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濟南資深醫療員工曝醫院活摘器官黑幕

山東濟南醫療系統工作長達20多年資深員工披露山東勞教所、監獄、醫院及公安法院聯合做非法器官交易
中共內部官員承認,政法委處級以上的官員都知道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一國家機密。圖為著名油畫家董錫強先生的力作《活摘器官的罪惡》。(大紀元資料圖片)
更新: 2012-08-16 08:04:33 AM   標籤:tags: 活摘器官

【大紀元2012年08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唐文綜合報導)中共江澤民集團1999年7月20日開始發動殘酷迫害法輪功至今13年。王立軍事件後,媒體曝光王立軍、薄熙來谷開來夫婦參與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以及周永康政法委系統主導迫害法輪功,龐大數量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並被活摘器官。法輪功被迫害問題已成為中國政治問題核心。

大紀元獲悉,位於山東省濟南市的山東省千佛山醫院與山東省警官總醫院兩家省級大醫院都直接參與了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並且是直接得到上至中央一級的明確指示,下到院方全力參與。更多信息還表明,濟南多個大醫院均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從事器官移植的多是軍隊武警醫院。

醫院、勞教所等「大型流水」作業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

在山東濟南醫療系統工作長達20多年的資深員工披露,許多活體器官移植是由「山東省千佛山醫院」、「山東省警官總醫院」、「山東省監獄」和「山東省女子監獄」(均位於工業南路上,女監位於男監的西南角,對外掛的牌子是「山東省興業發展有限公司」)及更多的監獄、勞教所共同勾結幹的。它們形成的是「大型流水」作業,從換取器官人員的到位、到活體器官的摘除、器官的移植、分成包干費用等等。

2003年8月12日,山東省千佛山醫院與天津第一中心醫院、東方器官移植研究所聯合成立了「東方器官移植研究所山東肝移植中心」,並在山東省全省的醫院中第一家成立了專門的肝臟移植科。

千佛山醫院開展臟器移植最多,而腎移植術、睪丸移植術、肺移植術、眼角膜移植等技術也都非常普遍。許多醫療技術處國內先進水平。


在山東濟南醫療系統工作長達20多年的資深員工披露,許多活體器官移植是由「山東省千佛山醫院」、「山東省警官總醫院」、「山東省監獄」和「山東省女子監獄」(均位於工業南路上,女監位於男監的西南角,對外掛的牌子是「山東省興業發展有限公司」)及更多的監獄、勞教所共同勾結幹的。它們形成的是「大型流水」作業,從換取器官人員的到位、到活體器官的摘除、器官的移植、分成包幹費用等等。圖為山東省千佛山醫院(網絡圖片)

移植醫生很多是從其他它醫院調過來的實習醫生 手術不留紀錄

山東省千佛山醫院地處濟南市經十路16766號,是省級大型綜合性三級甲等醫院,現並為山東大學臨床醫學院,及擔任山東中醫藥大學、濰坊醫學院、泰山醫學院、濱州醫學院、省衛校等高中等醫學院校的臨床實習教學任務。院校的臨床實習多在這裡進行,這樣很多手術不留名,查不到移植醫生的名字和相關資料檔案。

這個事實正如揭露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證人所揭露的那樣:「參與的醫生有很多是從其它醫院調過來的實習的醫生。因為法輪功學員的生命得不到政府的保障,被當局視為不值錢,他們的身體被用來給實習醫生做實驗。」

山東省警官總醫院分為內外兩個院,外院對社會開放,一般人和警察可以看病。兩道鐵門後為內院。關押的是從監獄、勞教所、看守所直接轉來的在押人員。內院規章制度按照監獄執行,內院實質上是一所監獄,只是多了醫生和醫療設備。

山東省警官總醫院是迫害法輪功民眾的人間煉獄。曾經有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至生命垂危。如法輪功學員劉健就於2001年4月至6月間被關押在這裡。2006年前法輪功學員孟麗君也被送到山東省警官總醫院被迫害至生命垂危。


