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書】天津機關事務管理局鄭禕貪污詐騙殺人滅口

鄭禕詐騙銀行證據(作者提供)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8月26日訊】鄭禕(讀yi)2005年~2007年天津武警一支隊機關管理股期間擔任採購員,利用職務便利貪污金額達到30萬。在這期間,鄭禕私下經營違法亂紀的生意,手機電子配件(摩托羅拉、三星,諾基亞等電子芯片、主板、外殼、機芯、馬達)等偷賣到深圳手機市場。這些手機配件都是鄭禕指使天津手機工廠工作人員偷盜出來的貨。

還有做焦炭、煤炭、銅,進口塑料顆粒,進口汽車等生意。

鄭禕2007年~2008年調到天津武警一支隊四中隊現隸屬天津武警四支隊,擔任連長職務,在利用工作便利,讓自己連隊戰士去塘沽站崗,以謀取利益,一名戰士4000~5000元,累計謀利10萬元。

2005年~2011年,鄭禕有家室老婆孩子,在社會上謊稱自己單身沒有結婚,欺騙玩弄女人感情(七年),並且在外面有一個3歲私生子。

鄭禕、王玥私自虛假印製河北建設集團安裝工程公司總經理名片,在社會上詐騙、欺騙承攬工程。在這期間利用職務便利私下談土地買賣,參與房地產等多項違法亂紀的項目。

鄭禕說他和王玥一起註冊成立天津鑫淼泰進出口有限公司,從事服裝、皮革皮具、鞋類、塑料顆粒進口走私不正當違法亂紀經營。鄭禕囂張說道:我中央有關係,天津市委誰敢動我,誰能把我怎麼樣。

鄭禕欺騙自己的朋友、親戚,讓他們註冊公司,安裝銀行POS機,在沒有真實買賣的情況下,倒用信用卡,提取現金,代還信用卡,謀取暴利等違法亂紀。

鄭所堂(天津武警部隊)在部隊工作時,偷生第二胎是一個女孩,當時欺騙部隊、虛報第二胎是男孩,所以鄭所堂把老家弟弟的孩子叫鄭禕和自己親生女孩交換頂替,矇混過關,這是一個驚天大秘密,可以馬上驗DNA,應該把鄭禕開除黨籍,開除工作處理,貪污、詐騙、綁架殺人滅口並追究刑事責任,受到法律制裁,戶口打回石家莊趙縣南柏舍鎮鄭家郭村。並且給予鄭所堂開除黨籍,開除工作處理,並追究責任。

鄭禕轉業戶口有問題,鄭禕戶口石家莊市趙縣南柏舍鎮鄭家郭村人,由於想轉業後留在天津,鄭禕叫自己大爺鄭所堂爸爸(鄭所堂武警轉業天津保險公司,鄭所堂不是鄭禕親生父親),其實對外叫鄭所堂爸爸,在家裏就叫大爺,虛報戶口,以達到轉業安排天津的工作。

鄭禕從小在大爺家長大,大爺家有兩個女兒(親生),畢竟鄭禕不是親生的,所以對鄭禕從小就很不好,鄭禕也是沒有辦法,為了天津戶口,只能忍下去。大爺家的兩個女兒都結婚了,給大女兒(天津銀行鄭茹莉工作)買兩套房子,二女兒(天津公安局工作)買了一套房子。鄭禕結婚時,別提房子,車子,大爺根本不會給鄭禕買房子、車子,就給兩萬元,除此之外任何一件物品沒有給鄭禕買。親生和不是親生就是不一樣,兩萬元在今天社會能買到甚麼東西,可悲啊鄭禕。

鄭禕說到:給王玥結婚目的,我不想轉業回老家石家莊趙縣,只有和王玥結婚,才能轉業後留在天津工作,戶口才能留在天津,戶口落到王玥家。還有為了王玥家兩套房子、車子給王玥結婚,為了在外面3歲的私生子,鄭禕說到:會想辦法把王玥的房子、車子騙到手的。

鄭禕石家莊市趙縣南柏舍鎮鄭家郭村人入贅嫁到王玥家,房子是王玥的家,車子是王玥家的。結婚時,鄭禕沒有人性,堅決不讓自己的老家趙縣親生父母參加婚禮,王玥根本看不起鄭禕的親生父母(農村人)。沒有人性的事情又發生了,鄭禕親生母親從趙縣來到天津,鄭禕和王玥本不讓住在自己家,親生母親傷心可憐的只好住在天津一個親戚家裏,更沒有人性的事情是:鄭禕親生母親在天津親戚家住兩個月,鄭禕沒有去看望過一次,沒有打過一個電話。王玥更沒有去看望婆婆一次,王玥也沒有打過一個電話,可憐傷心的母親流淚。鄭禕的親生母親十月懷胎把鄭禕生下來,親手養到三、四歲,才過繼給大爺家裏。

