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修煉故事

「真善忍」使我慈悲世人

湖北大法弟子 伍修心

(圖:明慧網)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一九九七年十月二十五日,我多年的密友再次向我推薦《轉法輪》寶書,我拜讀完後,感到心中的諸多疑問都迎刃而解了。心裏敞亮了,慶幸自己終於找到了真經正法,從此我遵循「真善忍」的法理不斷歸正自己的言行,成為了億萬大法徒中的一員。

回首十餘年的修煉歷程,感慨萬千,用盡人間任何語言都無法表達我對慈悲、偉大的師父的無盡感恩。「真善忍」的法理使我心胸開闊,放下了難解的恩怨情仇,從一個滿身業力常年臥病在床的廢人成為笑口常開的健康人,使我的家族和眾多親朋好友、有緣人都感受到佛恩浩蕩、恩澤四方。

絕處逢生

由於中共的邪惡本質,致使神州大地的人們道德急劇下滑,貪污腐敗成風,娼妓盛行,榮辱顛倒。我的前夫本性善良,他的父母也深受中共歷次運動毒害,從而使他無法繼續學業。可在這種大氣候中,終於經受不住誘惑,而步入吃喝嫖賭的泥潭,導致家庭破裂,當時孩子剛滿十歲。儘管他物質條件優裕,儘管我娘倆當時無處棲身,但為了讓孩子身心能正常健康成長,我堅持撫養孩子。在月工資僅二百餘元的情況下,舉債三萬餘元買了一套房子,他原本答應付一半房款,後來又反悔了。

孩子因為恨他的父親,而無心學業,結識了學校的一些不愛學習的孩子,經常逃學,變得抽煙、喝酒、打架、鬥毆,還出過一次車禍,學校要開除他。當時我百病纏身,心力交瘁,感到人生的路怎麼如此艱難?在生不如死的境況中一天天地熬日子。

直到我得法後,才絕處逢生。隨著不斷地學法煉功,身體迅速恢復健康,臉色從黃瘦、煞白轉為紅潤,白裏透紅,走路生風,發自內心的喜悅使我常面帶微笑。有次外地出差到本單位參觀學習的人得知我已經五十三歲時,驚異地說:「不可能吧,說是三十五歲還差不多。」由於看到我身體的巨大變化,不少同事、親朋好友及鄰居都請去了《轉法輪》寶書,我年邁的母親和鄰居八旬老大爺在每天讀《轉法輪》後,老大爺幾十年的煙酒嗜好都戒掉了,母親的身體也越來越健康,並一再叮囑我的弟妹們跟著我學法煉功。

每天晚上孩子下晚自習後,我都讓他聽師父講法錄音,儘管學習緊張,我想只有法才能改變他。逐漸孩子發生了變化,他回家後主動要求聽師父講法。他說無論心情多煩躁不安,只要聽法心裏就會平靜下來。隨著學法的深入,他也按「真善忍」規範自己言行,終於斷絕了和那些孩子的來往而專心於學習,高考後進入了一所重點大學深造,畢業後神奇地找到一份人人稱讚的工作。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感謝師父的慈悲呵護。

修煉人沒有敵人

九三年,我與前夫離婚不到十天,他找我娘倆簽訂一份協議:任何時候不得以任何理由向他要一分錢。還不許孩子去找他,因為他要結婚,以免影響他的家庭。隨後數年間,他沒有承擔父親的責任和義務。孩子車禍腳受傷休學一年,他送了六個蘋果,兩斤排骨,從此不聞不問,而且在外面吹噓:「她們娘倆一星期只用五元錢買菜,我一星期玩牌就輸一千四百元。」直到孩子收到「大學錄取通知書」,他仍分文未出。後來由於他下崗了,失去了經濟來源,也沒有女人願意嫁給他。孩子大二時,他身患絕症,他的兄弟姐妹們自己有家庭要養家糊口,不可能照顧他。

