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許茹】:給討好天津書記張高麗的官員們講一個故事

許茹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07月08日訊】天津薊縣大火究竟死了多少人,雖然仍舊不知曉,但官方媒體報導的只死了10個的說法顯然是無法服眾的。然而,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確保自己可以在18大官場分到一杯羹的天津市委書記張高麗,一再強調,天津全體黨員幹部要高度統一口徑,一致對外,講大局、保民生、促穩定、求和諧;同時下禁言令:不允許任何人談論這場火災死人話題,不准參加悼念儀式,否則以黨紀國法論處!

據說,現在的天津氣氛詭異,十分恐怖。不僅官員們禁止談論真相,而且所有涉及的遇難者傷者家屬、倖存者、消防、公安、醫護、殯儀館工作人員、記者、普通民眾等也全部被噤聲。一名網友披露,他姑父的侄兒,一名剛剛放暑假的大學生,不過在微博上發了個帖子就被警察抓走了。

也許,在這樣恐怖的打壓下,真相會被一時掩蓋,但所有參與其中的,特別是那些討好張高麗的官員們,不僅良心上會時時受到譴責,而且此種行為也被上天記錄在案,因為這畢竟是自己的選擇。

清代袁枚《子不語》中講述了這樣一個因討好上級而昧著良心行惡官員的故事。

乾隆二十年,某侍郎受命視察黃河,駐紮在陶莊。這時正是大年三十晚上。侍郎向來勤勉盡職,自然獲得上司賞識和信任。他騎著馬,帶了四個隨從,手持火把和燈籠,在黃河邊上巡視,走入了一片冰封的泥淖地帶。一眼看去,儘是枯黃的茅草、灰白的蘆葦,侍郎不覺感到有些淒涼。在不遠處,他發現葦草中支著一架帳篷,還有燭光閃現,召來一問,原來是某主簿在守夜。侍郎很欣賞他的勤勉,便與主簿對飲了幾杯酒,之後仍舊返回公館。

回到公館後的侍郎感到疲倦,解衣便睡。睡夢中他還在騎馬巡河,只是所到之處,不是原來的地方,前後都是蒼蒼茫茫的黃沙地。約走了二里路光景,前面有間草屋,還亮著燭光。侍郎向茅屋走去,有個老婦在門口迎接。侍郎仔細辨認,竟是自己的亡母。她見了侍郎,驚奇地問道:「你怎麼會到這兒來?」侍郎說是奉命巡河而來。亡母說:「這裡不是人間,你已經到了陰間,怎麼才能回到陽間去呢?」這時侍郎才明白,母親已死,自己也死了,於是大哭起來。

侍郎的母親說:「河西有個老和尚,法力高明,我帶你去求他幫忙,讓你返回陽間。」於是侍郎跟著去拜見老和尚。老和尚閉著雙眼,一言不發。侍郎跪在台階下,拜了又拜,老和尚仍不還禮。侍郎問:「我奉天子的命令巡河,怎麼會到陰間來的呢?」老和尚還是一言不發。侍郎忍不住發怒說:「我是天子的大臣,即使罪該一死,也須讓我知道自己所犯的罪,使我心服,為甚麼你一言不發,像只啞巴呢?」

此時,老和尚笑著對侍郎說:「你殺的人太多了,應享用的利祿,已被折算光了,你還有甚麼可問的呢?」侍郎說:「我殺人雖多,都是按照國法量刑,全是應殺的人。這不是我的罪過。」老和尚說:「你當初辦案時,果真心中只有國法嗎?是否還有迎合上司意圖,草菅人命,為的是討好上司、陞官發財的私利呢?」老和尚拿起桌子上的一柄玉如意,直指著侍郎的心口。侍郎頓覺有一股冷氣,直衝進五臟,心咚咚地急跳不已,汗如雨下,驚怕得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過了很長時間,侍郎才說:「我知罪!以後改過,可來得及?」和尚說:「你是一個自以為聰明絕頂、不肯改過自新的人。只是今天,還不是你壽終正寢的日子。」老和尚示意兩旁的小和尚說:「領他出去,放他還陽!」

侍郎與小和尚一起走,在黑夜中,小和尚攤開手掌,掌中有顆小珠,珠光照亮了黃河岸邊,從工地直到陶莊公館,亮得如同白天一樣。他的亡母迎上前來,哭著說:「兒雖然暫時回去,可是不久就會來,不會隔很長時間。」於是侍郎按原路回家,到門口下馬時,夢就醒了。他向家人,細述了夢中之事,感到惶惑和疲乏,就又睡了過去,過了好幾日才起床。到了當年四月,侍郎生病吐血,一病不起,死了。

這個故事無疑在告訴天津的各級官員,聽從代表中共的張高麗們的命令、昧著良心掩蓋真相,雖然暫時保住了官位,但喪失的不僅僅是自己的良心,而且還折了自己的福壽。到底孰輕孰重,官員們不妨想一想。更為重要的是,在搖搖欲墜的中共大廈將傾之際,每個官員難道不想為自己的將來留條後路嗎?難道不怕未來被清算?或許,今日的抗命迎來的卻是世人的敬重和光明的未來。

評論
2012-07-09 3: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