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魔獸 ──谷開來的真實故事(一)

利用薄熙來的勢力,與利益人士掛勾,谷開來律師業務蒸蒸日上,顧問費水漲船高,每年營利收入上億人民幣。(新紀元資料室)

人氣: 17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8月12日訊】(新紀元週刊286期,記者王華報導)谷開來是中共將軍之女,谷家在中共高層權力惡鬥中有夢囈般的浮沈。在中共體制之下,狡猾的能力更易被塑變成邪惡。薄谷開來對權力、金錢和成功的強烈欲望追求下,在缺乏道德原則的鬥獸場中,變成一頭嗜血的魔獸。本刊從本期起,將連載薄谷開來的真實故事。

中國檢察機關7月26日正式對薄熙來的妻子谷開來進行起訴,罪名是謀殺。西方媒體分析認為,中共選在倫敦奧運會開幕之前一天,輕描淡寫地對此案進行報導,意在降低中國人對此案的注意力。

北京的高幹子弟圈子中有人認為,即使谷開來不和薄熙來結婚,她也會是個野心勃勃的「女太子黨」,貪慾和冷血的谷開來會在紅二代中凸顯其對權力強烈的欲望。

谷開來的三個姐姐都下海經商

谷開來的父親是原解放軍總政治部副主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委員會第二書記的谷景生將軍。谷景生算是中共早期革命者,是1935年12月9日的「一二.九抗日救亡」運動的發起人之一。官方稱,這是中國青年自發組織的「反分裂、反割據愛國運動」,其實,這是中共暗地裡組織的一個反對國民政府的「反政府運動」。

谷開來的母親范承秀,據說是北宋名臣、文學家范仲淹的後代,是抗戰時期中共所控制的游擊區太行山區的著名才女與婦救會幹部。

范承秀一直想要個兒子,但卻接連為谷景生生了五個女兒。五人依次為:谷望江、谷政協、谷望寧、谷丹和谷開來。谷開來的三個姐姐都下海經商,據說都是資產過億美元。而四姐谷丹也嫁給文革期間北京市委書記李雪峰之子,而正是因為這個四姐的婚姻,才把谷開來和薄熙來聯繫起來。

大姐谷望江生於1947年,早在1990年代初就到香港經商,她在1992年就透過和谷望寧組建的「喜多來公司」,以1,325萬元購入陽明山莊九座環翠軒16樓57室,面積2,620方呎;1999年又以建萊集團的名義,用2,240萬元購入上層17樓57室,2010年谷望江以8,800萬元、呎價1.68萬元一併出售該兩宅,光這筆生意就淨賺逾半億人民幣。谷望江最貴重的資產還包括深圳上市公司「東港股份」30%的股份,主要業務為印刷安全票證、製作銀行卡、彩票發行等,近年來賺了不少錢。

三姐谷望寧和大姐1991年在香港開設喜多來集團,該集團擁有20多間合資及獨資公司,業務廣泛,包括鋼鐵、印刷、造紙、包裝材料、船務工程、環保、建築材料等,其市值20多億元人民幣。

二姐谷政協是中國數一數二特大型國企「中國機械工業集團有限公司」的紀委書記,該國企涵蓋工業、農業、交通、能源、建築、輕工、汽車、船舶、礦山、冶金、航空太空等國民經濟重要產業領域,2011年的資產額為人民幣1,392億元。

四姐谷丹的丈夫是李小雪,原中國證監會紀檢書記,是中共元老、前北京市委書記李雪峰兒子,也是薄熙來前妻李丹宇的親哥哥。

谷開來生不逢時

1957年中共開始反右。范承秀被打成右派和反黨集團頭目,和全國55萬官方公佈的右派一樣受磨難。據說在解放軍全軍中,妻子被打成右派的將軍,只有谷景生一人。

谷開來的父親谷景生。谷開來雖是中共將軍之女,但「生不逢時」,有相當坎坷的人生經歷。(維基百科)
谷開來的父親谷景生。谷開來雖是中共將軍之女,但「生不逢時」,有相當坎坷的人生經歷。(維基百科)