山東省警官總醫院(網絡圖片)

濟南多個大醫院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據明慧網2006年5月11日報導,根據調查,山東濟南多個大醫院也都涉嫌參與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

齊魯晚報2004年7月2日以「腎移植揚美名 電切術傳天下」為題報導:濟南軍區總醫院泌尿外科「自1978年率先在山東省開展第一例腎移植手術以來,目前共完成腎移植手術1,500餘例;1998年以來,每年腎移植手術量均在120以上,1年人、腎存活率達92%以上,3年達80%以上,5年為70%以上,其間開展了活體親屬供腎移植20餘例、胎兒供腎移植20餘例,腎移植患者年齡最小為8歲,最大68歲……學科帶頭人李香鐵,主任醫師,畢業於解放軍第二軍醫大學,長期從事泌尿外科疾病和腎移植的臨床研究工作。……(記者:何德寶)」

這則消息說的更明白,濟南軍區總醫院泌尿外科自1978年率先在山東省開展第一例腎移植手術以來,目前共完成腎移植手術1,500餘例,1998年以來,每年腎移植手術量均在120以上,但其中活體親屬供腎移植只有20餘例、胎兒供腎移植20餘例,那麼其他更多的供體腎是從哪裏來的呢?

《齊魯晚報》2006年4月17日報導,山東大學第二醫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主任醫師、兼任中華全國器官移植學會腎移植學組委員的王洪偉,「從1984年參加工作,已成功完成腎移植手術一千多例。其豐富的臨床經驗和精湛的移植技術無疑代表著我省腎移植領域的最高水平,在國內也處於領先地位。成功為72歲老年人腎移植,創山東省腎移植成功年齡之最高記錄。在王主任的帶領下,去年一年該中心共完成腎移植手術一百多例,手術成功率為100%……2005年,我國共開展腎移植手術6千多例,僅次於美國成為世界第二移植大國。」

據山大視點網站提供的消息,山東大學齊魯醫院在多臟器移植方面毫不示弱,肝、心、腎、角膜統統移植,簡直像在展示一桌人肉筵席:「對於齊魯醫院,2004年似乎是一個臟器移植年。……近一年來,齊魯醫院共完成心臟移植3例,腎臟移植100餘例,肝臟移植11例。2003年11月我院引進劉軍教授後,……劉軍教授參與了肝移植的每一個環節……四月份連續開展了4例肝移植,從4月中旬到整個五一長假,他沒回過家。他的妻子劉清傑為肝移植主要麻醉醫生……」

在山東肝移植網上對這位劉軍教授有更詳細的介紹:「至2004年底(2003年10月以人才引進)已參與實施肝臟移植手術100餘例,主刀20餘例,手術成功率100%。僅1例於圍手術期因併發症死亡。劉軍主任醫師是我省主刀完成肝移植最多的專家,治療效果保持省內領先。2004年,成功實施我國首例自體免疫性肝炎後肝硬化肝移植,4月,一個月內連續成功開展4例合併糖尿病、高血壓、冠心病、肺功能障礙等老年複雜患者肝移植;8月底實施我省首例外國友人(韓國人)肝移植,術後僅12天即康復出院,創造了我省肝移植患者術後最短住院記錄;9月成功實施我省首例門靜脈完全栓塞高難度肝移植;10月成功開展我省首例、國內第4例分期肝腎聯合移植。」

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器官黑市作業流程化客戶遍全球

今年5月大紀元曾獲悉,與山東省千佛山醫院聯合成立「東方器官移植研究所山東肝移植中心」的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也叫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器官移植完全流程化作業,客戶遍全球,哪個地方監獄要執行死刑,醫院直接派專機全員提著專業冷藏提箱趕赴當地,到達後會受到「超貴賓待遇」,而且完全「流程化」——當地的官員都已經熟知取器官時所必須遵守的「醫學流程」,而這些流程是東方器官移植中心通過重金收買而要求當地實現的。

消息人士強調說,你們不知道的是,中共取器官時真正是直升機接送,確保成功。完全是飛機速度,以確保器官可用、手術成功。試想,那些受過培訓的醫護人員,一溜小跑地有如趕場的取器官過程,多麼令人髮指!

