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班學生和我一起煉法輪功(上)

大陸大法弟子 如意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一、大法神功超常力 脫胎換骨顯奇蹟

一九九七年五月十二日下午三點,這一天真是天降甘霖,是我永遠告別病態身體,重獲新生的幸福之日。

那天,辦公室裏只剩下我和一個年輕的男同事,他問我:「某老師,我看你和別人不一樣,你有甚麼信仰嗎?」我說:「我信佛,家裏供觀音。」他說:「現在的人哪有真正修佛、敬佛的?都是求佛,求發財、生兒育女,有好身體和家庭和睦。」他這些話真是說到我心裏去了。我說:「你怎麼知道的?」他手裏拿著一本《轉法輪》的書說:「都在這本書裏。」我問他是甚麼書,他說是氣功書。我說:「不看,不看,我最煩氣功了。」然後我們又談到空間,我說:「聽說現在科學發現了四維空間?」他說:「其實有無數空間。」我奇怪,他又舉起《轉法輪》對我說:「都在這書裏。」我說:「我可不煉啊,你給我看看,我瀏覽一下。」

出於好奇和興趣,從下午三點一直看到第二天早晨,把整本《轉法輪》和後面的小傳一口氣讀完,這從前聞所未聞的宇宙大法的法理如雷貫耳,喚醒了我迷失的心智。知道了只有完全同化「真、善、忍」才能解決生命的終極問題──返本歸真,深知這是一本天書,原來人間真有天書啊!我怎麼才看到,真是相見恨晚!

我是一名中學老師,身體幾大系統有十幾種疾病。嚴重的三叉神經痛有時頭頂著沙發整晚睡不了覺,同時還伴有偏頭痛,嚴重時到醫院滿頭扎上二十多根銀針。特別有一種中醫說的頭風痛,極為痛苦。每天兜裏放著棉團,只要出門有風就得塞到耳朵眼裏,不然風一吹頭,就像磨盤一樣滾壓著,疼痛難忍。耳朵裏還經常長癤子,經常出膿血,鑽心一樣的疼痛。嚴重的咽炎,嗓子周圍像小米粒一樣紅腫的丘疹,不能多說話,兩節課不能連著上。胃竇炎很嚴重,天天吃胃藥也不能根治。由於肩周炎的原因,上課寫板書很困難,不能往高處寫字。尤其是右腿小月板損傷,足跟痛加之嚴重的風濕,使我苦不堪言,有時只能坐著給學生上課。結腸炎和腸壁痙攣,嚴重時疼痛難忍。蕁麻疹經常犯,全身起大包,有時嘴和眼睛都腫的變形。手不能沾涼水,否則雙手腫脹。沙眼嚴重,見風就流淚,還有腎虛、心臟病、附件炎和子宮糜爛等。整天全身沒有好受的時候,身後總像背個大石頭一樣,下班回家做飯都犯愁,蜷縮在沙發裏。

中西醫經常看,經常跑醫院,不見好轉。沒辦法到處找巫醫,甚麼黃仙、狐仙、周易、八卦都看過、算過,錢沒少花,耽誤時間還沒解決問題。沒辦法,後又信過耶穌六年,還洗過禮,認真看《新約》、《舊約》,身體也不見好轉。後來又供過觀音,一把一把的燒香,還領著孩子去施捨,見到落魄的人都去無償的幫助錢財,可是不管我如何虔誠的信奉和付出都無法改變我身體的狀況。該想的辦法都想了,該做的都做了,真是整天泡在苦水裏,不知何時是盡頭。

就在我讀了《轉法輪》書的當天晚上,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連拉帶吐,可身體沒有痛苦感,我決定一修到底。第二天請了三本書,當天晚上就去了煉功點。丈夫說:「這些年你不停的折騰,這次你找到正法門了?」我冥冥之中感到這就是我生生世世要找的東西,終於找到了。我說:「這次一錘定音,不變了,堅修到底!」