大陸作者洪春寶在《傾城禍水谷開來》一書中寫道,當時組織上找到谷景生,要求他和妻子離婚,谷景生一口拒絕:「我最瞭解范承秀,她15歲就入了黨,早把一切都交給了黨。說她反黨,是天大的冤枉!如果我和她離婚,那是把她推上絕路。至於我自己,隨便組織怎麼處置安排。」

谷景生因此被打入另冊,並在文革初期即被打倒,後來又被扣上十大罪名,再受迫害12年,出獄後被宣佈永遠開除黨籍,直到1979年才被平反。

谷開來出生在1958年。她沒有趕上父母春風得意的時候,恰恰相反,她是最「生不逢時」,差點無法來到這個世界。

范承秀被打成右派時,她腹中正懷著她的第五個孩子,他們期待這個是個兒子,可1958年11月15日生下來的卻是一個女兒,這就是谷開來。關於谷開來的生日,她常自稱是1960年出生的,18歲考上了大學,不過據《人民日報》上「鐵骨錚錚的谷景生將軍」介紹,她是生在1958年的。谷景生給這個最小的女兒取名為谷開萊。

谷開來幾歲時,父母就被關押,四個姐姐都被趕到山西農村。

谷開來在北京初中畢業已是1971年,她沒有下鄉當知青,但她的幾個姐姐都下鄉。林彪倒臺之後,谷家的處境稍有好轉,谷開來初中畢業後被分配到北京一家副食店賣肉。胸懷大志的谷開來不滿足當「肉店裡一枝花」,她想學得一技之長進文工團,於是她開始學彈琵琶,並自稱很快「達到專業水平」。後來在與馬俊仁打交道時,她這樣介紹自己:毛澤東死後那部紀錄片的琵琶伴奏就是她演奏的。這事還沒人能證實。

不過,「谷開來很聰明」,這是誰都承認的。1978年她以數學幾乎零分的成績考入北京大學,主要靠的是她的作文答卷才情過人。她考上了北大法律系。有報導說,谷開來的名字是那時她父親給她改的,而不是她宣稱夫妻恩愛時由薄熙來改的。谷景生希望這個最有出息的小女兒能徹底擺脫父輩的厄運,能繼往開來,前程通達,於是把「萊」改成了「來」。

大學初戀經歷慘痛

1978年,20歲的谷開來來到北大後不久,她的父母都平反了,她也恢復了高幹子女的身份。於是,她以自己的年輕、貌美和能力,很快成為高幹子女圈中的名人。那時北大流行舞會,谷開來幾乎成了每次舞會的皇后。不久,她看上了一個高大、英俊、沉默寡言的小夥子:張二軍。

谷開來就讀北大時,不拘禮法偷嘗禁果,初戀經歷慘痛。圖為北大校園。(維基百科)
谷開來就讀北大時,不拘禮法偷嘗禁果,初戀經歷慘痛。圖為北大校園。(維基百科)

張二軍的父親是四野中南某省軍區的司令員,和谷景生同是1955年授予的少將軍銜。兩人門當戶對,張二軍長得帥氣、英武、濃眉大眼,谷開來生得嬌小玲瓏、妖氣,很快兩人就墜入情網。

在讀大二時,兩人已經發展到經常親吻、撫摸、甚至有性關係,據說是谷開來主動關燈、暗示對方進一步行動的。不久,谷開來發現自己懷孕了。當時這種事要是被學校發現,是要開除學籍的。張二軍知道後嚇壞了,一連幾個星期都沒有露面。

谷開來沒有哭,也沒有鬧。她一聲不吭,在姐姐們的幫助下,背著父母做了人工流產手術。從此以後,她與張二軍絕交了。姐姐們發現,這個小妹妹,年紀雖小,卻是個不拘禮法的厲害人。