根據《三聯生活週刊》2004年報導,來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做移植手術的除了有錢的生意人和官員外,還有數萬海外病人。「除了韓國人外,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還有來自日本、馬來西亞、埃及、巴基斯坦、印度、沙特阿拉伯、阿曼和港澳台等亞洲近20個國家和地區的患者前來就診。在該醫院4樓,經常可以看到圍著頭巾,穿著長袍的阿拉伯人,病區中心的咖啡廳儼然成了『國際會議俱樂部』,不同膚色、不同種族的人在此交流看病心得。」

再看看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兼2001年成立的武警部隊肝移植研究所所長沈中陽的「驕人」數據就知道上述描述不虛。截至2004年4月,沈完成了肝臟移植1千餘例,佔全國總例數一半以上。至2005年3月,沈完成了第1,600例肝臟移植手術,居世界前列。


真人演示「活摘器官」,被稱之為這個星球前所未有的邪惡。(攝影:吳柏樺/大紀元)

眾多軍隊武警醫院從事器官移植

前文提到山東省警官總醫院直接參與了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陽同時還是北京武警總醫院「武警部隊肝移植研究所」所長。在中國大陸,從事器官移植手術的多是軍隊武警醫院或與之有合作關係的器官移植醫院。據悉,器官移植是中共軍隊、武警醫院發展最為活躍的領域之一。

據《三聯生活週刊》2006年4月報導,「中國98%器官移植源控制在非衛生部系統」,也就是控制在軍隊武警系統。

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部部長、原第二軍醫大學校長張雁靈2008年12月也曾在新華網上說:「1978年,全軍只有3所醫院能做腎臟移植。現在全軍能開展肝臟、腎臟、心臟、肺臟移植和多器官聯合移植的醫院已經有40所,佔全國總數的四分之一。」

衛生部2008年8月啟動的「腎移植科學登記管理系統」(CSRKT,www.csrkt.org)的數據中心就是在解放軍第309醫院。軍隊醫院在中國大陸器官移植領域的地位可見一斑。

另外,通過網絡搜索可發現,在《中華醫藥雜誌》、《武警醫學》、《新疆醫科大學學報》、《人民醫學》、《寧夏醫學》、《護理研究》等多家雜誌上登載了大量來自軍隊、武警醫院醫生及護士有關器官移植手術方面的文章,文章均沒有披露器官的來源。

2006年3月9日,證人安妮向大紀元透露,瀋陽蘇家屯遼寧省血栓中西結合醫院曾祕密關押6千多名法輪功學員,並對其中很多人實施了活摘器官手術,她的前夫就是其中一位醫生。

2006年3月31日,《大紀元》刊登了《瀋陽軍區老軍醫指證蘇家屯集中營內幕》,這位瞭解中共活摘器官內幕的老軍醫指出:「蘇家屯地區的醫院僅僅是全國三十六個類似集中營的一部份,但是目前的法輪功學員基本上還是在監獄、勞改營、看守所較多,只有需要的時候才大規模調動,……」

老軍醫還透露說:「中共中央同意將法輪功作為階級敵人進行任何符合經濟發展需要的處理手段,無須上報!也就是說法輪功如同中國許多的重刑犯一樣,不再是人,而是產品原料,成為商品。我能講的只有這些了。」


黑龍江省法輪功學員王斌被活摘器官,迫害致死。(大紀元資料圖片)

