與汶川一樣,劫後餘生。如果是我的車,我會掉頭開回去,把物資取出來,送給那個門洞前面的女子和她的鄰居,就那麼一點溫暖也好。其實我也很欽佩所見的災民,經歷過劫難,那些眼神依然自尊。其實災民幾乎甚麼都沒有了,莊稼爛在地裡,今年顆粒無收,水火真的不留情?

北車營交通便利,下面關照著14個村,物資集散地門裡,是漂亮的、有食物衣物藥物的天堂,為甚麼門外災民就沒有飯吃?難以想像!那遠處14個偏僻村落的災民,恐怕就更加沒有飯吃……更加難以想像了!

2012-07-25 4: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