我當時在上班,聽此消息後,我想起師父說:「修煉人沒有敵人」(《向世間轉輪》)。作為弟子一定聽師父的話,修煉人沒有敵人,他今生能和我結為夫妻緣份匪淺,他也是邪黨的受害者,所以當即趕到他的住所,將他的居室全部清掃,垃圾倒出去二十幾桶,然後四處託人,請保姆二十元一天照顧直至他去世。當時我的工資僅七百餘元,孩子每年生活費及學費一萬餘元,而且購房的債務還未償清。但我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是比人中的好人還要好的人。

因此我無怨無恨基本每天買菜(柴米油鹽各類生活物品)送去,耐心給他講述「天安門自焚真相」,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讓他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發誓來世一定修煉。他拋妻棄子,絕情寡義,根本沒想到在他臨終時我會如此待他,感動得熱淚盈眶,每天吟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安詳離世後,我讓孩子回家給他送終,一切花費都是我操持。他們家族中德高望重的老叔爺拉著我的手,流著淚對我說:「感謝你所做的一切。姪兒臥病在床以及他的喪事,我們都沒想到你會管他,是他對不起你們娘倆,從你身上我們都明白了法輪功是好功法。我知道共產黨專門製造冤假錯案,他們心狠手辣。孩子,你一定要保重自己。」我回答他:「我是按照師父的教誨去做的,我和他離婚時還沒修煉法輪功,否則還不會離婚的。在眾多的大法弟子中,我是再普通不過的了,比我修煉好的人比比皆是。」自此之後,親朋好友及鄰居們對我很敬重,這對以後進一步講清真相勸「三退」(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打下了很好的基礎。

還是法輪功好啊!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中旬一天下午,我上班前突然想到把「工資卡」帶上刷一下看上面有多少錢,因為孩子的學費沒交,原因是七月份時有位寡居的有過幾面之緣的同事去世,其妻子沒工作,給兒子辦婚事四處借貸無門,急迫中找到我,借走卡上僅有的四千元錢,說好半月歸還,當時借條也沒打(她不識字),可至今未還。想到她有難處,我一直沒有催款。十二月份,我孩子交學費的最後期限也快到了,看到卡上有多少錢好作準備。去銀行一刷卡,有4200元,交學費還差2000餘元。

上班後就聽到隔壁房裏有人竊竊私語,然後就看到店員小陳淚流滿面走進來,倒了一杯水,我問:「你這是怎麼了?」她哽咽著說:「夏大姐太可憐了,阿姨,您去看看吧。」我轉身進了隔壁房,只見那位顧客四旬開外,手裏拿著話筒一邊打電話一邊哭,原來她是在和女兒通話,女兒學校第二天要畢業考試,她的學費沒交,學校不准參加考試,當然就拿不到畢業證書,女兒在電話那頭哭訴,當媽的在這頭邊聽邊哭。女兒的父親本來生意做得挺好的,卻被第三者插足住到別人家去了,撇下她們母子三人不管不顧。

聽聞至此,我明白今天帶上工資卡絕非偶然,於是我告訴她:「我工資卡上有四千元可以借給你,但是還差二千多怎麼辦呢?」當時這位顧客喜不自勝,簡直要給我跪下磕頭,說剩下小數目就好辦多了,我告訴她我的孩子也是大四的,學費也沒交,請不要誤了我的事就好。她馬上說:「恩人啊,您幫了我的大忙,我絕不會誤了您的事,現在哪裏有您這樣的好人啊!」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師父教我們時時處處都要做個好人,你要謝就謝我們師父吧!」我讓小陳帶上工資卡騎摩托車送她去銀行取款,她又去了兩處籌款後,銀行已關門了,她在外面大聲哭訴,說有一位煉法輪功的好人借給她錢,今天錢匯到學校女兒明天才能參加考試,請銀行工作人員一定幫忙,銀行工作人員也很感動,破例開門給她辦理了匯款手續。

