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世界媒體看中國:谷案餘音與巨款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8月11日訊】(美國之音報導)在東亞國家,至少是在日本和中國,人們讀文章或聽故事,特別喜歡文章或故事的餘韻 – 餘音無窮,令人不禁回味再三。有人甚至認為,文章或故事的餘韻比文章或故事本身還有味。

在中國,關於餘音的最曲盡其妙的描寫,大概要首推北宋時期的政治家、文章大家蘇軾(1037-1101)的名篇「前赤壁賦」當中的名句:「其聲嗚嗚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訴;餘音裊裊,不絕如縷。舞幽壑之潛蛟,泣孤舟之嫠婦」。

以想像力超豐富而著稱的蘇軾做夢也沒想到,他這些句子居然用來描寫谷開來的審判,描寫谷開來審判前後的中國詭異形勢也挺合適。

中國形勢詭異

中國執政黨共產黨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妻子谷開來故意殺人案的審判星期四在合肥結束。至今依然必須接受中共嚴密控制的中國大陸媒體雖然在某些方面已經五彩繽紛,但在這個所謂的敏感問題上只能向全世界展示千篇一律的官樣文章(新華社語焉不詳的通稿),不得進行獨立報導,不得發出脫離中共宣傳部門規定口徑的評論。

與此同時,有關谷開來審判的故事(新聞報導,在英語裡,story的一個主要意思是新聞報導)在其他國家則依然是餘音繞樑,餘音裊裊,不絕如縷,讓人們不禁回味再三。

美國主要報紙《華盛頓郵報》星期五發表社論,題目是「中國領導層受審」。社論如此論述了谷開來受審前後詭異的中國政治形勢:

「中國的統治者在星期四主動演示了其政權的效率、殘酷和骨子裡的虛弱。在中國最高領導層秘密匯聚海濱休假地北戴河之際,他們的一個最親密的同事的妻子在安徽省省會合肥受審判,罪名是謀殺。在寥寥幾個小時之內,由一個前公安局局長今年2月試圖尋求美國領事館庇護所引發的一場政治危機的由頭就被乾脆利落地處理掉了 – 或許,那些在北戴河聚會的中共最高層領導人希望是這樣。」

在《華盛頓郵報》社論的寫手看來,無論是中國當局對谷開來的所謂司法審判,還是中國的基本政治制度都缺乏起碼的合法性和公信力:

「谷開來被控毒殺其長久以來的商業合夥人。但是人們無法知道庭審期間所陳述的有關說法是真實的。谷開來自己聘請的律師被當局拒絕,而匆匆進行的照本宣科的審判也沒有甚麼公信力。但在北戴河聚會的那些男人們顯然不太在乎司法的嚴謹,而更在乎如何阻止審判滑入若干危險的政治問題。其中一個問題是薄熙來家族的巨額財富和明顯的貪污腐敗的商業交易。許多中國高級官員都有這個問題。另一個問題是薄熙來那些吸 引民心的做法。他在重慶重提毛澤東時代的一些口號,鼓動人們唱紅歌,從而獲得了支持。」

《華盛頓郵報》的社論接著說到了前重慶市公安局局長、薄熙來的前心腹王立軍可能受審(今年2月,王立軍突然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透露谷開來殺人的事情, 並尋求庇護,由此揭開了薄熙來倒台、谷開來被逮捕、審判的政治戲劇序幕),而薄熙來的命運則可能在北戴河被決定。社論的壓軸一段說:

「在中共召開黨代會的時候,習近平和新的政治局將上任。那時候,薄熙來事件可能就已經正式了結。但中國的領導層到那時將向全世界和中國人民繼續展示出它無視法治、蔑視問責、懼怕民意的本性。一屆新的領導層如此登場顯然不妙。新領導層或許會發現,由內部清洗和表演性審判構成的政治難以為繼。」

當局竭力迴避的新聞和問題

《華盛頓郵報》的社論寫手是美國一流,但它的記者的新聞挖掘功夫更是美國一流。世界各國的記者好手星期四雲集合肥,爭搶、爭挖谷開來審判的新聞,但還是給《華盛頓郵報》的記者基斯•里奇伯格搶了先。

里奇伯格事先找到了一個可以進入法庭內部的人,挖出了這樣的獨家新聞:

「據這位當時在法庭內的人說,公訴人描述了去年11月10日海伍德給薄熙來和谷開來的獨子、當時正在哈佛大學肯尼迪政治學院就讀的薄瓜瓜發送的一封電子郵 件。公訴方表示,海伍德對一項沒有做成的房地產開發交易非常惱火,堅決要求薄瓜瓜償付許諾的交易收益的10%,也就是大約1300萬英鎊,折合大約 2000萬美元。當初把海伍德引入那一跤易的就是薄瓜瓜。

「那位旁聽審判的人說,據說是來自海伍德的英文電子郵件在法庭上被展示,並配有中文翻譯。那封電子郵件的中文翻譯說,海伍德警告薄瓜瓜,假如他不付款,『你就會被滅掉。』沒有甚麼可以證實海伍德確實是寫了這樣的一通電子郵件。」

《華盛頓郵報》記者里奇伯格的這一報導,是典型的西方媒體引以自豪的那種可以引起公眾思考和爭議的報導。有關的思考和爭議議題包括,

1)今年才24歲的薄瓜瓜從何時開始以及如何獲得了如此之大的財力、財氣、氣派,動輒可以許諾給人2000萬美元?

