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互動】港人反洗腦 九萬人怒吼(2)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2年08月03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我們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加州的包女士,包女士您好。

MP4下載收看

包女士:我現在回想我從小到大從來沒有上過一堂課是要愛黨的,這並不表示說我不愛國家、不愛父母,我這個人是沒有人性的。中共它在掌權之後,我想他們國內好像從來沒有人得過任何的諾貝爾獎,有的話,楊振寧,你知道他是在美國受的教育,所以我在想它是想用文化來美容,可是卻適得其反。它不如把這些時間用在怎麼樣去改善人民的生活,怎麼樣去把這個環保搞好,然後你還要對付南海跟東海的問題。我覺得它這樣做實在是太不聰明了,謝謝。

主持人:謝謝包女士。我們再接一位紐約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你們大家好。為什麼香港有那麼多人反對共產黨?我們不要忘記,在1949年以前,香港只有100多萬、200萬人口,那麼今天有600萬到700萬人口,這些人從哪來的?從中國大陸出來的,從1949年就出來很多人。我在美國很久了,所遇到的人都是從香港來的,從香港來的人都是從大陸出來的,然後到香港,香港到美國。從大陸出來的人沒有一個不罵共產黨的。

那麼今天,中國大陸的人也開始清醒了,香港人民早就清醒了。所以這個胡錦濤他還去搞這一套,說假話,要去洗腦,從前你洗那些農民你可以洗,現在你可以洗腦嗎?洗誰啊?全世界都不喜歡共產黨了,馬列主義是人類的公敵啊,馬列思想講求仇恨嘛,仇恨這個人的話就不是人了。

主持人:好,謝謝王先生。我們再接一位觀眾朋友的電話,烏克蘭的黃先生,黃先生您好。

黃先生:你好。剛才都講了很多了,我接著講一下就是97年香港回歸的時候不是說「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從97年到現在只有15年的時間,為什麼就變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有健忘症?要把這個響亮的口號提出來,謝謝。

主持人:好的,謝謝黃先生。我們再接一位大陸的楊先生,楊先生您好。

楊先生:主持人您好。關於中共的那個洗腦,我個人的看法是它洗腦歸於洗腦,但是我有一點向你們說明,它洗腦歸洗腦,絕不可能像希特勒納粹一樣那麼徹底,你們也看到過,那個希特勒他還真是給他國民高的福利待遇,你們去看一看那個當初的納粹德國給的福利待遇,再看一看中共給予我們老百姓的福利待遇。

主持人:好的,謝謝楊先生。請陳破空先生集中剛才幾位觀眾朋友所提出的問題來做一個答覆。

陳破空:剛才一位烏克蘭黃先生提了一個基本問題,就是一國兩制的承諾是50年不變,那麼現在香港回歸才15年,中共就很多地方都去這個,所謂「井水不犯河水」,都去犯河水去了,這個就是其中之一,就是強行的推動所謂中共這種洗腦教育,這個是對一國兩制的破壞。這是一個基本層面,但中共從來不是有信用的,不守承諾的這麼一個謊言集團,所以它這樣做,大家都是完全可以想像到的。

另外,剛才紐約王先生提到一個問題,香港的人口變遷。香港在49年的時候的確只有一百多萬人口,現在變成700萬,大多都是從中國大陸過去的,很多是偷渡、游水等等過去的,還有其它方式。那麼過去只有這種深受中國共產黨統治之害,他們像避瘟疫一樣的避開中共統治,避開「大饑荒」,避開「大躍進」,避開「文革」,然後輾轉,甚至很多人死在中途,死在羅湖海關那一帶的河水裡面,被中共的邊防射殺致死。但是就這樣都沒有擋住香港一波又一波的逃港潮,專門有一本書(是描述逃港潮的)叫《大逃港》,動不動是幾萬幾萬人的奔香港,所以香港人口就是這樣來的。

今天那個逃港的人,他們都是祖父和曾祖父這些級別,祖母、曾祖母這些級別,他們就深受共產黨其害,他們不願意讓他們的後代受共產黨的害。而今天站出來的家長,在「六四」時期只不過是小孩,他們今天20多歲、30多歲是家長,那麼他們從「六四」事件中,從小就知道這種共產黨帶來的紅色恐怖,所以當他們今天的孩子很小的時候,哪怕是嬰兒、哪怕幾歲,他們就深怕他們的孩子接受這種所謂的「洗腦教育」,變得偏執、變得激進,最後變得反社會、反人類,跟文明世界格格不入,他們非常恐懼,所以他們愛孩子之心讓他們不得不站出來。這是一個。