鄭禕為了自己在社會上、外面人說我有房子、車子,根本不是自己房子、車子,欺騙手段得到的。欺騙朋友、同事、親人十幾年之久(鄭禕欺騙手段相當高明,詐騙活動和欺詐,欺騙行為,偽裝表演潛伏能力長達十幾年之久),騙取朋友、親人的金錢。鄭謙(鄭禕親生弟弟)說到:鄭禕100句話100句都是欺騙的話,不能相信鄭禕。鄭禕開的汽車凱美瑞車牌尾號:8688,不是鄭禕自己的,是用花言巧語欺騙來的。

鄭禕作為一個國家培養十幾年的軍人,一個國家工作人員,一個公務員,一個黨員,一個男人,鄭禕沒有人性,根本畜生不如。一個吃軟飯畜生,鄭禕骨子裡是農村人(石家莊市趙縣南柏捨鎮鄭家郭村人),鄭禕又想當婊子,又想立牌坊。

鄭禕囂張說到:畢福林(天津武警總隊政治部副主任)是我乾爹,不管是在部隊犯事,誰能把我怎麼樣,就是在天津市機關事務管理局犯事,照樣誰能把我怎麼樣。鄭禕說到:天津市委秘書長是我姐夫,轉業到天津機關事務管理局市委特批一個名額。我中央有關係,天津市委誰敢動我。天津的機關,各單位我隨便挑,想去那個單位就去那個單位,我的身份永遠不會變。

鄭禕說到:在天津市機關事務管理局工作沒有甚麼意思,有個地方養老就行了,馬上有塊土地下來就出來自己幹。

鄭禕說到:天津市委在香港有一個環島的項目要立項,謊稱和市委領導有關係,說到這個項目立項,鄭禕說自己會下企業,市委會讓鄭禕帶一批人去香港,在社會上謊稱可以辦理香港公民身份,需要活動經費,詐騙中介費,好處費。

不斷花言巧語給社會上企業老闆說到,謊稱市委很多項目我能跑關係拿到,詐騙中介費、好處費。

鄭禕會利用自己的職務便利或者曾多次謊稱自己有市委、中央關係虛假身份在社會上承攬房地產,建築,綠化,買賣土地等等各行各業鄭禕都會想辦法去滲透,謊稱需要活動經費,跑關係需要運作費用為由,詐騙中介費、好處費,其手段具有很強迷惑性,且屢禁不止,花樣不斷翻新,在社會上進行詐騙活動和欺詐,欺騙行為。詐騙金錢累計:壹拾三萬零三仟元整。

鄭禕王玥:天津市和平區榮業大街新世界花園11號樓2門901號。
鄭禕王玥:天津市河東區衛國道彩麗花園52號樓1門501號。
鄭禕身份證:120105197909184515
王玥身份證:120105197903074825

鄭禕懼怕上述這些事情別人知道,威脅要挾揭發,反映他的事情,殺害全家,弄死全家。

2012年3月29日17:47時,110接到報警:鄭禕、張帆等五人黑社會性質的團伙,威脅、恐嚇揭發,檢舉弄死全家,殺死全家,鄭禕、張帆說到:鄭禕石家莊趙縣農村人入贅嫁給王玥家,鄭禕姐夫是天津市委秘書長,會影響到換屆選舉陞官之路,鄭禕轉業是天津市委特批一個名額,鄭禕、張帆說到:放出話檢舉,揭發、報警、報案弄死全家,殺害全家。

