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從人路走向神路(3)

大陸警察大法弟子 純心

(圖:明慧網)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接前文《警官:從人路走向神路(2)》)

六、再反迫害,堅定退黨

第四次頭頭找到我說:「你在外面到處跑,別人反映你還有聯繫城裏的人。組織對你負責,你到監獄所工作,這樣你不外出,在那裏吃住,對你有好處。」我說:「我沒有做任何壞事,不能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我找找熟人,拜訪朋友,說點家常都是天經地義的,人的自由是天賦人權,任何人都不能剝奪。」他說這是黨的決定必須服從!我說:「你們一而再,再而三的迫害整我,我逆來順受,還有沒有完?講不講理?」其中一個領導不講理的說:「整了你就整了你,對於煉法輪功的人,就得整!」我說:「不就是共產黨不准煉法輪功嗎?那我退出共產黨!」說完我順手抓了一張紙寫上了退黨申請:「因煉法輪功多次被整,我嚴正申明退出共產黨。」

這時我心中甚麼也不想,沒有了任何的怕和恐懼,甚麼勞教判刑都不管了。此念一出,震撼我的心中天地,正氣浩然,身如天高,志如金剛。我寫好交給他們就離開了,他們追出來拉著我說:「老革命,你這樣做不行,你退黨我們領導全完蛋,單位有退黨的領導要背書。你收回吧。」我說:「不行,寫出如山重!」他們把我拉進辦公室說:「算了,我們相信你,以後不再打擾你了,調動是黨委決定了的,你還是去,自由就不限制你了,還是在家裏住。」當時我明白了,師父說的「念一正 惡就垮」(《洪吟二》〈怕啥〉)的法理。

我退休後邪惡還是以另一種方式迫害,我發現當地派出所的、城管治安的到甚麼所謂的敏感日節假日就來要求到指定地點開會,我說:「我們是國企、央企,和你們沒有來往,也沒有關係,不歸你們管,我有單位管,絕不去你們指定的地方。」他們說上面有要求,我叫他們不要理會。我想絕不配合邪惡的任何形式的指使和要求,但是我又該如何應付呢?我與同修交流,他說:「決不能去,去了就是配合了邪惡的安排。」

我想用甚麼辦法好,這時我拿上了雨傘(天在下雨)到街上去講真相,兩小時後我回到了單位,找到了管法輪功的頭頭說:「我都退休了,你們還叫地方來整我。」他說:「沒有吧?不會吧?」我說:「我不和地方打交道,怎麼找上門來叫我去開會?我去了他們的人說不知道」(實際上我沒有去)。這時他叫到派出所的來問:「你怎麼隨便通知老革命去呢?」所長說:「現在有個政策,退休後由退休地的國安局向戶口所在地國安局交接法輪功的信息和情況,移交地方管理,因此他們要找他。」這個頭頭說:「你們聽著,以後地方公安不能隨便叫老革命去,他的情況我直接管,有事叫他們找我。」

這樣他們也就再也沒有來騷擾我了。但是管我的頭頭叫我把幾年的黨費交了,我說我寫了退黨申請,絕不交錢。他說:「那個申請我撕了,不算數。」我說:「那是你的事,我不管,錢我不會交,與共產黨沒有關係了。」他想了想:「那好吧,就履行個正當的退黨手續。」我同意了,他問了個材料,為甚麼退黨,為甚麼不交黨費。我如實說:「因為煉法輪功,多次被整,該我提級不提,我該得的錢也被剝奪了,我從沒有找過你們,共產黨也從不相信這些好人,變著各種方式來整人,為了不給你們增加麻煩,我就退出共產黨,繼續做好人,做一個高尚的人!」我給他們講:「我為了你們好,希望你們離開這個死亡單位,離不開在位上就應該保護這些煉功的好人,這樣才有好報。如果不聽勸,你們會害了你們的親人。法輪功是上乘佛法,宇宙大法,度人的法,他們比那些高僧都慈悲偉大,為講清真相救度你們這些眾生,他們把生死置之度外,都是為你們好,迫害法輪功的人得到的報應太多了,你們自己選擇吧。」他突然向身邊的警察說:「你們好好的向他學習,太聰明了,對他恨不起來,抓不住任何整他的理由,不愧為優秀警察!」

