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的種子結碩果

唐風 整理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現代社會有相當一部分人推崇進化論者宣傳的「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競爭法則,尤其在經濟領域,「商場如戰場」已是普遍共識,不但將同業間的競爭比喻為「商戰」,進而把買賣雙方的關係看作戰爭,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這給人造成一種錯覺,如果不傷害對方就無法成功或者攫取最大財富,在某種程度上這導致了社會的惡性競爭和誠信的缺失。那麼事實果真如此嗎?在經濟領域裏是否需要播撒善的種子呢?我們先來看一個真實的故事。

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一對老夫婦走進一間旅館的大廳,想要住宿一晚。無奈客房已滿,飯店的夜班服務生說:「十分抱歉,今天的房間已經被早上來開會的團體訂滿了。若是在平常,我會讓二位到其它旅館,可是我無法想像你們要再一次的置身於風雨中,你們何不待在我的房間呢?它雖然不是豪華的套房,但是還是蠻乾淨的,因為我必需值班,我可以待在辦公室休息。」這位年輕人誠懇的說,感激不盡的老夫婦接受了他的建議。

幾年後,這位普通的服務生收到一位先生寄來的掛號信,邀請他到紐約一遊。在抵達曼哈頓幾天後,服務生見到了這位當年的旅客,這個路口正矗立著一棟華麗的新大樓,老先生說:「這是我為你蓋的旅館,希望你來為我經營。」這旅館就是紐約最知名的華爾道夫飯店,這家飯店在1931年啟用,是各國的高層政要造訪紐約下榻的首選。老先生叫威廉•阿斯特,當時接下這份工作的服務生就是希爾頓首任經理喬治•波特。

多少人夢寐以求的機遇被喬治無意中獲得,而威廉•阿斯特所青睞的正是他為別人著想的善良之心。

莎士比亞說:「善良的心地,就是黃金。」而在東方古老的觀念中更不乏勸人向善的格言,老子認為:「天道無親,常與善人。」民間更有「財寶有腳尋善人」的說法,壞人為追逐利益作惡,然而「虧心折盡平生福,行短天教一世貧」。

李洪志先生於1992年傳出法輪大法,在講法當中更將財富與道德的關係闡述的非常清楚,法輪功告訴人符合真善忍特性的行為才是正確的行為,只有善行積累的白色物質「德」才能給人們帶來包括財富在內的福份。而真修大法弟子依循善的原則做事做人,不但沒有在競爭激烈的各行各業中被淘汰,反而獲得了成功,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

善心待人,業績遙遙領先

大陸某大法弟子曾是省外貿系統的工作人員,工資收入與工作成效掛鉤。一九九四年十月份因病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隨著心性的提高,健康發生了一系列的驚人變化,心胸也變的寬廣坦蕩,不與別人爭名爭利,工作中發生業務交叉,或者別人要做他已成功開發的項目時,他想到師尊的教誨,總是真心實意的幫助別人,把自己的業務資料毫無保留的交給同事,自己從新另外開拓別的業務渠道,這在修煉前是決不可能的事情。

修煉了法輪大法以後,因為思想境界得到昇華,身體健康了,在經濟上也並沒有失去甚麼,相反他拓展業務做甚麼成甚麼,業績在公司還是一直遙遙領先,人緣與口碑也很好。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修煉者時,公司領導與同事沒有一個是助紂為虐的。惡警二次搜查他的辦公室,在同事的幫助下,惡警甚麼也沒有得到。事後有的同事告訴他說:大家都為你作證,都說你為人好,是行業先進工作者,對公司貢獻大。

以真善忍處事 生意做得更好

台灣蘇澳鎮一家塑膠袋工廠的老闆林崇祺,於一九九七年尋尋覓覓找到法輪大法之後,他的人生態度開始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他從真善忍的法理中明白了生命的真諦,找到人生的方向,洞悉事務的因緣,不但崇祺夫婦和二個女兒同時走入修煉,他的父母、弟弟、二位叔叔和一位姑姑也相繼得法,成為堅定的法輪功學員。