2)薄瓜瓜這樣的人是否是中共和中國政府高幹子弟當中的特例?

3)薄熙來-谷開來到底有多少資產?他們究竟是通過甚麼途徑獲得了如此巨額的資產?

4)為甚麼中國官方媒體對所謂的「薄谷開來和兒子薄某某與(海)伍德因經濟利益問題產生矛盾」似乎是遮遮掩掩,羞羞答答,欲說還休,至今不肯、不敢或不能對中國公眾說明最終導致他們產生你死我活矛盾的到底是甚麼「經濟利益」?

5)中國其他高幹(或非高幹,如中共縣委書記、縣長)到底有多少資產?他們通過甚麼途徑獲得了他們的資產?

6)究竟是甚麼原因使中共及其政府領導人不能向公眾公佈自己的資產數額以及資產來源?

法國媒體的觀點

當今時代畢竟是一個互聯網時代。即使中國當局力圖封鎖信息,各種信息還是會通過互聯網流傳來開。星期五,也就是在谷開來審判結束的第二天,法國主要報紙《世界報》發表長篇報導,介紹旁聽審判的安徽師範大學09級歷史系學生趙像察在人人網上發表的旁聽記錄。

與此同時,法國《巴黎人報》則發表記者提摩太•布特里的兩篇報導,一篇的題目是「涉案的法國建築師沒有消息」;另一篇的題目是「中國當局意圖掩藏的審判」。

布特里前一篇報導所說的法國建築師是指帕特立克•德維萊爾。此人曾是谷開來長期的商業夥伴,上個月被中國當局從柬埔寨弄到中國。多德維萊爾聲言他是自願前往中國,協助中國司法當局調查谷開來案件。

然而,不知道為甚麼,在谷開來的庭審期間,千里迢迢被弄到中國的德維萊爾卻沒有被提起。法國人或許為此覺得有些受到了冷落。

與此同時,在後一篇報導裡,布特里對谷開來受審進行了回顧和前瞻:

「對很多早就準備好譴責審判不公的觀察家來說,在審判前後的整個過程中,中國當局主要關心的是限制這一醜聞的影響擴散。谷開來的野心勃勃、頭腦機靈的丈夫薄熙來本來鐵定要進入今秋中共黨代會換屆之後的新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他上升的勢頭自然招致了一些人的忌恨。如今,這位政治家成為這一案件的主要受損者。他被控違反黨紀,目前被關押在一個秘密地點,將受到中共內部的審判。這種審判要比他的妻子所接受的審判還缺乏透明。」

薄熙來必倒的原因

對谷開來的審判可以說是讓世界媒體、世界觀眾大飽眼福。但是,作家、記者、《虎頭蛇尾:當今中國》一書的作者喬納森•芬比星期五在英國主要報紙《獨立報》上發表文章,指點看客看戲看門道。他的文章的題目是「為甚麼說谷開來審判揭開了中國政治的黑幕」。

芬比首先寫道,谷開來的審判確實是很好看,因為在共產黨統治的最後一個大國中國,一個領導人的妻子居然因為導致一個人死亡而受到審判,這是史無前例的。然後,他筆鋒一轉寫道:

「但是,圍繞審判而展開的故事更能說明問題。這一故事揭開了包裹中國高層政治的黑幕的一角,顯示了中國政權在應對飛速演變的社會時所面臨的各種問題。」

谷開來在中國,在全世界之所以引人注目,受人注意,是因為她是薄熙來的妻子。野心勃勃的薄熙來在重慶有聲有色地推行「唱紅打黑」,即動用政府力量鼓勵推動 民眾唱毛澤東時代的革命歌曲,重提毛澤東當年的一些口號,同時動用非常手段,打擊他說的黑幫犯罪團伙,沒收被打成黑幫的人的財產。一時間,薄熙來大有勢不可擋的勢頭。然而,芬比寫道:

「薄熙來過於張揚了。有很多人議論紛紛,說他家雖然正式收入有限,但生活奢華,其中包括送他的兒子到(英國名貴的私立學校)哈羅公學和牛津大學。有報導說,他假如進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他有志於主管司法。鑒於他不加掩飾的野心,這只能是讓其他高級領導人感到不寒而慄。

「於是乎,薄熙來必須拿掉。重慶前公安局局長跑到美國領事館,倒出了尼爾•海伍德的死因實情,給他的敵手提供了他們所需要的殺手鑭。」

(責任編輯:李文慧)

評論
2012-08-11 10:2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