後來我要求和他單獨談一次話,他同意了。我給他說:「我從來都沒有放棄修煉法輪功,你曾關心過我我知道,你們只是怕我上北京講真相,你也知道共產黨不會給我們講理的地方,把我們當成敵人在整,往死裏整。我看你還有善根,我冒著生命的代價給你講,希望你明白我們的善良的心,不再迫害這些人,你保護了大法弟子也就是保護了你自己。現在你整我也好、抓我也好,我不會記恨你的。」他說:「我知道你是個好人,也很能幹,我以後會做好,我也快退休了,我不會好壞不分的,但是你一定要注意安全。」我感謝了他。

七、我在修煉路上點滴神跡

我的天目是閉著修的,我也不去想開天目的神聖,我想同修開了是他修煉的路,是他的層次所決定的。師父說:「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洪吟二》〈無阻〉),我在修煉中有一點神跡也與大家分享。

例如:我有一次晚上做夢,用傳呼機呼兒子的號(我平時從來記不住他的呼機號,可是夢中說的卻一點不差),我說:「請你傳呼某某號。」話務員告訴我:「你傳不到他了,他出了點事。」我當時一驚連連追問:「甚麼事?甚麼事?」對方始終不答,我突然驚醒,心裏很不安,非常奇怪這是甚麼原因,我很少做夢,可是這個夢又這麼明顯,不知道這是否是在點悟我甚麼。當時我把妻子叫醒並說了這個經過,也知道兒子一早要開車出門,我們怕萬一出事就叫醒兒子,給他講了夢的經過並要求他今天不能開車,去坐火車,到目的地後要來電話好讓我們放心。兒子也答應按我們的要求辦,下午安全的到了家。

兩天後的一個中午,我剛好做好飯,兒子開車回來說,他又要去那裏。我仍然不讓他開車,他說沒有辦法,必須開車,飯也沒有來得及吃就要走。我隨後到了他的車旁,千叮嚀萬囑咐的,還檢查眼鏡和駕照是否帶上,再三提醒他開車小心。第二天上午我有事去醫院,就聽妻子說兒子出了車禍,我馬上趕去,檢查了兒子的身體四肢活動自如,他給我說這次車禍太幸運了,只是因為壓了農民的青苗而賠了一千五百元。出事地點往前或後幾米都是懸崖,當時情況是一輛貨車飛快的向他的車衝來,只見馬上撞上的時候兒子猛扳了一把方向盤就直衝進麥田,後來連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從車裏爬出來的,無論早幾秒或晚幾秒都會衝下懸崖,唯獨剛剛好就衝進了那片麥田。當把車拖到修理廠的時候修理工說:「這個車的駕駛室整得這麼爛,司機肯定報銷了。」我兒子就反駁他:「這車是我開的,連皮都沒有刮傷一點」。修理工驚訝的說:「你們家肯定供了活菩薩,這麼大的劫難都逃過了!」這件事體現了師父說的:「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更應該給家人講清這道理。

另一例子是在我修煉不久的時候,左眼中能明顯的看見一個「真」,在天目處能顯現一個「善」,在右眼能看見一個「忍」,有時見到牆上、水磨石地上突然能聚上一尊佛像,一個道人的頭象,仔細看的時候又不見了。在夏天八、九點鐘的時候我的眼睛可以直視烈日,見太陽成了一個藍色的圓盤,幾分鐘甚至十分鐘都不覺得刺眼,對於這些我並沒有去刻意追求。