我當時只知道她姓夏,住在哪裏,做甚麼工作全然不知曉。小夏夫婦和店主是朋友,事後店主說:「我的老大姐呀,你這件事做得太懸了,你怎麼不徵求我們意見呢?現在她們夫婦到處借債,在朋友圈已經沒人敢借錢給她們了,她丈夫和別人同居了,很少理會家裏事,你這錢八成是黃了。」我當時回答他們:「我相信人性的善良。」第二天下午,小夏就把錢送來了,還買了一大串香蕉以表謝意。她說:「回家對婆母說了此事後,當時老人就流淚了說:素不相識的人都能這樣幫我的孫女,我當奶奶的怎能如此自私呢?」當即把自己攢了幾十年的私房錢三千多元拿出來讓媳婦給我送來,並叮囑說:人家也是孤兒寡母的,可不能耽誤了人家孩子交學費,這世道人心都變壞了,還是法輪功好哇!」

又過了五天,原先借出去的四千元也還回來了。第六天孩子就打電話說學校催交學費(否則也不准參加考試)我心裏明白,只要我按「真善忍」去做,慈悲的師父會給我安排好一切,甚麼都不會失去。

「我們兩個人換她一個人」

孩子的同學良益家在農村經濟比較困難。我讓良益住到我家,平時做了好吃的就讓孩子帶他回來吃。在兩個孩子學習之餘我給他們講述「天安門自焚」、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給他們看相關真相資料,孩子們明白真相後都作出了正確選擇,用化名退出團隊組織,良益的弟弟也退了團隊。考慮到孩子們學習緊張,學校食堂伙食差,幾乎每晚都在晚自習後給倆孩子煮碗熱騰騰的菜泡飯(因外債還未還完),雖然飯食平常,但是數九寒冬卻溫暖了孩子的心。

良益學習刻苦,有社會責任感,勇於拼搏進取,最終進入一所著名大學深造。由於良益他的父母和我也熟識了,對於我給予良益的幫助他們深表感謝。後來他們進城謀生,我幫助他們找到住所,幾年後借款幫他們買下一間平房使他們成為城裏人。後來他們也結識了很多大法弟子,讓他們心生敬意。他們看了《轉法輪》、《九評共產黨》各種真相資料,歷年的「神韻晚會」光盤等等。他們徹底明白了共產黨的邪惡,法輪大法是正法,天滅中共是天意。並在他們的家族中,親朋好友中大肆宣傳他們遇到了法輪功好人以及他們所了解到的真相,使很多人都明白了共產黨的邪惡而對師父充滿敬意對大法弟子充滿同情。

當我被綁架到洗腦班後,他們夫婦倆數次放下生意不做,去洗腦班要求見我,即使是見不到我也是遲遲不願離去,並對洗腦班頭目說:「你們警察不是維護社會治安抓壞人的嗎?你們怎麼能把這麼一個天大的好人抓起來呢?這真是有違天意。你們把她放出來,我們兩個人換她一個人,行不行?」後來司法局的「幫教」對我說:「關了你,這裏不得安生,天天電話打爆了,經常有人來,還有開著小車來的不斷要求放人。要求見你,特別是兩夫婦,在這裏吵得不可開交,看來你很有人緣。」我說:「大法弟子走到哪裏都是好人!」