大學本科谷開來學的是法律,畢業後她考上北大的研究生,讀的是國際政治學。後來薄熙來在重慶唱紅打黑,就是這位政治碩士當「高參」的結果。

北大初識薄熙來

谷開來和薄熙來都是1978年考上北大的,不過一個在歷史系,一個在法律系。

谷開來的四姐夫李小雪是薄熙來第一位妻子李丹宇的親哥哥。

文革期間,薄熙來的父親薄一波被打成特務和反黨集團首領,薄熙來偷汽車被捕出獄後,在北京五金機修廠當了一個工人,那年他23歲。工廠的生活是枯燥無味的。當時也有人給薄熙來介紹對象,但他最後選中的是女軍醫李丹宇,因為李丹宇的父親李雪峰曾是北京市委書記,而且當時在軍隊當醫生,比在一個工廠當工人,地位和條件高很多。

李雪峰是中共最著名的七大代表,他在文革初期擔任北京市委書記時的地位,比現在的北京市委書記要高不少。據文革初期官方排隊,當時中共中央書記處的陣營如下:書記為鄧小平、彭真、王稼祥、譚震林、李雪峰、李富春、李先念、陸定一、康生、羅瑞卿,候補書記為劉瀾濤、楊尚昆、胡喬木。從這一串著名人物的名單排序上,就能看到文革初期李雪峰的地位很不一般。

薄熙來憑藉自己一米八六的身高、英俊相貌和朗朗口才,把相貌平平、年齡偏大的李丹宇迷得神魂顛倒,她不顧父母的反對,鐵了心地要嫁給這個叛徒的兒子。1976年,當時已經因林彪事件而被隔離審查的李雪峰終於同意了兩人的婚事,婚後一年的1977年,他們的兒子出生了,取名薄望知,看來薄熙來「希望人們能知道他」的願望十分強烈。

1982年,薄熙來新聞系碩士畢業後,先後被分配在中央書記處研究室和中央辦公廳工作。那時薄一波早已官復原職,當上了國務院主管經濟的副總理,而此時的李雪峰已因文革後期站錯隊而被開除黨籍,薄家和李家的處境剛好顛倒過來了。薄熙來與李丹宇有政治考慮的婚姻,加上文化層次的差距,性格的衝突,面臨挑戰。

1984年,谷開來還在北大讀研究生時,一次偶然的機會,薄熙來遇到谷開來,兩人以親戚身份在一起喝咖啡,不過薄熙來卻對小姨子大訴苦水,把自己的妻子描述成一個面目凶悍、脾氣暴躁、粗鄙不堪、趾高氣揚的女人,並稱自己被折磨得對生活失去了希望。

薄熙來還大談特談自己的政治抱負,他說自己馬上要到遼寧基層去鍛鍊,以便成為第三、第四梯隊的接班人。「劉源、習近平等人都下去了,我們這種人,只有下去,才能上來。」

薄熙來這番肺腑之言,讓谷開來對眼前這個男人產生了興趣。在她看來,他遭受婚姻的折磨卻沒有喪失欲望,而且他是那麼能言善辯,加上谷開來本來就是個不受條條框框限制的女人,她的性格、愛好和想法很多都跟薄熙來類似。最關鍵的是,谷開來本人也有不小的政治野心,兩人很有共同語言,於是很快兩人就打得火熱,成了明鋪暗蓋的情人。

跟到大連和薄熙來同居

由於李丹宇堅決不離婚,並以「破壞軍婚」的名義,到中央書記處、辦公廳、中紀委、和北大、中央軍委、全國婦聯等地上告,離婚官司打了四年,李丹宇的控訴信寫了上百萬字,哪怕薄熙來到了遼寧金縣,谷開來也跟著去公開同居了,也未能讓李丹宇放棄。據洪春寶調查,谷開來先後兩次為薄熙來人工流產,但李丹宇還是不同意離婚。

據說薄一波曾出面去找李雪峰,希望李家能網開一面,誰知李雪峰的回答是:「除非我死了,否則那小子甭想回北京!」1987年,當谷開來在金縣再次懷孕時,薄一波強行讓法院判決了薄熙來與李丹宇的離婚,谷開來是大著肚子穿婚紗的。當年12月17日生下一個兒子,由於代表了兩人的愛情終於瓜熟蒂落,於是兒子被起名為「薄瓜瓜」。