還有個例子,就是我給一個八十歲的去過朝鮮戰場的退伍軍人講真相,他對於法輪大法出言不遜,他說共產黨每個月給了他幾百元錢,有吃有喝,過得很好,他不相信那些。我勸他說:「老人家,不相信也不要罵,罵了對你沒有好處。」他仍然固執不聽。一個月後他見到我訴苦說:「啊呀,我的嘴巴都歪了,吃飯困難,口水還往外流,去省醫院檢查醫生說是面部癱瘓,歲數大了不好治,只有慢慢的調養。」我說:「上次我給你講了不要罵大法,你不相信,這個就是報應哪!」他說:「哎呀,我錯了。」我提醒他認錯要發自內心,這樣師父會原諒你的,並且叫他退出黨團隊,更能平安,他說甚麼都沒有入過,我就叫他誠心誠意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向我們師父誠心認錯,很快就會好的,我再次叮囑他要誠心,他也滿口的答應了。一個月之後,他看見了我興奮的說:「我好了!甚麼藥都沒有吃就好了!我謝謝你!」我告訴他不用謝我,是師父知道你認錯了在幫你,謝謝我的師父吧。最後他硬要送給我橘子,我說甚麼也不要,但是他誠心的要請我吃三個,我謝過了他。

再一個例子,我有一個七十八歲的老同修突然生病了,兒女強行把他送入醫院進行搶救,醫生告訴他準備後事,他只有二、三天的生命。我聽說後就去醫院看望他,他鬍子長得長長的,處於昏迷狀態,我就在他耳朵邊說:「你找找原因,哪裏沒有做好,請師父幫助你度過這個難關。」他的子女說:「醫生都說不行了,我們所有的人都回來了,準備後事了。」我說:「你爸爸不會有事的。」他卻要和我打賭如果他們爸爸好了他們就全家煉法輪功,我也答應了,讓他們必須按我的要求做。我幫同修刮了鬍子,給他聽師父的講法,留下一個修煉的同修和他們一起照顧,並且讓他們在心中念「法輪大法好」。同修隨時幫他開啟MP3聽老師的講法。第二天他慢慢的醒了,說自己想吃稀飯,一個星期後他要求出院,他給我說:「這一次是我沒有做好,受到了色魔的干擾才造成了住院的結果。」我說:「你找到了原因以後就要注意。」後來他恢復了健康,他的家人也開始看《轉法輪》,幾天以後他就又給別人講真相去了。

