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漫話共產黨和納粹之三十

韓梅:「雅利安化」與「公私合營」

韓梅

人氣: 10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07月09日訊】一般的強盜搶了別人的東西通常都是不大願意聲張的,因為搶劫畢竟不是一樁名正言順的事。但共產黨納粹顯然與這些人不同,他們不但明目張膽地搶,而且搶得理直氣壯,甚至搶出了正義感和光榮感。按照他們各自的理論,猶太人是「低等民族」,是「人民公敵」,地主富農資本家是剝削階級,總之,他們的財產都是骯髒的,既然如此,把它們搶過來當然既正義又光榮。試想,如此理直氣壯的強盜,古今中外有幾人? ——題記

2008年9月18日,一個名為「掠奪與歸還」的特別展覽在柏林猶太博物館開幕,展出了1933年以來納粹分子從猶太人手中奪走的眾多藝術品,其中包括德國印象派畫家洛維斯•科林特的油畫作品《羅馬城周圍的小山》、《希爾波斯坦先生的肖像畫》,奧托•米勒的油畫《三女童前面的男童》等。

這些藝術品雖然數量可觀價值不菲,充其量不過是被納粹掠奪的猶太人龐大財富中的滄海一粟。

納粹上臺後,實施了一系列反猶政策,其中一條重要政策叫「雅利安化」,就是把猶太人的私有財產國有化,變為德國人的財產,實即納粹政府的財產。

1938年4月26日,納粹政府出臺了一項規定,強制猶太人向財政局詳細申報他們的所有財產,如果隱匿不報,將受到刑法的制裁,不但財產會被沒收,本人還會被處以十年以下的徒刑。

三天後,戈林主持召開了部長會議,決定「將猶太人的所有財產通過強制手段全部兌換成國家債券,從而轉變為國家所有,將猶太人從經濟生活中徹底清除出去。」

1938年5月,納粹經濟部又頒佈公告,規定當政府官員得知猶太人有逃跑的企圖時,可以將他們的大部分財產運入國庫。

這年的11月9日,發生了納粹迫害猶太人的標誌性事件「帝國水晶之夜」,在納粹當局的煽動和唆使下,德國全境出現了反猶浪潮,數千個猶太教堂遭破壞,大量猶太人機構和商店被搗毀,約400名猶太人被殺害。之後,此前確定的將猶太人財產國有化的方案被付諸實行,德國猶太人財產的相當大的部分通過強制公債轉化成了國家財產。這種方式後來更成為整個歐洲雅利安化的模式。

11月12日,納粹又推出了一個掠奪猶太人財產的新花招,要求他們通過向當局繳納錢款為自己贖罪,這筆錢叫做「猶太人贖罪金」。這筆資金高達10億帝國馬克。為了籌備這筆資金,猶太人被迫出賣房屋、證劵,甚至國家公債。11月21日的實施條例將猶太人的贖罪金擴大為所有財產的20%。最後,納粹從猶太人贖罪金中總計獲得了11億多帝國馬克的收入。據統計,在戰前幾年德國政府的財政預算中,由雅利安化獲得的收益至少占政府收入的9%。

2010年11月10日,英國《每日電訊報》發佈消息稱,一項新的研究發現,二戰時德國人從猶太人那裏掠奪和搶劫的財產共計近1200億帝國馬克。這些財產為納粹發動戰爭提供了三分之一的資金保證。

發佈這份研究報告的科隆歷史學教授漢斯-彼得•烏爾曼稱,1933年到1945年間的納粹稅務機構積極致力於「消滅猶太人經濟」,並且掠奪、侵佔猶太人在德國的財富。即使是在德國對猶太人展開大屠殺之前,那些想逃離的猶太人都不得不在逃跑之前留下部分財產,這部分錢被以一種所謂的「出口稅」的形式來徵收。烏爾曼教授稱,當時政府利用戰爭的名義籌錢,其中多以借貸和直接盜竊的方式向猶太人「募款」,保守估計,德國發動的戰爭中至少30%的資金來源於從猶太人中搜刮而來的錢財。

同樣研究這個項目的慕尼克大學教授克裏斯汀娜也表示,當時的稅務機構是為了掏空猶太人的銀行帳戶而設立的。而納粹也從拋售搜刮來的猶太人的財產中獲得了巨大的利潤,那些被迫害的猶太人後來被驅逐到波蘭滅絕營並死於那裏。例如,1941年開始,漢堡就舉行了數場猶太人傢俱拍賣會。

