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網聞】天津火災後媒體人曝洛陽大火實情

人氣: 2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大紀元2012年07月09日訊】日前,天津薊縣商場特大火災成為海內外各界關注和議論的熱點話題,官方統一口徑稱10人死亡,外界認為是378人死亡。近日,有中國的媒體人出於良知,將11年前轟動全國的洛陽大火的報導是如何出台的,以及官方宣傳部門是如何對媒體噤聲的內幕揭示出來。

河南洛陽市大火應該是僅次於克拉瑪依火災的第二大火災,而且很慘,被火災所造成的毒物在幾秒鐘之內熏死了三百多人。現將原文摘錄於此,可能會對天津薊縣火災的觀察有一定幫助。

2000年12月25日,聖誕之夜,洛陽的東都商廈著了一場大火。官方現在宣佈的數字是死了309人,這應該是僅次於克拉瑪依火災的第二大火災,而且很慘。在舞廳裡大家慶聖誕夜的時候被火災所造成的毒物在幾秒鐘之內熏死了三百多人。

這事兒也很有戲劇性,當天晚上又是我值夜班,當時有一個記者組派到洛陽去搞正面報導,去了4個人,一個攝影記者,三個文字記者,晚上九點鐘的時候洛陽一個朋友給我打來電話,說老馬出事了,東都商廈著火了。我就給記者打電話,說你們別吃飯了,直接趕到東都商廈那兒的火災現場,他們半個小時之內就趕到現場了。

12月是天最冷的時候,記者的設備也不好,沒辦法寫稿子。我說這樣,你看到甚麼就用電話說,我家裏邊找了編輯,電話不放下,記者說甚麼編輯就記甚麼,把現場看的東西斷斷續續記下來,記完之後整理成稿,所以速度很快。

到夜裡兩點半的時候說裡邊已經抬出八十多人來了,而且記者說是死屍。我們那個時候報紙的截稿時間是兩點半,不能再等了,就把這稿子整成了。發在《大河報》的一版,題目是我做的,叫《悲慘聖誕夜橫禍降洛陽》然後這報紙就付印了,開印的時候我睡不著覺,我又給記者打電話,問你說看見抬出八十多個人,說是死屍,你怎麼知道是死屍?他萬一還有氣兒怎麼辦?你這個報導不就失實了嗎?他說我是聽人說的,我說那不行,我讓那個已經開印的機器停下來,把那八十多個死者改成八十多個傷亡者,省得技術上犯錯誤,就開印了。

結果到了五點鐘的時候電話響了,省委宣傳部緊急通知,通知各報社電視台的一把手早七點到省委宣傳部會議室開緊急會議。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肯定就是這事兒。我就給那一把手打電話,說起來吧,通知早上七點開會。他說甚麼狗屁事兒七點鐘開會?我說肯定是火災的事兒。他說甚麼火災?我說昨晚上你不在,我值班。我把這情況簡單一講,他說老天爺,見報了沒有?我說不但見報了而且現在已經印出來了。我建議你去省裡的時候先到印刷廠帶幾份報紙去,如果省裡說禁止報導的時候你就說對不起,在你們下禁令之前我們的報紙已經印出來了。在現場他悄悄跟我通電話說省裡通報死了309人,我說好啊,數字沒失實,心裏踏實了。

最後宣佈河南省所有媒體不得對這個事件進行報導,這時我們去的總編輯說對不起,你們這個禁令是剛下的,我們報紙兩點半就複印了,報紙已經印出來了。拿著報紙給主席台上省委副書記和宣傳部長看,他們一看大發雷霆,誰讓你們發的?他說在那個時候沒有誰不讓我們發。然後說別跟我說,拿去找書記去。書記看到報紙還是那句話,誰讓你們發的?說那個時候夜裡兩點半沒有人通知我們不能發。書記說把報紙收回來。那時候已經早上八點鐘了,街上的零售已經上市賣了,投遞的已經投遞到戶,我們只好說我們沒辦法收。

說這個事件一定是世界性的大新聞,假如現在滿街收報紙會不會構成另一個大新聞?這樣是不是政治影響不太好。這個報導就發出來了,第二天全國的報導包括國外的報導依據的就是這一篇,後面的都沒有了,因為現場的所有東西都封鎖了。

這幾個事兒加在一起,都趕在那一年了,我就這樣很光榮的下台了。我講這些東西不表任何功,但是我也沒有任何遺憾,我因為說了真話,因為做了這樣一些報導,受到這些懲罰是應該的,這是這個時代不可避免的一種命運。

我認為,我今天講的主要題目是作為一個深度報導的記者應該有社會責任感和歷史使命感,這東西不是一句空話,是作為新聞人自己應該有所準備。我主要是想給大夥兒喚出一個理念:我希望中國新聞界會有一代一代的比我們更強的更多的人走上這條道路,最終給中國新聞界帶來一個輝煌,迎接中國新聞真正的大發展的時代。

於2008年6月

(按:本文系時任大河報總編的馬雲龍先生在復旦大學新聞學院的講座錄音整理而成的,並經馬先生審訂和授權特刊於本博。其中關於洛陽大火的段落節錄於長微博,原標題為《深度報導社會責任和歷史使命》)

(責任編輯:李明宇)

評論
2012-07-09 7: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