中共滅亡是天意

我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時,每天三個「幫教」人員日夜監視一個大法弟子,我知這些人不明真相,還助紂為虐,最為可憐。因此我不怨恨她們,大法弟子走到哪裏都要救人,要證實法。我想必須讓他們明白法輪功是甚麼?我首先給他們講法輪功的宗旨是「真善忍」,我煉功後按「真善忍」規範自己言行,身體的巨大變化,身心的變化,化解怨恨。如果不是江氏集團迫害大法弟子,全國會有更多人煉功,會有更多人身心受益,會節省更多的醫藥費,於國於民都有百利而無一害。其次講了「天安門自焚」偽案是栽贓陷害,漏洞百出,讓她們自己回去看錄像便知。然後重點破除她們的「無神論」。主要講了兩件事:一是貴州平塘掌布鄉的二億七千萬年前的石頭,五百年前崩落山下裂開驚現「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天然形成,無任何人工雕琢痕跡,該地已成為旅遊區,六個大字已做成了門票,五十元一張。這說明中共滅亡是神佛的旨意,不是哪一個一個小小的人或執政黨可以逆天而行不遭天譴的。第二件事是本市一位七旬的退休老人華北細(化名)妻子離世多年,夫妻情深,每天在妻子遺像前早晚各一炷香。數年後亡妻托夢給他,說她已轉世脫胎到離他數十里的一個村莊,住在第三排二棟,房前栽了兩棵樹,讓他不要記掛她了。老人驚醒後,馬上用筆記下這個他從未聽說過的村名,第二天查看地圖找到了夢裏所說的村子,和兒子驅車去村中找到那家後,果然門前有兩棵樹,而且確實家中產了一男嬰,從此兩家人來往密切。這充分說明「六道輪迴」是真實存在的。你們可以上網查「藏字石」,可以去那老人家調查,老人還健在,他的子女皆可證實此事。還有那個村莊的小男嬰家裏也可證實。後來這些幫教人員私底下告訴我,這些事都是真的,說明「無神論」是錯誤的。神佛的存在是千真萬確的。因此他們其中有些人同意了「三退」,選擇了新生,她們輪換回家後大部分人又專程帶了水果和零食來看望我。對我充滿了敬意,直至現在她們中還有很多人聽到甚麼情況消息都會提前告訴一聲,在暗地裏保護著大法弟子,我為她們的覺醒而感到由衷的高興。