谷、王、薄均涉活摘器官、屍體工廠

自2月6日王立軍出逃美國領館,大量有關王、薄活摘器官、興辦屍體工廠的醜聞被曝光。1999年,薄熙來在任職大連市長期間,悄然建起兩家屍體塑化工廠。

中國大陸在2003年就成為人體標本的最大輸出國,2002年底在香港舉辦的人體標本展覽有很多標本都是在大陸製作,報導稱遼寧省大連市建立的「哈根斯生物塑化公司」是全球最大的人體標本生產基地。

大紀元獲悉,2012年來自中國大連消息,大連塑化公司屍體相當部份的來源取自遭到虐殺的法輪功學員,在江澤民甚囂塵上對法輪功學員要「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大環境下,作為大連市長的薄熙來,大會小會積極傳達貫徹江的旨意。夫唱婦隨的谷開來是黑幕參與者。

而王立軍作為薄熙來的左膀右臂,既在大連跟隨薄熙來進行所謂的《注射藥物後器官受體移植試驗研究》,而實質是「虐殺法輪功學員」,還獲得中國光華科技基金會授予其「光華科技創新特別貢獻獎」;也在2007年薄熙來成為重慶市黨委書記後,被空降重慶領導「打黑」運動。兩人關係非同尋常。

王立軍手下的一個警察在2009年曾對「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舉報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的罪行。這位警察作證說,2002年4月9日,在瀋陽軍區總醫院15樓的一間手術室內,他親眼看到兩個軍醫將一名30多歲的修煉法輪功的中學女教師,在沒打麻藥的情況下,活生生地摘取了她的器官,將她活活害死。

這位女性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之前,經過一個月的嚴刑拷打、強暴。這位警察作證:「在這之前,她受過的羞辱更大。我們的民警有不少就是變態的那種,給她進行,用鉗子、用窺視器,都是不知道哪來的儀器……反正我都親眼所見,我當時沒照照片就是遺憾,對她進行屬於是猥褻,她長的有點姿色,比較漂亮,對她進行強暴……,太多了。」

瀋陽蘇家屯活摘器官的罪行從2001年就開始了,2002年達到高峰。當時遼寧省省長正是薄熙來,薄谷夫婦和王立軍早在東北時就已經聯手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


由德國納粹後裔馮•哈根斯獨家經營中國大連人體標本加工廠,由大連市長薄熙來親自審批,大紀元獲悉,來自中國大連公安提供給屍體加工廠的人體中相當部份來自被活摘器官的法輪功學員。圖為屍體展中的母親和未出生的嬰兒。(網絡圖片)

「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國際曝光

早在2006年,兩位來自中國大陸的證人,一位叫皮特、一位叫安妮,到海外披露了中共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駭人消息(二人皆不是法輪功修煉者)。隨後,海外民間組織「法輪功真相調查團」委託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和加拿大前國會議員、亞太司長大衛‧喬高進行獨立調查,結論確認了活摘事實,並出版成書《血腥的器官摘取》(Bloody Harvest, The killing of Falun Gong for their organs),指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第一本揭露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被活體摘取人體器官的書——《血腥的活摘器官》(攝影: 林伯東 / 大紀元)

2012年7月出版的《國家器官》(State Organs: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一書,多名醫學界權威探討了中國以國家機器的方式參與器官移植濫用的現象。其中被譽為科技界最有影響力的十大人物之一、美國賓夕法利亞大學生物倫理學中心主任亞瑟‧卡普蘭在書中提到:中國大陸活摘器官「為需求而殺人」的現象普遍存在。

《大紀元》獨家獲得消息,王立軍今年2月出逃美領館後,交給美國官員的材料中,不但包括了中共最高層官員腐敗、策劃政變等等內幕材料,還包括了大量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的材料,其中還有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內幕資料。

2011年6月,美國非移民簽證申請表DS-160新增移植器官的問題,以及今年的中國人權報告中提出關於活體移植器官的問題,都顯示出法輪功學員遭活體摘取器官的問題已經逐漸走向國際檯面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最熱新聞
娛樂追星
生活消費
文化博覽
 
 
Copyright© 2000 - 2015   大紀元    授權與許可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