在掠奪民眾財產這一點上,共產黨跟納粹一樣,也是一夥明火執仗的強盜。

拿中共來說,從上世紀二十年代後期開始,它就打著「打土豪」的旗號公開搶奪地主、富農、大商家的財產。搶過他們之後,接著又搶農民、小商人、手工業者。

奪得江山後,中共又馬不停蹄地搞起了轟轟烈烈的「土改」。表面上看,「土改」是把地主富農的土地拿過來分給農民,但沒隔幾年,中共又發動了聲勢浩大的人民公社化運動,強迫農民把這些從地主富農那裏分來的土地,乖乖交到了共產黨的手裏。可見,分土地給農民不過是虛晃一槍,共產黨的最終目地還是自己當地主。

搶完了地主富農後,又接著搶資本家。1953年,毛澤東提出要「變生產資料的資本主義私有制為生產資料的社會主義公有制,消滅資本主義剝削和消滅資產階級」。很快,一場名為「公私合營」的強盜把戲又開場了。

1956年1月,北京市連續幾天日夜鑼鼓喧天,爆竹聲不斷,到處張燈結綵,都是慶祝公私合營的遊行隊伍;每天都有成百成千的私營工商業戶,被「批准」實行公私合營。1月15日,天安門廣場紅旗飄揚,鑼鼓喧天,各界群眾20萬人在這裏慶祝農業、手工業和資本主義工商業社會主義改造勝利完成,百年老店同仁堂的老闆樂松生在天安門城樓上向毛澤東遞上公私合營的喜報,喜報由毛澤東身邊的彭真雙手接過,毛澤東臉上全是笑容,毛澤東身旁的周恩來、劉少奇也個個滿面春風。至此,北京市成了全國第一個全市資本主義工商業實行公私合營的城市。

1955年,公私合營正大步前進,但毛澤東還嫌不夠快。10月27日、29日,他兩次邀請全國工商界代表到中南海座談,廣發追命帖。11月1日,全國工商聯執委會召開一屆二次會議,主任委員陳叔通借毛澤東講話,催促工商業者進一步接受改造;並威脅對少數破壞改造的違法分子,展開嚴肅的批判和鬥爭。
  
1956年1月,毛澤東親自到榮毅仁的申新九廠視察,榮毅仁只好把自己的產業無償交出。在聲勢浩大的政治攻勢的推動下,私營工商業改造出現了從個別合營邁向全行業合營的高潮。包括榮毅仁在內的一些不甘被掠奪的資本家,也只能「白天敲鑼打鼓,晚上痛哭流涕」。有人寫《祭廠文》,有人寫「多年心血,一旦付諸東流;幾聲鑼鼓,斷送萬貫家財」,以發洩怨恨。

公私合營,明明是對私人資本的豪取強奪,中共卻美其名曰「贖買」。所謂「贖買」,不是由國家另拿一筆錢收買資本家的企業,而是在每年生產獲得的利潤中,拿出一點分給原私營業主,即按照固定資產價值付給他們定額利息,叫做「定息」。定息息率1956年2月為1厘至6厘,1956年7月定為年息5%。定息期原定7年,到1962年止,後來又改到1965年止,即一共拿10年。

當年,中共對全國私營企業資產的評估結果為24.1864億元,這個結果不及實際資產的十分之一。即使以此為基數,從1956年到1996年,不計複息,也不問年息5%是否合理,中共起碼侵吞了民族資本家3萬6千億元以上的利息,遑論本錢被剝奪的損失了。更重要的是它拿走了人家全副身家財產,給5%年息10年之後,就永遠霸佔了這些財產,卻還美其名曰「贖買」,這與強盜何異?!

不過,如果有誰把納粹和共產黨視為一般的強盜,那就未免有些小瞧它們了。一般的強盜搶了別人的東西通常都是不大願意聲張的,因為搶劫畢竟不是一樁名正言順的事。但共產黨和納粹顯然與一般的強盜不同,他們不但明目張膽地搶,而且搶得理直氣壯,甚至搶出了正義感和光榮感。按照他們各自的理論,猶太人是「低等民族」,是「人民公敵」,地主富農資本家是剝削階級,總之,他們的財產都是骯髒的,既然如此,把它們搶過來當然既正義又光榮。試想,如此理直氣壯的強盜,古今中外有幾人?

評論
2012-07-09 9: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