另外,其他觀眾朋友講的都很對,包女士講到說中共是白花精力,中共經常是辦些吃力不討好的事,而浪費大量的人力、物力,這次就浪費一千多萬香港的公幣,都是香港人的納稅錢。再一個就是說,有一個朋友提到納粹的洗腦,的確是這樣,納粹的洗腦跟中共的洗腦是一脈相承,但是中共在洗腦方面跟納粹應該說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是它在經濟發展或者民生福利方面的確連納粹德國都不如。

主持人:好的。我們又再次接通了我們在香港的記者,林秀宜,秀宜妳好。剛才我們有個問題妳可能錯過,關於這個香港大遊行的報導,九萬人上街,這是很大一個規模,那麼如果在這個新聞短片中沒有介紹到的我不知道妳還有什麼要補充?同時在這個之前,這個遊行的醞釀階段有什麼樣的情況,請妳做個介紹好嗎?

林秀宜:好的。這一次729反對洗腦大遊行的氣氛跟其它以往的遊行很不同,比如說剛提到的一些遊行,七一大遊行等等,他們沿途這些遊行人士都會有一些很激昂的口號抗議政府。那這次我在現場的感覺很安靜,就看到那些家長帶著孩子們就像一個家庭日的活動,尤其是在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在遊行前就強調這是一個安全好玩的遊行,是爸爸媽媽帶著孩子們的一個公民教育課,所以在現場可以看到一群的小朋友他們拉著橫幅,旁邊有大人帶著唱兒歌和喊一些很有趣的口號。

另外,由於當天天氣很炎熱,香港的天文台在遊行的時候發出酷熱警告,所以家長也特別照顧小朋友,沿途給他們補充水分,準備一些零食、飲料,還有一些玩具啊,沿途還吹泡泡給小朋友打氣,所以整個氣氛就是特別的很不同。

在他們整個遊行過程,很緩慢的過程裡面,像在以往的一些遊行,旁邊都有一些市民說一些不好聽的話,反而這一次在旁邊沒有參與的人也沒有說一些不好的話。那另外也看到家長在這個過程裡面也是很辛苦了,他們都推著嬰兒車,有的抱著孩子,還有背在肩膀上,很多小朋友在途中都睡著了。我記得我在訪問一位父親的時候,那個父親很熱心,一直想要把那個睡著的孩子搖醒看鏡頭,我們就跟他說不用了,讓他睡,因為真的是很辛苦,天氣又特別的炎熱。

那說到您剛才提到的這一次遊行一些主要的背景,剛剛陳破空先生也提到,去年港府要成立所謂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一個諮詢的報告,那之後,學民思潮在今年3月就透過一些遊行還有記者招待會,迫使港府把這個所謂的「國民教育科」延遲3年推行,但是仍要在今年9月試行,所以才漸漸開始引起其它民間團體的關注,紛紛加入這個反洗腦教育的運動,也得到很多泛民主派政黨的支持。

那在今年的七一大遊行以後,這個學民思潮連續6天向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示威,要求他撤回這個國民教育科,但是當局的態度很惡劣,而且一直在拖延回覆這個民間的訴求,因此就引發民間很強烈的反彈,甚至引起家長都站出來反對,還組成了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要爸爸媽媽都站出來。另外也收集了一些民間的捐款,在報章刊登聯署信,得到許多香港社會知名人士的支持,包括著名的一些演藝界、文化界人士的支持。

那接著這個學民思潮就跟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教協等十多個團體組成「民間反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就發起了剛剛發生的729萬人大遊行。這些就是這次整個遊行主要的背景。我就補充到這裡。

主持人:好,謝謝秀宜帶給我們來自前方的信息和報導。我們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大陸的李小姐,李小姐您好。

