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伊春百姓家破人亡 曝光惡人十三年罪行

法輪功學員廉易坤生前照片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8月26日訊】黑龍江省伊春市法輪功學員廉易坤被迫流離失所多年,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六日決定回家辦理身份證,沒想到的是卻遭到了當地公安部門的綁架,15天後被非法勞教,才一個多個月的時間在綏化勞教所被迫害致死,年僅39歲。家人七月十四日得到消息,看到的是面目皆非、滿身傷痕,雙腿折斷的遺體。

據明慧網報到,廉易坤,生於一九七三年,家住伊春市烏馬河區。原本有一個幸福的家,妻子因承受不住迫害的壓力與他離婚,他妻子曾哭著說廉易坤是個好人,好人為甚麼被迫害?沒有這場迫害我的家是一個幸福的家庭,這場迫害也把我的家給毀了,也把廉易坤給毀了,到底有沒有王法?一個善良,與人為善的人的下場就是這樣?

一、與父親、妹妹上訪講真話遭迫害

1999年7月21日,廉易坤在家中被烏馬河區道南派出所警察李曉奎綁架到洗腦班,被非法關押3天後由親人保釋出來。同時被綁的還有他的妹妹和爸爸,廉易坤的父親被綁架到洗腦班15天後才放回。

1999年12月份,廉易坤與當地22名法輪功學員聯名向當地政府上訪,向當地政府和平理性的講述迫害法輪功是錯的,還大法清白,要求返還被非法抄家抄走的大法書籍。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遭到當地政府的迫害,被綁架到看守所。當地政府和公安局認定是廉易坤的父親廉濤和張安財、程秀春策劃的這次上訪,在沒有任何審批的情況下,把廉濤和張安財綁架到伊春勞教所,分別勞教2年半和2年。

廉濤被非法關押在伊春勞教所19個月後被轉到綏化勞教所繼續迫害。同時沒審批被勞教的還有法輪功學員程秀春,後又有法輪功學員吳希祿、房淑珍、孫芝、被非法勞教。當時,廉易坤和妹妹被非法關押4個多月。

在這期間烏馬河公安局為了推卸責任,欺騙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家屬說,是法輪功學員的錯,說不練了就放人,挑撥法輪功學員和家屬的矛盾,當地政府和公安就用這種卑鄙的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和家屬,造成了法輪功學員吳希錄和妻子離婚。法輪功學員劉成林原是當地法院審判長,這次上訪被非法關押迫害,回到家中不久就含冤離世。

二、令人羨慕的家被毀了

廉易坤和妹妹回到家中後,被伊春市中共人員列為重點迫害對象,家裏天天有警察上門監控,跟蹤,造成廉易坤和妹妹沒法上班,廉易坤的媽媽被嚇的心臟病發作,經常在睡夢中哭醒,好長時間生活不能自理。原本是一個周圍鄰居都羨慕的家庭,被這場迫害給毀了。廉易坤家剛開了兩年的加工廠,年收入十多萬元,也被迫停產,關閉。

廉易坤原本在事業單位上班,因修煉法輪功被迫下崗。廉易坤的大爺是當地人大的副主任,受牽連,上級給他施加壓力,在廉易坤和家人被迫害的2年中,因經受不住這樣的打擊,於2001年心臟突然脫落死亡。這場迫害給廉易坤和家人和親屬帶來了深重的災難。

2000年5月廉易坤和妹妹,還有法輪功學員張鐵民、張大民、顧秀英,又被當地公安綁架到洗腦班,在洗腦班他們不配合惡警,4天後放回。2000年7月廉易坤和張鐵民、張大民一起到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討公道,被北京公安非法關押。當地公安到家中找不到廉易坤,怕他們上訪也追到了北京。

廉易坤和同去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1年,妹妹也因此事和當地的法輪功學員龐瑞琴、王玉英被公安局長李吉辰副局長安魁華劫持到烏馬河看守所,非法關押了3個多月。

這期間,廉易坤在伊春勞教所親眼看見父親廉濤因不放棄修煉被伊春勞教所惡警和犯人毒打,身心受到了很大的傷害,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刺激。

2001年過年前,廉易坤的妹妹和媽媽去哈爾濱市親人家過年,看望年邁的姥爺,被烏馬河公安追到哈市,強行把母女2個人帶回烏馬河迫害,年邁的姥爺因此事傷心不已。回當地後,惡警把廉易坤的妹妹關押到道南派出所,有好心的警察看到可憐的妹妹,大罵共產黨,把這麼好的孩子關到了派出所,說公安警察這份工作不能做了,太傷天害理了,公安民警在共產黨的領導下不干正經事。

廉易坤妹妹這次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4個多月,烏馬河公安局局長李吉辰想把廉易坤的妹妹送到勞教所迫害,天天叫政保科警察提審,整理材料上報勞教,伊春市負責審批的人說年齡太小,沒批。2001年下半年廉易坤的妹妹被迫害的在伊春實在呆不下去了,只得離開家鄉到外地打工,家中只剩下了身體不好的媽媽。

2003年11月18日,廉易坤和他父親廉濤被烏馬河公安局副局長安奎華,610主任李曉奎,還有一名王姓警察綁架到烏馬河看守所非法拘留3個多月,後非法押送到伊春市洗腦班3個月,2004年5月末才放回來。這次被非法關押廉易坤剛剛結婚10個月,新婚的妻子悲痛欲絕,後因承受不住長期的迫害被迫離婚。