110筆錄:張帆 男 1977.11.8 天津市河北區江都路如東裡8門103號。
張帆身份證號碼:120105197711085116

天津市公安局經濟技術開發區分局刑偵支隊王冠、許棟根收取黑錢,勾結犯罪嫌疑人黑社會鄭禕、張帆綁架,殺人滅口。

2012年4月21日天津市公安局經濟技術開發區分局刑偵支隊被詐騙一案,(刑)報饋字2012年第342號,立案。承辦人:王冠、許棟根兩名警官,三個星期過去了,沒有刑偵支隊案情消息,我按許棟根留給我電話022-66299427,打了兩天電話才找到許棟根,許棟根有意在不接我電話,許棟根警官說到:沒查你的案子。又過去三個星期(累計1個半月),我再一次給許棟根打電話,許棟根親口說到:查到詐騙帳戶銀行提供是三個外國人,還說到:三個外國人都不是,我感覺肯定不對,我就懷疑王冠和許棟根在騙我,隱瞞實情,現在我確切說我的懷疑是正確的。過了一兩天,許棟根打電話告訴我,犯罪嫌疑人找到了是鄭禕,只間隔兩天時間,原來說用兩個月時間找到三個外國人,現在兩天時間找到了。接著說讓我到刑偵支隊來一趟,我說到:有甚麼進展嗎?需要我配合怎麼做,提供甚麼證據。許棟根不說案情,只說讓我到刑偵支隊,一直要求我到刑偵支隊才行。現在想起來王冠、許棟根故意說詐騙犯罪嫌疑人鄭禕的帳號三個外國人,隱瞞事實,王冠、許棟根串通犯罪嫌疑人鄭禕、張帆,收取金錢,加害於我。我給王冠、許棟根提出請求我的行蹤不能告訴犯罪嫌疑人鄭禕,因為鄭禕威脅殺害全家,弄死我和我的全家,報復我,王冠、許棟根答應。現在想起來都是王冠、許棟根和犯罪嫌疑人鄭禕、張帆一夥綁架,威脅我、傷害、想殺死我、報復我殺人滅口。我在2012年6月15日下午6點來到天津市公安局經濟技術開發區分局刑偵支隊見到許棟根(有監控錄像可以查到),我向許棟根提供兩段錄音,錄音內容鄭禕威脅報復,鄭禕詐騙我去香港的事由,詐騙我的錢的錄音證據交給許棟根警官,許棟根告知我明天上午6月16日早上8:30日再過來天津市公安局經濟技術開發區分局刑偵支隊(有監控錄像可以查到),我再一次向許棟根要求我來的行蹤不能告訴犯罪嫌疑人鄭禕、張帆,我一早6月16日早上7點多就到了,8點、9點、10點、11點多,三個多小時,王冠、許棟根不提詐騙案的事情,一直在陪我聊天,在拖延時間,現在想起來,想等鄭禕、張帆一夥過來綁架我。我感覺這種情況不對,當時已經是11點多了,我提出要走,王冠不讓我走,我說案子還有甚麼事情,王冠、許棟根一再挽留不讓我走,大約12點左右,王冠、許棟根說沒甚麼事情你可以走了,我走到刑偵支隊門口就被鄭禕、張帆黑社會一夥五、六個人綁架到一輛黑色普桑車上,由於當時緊張,被五、六個又打又撕拉,沒有看清楚普桑車牌照,在車裡打我,馬上把我手機等全部東西搶走,直接從天津市公安局經濟技術開發區分局刑偵支隊門口綁走我(有監控錄像可以查到),直接上高速到天津市裡,高速上監控錄像可以查到普桑黑色(2012年6月16日中午12:00-13:00),鄭禕開一輛黑色凱美瑞車牌尾號:8688監控錄像可以查到。在途中,鄭禕、張帆讓三個人下車給1000元做綁架我的報酬,讓那三個人走了。鄭禕、張帆把我帶到天津市裡一個房間,用酒瓶、木棒,鐵棍打我,把我打暈後,當我醒來時,我聽到房間外有人說話,原來是鄭禕、張帆說到:多虧王冠、許棟根通知並且拖延時間,我們才能及時到抓住他,錢多給點,以後這案子還得求王冠、許棟根幫忙。過了一會,鄭禕、張帆走進房間抓住我又打又罵說到,就是在公安局也照樣這樣打你,公安局上上下下都是我的人,警告威脅我,再報案、報警弄死我和我的全家,殺害我和我的全家,並且還讓我看到他們偷拍我家裏的照片,說再敢報案,報警,綁架的事情不能報警,就弄死你和你的全家。過了一會我上廁所的時候偷跑了出來,當時我跑出來甚麼不敢想,很害怕,渾身都是傷,回來想起來,幸運我跑出來了,不然被他們打死,殺人滅口,可能都沒有人知道。在2012年6月18日下午16:30時左右,我打了天津市公安局督察電話960111,7號值班同志接電話,我如實說明我綁架的經過,但一個多月過去了,現在沒有人管沒有人問,公安局不作為。請有關部門一定要嚴辦王冠、許棟根、鄭禕、張帆詐騙、綁架、殺人滅口,同時保密、保護我,害怕被王冠、許棟根、鄭禕、張帆報復,殺害我和我的全家。請問中國是個法制國家,有哪位領導能主持公道,都說民告官,不能告,難道真應驗這句話,讓犯罪嫌疑人逍遙法外。

市委機關、部隊、事業單位、國有企業、私營企業、高校、銀行、服裝、皮革皮具、進出口企業等天津市各單位相互轉告,天津市機關事務管理局、天津鑫淼泰進出口公司、鄭禕、王玥,不管用甚麼身份與貴單位(貴公司)洽談合作意向,請小心上當受騙。

鄭禕照片(作者提供)
鄭禕照片(作者提供)

鄭禕警官證(作者提供)
鄭禕警官證(作者提供)

(責任編輯:鄭芬芳)

評論
2012-08-26 10: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