據名記者姜維平介紹,薄熙來與李丹宇離婚時,李還控告薄拒絕支付給兒子薄望知每月40元的撫養費。當時的40元是很值錢的,那時國家給貧困大學生每月的生活補貼只有15元,就能維持基本生活。

那時薄熙來已經到金縣當縣委副書記,原金州法院院長姜志遠看到李丹宇的控訴信後,就約見了薄熙來,不客氣地說:「孩子雖然判給了他媽,但畢竟是你的骨肉,怎麼能不拿錢啊?你不付錢,他們怎麼生活?」薄熙來無言以對。但事隔多年,薄當了市長和書記後,就開始報復這位姜院長,故意找人蒐集他的材料,暗中操控人大審議法院報告,年年出難題,並指使紀委反覆調查和恐嚇他。雖然最後沒有查出罪狀來,卻把姜嚇病了,最後死了。

從對待前妻孩子這件事情上,不但能看出薄熙來的殘酷,也能看出谷開來的心狠。

谷開來對記者這樣宣稱:「1984年那年,開來和中央美院的傅天仇教授到大連金縣考察一個環境藝術課題,薄熙來當時是那兒的縣委書記。他也是大學剛畢業的學生,當時這位高材生蹲在荒涼的海灘上,和當地的農民興致勃勃地策畫出了一個關於環境藝術與農村經濟發展的前景……他很像我父親那種極為理想主義的人。他住在縣委一個像是永遠也掃不乾淨的小髒屋裡,用放在桌下的一個破紙箱裡的小蘋果招待我和教授,然後開始大談他的想法。於是兩人從相識到相戀,到結為夫妻。」

據著名記者姜維平調查,早在北京大學讀書時,兩人就開始明來暗往,原香港《文匯報》駐廣州辦事處林副主任,曾經和谷開來是大學同學,同住一個宿舍,她證實那時薄熙來就經常來找谷開來,當時薄還沒有離婚。為了掩飾第三者插足的嫌疑,谷才編造了上述謊言。姜維平因為寫揭露薄熙來惡行的文章,被薄熙來無端關進監獄六年。出獄後,姜維平更是成了薄熙來的剋星,很多揭發薄熙來夫妻倆罪行的資料,都是姜維平調查收集的。

對權力極度執著

童年的痛苦記憶,父母的悲慘經歷,讓谷開來在手握一把刀賣肉時就下定決心,要靠自己的才幹,幹出一番事業,來光宗耀祖、炫耀自己,讓人們明白,光有女兒的谷家,「五朵金花」比「五隻老虎」還要強,谷開來一直想用自己的一生來證明:女人一點也不比男人差。深諳社會現實的谷開來也深知,在中共專制極權社會,權力與財富是對雙胞胎,只有有了權力,才能獲得更多的財富。要想讓谷家人翻身,沒有政治基礎是不可能的,有了權,才能有錢,這也是她熱熱衷於政治的根本原因。

谷開來政治學碩士畢業後,沒有進國家機關如法院、檢察院或研究所,而是選擇了去當律師。在80年代,中國大陸的律師地位不高,收入也很難保證,谷開來放棄旱澇保收的國營單位,要自己當個體戶。她是中國文革後第一批拿到律師執照的人,跟後來薄熙來打李莊的後臺傅洋(中共元老彭真之子)一樣,是中國第一批律師,而且她是第一個以自己名字命名律師事務所的人。

谷開來助薄度過從政難關

80年代後期,薄熙來遭遇了從政起步的第一個滑鐵盧,在遼寧金縣鍍金時,差點翻船被趕出遼寧(詳見本刊《當代奸雄薄熙來》),而「拯救」他的就是他新婚的妻子谷開來。

不懂農業的薄熙來到金縣後,整天背個相機東遊西逛,一會搞農民銅管樂隊表演,一會建什麼關向應廣場,再不就搞拳擊比賽、美女服裝模特學校等等。當地官員非常不滿,他們認為這些花架子既不能使田里長莊稼,又不能使金州的鄉鎮企業增加經濟效益,而且勞民傷財。數十個地方官員聯名上書市委、省委,建議有關部門調離此人,另做安排。