崇祺說:「我在大法中受益最大的是,對於人生態度的改變,感到非常輕鬆愉快。自從修煉後,因為諸凡待人處事都有真善忍法理作指導,比較不會那麼執著,因此對事務的觀察力變得比較敏銳清晰,凡事容易一目了然其間的因果,等於是智慧開了一樣,對於做生意也起了很大的幫助。在生意上,最大的不同就是利益之心較淡,抱著服務客戶為優先的態度,生意反而變得更好。同時也以真善忍的態度去對待同業,主動幫忙他們,不像修煉之前那樣純以利益考量去競爭,同業受到感動,一有機會也是誠意回饋來待我。」

崇祺舉例說:「有次,與某同業都到同一家公司去交貨,這位同業不知如何聯絡交貨事宜,看他急得滿頭汗,我就主動幫他聯絡所有事宜,有一次還主動幫他搬貨。比較熟識後,同業表示,感覺我與其他老闆不一樣,比較特殊,對我產生了信任。現在,有甚麼風吹草動,比如原物料價格或貨源問題等,跟這行業有關的消息,他也會主動打電話來通報和討論。」

做好事,得好報,獲瑞典國王獎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七日,在瑞典王宮皇家書房內,舉行了二零一一年「國王卡爾十六世古斯塔夫獎」頒獎儀式。這一年,「國王卡爾十六世古斯塔夫獎」分為「新創業者先鋒榮譽獎」和「新創業者獎」兩個獎項。「新創業者先鋒榮譽獎」,是表彰在瑞典已創立公司一段時間、有移民背景的瑞典人,通過辛勤工作進而使公司收益不斷增長的創業佼佼者。

獲此特殊榮譽的瑞典法輪功學員瓦西柳斯,他創立的公司通過銷售電信公司的各式電話,和瑞典眾多中、小型公司建立了電信伙伴關係,贏得了客戶的信任。希臘出生的瓦西柳斯從一九九八年起開始修煉法輪功,他一直按照法輪功「真、善、忍」的標準做事,他認為他事業的成功源於他修煉法輪功,是「做好事,得好報。」

瓦西柳斯在獲獎後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我和我的團隊非常高興接受國王陛下授予的這個獎項。我修煉法輪功,我知道法輪功在中國受到中共政權的迫害。中共把法輪功學員關進監獄、殘酷折磨,甚至被迫害致死。……但是在瑞典,今天國王親手發給了我這項作為勤奮與智慧企業家榜樣的獎項,而我作為一名法輪功學員接受了這項榮譽,這足以戳穿中共的謊言宣傳。」

其實,在現代經濟學理論中,人類自由市場同業間的競爭,是人們在社會合作的前提下,為爭取最有利的地位而作的自我努力,在商業領域同樣存在如何正確對待自己與他人的問題。合作是與人為善的體現,競爭是努力自我完善的體現,這種競爭,與進化論描述的生物學上的「爭鬥」實在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

商業競爭是讓每個人都能發揮自己的長處,讓擁有的有限資源作最有效率發揮,不是你死我活,而是大家都能活,並且都能活得更為美好的情況,是有智慧的人類發揮分工合作的方式。在自由市場裏,商業交易總是有利於買賣雙方的,雙方都是覺得「值得的」,否則不會成交。也即買賣雙方皆是贏家,商品在本質上即包含著有某種價值的利他因素,商業競爭與其說是往往贏取金錢不如說是贏取人心。