我特意買了一個袖珍錄放機安上耳機,每天利用業餘時間大量聽法。幾乎一、二天就能聽完一遍《轉法輪》。晚上睡覺很少。開始打坐腿翹得高高的,從只能坐五分鐘到能坐三個半小時。煉功六十天時,我撿到了一枚法輪章,也就是這一天,我的十幾種疾病不翼而飛,我的身體從裏到外師父全都給淨化了。真是無病一身輕!原來最犯愁的事就是上樓,從單元門上到六樓屋裏,要走一百四十八步左右,上一步,跟一步,還要歇一會兒,而身體淨化後,二百斤的大米我自己連續四次不用歇息就扛上六樓,換液化氣,從幾百米遠的液化站到六樓,我不用歇息就扛到家,每天下班扛著自行車加上買的水果和青菜從一樓一氣扛到六樓,好像每天都有使不完的勁,徒手上樓一步三凳,只要四十八步就躥到屋裏。我丈夫不相信,我就拽著他到一樓,我在前邊上,他一米八三的大個卻跟不上我。他由懷疑到驚嘆,感慨的說:「真是這樣啊!」我說:「修『真、善、忍』的能騙你嗎?」

得法前我身體虛弱,年年假期去療養,花掉國家很多錢,領導管我叫「紙老虎」、「藥簍子」。冬天最怕冷,穿上厚厚的蘇聯大衣、大皮靴,戴上狐狸皮帽子,還要戴上護膝,十四人的辦公室我坐在最裏面,只要門一開縫,我的腿立刻就疼,而得法後,我沒吃過一片藥,給國家節約上萬元的醫療費。爸爸要用我名開藥,我對他說:「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這筆錢要貢獻給國家。」爸爸說:「那國家也不知道啊。」我說:「我們煉法輪功的人做事不需要誰知道,只是默默的修心性,做好人,我會用錢到藥店去給你買藥。」

東北的冬天零下三十多度,在外面煉功從來沒穿過棉衣服,不用戴手套,身體熱乎乎的,就像有爐火的一樣。整天紅光滿面,精神氣十足。穿一身薄薄的黑呢子裙,戴一條長長的白絲巾,很青春漂亮,再也不是穿的臃腫、臉上掛滿苦水、頹廢不堪的從前的我了。就一本十二元錢的《轉法輪》,只是用一顆純淨的心不斷的看書加上煉功就能使生命的本質發生變化,多神奇啊!就怕你不認真看,誰看誰就找到了幸福的源泉……

同事看到我翻天覆地的變化,都被感染了,十多個人對我讚不絕口,都說:「這法輪功也太神了!」我把大法的音樂《普度》和《濟世》的磁帶拿到辦公室,他們搶著放,聽後說:「這悲壯的音樂真好聽,聽了心裏很舒服。」我把各種版本的《轉法輪》拿到辦公室,大家一人一本搶著看。

由於我不斷的看書同化法,思想境界不斷的昇華,做事方式和考慮問題的基點都是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境界,和原來大不一樣了。如:學生訂練習冊,回扣錢百分之五十,我一分不留,全部退回給學生;得法前在家利用業餘時間給學生辦補習班掙的七萬多元錢,還有平時收的很多禮品全部退給學生。家長握著我的手,眼裏含著淚說:「沒見過像你這麼好的老師。」我說:「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選先進個人,我讓給其他同事,利用業餘時間無償給學生補課。把名利看得很淡很淡,如在得法前,我們學校是三個中學合在一起的學校,在市裏處於低谷狀態。在一次給學校提合理化建議時,我提了八條建議,全部被學校採納,對學校的發展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當領導誇我有智慧,能力強,我心裏美滋滋的。可煉功後,我不再注重表揚,只是圓容,做得更深入踏實。因為我把工作環境當成了我實修心性的環境。