與薄熙來同時從北京來的張某某,也被告不懂農業,張臉皮薄,就主動打報告要求到市屬某企業工作,從此淡出官場。但野心極大的薄熙來不同,他認為從政第一步落敗,以後絕難再翻身。他派年輕貌美、能說會道的太太谷開來四處活動,對一些地方官員展開婦人外交公關。

谷開來先求情於大連市委書記畢錫楨,沒被理睬,後去找副書記高某。假如高書記亦把她拒之門外,薄熙來的仕途可能就此完結。姜維平評論說:「但悲劇恰恰產生於高某人性中的善良與軟弱,他當了寓言故事《農夫與蛇》中的農夫,並被女人的眼淚迷住。當他耐心聽罷谷開來的訴苦,又在腦海中閃過那些上訴信的內容。雖然憑藉他多年在省紀委任書記的經驗,他判斷材料屬實,薄熙來的確不適合當官,特別是當基層的父母官,但問題是,關鍵之時救人一把,勝造七級浮圖。……這時或許高某除了行善,亦可能同病相憐,才溫情細語安慰谷開來,並答應幫助薄熙來度過難關。隨後,他召見了誠惶誠恐的薄熙來,並把金州開發區等相關幹部找來,耐心協調、引導,奉勸大家從大局著眼,寬容薄熙來,又做通了市委幾個常委的工作,使大家放他一馬,這才使他轉危為安。」

「六.四」期間差點死在北京

1989年「六.四」期間,谷開來帶著不到兩歲的薄瓜瓜還住在北京。6月3日戒嚴清場的深夜,薄瓜瓜突發高燒,谷開來在家中手足無措,急著要把小孩送醫院,但家人都認為已經軍隊戒嚴,不能出門,就在家裡吃點藥、用物理辦法退燒。谷開來執意要送到醫院打針,最後薄一波讓自己的司機送媳婦、孫子去醫院。

車開出不久,即被戒嚴士兵要求停下,但谷開來心急得像火燒一樣,催司機不要理會,繼續前行。那時候戒嚴部隊都是從外地調入北京,不可能知道這車是薄一波的,更重要的是清場死命令已經下達,遭遇反抗即可開槍,於是戒嚴士兵開槍,打死了司機。

這事在中共高層內傳開,讓薄一波非常尷尬。為此薄一波很生氣,在家庭會議上,薄一波用枴杖敲著地板,對谷開來說:「為什麼沒把妳打死啊!」

「六.四」屠殺不久,谷開來來到大連。據去機場接她的大連作家鄧女士回憶,谷開來拉住她失聲痛哭,一邊淚流滿面地痛哭,一邊講述北京血案……那一刻,她作為一個女性與北大法律系畢業生,還良知未泯。但在見過丈夫薄熙來之後,谷開來立即變得冷若冰霜,從那以後,谷開來再也不談論她的「六.四」親身見聞了。對中國現實政治的冷酷有更深刻瞭解的薄熙來,顯然「教育」了他仍有些理想主義色彩的妻子。

在大連時,谷開來很喜歡和文學藝術界的人交往。她讓兒子跟邢良坤學陶藝,自己跟張興君學國畫,還讓作家宋協龍給自己的父親谷景生寫自傳。當時在金石灘風景開發區的賓館裡,谷開來為父親常年租用了一套房子,當然是不用她自己掏錢的。宋協龍辛辛苦苦幫谷景生寫「一二.九」回憶錄,眼看就能往上升了,由於姜維平在香港《前哨》雜誌上發表了揭露薄熙來貪腐的文章,薄當時懷疑是宋協龍寫的,於是宋被變相貶職,白辛苦了一場。