向內找,我還有需要修去的地方:因為我對親人的情非常重,當他們對大法的認識反反覆覆時,我很反感,這時候就不想理他們。其次,我有圖安逸的心理,講真相救人這件事抓得不緊,這些都是我意識到需要改進的地方。(全文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宇宙中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滅盡著天體中一切的邪惡…突然在我上山的左上方,轟隆隆一陣巨響,從山頂滾下來一個龐然大物,…巨蟒隨機化作了黑黑的龍捲風,追趕著刮向我和師父,一會又變成黃黃的沙塵暴。師父架著我越飛越高、越飛越高。風已經刮不著我和師父了,我看到師父右手臂從天上伸到地下,…宇宙中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滅盡著天體中一切的邪惡。
  • 我是87年出生的青年法輪大法弟子,步入到大法中成為最光榮的大法弟子已有8年了,這一路走到現在都是被師父用心呵護著,並在大法的沐浴下,在我自己和家人的身上都發生了很多神奇的事。
  • 我是一位具有高職稱的演員,修煉法輪大法已有十四年了,大法給予我的是脫胎換骨……修煉前,自己的專輯在全國發行,觀眾的反饋也很好,在同行中也算小有名氣。然而人生無常,就在我的事業如日中天之時,我被確診為「聲帶兩面小結」,手術後更是唱不了了…如果說身體上的變化是奇蹟,那我心靈上的變化就是翻天覆地。通過學法我知道了「返本歸真」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明白了今後怎樣做一個好人,做一個無私無我的修煉人,我的身心等於是被大法淨化後重新復活。
  • 修煉十餘年,名、利、情依然還這麼強烈,想想都慚愧啊!就在我向內找後,奇蹟出現了…我不僅體會到向內找的美妙,也更加深深體悟到師父說的一段法:「常人不知道「相由心生」的這一層意思,其實就是自己的因素改變了自己的環境。修自己、向內找,這些話我說的都特別明白、特別清楚了,(笑)可是沒有多少人能夠重視這件事。就包括大法弟子做的事都是這個情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 (shown)大法傳神奇--這是三則誠信、誠修法輪大法的中國人得福報、真人實事證神蹟的經歷。一般常人看不到神的存在,今日修煉法輪功的學員約98%的人袪病健身、遇難呈祥的例證比比皆是,在在點悟世人,快找自己生命的永恆之路…
  • 一般人生病時,會向醫師諮詢,那當醫生生病了,除了自救,還能如何健康身心呢?今年六十二歲的胡太太在晨煉後,神清氣爽地分享了兩年多來修煉法輪功及見證法輪大法好的歷程。抱著病痛的她找到居家附近的煉功點──桃園龍安公園,並在輔導員的鼓勵下,參加當地的九天學法煉功學習班,自此,她了解了修煉的內涵,以及人為何會生病等因緣關係。而本身行醫的胡醫師,卻是在歷經一場生死關難後才體會法輪功的珍貴。
  • 有一對年輕夫婦推著嬰兒車徑直向法輪功學員走來,諾雅女士一上來就說:「我們等了很久,想要學煉法輪功!我們是在網上發現法輪功的,你們能教我們煉功嗎?我們最少有五個人想學煉。從二零一零年十一月開始至今,芬蘭法輪功修煉者越來越多,他們在修煉後感覺很好,就又帶來親朋好友學煉。每一次煉功結束後,他們都感到身體很舒服,有的還能感到很強的能量場。
  • 王淑珍,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平房區平新鎮東福村人,因為修煉法輪功,曾被中共當局非法勞教三年。二零一一年,又遭平新鎮派出所惡警綁架,送到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因體檢不合格,已回家,但她和家人仍遭騷擾。
  • 支持營救法輪功修煉人周向陽有更多民眾簽名,目前人數已近兩千三。據內部人士透露,秦皇島地區兩千三百民眾聯名支持法輪功學員申訴,是十二年來一次大陸普通民眾群體支持法輪功的重大事件……但當地簽名民眾受到不斷威脅、騷擾。唐山國保十月二十九日突然綁架周向陽妻子李珊珊到唐山洗腦班,然後又轉移不知去向;十一月三日下午四點左右,昌黎縣公安局兩名警察和馬坨店鄉派出所的兩名警察找到周向陽大哥和大嫂,查問簽名的事,並做了筆錄;十一月四日昌黎縣政府官員和馬坨店派出所警察又到周向陽家騷擾,這些人民公僕,人民警察仍然絲毫不過問人民的聯名訴求,只追問:「聯名信是誰寫的?誰送上去的?複印件誰印的?」民眾群體以和平的聯名方式向政府請願,而且完全是為他人,這本是應該得到政府與社會讚揚鼓勵的大好事,況且仍然抱有對政府的一線期望,但是中共政府不但不尊重民意,受理申訴,反而要蓄意施壓,甚至虛張聲勢,升調到反黨的高度。
  • 法輪功遭受中共迫害這麼多年,很多人漸漸看懂了法輪功是甚麼,共產黨在幹甚麼,不再為中共謠言所惑,以自己的良知善念默默支持法輪功學員,抵制這場對「真善忍」的迫害。這樣的善行是出自本念的,善良人就會得到上天護佑和大法給予的福報。李林保護法輪功學員,不但自己得福報,她的家人也得了福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