一次校長把我找到校長室說:「看你煉法輪功後和以前不一樣了。」我問他哪不一樣,他說:「你以前給學校提建議,現在怎麼不聞不問了?」我說:「那是因為現在學校已經走入正軌,不需要那麼多建議了。」他說:「你以前思想很有開拓性,雷厲風行,有魄力。現在看你只顧自己了。」我說:「恕我直言,那你有點小官僚。我沒修大法之前,一邊工作一邊吆喝,為名利情活著。修煉後深知這些是要放下的,用『真、善、忍』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標準更高,要求更嚴了。因為有心法的約束嘛。這是你問起來了,不然我不會告訴你的。煉功後,我對工作的認真成度和收到的良好效果是從來沒有過的。」說到此,只見校長的眼睛發亮,用一種渴望了解的心情看著我。為了證實大法的偉大,我細細的說了一下自己的一些做法,怎樣用「真、善、忍」注重培養學生的思想品德,以及部分具體實施的德育工程素質教育計劃。比如:一週一個週班長,讓學生都充分發揮和鍛煉自己的能力;一年一次輕鬆驛站活動,就是平時怎麼按「真、善、忍」做人做事,把它們編成小節目在班級裏自編自導自演。後來我班的這個項目拿到全校專門演了一場,二個多小時,是為了歡送實習老師,水平很高,效果很好,有的節目參加了二級單位的匯演,獲得了獎品。

一人一個心理檔案,就是學生修煉前有哪些弱點、缺點、特點、性格愛好、學習態度方法、身體狀態、適合甚麼教育方法、效果如何、有哪些對策等十三樣表格,對應修煉後有哪些變化。每個學生一人一個心理檔案我都要認真觀察、家訪、談話,頻繁的和學生在一起活動自然得知。雖然工作量大,但我樂在其中,有計劃、有跟蹤檢查、有論文。其中有幾篇獲國家級論文獎,郵來後我都默默的放在卷櫃裏,要是沒得法之前,我早張揚出去了,得到家長的公認、讚揚,得到學生的一致好評。

學生有甚麼心裏話願意跟我說,甚至爸爸媽媽有外遇,大人打架時學生的苦惱,家裏的戰爭學生也會找我去給解決。我用修出的理智、智慧、寬容和善心去對待一切,是默默的做,用心去做,學生把我當成良師益友。教師節學生用心給我做的手工、壁掛、各種牌匾(如「恩師難忘」),有的送給我鮮花,上面寫著:「是您教會我怎樣做人做事學習,幫我走上人生的通途。」這些珍貴的禮品我掛滿了全屋,有的現在還在保留著。

校長聽完我的話,立刻召開領導班子會議,把我班定為特色班級。我以我班為契機,寫的特色班級、特色學校的上萬字論文被市裏選上,校長披紅戴花,我校被定為市裏特色學校。我自己花大部分錢,學生每人拿幾元錢,請裝修公司把我班按我的育人計劃設計布置成育人的環境。學生一進教室就有一種心情愉悅和約束自己言行的願望,班級的育人環境就像一個匠心獨具的桃園一樣。辛苦布置的教室後來被教導處竄給了別的班級,我又自己花錢默默的布置了第二個教室,使正氣得到了洪揚。

過去我的脾氣很暴躁,學生都怕我,急眼了還動手打人,學生背後都叫我活閻王。得法後,嚴格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一改以前的簡單粗暴方法,對待學生像對待自己孩子一樣,尤其對待不聽話的學生,站在他們的角度寬容理解肯定他們的優點,信任鼓勵啟迪他們的純真善良,孩子們都稱我為阿姨、媽媽,是法輪大法使我身心巨變,脫胎換骨。(待續)