三、流離失所七年 回家三月被迫害致死

2005年9月,伊春市公安局非法抓捕伊春市和鐵力市20多名法輪功學員,在伊春市政府工作的法輪功學員周樹海也被綁架、非法判刑,在大慶監獄被迫害致死,年僅32歲。

2005年9月23日半夜2點,烏馬河區公安局610主任李曉奎帶2名惡警非法闖入廉家,把廉易坤的爸爸廉濤綁架,非法抄家,把家中剛買的8千多元的電腦搶走。

第二天,惡警到廉易坤家中去綁架廉易坤,廉易坤提前走脫,當時家中只剩下80多歲腿腳不靈便的奶奶,無人照顧。這次廉易坤的爸爸被非法勞教3年,被關押到綏化勞教所,在綏化勞教所始終堅持「真善忍」的信仰,因此受到了極其殘酷的迫害。

廉易坤走脫之後被迫流離失所長達7年之久,有家不能回,還沒有身份證,身份證在最初迫害的前兩年被惡警搶走,生活艱難,情緒一度非常低落,壓抑,沒有身份證一般地方都打不了工,工作和生活異常艱難。

2012年4月5日,廉易坤回家辦理身份證,於4月26日去取身份證時,被當地公安局政委將成、610主任李林強、國保大隊李曉奎等警察綁架到烏馬河拘留所,藉口是2005非法抓捕未遂。有親朋向公安局打聽公安局說半個月就放,沒甚麼事,結果把家人都騙了,15天後非法勞教一年,劫持到了綏化勞教所繼續迫害。

才1個多月的時間,原本健康廉易坤就被迫害致死,廉易坤生前在勞教所曾遭到甚麼樣的迫害?這些都不得而知,家人看到的只是太平間冰櫃裡面目皆非、滿身傷痕,雙腿折斷的廉易坤的遺體。

四、綏化勞教所的罪惡

綏化勞教所自2000年被定為黑龍江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所謂「轉化」基地後,中共規定:關押一名法輪功學員獎勵勞教所二萬元。為加大力度迫害,2002年,江氏集團用幾百萬元人民的血汗錢,投巨資興建四層大樓,內設全套監控系統,還有花園式的庭院,……外表看像豪華賓館,用以掩蓋裡面的血腥迫害。據不完全統計,有30多名法輪功學員在此被迫害致死,其中安達法輪功學員王力強,40多歲,回家20多天就死去了;伊春市南岔區程波,回家後1個多月死去;勃力縣法輪功學員姜成久,60多歲,回家1個月死去。還有方正縣王姓法輪功學員,40多歲,在勞教所的廁所里死去。2004年冬天,綏化勞教所出操跑步時有一名法輪功學員當場死亡。大隊長劉偉公開對大家說,禍害死一個法輪功學員,大不了只是一個處分,死了白死,算自殺。

在綏化勞教所,惡警利用包夾(犯人)對法輪功學員拳打腳踢,7-8個人圍著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惡警使用警棍打,電棍擊,昏迷之後潑冷水,關禁閉,坐老虎凳,強迫洗腦寫三書,讓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如不放棄信仰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毒辣、陰損、殘忍的流氓手段多達幾十種,如:老虎凳、鐵椅子、死人床、火刑、電擊、上大掛、毒打、針扎、扎指甲、吊銬、蹲小號、窒息、不讓睡覺、曝曬、冷凍、澆刺骨冷水、注射不明藥物、超體力訓練、灌芥末油、用強光刺激眼睛、超負荷奴役……導致有的法輪功學員精神失常,多人致傷、致殘,多人致死。

最殘酷的是上大掛,把法輪功學員反背吊掛在惡警值班室雙人床頭上,用床單做成的布條反背吊掛法輪功學員,吊掛後用塑料口袋套住法輪功學員頭部,將法輪功學員迫害的將窒息時拿下塑料口袋,然後點上2支煙,由2名惡警一人拿一支點燃的煙熏法輪功學員鼻孔,煙頭燃盡後,再點2支接著熏,使法輪功學員肺部像要爆炸一樣,難以承受,被迫害的學員汗流一地,地上像潑了半盆水一樣,濕一片。2個小時放下來,由一名惡警把著法輪功學員的身體,2名惡警開始給法輪功學員掄胳膊,惡警邊掄胳膊邊說不掄胳膊你胳膊就廢了,殘廢了。然後再把法輪功學員反背吊掛在床頭,當法輪功學員理智不清時,放下來讓被害的法輪功學員在惡警準備好的單子上簽字。

酷刑「上大掛」從2003年一直延續至今天,惡警換了一批又一批,但這種刑罰一直延續使用。對不轉化的學員綏化勞教所就是這樣迫害的,還有其它很多刑罰,受這種殘酷的大掛迫害,被迫害的學員表面身體是沒有傷的,由於使用4支煙熏鼻孔,肺部從此以後損傷嚴重,呼吸困難,說話語言無力,所以很多學員回家後時間不長就死去了,有的被迫害精神失常,屍檢也查不出來病因,表面沒傷,好多學員就是這樣被迫害死的。

在中共邪黨的公檢法裡,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死了,也狀告無門,官官相護,黑白顛倒。對於法輪功學員的死,親屬痛心疾首,在這個是非不分的社會里討不到說法,正義得不到伸張。但善惡有報是天理,終有一天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會沉冤昭雪,惡人會得到應有的報應;一筆筆的血債最終都會一筆筆的被清算。

綏化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嚴重的惡警有(部份名單):康貴新,孔繁東,教導員高忠海,大隊長劉偉,副教導員龍奎斌,劉忠偉,廉興,刁雪松,李成春,李宏江,曾令軍,金慶富,陳興龍,石儉,王偉,畢飛,李輝,潘巨英,李健,田之政,王宇飛,曲劍濤,錢世梁。

(責任編輯:簡陽)

評論
2012-08-26 9: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