谷律師的第一桶金

開來律師事務所是1988年開張的。當時谷開來只是個助理律師,按規定是沒有資格開辦律師事務所的,但由於薄熙來的關係,她在金縣的金豐賓館租了幾間辦公室,開始了律師業務。

據洪春寶介紹,送來第一桶金的人叫徐明,就是那個在日後成為薄熙來四大心腹之一的徐明。薄熙來被抓後,徐明招供的材料最吸引人,因為徐明不但負責給薄熙來提供了上百個美女供其淫樂,還負責管理薄的國內小金庫,向200多個記者文人給錢,令他們不斷給薄唱讚歌,這就包括給了北大教授孔慶東100萬的科研經費,給了烏有之鄉、百度等無數廣告和資金等。

谷開來的律師事務所開業之初,送來第一桶金的人就是日後成為薄熙來四大心腹之一的徐明。(新紀元資料室)
谷開來的律師事務所開業之初,送來第一桶金的人就是日後成為薄熙來四大心腹之一的徐明。(新紀元資料室)

當時的徐明還只是一個建築工程的包工頭,連自己的公司都沒有,他想成立一個建築公司。從大連電視臺的新聞報導中,徐明看到開來律師事務所的信息,立即著手聘請谷開來為他的私人律師。

谷開來開價說:「要我們做你的常年律師顧問,你每年都得出這個價。」說著她伸出五個手指,意思是5,000人民幣。這是當時的市場合理價。

徐明轉身出去,從汽車上取回一個行李箱,把裡面50捆面值100元的錢一一取出,放在谷開來的桌子上:整整50萬人民幣!

谷開來花容頓失,她還從來沒有看到過這麼多的現金!她以為徐明搞錯了,要讓她專職為他工作,哪知徐明說:「我哪敢把您挖到我的公司呢?我只是請您在法律上給我把一下關,我聽說美國律師跟客戶談話,每小時200多美金呢,我這點錢只夠跟您聊幾次天的。」

谷開來這次明白,徐明並非等閒的一般暴發戶,以後必定是商界奇才。其實,徐明知道谷開來的背景,在從事戰略資源的投資。很快,徐明的投資得到豐厚的回報,不過谷開來幫他成立了大連實德機械化工程公司,還幫他承攬了勝利廣場、星海廣場、金石灘國際高爾夫球場等工程,徐明很快完成了資本的原始積累。

1995年,谷開來協助徐明從建築業轉型到化工建材業。同年徐明成立實德集團,從德國引進設備。2000年,在谷開來的策劃下,實德集團從萬達手中全資收購了萬達足球俱樂部,同時開始向石化產業轉型。

2003年實德集團建成了全球最大的化學建材生產基地。截至2006年底,大連實德集團擁有總資產157億人民幣,員工6,000多,產業涵蓋化學建材、石油石化、金融保險、文化體育以及家用電器等。在2006年中國民營企業五百強中,實德名列第46位。

大連企業爭相聘任

徐明的創業故事很快傳遍全大連,所有大連企業家都相繼明白,並不是徐明聘請的律師有多大本事,而是律師的老公是太子黨的大連市長,她的丈夫手裡握著審批各種項目的印把子,能點石成金,讓一個一文不名的窮小子,一夜間變成大富豪。

於是,開來律師事務所的生意蒸蒸日上,數百家企業聘請了谷律師為常年諮詢顧問,以便藉機向市長進貢,做感情投資,這樣名正言順,也不違法。而且水漲船高,每家的顧問費都沒有低於50萬一年的,到後來,想聘請谷開來做顧問的企業還派不上號,因為谷開來找不到那麼多律師來給這些企業充當顧問。

當時大連其它律師事務所生意很難做,唯有谷開來設在中山區青泥窪橋的百麗大廈六樓的律師事務所卻生意興隆,20~30個職員每天都忙不過來。因為只要是谷開來接手的案子都會贏,法院對她承辦的民事訴訟案件無理亦讓三分,誰都怕薄市長公報私仇。谷開來很少在法庭上親自辯護,卻僱有數十人對外承辦律師業務,而收費數額又不透明,令外界議論紛紛。