--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度過迷茫的兩年後,我想來想去,覺得按照法輪大法的要求真、善、忍去做事沒有錯,對人對己都是有益無害的,我覺得還是應該堂堂正正的心態,利用我的技術,多幫助別人,不考慮他們對我的不公,我就盡心盡職的完成我的工作。
  • 做夢怎麼能夢得這麼清楚呢?而且還是確實發生過的事?好像有人提醒我,或者電影回放一樣?修煉以後,我就明白了,這就是我的主元神回到了過去的時空。這裡和朋友們分享我──曾經的一個堅定的無神論者,是如何走入了神奇的法輪大法,體悟到了生命的真諦,也希望能給您做個借鑒。
  • 愫幸長年吃素,並在宗教中擔任義工,感覺在尋找些甚麼,可又說不上來要尋找的是甚麼,只知道眼前這些都不是自己所要的。尋尋覓覓的十六年後,機緣巧合的,一位閨中密友修煉法輪功數月,感覺非常好而將大法介紹給愫幸。一九九九年九月,年已五十多歲的張愫幸,用她非常有限的認字第一次接觸《轉法輪》,雖然看懂的少之又少,可字字敲進心坎兒裏,內心受到很大觸動,非常肯定這就是自己在尋找的、所要的東西。
  • 以前總愛聽別人講修煉的故事,今天就講講我自己的修煉故事吧。修煉界流傳的一些玄妙的事情在我身上也都體現過的,我以前就看到過別人看不到的東西。修煉界知道現在有一些名山大川有一些千年修道的人,他們的年齡很大的,我是相信的。以前有一位道家的師父,還給過我吃過丹呢,來無影去無蹤的,本事很大的。這些以前不想跟人說,今天就講出來作為我的故事的開頭吧。修煉故事吧。
  • 有一天,我幸運的讀到了《轉法輪》,明白了許多做人的道理,知道了人的道德價值,明白了有得必有失的理。紅包之於我,忽然變得沒有任何的吸引力。《轉法輪》讓我放下了人難以放下的利益之心,解脫了利益的羈絆,不再為紅包影響情緒。我開始還給病人我收到的每一個紅包。
  • 這位在瑞士出生長大,身材高挑,總是露著一臉瀟洒笑容的女士名叫科妮莉亞(Cornelia-Ritter)。雖然生長在歐洲,但是她也不知道為甚麼,自己從小發自生命深處就喜歡探索東方文化的奧妙,想尋找一種能使精神解脫和昇華的東西。為此,她曾浪跡天涯,四處尋覓,她找到了嗎?
  • 在十幾年的修煉中,我時時、事事用法衡量,用法對照自己,不求名、利,只希望別人比自己過得好,只希望做一個有益於別人的人。認識我的人說:「老頭,又在修橋補路啊!」「這老頭又做好事了……」不知情的行人問:「老頭,大冬天的脫了棉衣幹,多少錢包下來的?」也有的人說:「是哪個照顧的?數目一定很可觀,給錢少了誰幹呀?」我笑瞇瞇的說:「沒人叫我幹,也沒人給我錢,只要大家走個好路,我就放心。」在我們當地有很多人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很多人都說:真想不通,煉法輪功的人這麼好,別人給錢也不幹的事,法輪功不要錢、主動幹,一心為別人,共產黨的幹部誰做得到啊?法輪功這麼好,怎麼共產黨還要打壓呢?這共產黨真是神經病,莫名其妙!
  • 當他拿著《轉法輪》這本書鄭重的對我說:他要修煉了。從那一刻起,我感覺丈夫就像變了一個人,每天像充了電一樣,總是滿面陽光,身心輕鬆,幾乎沒有發愁的事。而且做事處處考慮別人,單位工作依然很忙,但多晚回來都不喊累,還主動幫我照顧孩子,做家務。單位裏的東西再也沒往家裏拿過。最重要的是他身體健康了。…在我下定決心修煉那一刻起,我體會到了那種無以言表的神聖和幸福,我覺得自己像變了一個人,生活中的苦惱、工作中的不如意、同事間的勾心鬥角、互相攀比等都不在看重,感覺身心輕鬆。
  • 為了修行,李素幸花了不少錢,吃了不少苦,婚後不久還跟著一位密宗老師前往大陸四川一個山洞裏苦修,內心一直在渴望著一種正的力量。在她心中一直堅定地認為這個世上一定有一部法,真正能夠度人的師父還在,不用花很多錢,她覺得自己應是神佛所揀選的人。終於在這漫長的等待中,她盼到了法輪大法!
  • 我也曾起早貪黑的練過多種氣功,試過各種治療,都無效。幸運的是,一九九七年六月,遇到了法輪功。此後,就天天和大家集體煉功,集體拜讀李洪志先生的《轉法輪》,越讀越愛讀,字字是真言,句句是天機。突然明白:自己一生中,越求索,越茫然;越奮鬥,越痛苦;原來是因為迷失了,認錯了人生的目地。從此,豁然開朗,時時處處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煉心性,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平。大約半年的光景,全身大小病症不翼而飛,精力日益充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