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要當逐夢者 得先成為實踐家

黃桐

夢想固然可貴,但若只有夢想,沒有行動,夢想永遠只會停留在「夢」的階段,
不會成為「事實」。(圖 :photos.com)

人氣: 53
【字號】    
   標籤: tags:

每個浪漫夢想之所以成真,背後都有個一點也不浪漫的現實。

有個年輕人對世界充滿了怨懟。當上班族,輪不到他升遷;當SOHO族,接不到案子;自己當老闆做點小生意,卻又賺不到錢…對此,他逢人就抱怨,搞不清楚自己為什麼這麼倒楣。

有一天,他到山上散心,在一座寺廟門口,恰好遇上了住持。兩人天南地北地閒聊了一陣,他又忍不住開始吐苦水。

住持聽了一會兒,提議道:「我們站著聊,未免也太累了。不如這樣吧,請進廟裡坐坐,我們一邊泡茶一邊談吧!」

於是,年輕人跟著住持進入廟中禪房。只見住持拿出水壺,點起火爐準備燒水泡茶。

眼看水就要燒開了,住持卻突然想到什麼似地,說:「啊!廟後頭的茶花盛開得正美,我帶你去看看,如何?」

年輕人點點頭,又忍不住問:「可是,水就要燒開了,怎麼辦?」

「等等再燒便是。」住持說完就關掉了爐火。

看完茶花,兩人回到禪房,師父再度開火燒茶。
茶壺漸漸冒出煙霧時,住持又說:「啊!我們的藏經閣圖書豐富,我帶你去參觀參觀,如何?」

年輕人有點猶豫:「可是師父…水就要燒開了啊!」

「等等再燒便是。」師父又關了火。

兩人二度回到禪房。這時,師父卻莫名其妙地發起脾氣來:「呿!這是什麼爛茶壺?水燒了那麼久,怎麼都燒不開?」

這番話說得年輕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師父,你一下子開火,一下子關火,爐火沒有持續,好不容易燒熱的水一下就冷卻了,得從頭再燒,水當然一直燒不開啊!」

那師父反問:「喔?這樣燒水不行嗎?」

「當然不行啦!」

「可是,你不是就用相同的態度,來對待自己的工作嗎?」

年輕人頓時明白了師父的意思,羞愧地向師父道謝。

常有人抱怨自己很「倒楣」,認為自己是匹良駒,只是沒有遇見伯樂…只是,事實真是如此嗎?

記得二○○三年時,我還在公司上班。有一天,一則在網路上流傳的影片,引起辦公室同事一陣騷動。

那是一部以霧社事件為主題的五分鐘短片,場面壯觀,運鏡流暢,若不是片子裡的主角穿著台灣原住民的服裝,真會以為是哪部好萊塢的預告片。

網路上簡單的資料寫著,這是一位導演自己出資拍的短片,他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將之拍成長篇電影…

看完短片,我立刻就忘了那個導演的名字。又過了許多年,偶爾我會想起:那個想拍霧社事件的人,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

誰也料想不到,幾年之後,那個曾經名不見經傳的「小導演」,竟成為台灣家喻戶曉的「大導演」魏德聖。那部短片,是他拍攝史詩鉅片《賽德克•巴萊》的第一步。

人生的際遇實在很奇妙。前陣子我在因緣際會之下見到了魏德聖,與他談了近兩個鐘頭。

我把當年在辦公室,一群人擠在電腦前面看短片的故事講給他聽,他頗有興味地聽著。

然後我問他,從短片到電影上映,相隔了這麼多年,這將近十年的時間,你究竟是怎麼熬過來的?

他告訴我,期間他忍受最多的,是旁人的閒言閒語,「我必須不斷地證明自己,一關接著一關。」

起初,別人懷疑「你會拍電影嗎?」他借了兩百萬拍短片,以證明自己的實力。

他做到了,但這樣不夠;別人說「國片已經完了,不可能有票房。」

他拍出大賣五億的《海角七號》。他做到了,但這樣不夠;別人又說「你可以拍愛情小品,但你有能力拍史詩鉅片嗎?」

他還是堅持要做,《賽德克•巴萊》才開拍,他已經負債一億,別人又說「魏德聖瘋了,電影不可能拍完…」

大家都知道的是,最後,電影拍完了。魏德聖說,首映會那天,看著大螢幕播放著電影,台下的他忍不住掉下眼淚。

聽了他的敘述,我真的很感動。媒體都形容魏德聖是夢想家,但我卻確認,與其說他是夢想家,不如說他是個實踐者。

我們的社會太強調夢想了,導致我們都忘了問自己:「為了夢想,我願意付出多少?」

買東西需要花錢、想得到好成績必須用功讀書…這些道理大家都懂,可是,為什麼在面對自己的夢想時,我們會天真地覺得自己能夠不勞而獲呢?

夢想當然重要,人擁有夢想,生命才會擁有目標。可是,浪漫夢想之所以能夠成真,關鍵在於我們能不能低下頭來,咬牙去承受住那個一點也不浪漫的現實啊!

心靈小語

夢想固然可貴,但若只有夢想,沒有行動,夢想永遠只會停留在「夢」的階段,
不會成為「事實」。

想要「美夢成真」,我們就必須全然地接受逐夢的過程,包括其中的苦澀,和其中的煎熬。 @

摘編自 《斷了兩條腿,才讓我真正站起來:人們所要征服的,從來不是外在的一切,而是自己的內心》 人本自然文化 提供

評論
2012-08-18 12: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