在谷開來的名片上,她的律師事務所不僅在北京、大連有辦公地點,而且在香港以至美國紐約都有分部,特別是她與美籍華人程毅君創辦的「惠瑞斯顧問投資有限公司」後,業務拓展到房地產諮詢等多種領域,凡是來大連投資的中外企業,基本上都找谷開來諮詢,以便給薄熙來上貢。

據說,當時谷開來每年的營利收入上億人民幣。要知道,那時的人民幣購買力比現在高很多。

狡兔三窟

官方媒體介紹薄熙來一家的簡樸生活時說:「1996年以前,谷開來和薄熙來一直住一套普通居民房,有一個六平方米的廳。廳裡擠著飯桌,來人進門就得坐飯桌邊。門外常常是滿滿噹噹的人——百姓們隨便都可以來堵市長的門。市長午夜前又不會回來,市長妻子的哥們兒夠意思地忙著接待各種素不相識的面孔。」

可是真實情況截然不同。谷開來在北京時,薄熙來是經常利用公款坐飛機往返金縣和北京,後來他們把家安在大連老虎灘附近的海軍大院。那裡空氣清新,依山傍海,景色優美,而大連艦艇學院絕對安全,外面有士兵全天24小時站崗。另外,吳勝利當院長的海軍學院是中國海軍艦長的搖籃,此處信息靈通,直通京城,與這些人結交,有利於日後在中共高層發跡。

據姜維平調查,薄熙來在大連佔據多處房產。90年代後期,薄熙來在位於大連海邊風景區的八一路仲夏園中有一個別墅,約200多平方米,白顏色,外鑲瓷磚,共二層,十分典雅。當了大連市長後,薄熙來又以上班遠不方便為由,在大連市西崗區長江路598號的萬達公寓佔有28層樓面的三套住房,每套均一百多平方米,即便是在升任省長、商務部長之後,他也沒有退出此房。

1993年,薄熙來當上了大連市長,那天,薄熙來心情特別好,下了好大的決心要請市政府所有的副市長吃飯,消息傳出,大家很是高興,薄熙來的祕書通知,每個人可以帶上太太。不用說,去的七、八個人當然還要帶上貴重的禮品。他們本來以為應邀到市長家中坐客,一定會享受到最高的禮遇,不料進了大門才知道,什麼菜也沒做,桌子上空空如也,只是司機去買回一大堆東西,谷開來對著大家傻笑。

薄熙來建議說:「你們一對夫婦一家,各做一個菜吧!比一比誰好?」大家有苦難言,不過他們也知道,谷開來不可能屈尊服伺他們這些副手,若叫車克民祕書做吧,又怕有人背後亂講,所以才出現了這種尷尬局面。

薄熙來不喝酒,怕酒後失言,但那天他喝了一杯長城干紅酒,侃侃而談,講了半天大家才明白,上面對大連不放心,從株州市派來了曹伯純當大連市委書記,薄市長不喜歡這個精明的小個子,提醒大家別與曹走得太近,近了非倒楣不可。

大連的江青

谷開來不會做家務,開律師樓也不對社會負責,在大連,與她有關的爛尾樓就有好幾處。據姜維平回憶,在富麗華酒店附近最早投資籌建寶瓏新世紀大廈的臺商,因為辦的一本刊物上有所謂開來律師信箱,大肆鼓吹谷開來這個無名律師。後來此臺商與中方合作的大化公司產生經濟糾紛,消失無蹤,令此地產成了爛尾樓。

另一實例是原大連甘井子區海茂村農民金某,通過關係自大連運輸公司得到位於友好廣場的一塊地皮,籌建了所謂天源大廈,但實際上資金不足,明是開發,實是炒地掘金而已。但開工典禮上,谷開來去了,明顯是為這個個體戶助威。