目前,邪黨敗象盡顯,天滅中共在眼前。然而仍有部分世人被邪黨謊言所矇蔽,被眼前的所謂繁榮昌盛所迷惑。因此我警醒自己要時刻牢記自己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萬不能鬆懈,只能圓容好師父所要的。並通過自己展現大法的美好和殊勝,使更多的有緣人得到救度。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7/【徵稿選登】「真善忍」使我慈悲世人-257396.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談到自己如何從一個死心塌地的中共黨徒走進法輪大法修煉,陳女士感到這真是一個脫胎換骨的變化。從善與惡的對比中,她選擇了自己正確的人生道路。她說,中國大陸的迫害還在繼續,在三千多名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就有兩個她熟悉的朋友,她不能求自己的安逸,必須到國際舞台發出聲音,讓全世界知道,共同來阻止迫害,也是讓全世界的人,在邪惡橫行時,有一個選擇良知正義的機會。
  • (shown)我說:「不就是共產黨不准煉法輪功嗎?那我退出共產黨!」說完我順手抓了一張紙寫上了退黨申請:「因煉法輪功多次被整,我嚴正申明退出共產黨。」這時我心中甚麼也不想,沒有了任何的怕和恐懼,甚麼勞教判刑都不管了。此念一出,震撼我的心中天地,正氣浩然,身如天高,志如鋼硬。我寫好交給他們就離開了,他們追出來拉著我說:「老革命,你這樣做不行,你退黨我們領導全完蛋,……」我說:「不行,寫出如山重!」他們把我拉進辦公室說:「算了,我們相信你,以後不再打擾你了,調動是黨委決定了的,你還是去,自由就不限制你了,還是在家裏住。」當時我明白了師父說的「念一正 惡就垮」的法理。
  • (shown)這時處長聽到了吵鬧聲過來說:「老革命,你先冷靜,我給你先講一下,現在全黨、全國從昨晚開始就抓法輪功,你休假可能不知道情況,每一個煉法輪功的都要說清楚怎麼回事,黨委緊急會議決定,紀委書記代表組織找你談話。」憑一個警察的直覺,我反應過來了:全國開始大迫害了!我在心中直說:「完了,完了,共產黨完了,好壞都不分了,我忠於邪黨幾十年,今天成了罪犯,我相信蒼天有眼,好人有好報。」紀委書記打電話請示書記說我態度頑固,書記說:「把他押回來,市公安局的還要找他。」 ──本文作者
  • (shown)我是中層領導,管理著八十名素質不高的警察和五十多名保安,這些人吃喝嫖賭,坑矇拐騙,黑白兩道,樣樣精通,這群人招來是領導收了錢的,進一個就是幾萬。我問他們怎麼進來的,他們說:「蝦有蝦道蟹有蟹道,我們進來也是各行其道,說到底是金錢開道。」領導跟我說:「你去把某隊這個爛攤子收拾好,把它理順,只有你的威信才能鎮住他們。」
  • (shown)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是一個令無數人生活發生巨大動盪的日子。中共前黨魁江氏出於妒嫉,不顧百姓的福祉,發動了對法輪功「真、善、忍」信仰者的滅絕迫害。從修煉中受益的法輪大法弟子,也從此開始了和平理性的反迫害。在法輪功反迫害十三週年之際,現居加拿大多倫多的高順琴女士接受了採訪,回顧了自己親歷、見證的那段跌宕、悲壯的歷史,並揭露了中共政法系統陰毒與凶殘地用藥物殘害、虐殺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修煉者。
  •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是一個令無數人生活發生巨大動盪的日子。中共前黨魁江氏出於妒嫉,不顧百姓的福祉發動了對法輪功「真、善、忍」信仰者的滅絕迫害,從修煉中受益的法輪功學員也從此開始了和平理性的反迫害。在法輪功反迫害十三週年之際,現居加拿大多倫多的高順琴女士接受了採訪,回顧了自己親歷、見證的那段跌宕、悲壯的歷史。
  • 我修煉法輪大法已有十四年了,歷經了邪黨的種種摧殘後,今天我依然走在修煉的路上。我的每一天充滿了充實和快樂,這份灑脫緣歸宇宙大法,是真善忍的光輝,照亮了我即將乾涸、悲苦多憂的心田,現在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十四年來,我與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向身邊的人不斷地講述著大法的美好。然而,在邪黨的謊言毒害下,仍然有眾多的民眾,對大法真相表示出質疑和對抗。下面講講我身邊人的修煉故事二三則,從中會給人啟發與思考,望善良的人都來了解法輪功,走進法輪功。只要你按真善忍的標準修心向善,甚麼奇蹟都會出現…
  • (shown)很多人把電視插播者當英雄,但這些插播者的內心並不這麼認為,「是這場迫害讓他們成為人們心目中的英雄,其實他們和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一樣,只希望真相有一天能大白於天下。」——長春電視插播見證人蘭麗華
  • 我曾讀過大量佛、道經典,聖經啊、古蘭經啊,對出世學說有一定了解。走過各地修煉聖地,西藏大昭寺主持、紮什倫布寺密宗修煉最高宗師都見過。但怎麼修煉,卻還茫然不知。拜讀法輪大法經書,茅塞頓開,宇宙怎麼來的,三界怎麼來的,人類怎麼來的,…就在佛教已不能度人,道家師父不挑徒弟,耶和華不揀選時,大法師父來了。
  • 在一九九九年,圈裏傳著一個故事,有位法制報記者被安排「揭批」法輪功,這位記者說,我也不了解法輪功呀,我先了解了解。結果,批判文章沒寫成,這位記者成了法輪功修煉人。雖然我至今不認識這位同行,可四年後,這個故事在我身上,又重新演繹了一遍。從漠視到關注,是因為得到了完全不同的信息,由反感到支持,是因為了解了真相,近距離觀察和審視,使我對法輪功修煉者,從同情到敬佩;比較與研究,使我對大法法理,由折服到踐行。現世中,從未有緣拜師,但解惑、傳道對一個生命身心的再造,使我一點一點體悟了「師父」的尊崇和神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