善心,為他人著想,不僅有助於建立起良性的競爭關係,提升產品質量與性能,更有助於贏得客戶的讚譽和信任。另外,善心還是工作環境中的黏合劑,他能凝聚、吸引、留住人才,使上下同心、利可斷金,工作效率必然提高。更何況,善言善行能夠給人帶來真正的天佑與福報,遠離一切天災與人禍,傳播了善的種子必將結出累累碩果,最終在競爭中穩穩勝出。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9/善的種子結碩果-259991.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九九四年五月一日,我參加了李洪志師父在長春的第七期講法班。從此沐浴在大法的美好中。說起參加講法班,有許多神奇的經歷,現在還歷歷在目,經常喚起美好的回憶。…學法前有一次感覺眼前白茫茫一片像有一層濃厚的霧一般,瞬間霧散,看到眼前特別明亮通透。這時出現一條金龍在眼前遊動,金光閃閃,特別刺眼,兩個前爪上的鱗片有盤子那麼大,清晰可見。這時一個意念打入我腦海中:「龍是佛的護法,這是佛光啊!」
  • 學生看到我身心如此巨變,驚奇的問我怎麼會變化如此之大?我告訴他們是因為我煉了法輪功。學生們說也想煉,於是我利用午休時間給學生放師父的講法錄音,全班學生靜靜的聽著,當時就有四個學生打開了天目,晚上就有十四個學生淨化了身體。學生利用業餘時間學法煉功,按「真、善、忍」標準做人,在大法的指導下,學生發生了全方位的變化。
  • 出於好奇和興趣,從下午三點一直看到第二天早晨,把整本《轉法輪》和後面的小傳一口氣讀完,這從前聞所未聞的宇宙大法的法理如雷貫耳,喚醒了我迷失的心智。知道了只有完全同化「真、善、忍」才能解決生命的終極問題──返本歸真,深知這是一本天書,原來人間真有天書啊!我怎麼才看到,真是相見恨晚!
  • 在度過迷茫的兩年後,我想來想去,覺得按照法輪大法的要求真、善、忍去做事沒有錯,對人對己都是有益無害的,我覺得還是應該堂堂正正的心態,利用我的技術,多幫助別人,不考慮他們對我的不公,我就盡心盡職的完成我的工作。
  • 做夢怎麼能夢得這麼清楚呢?而且還是確實發生過的事?好像有人提醒我,或者電影回放一樣?修煉以後,我就明白了,這就是我的主元神回到了過去的時空。這裡和朋友們分享我──曾經的一個堅定的無神論者,是如何走入了神奇的法輪大法,體悟到了生命的真諦,也希望能給您做個借鑒。
  • 愫幸長年吃素,並在宗教中擔任義工,感覺在尋找些甚麼,可又說不上來要尋找的是甚麼,只知道眼前這些都不是自己所要的。尋尋覓覓的十六年後,機緣巧合的,一位閨中密友修煉法輪功數月,感覺非常好而將大法介紹給愫幸。一九九九年九月,年已五十多歲的張愫幸,用她非常有限的認字第一次接觸《轉法輪》,雖然看懂的少之又少,可字字敲進心坎兒裏,內心受到很大觸動,非常肯定這就是自己在尋找的、所要的東西。
  • 以前總愛聽別人講修煉的故事,今天就講講我自己的修煉故事吧。修煉界流傳的一些玄妙的事情在我身上也都體現過的,我以前就看到過別人看不到的東西。修煉界知道現在有一些名山大川有一些千年修道的人,他們的年齡很大的,我是相信的。以前有一位道家的師父,還給過我吃過丹呢,來無影去無蹤的,本事很大的。這些以前不想跟人說,今天就講出來作為我的故事的開頭吧。修煉故事吧。
  • 有一天,我幸運的讀到了《轉法輪》,明白了許多做人的道理,知道了人的道德價值,明白了有得必有失的理。紅包之於我,忽然變得沒有任何的吸引力。《轉法輪》讓我放下了人難以放下的利益之心,解脫了利益的羈絆,不再為紅包影響情緒。我開始還給病人我收到的每一個紅包。
  • 這位在瑞士出生長大,身材高挑,總是露著一臉瀟洒笑容的女士名叫科妮莉亞(Cornelia-Ritter)。雖然生長在歐洲,但是她也不知道為甚麼,自己從小發自生命深處就喜歡探索東方文化的奧妙,想尋找一種能使精神解脫和昇華的東西。為此,她曾浪跡天涯,四處尋覓,她找到了嗎?
  • 在十幾年的修煉中,我時時、事事用法衡量,用法對照自己,不求名、利,只希望別人比自己過得好,只希望做一個有益於別人的人。認識我的人說:「老頭,又在修橋補路啊!」「這老頭又做好事了……」不知情的行人問:「老頭,大冬天的脫了棉衣幹,多少錢包下來的?」也有的人說:「是哪個照顧的?數目一定很可觀,給錢少了誰幹呀?」我笑瞇瞇的說:「沒人叫我幹,也沒人給我錢,只要大家走個好路,我就放心。」在我們當地有很多人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很多人都說:真想不通,煉法輪功的人這麼好,別人給錢也不幹的事,法輪功不要錢、主動幹,一心為別人,共產黨的幹部誰做得到啊?法輪功這麼好,怎麼共產黨還要打壓呢?這共產黨真是神經病,莫名其妙!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