還有大連金座大廈。據說有人看到這家開發商老闆,在深圳開著車上街,給谷開來和薄熙來購買了很多高檔衣物後,這個老闆就得到了這塊地皮。但後來由於各種糾紛,這棟樓變成了爛尾樓。

谷開來開律師樓並不對社會負責,藉由出面協助不法開發商炒地皮而掘金,在大連製造好幾處爛尾樓。(AFP)
谷開來開律師樓並不對社會負責,藉由出面協助不法開發商炒地皮而掘金,在大連製造好幾處爛尾樓。(AFP)

吹捧薄熙來的所謂「大連21世紀建設成就展」,就是由程毅君代表谷開來出面承辦的,這個展覽也讓谷開來大大地賺了一筆。

谷開來在大連時,不但用律師樓賺錢,她還喜歡與文化人交往,直接插手大連文聯的人事安排,把自己看中的人推薦到肥缺的位置上。谷開來經常出席各類公關活動,還創辦了「中國民俗文化研究所」,每年收取數百萬元的贊助費,再用經濟利益籠絡文人,讓這些人吹捧薄熙來和她本人。她還跟著名畫家學畫寫意山水,讓兒子常到陶藝家學藝,以至於大連新聞界人士戲稱她是「江青!」

不過谷開來比江青有遠見。她深知中共官場的黑暗和內鬥的殘酷,中共官場如同戰場,出來混總是要還的,一旦被整肅便會人財兩空。早在90年代初她就在北京亞運村買了商住房,把律師所辦到了香港和紐約,1997年她就拿到了新加坡的綠卡,2000年她把12歲的兒子薄瓜瓜和巨額財產轉移到了國外,薄熙來可以說是中國第一個裸官。如今薄熙來一家在美國紐約、香港、新加坡、加拿大溫哥華等地擁有無數的房產。

看不起軟弱的男人

1997年9月12日至18日,中共第15次全國代表大會召開,薄熙來夢寐以求的是想當上中央委員,但當時他只是一個市長,薄一波親自找江澤民求情,給兒子索要了一個列席代表的名額,但是有被選舉權。薄一波為了給兒子當選大造聲勢,特意捐款30萬元給希望工程,報紙到處宣傳,不過那些錢都是以題字為名巧取豪奪得到的。據說要讓薄一波題個字,每次潤筆費沒有八萬十萬的根本不可能,連黑龍江齊齊哈爾大北集團請他題字都收了不少銀子。

同時,薄熙來還讓人從北京請來寫報告文學的高手陳祖芬,為他寫了十多萬字的〈世界上什麼事最開心〉,文章以薄熙來個人自我吹噓的介紹為依據,以天馬行空的想像力,以女性深情細膩的感情,塑造了薄熙來光輝燦爛的「偉光正」形象。「世界上什麼事最開心?幹好活最開心。開心地幹好活最開心。幹了好活老百姓最開心。老百姓開心了,政府最開心……哪裡有這樣的市長,哪裡的人民最幸福!」不過由於有很多不實之詞,弄巧成拙,引來噓聲一片。

15大上薄一波抱病出席大會,給江澤民以強有力的支持,薄熙來也當上了296個列席代表之一,但在選舉中共中央委員與候補委員時,他受到以聞世震為首的遼寧代表團的集體抵制,竟一票難求,2,048個人中沒有一個人投他一票,連大連市委書記於學祥也沒投他一票,薄熙來得票零分,這令他非常惱怒,也非常傷心!

15大沒當上中央候補委員,回來後薄熙來就病倒了,在大連友誼醫院躺了20多天,連谷開來也瞧不起他,不去看他,只有吳祕書前後左右照顧他。不過很快薄熙來就精神起來了,他深知前面的路還很長,他需要繼續奮鬥。

谷開來心高氣傲姿態強硬,她看不起「不堅強」的男人,哪怕是自己的丈夫,「沒出息了,那就不要了」。(待續)◇

本文轉自286期【新紀元週刊】「封面故事」欄目
http://mag.epochtimes.com/b5/288/11068.ht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評論
2012-08-12 12: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