李小姐:你好。我從小也是生活在這種共產邪黨的社會裡,看了《九評共產黨》之後,才把這些不好的東西都炸掉,才解放出來,人整個像被水清洗一樣,太好了,這個書太好了。另外我在打工的時候,一個偶然的機會在學校裡給7、8個高中生,16、7歲,給他們看了一遍《偽火》,其中有一個孩子滿嘴都是「反共反共反共」就走了,看都不敢看,那7、8個學生就剩一個人看完,看完不敢說任何話就走了。

就說中國大陸對學生這種洗腦教育從小就開始了,你就是脫離不開,所以我說今天這個話題「港人反洗腦,九萬人怒吼」,怒吼的對!怒吼的好!早該怒吼了!謝謝。

主持人:好的,謝謝李小姐。我們再接一位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丁先生:紀嵐主播好,陳破空教授博士好,還有林秀宜好。這個反洗腦啊,以及九萬人怒吼最近的原因很多,那比較遠的原因,我個人的看法我想必應該是前一陣子胡錦濤突然訪問香港,視察中共三軍,他一開始穿著西裝還好,還像一個人,後來在對駐軍訓話的時候換上列寧裝,像個什麼樣子?

他除了向駐港三軍下藥洗腦外,他的人馬在香港民間,我認為也一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閃電方式,對香港老百姓下了猛藥,洗了腦都有,後來香港老百姓九萬人要反洗腦,抗議,對他以及梁振英展開怒吼。這梁振英也等於是當了替死鬼,被老百姓罵得非常悽慘,誰叫他在香港接上那個位置呢!

主持人:好,謝謝丁先生。我們再接一位大陸的陳先生,陳先生您好。

陳先生:你好。其實我是一個大陸中學生,我們每次的課,政治課都洗腦的,歷史課那些歷史都被篡改過的,就連這麼一個語文課的課文也都在喊「社會主義好,資本主義糟」這些東西。當然在這種情況下,其實我身邊有很多同學都被這種洗腦課、謊言課所痴迷的。那我想問的就是,在大陸充滿洗腦課的環境下,怎樣才能獨善其身?

主持人:好的,謝謝陳先生,我們再接一位大陸的楊先生,楊先生您好。

楊先生:你好。我接著把剛才的話說完吧。那個中共它洗腦歸洗腦,但是它卻不願意像納粹德國一樣給予國民那種福利待遇,不說福利待遇,起碼基本的民生,也應該讓老百姓活得有尊嚴吧!但是你們看一看今天中共給老百姓的是什麼?所以說它這種對人民的殘暴,那種血腥的本質,這點和納粹德國那是截然不同的,所以說它那種極度貪婪又極度殘暴對人民的本質,我可以斷言它即使再怎麼洗腦再怎麼宣傳,但是它絕對不可能像納粹德國那樣長久,這是我的觀點,謝謝。

主持人:好的,謝謝楊先生。我們再接一位大陸的張女士,張女士您好。

張女士:你好。我很羨慕香港人能夠這麼正義,能夠這麼符合當今國際社會的形勢,不要給小孩子洗腦,因為我們在大陸不出國之前常常背課文,就是說「打倒美帝國主義」、「解放台灣」,台灣人民生在水深火熱之中,可是我們到國外看了之後就覺得完全和它宣傳的不一樣。

所以它在洗腦,完全不符合國際的形勢,對下一代的影響和教育完全都是反面的,它們說什麼就是什麼,這是對下一代最毒的毒害,所以香港人要反對它,反對惡黨的洗腦是對的。我們現在也都不回大陸,在大陸待不下去,都去別的地方,都不敢看新聞。

主持人:好的,謝謝張女士。我們再接一位新澤西的彭先生,彭先生您好。

彭先生:你好。我感到很高興看到香港人這麼樣做,因為我起碼對香港是有這麼一個了解。剛剛陳破空先生所說的,從大陸逃到香港,當然是要感謝這個國際上先進的力量,國際救援會,我剛到的時候就覺得香港人沒有太多的愛國之類的,但是他們所有的東西都是發自內心的,他們不會像大陸這個「三好學生」,共產黨的那一套,他們在社會上有什麼運動的話,他們也是很積極參加的。我覺得中共應該向他們學習。謝謝。

主持人:好的,謝謝彭先生。我們請陳破空先生對剛才觀眾朋友們提出的問題集中回應。

陳破空:剛才有位大陸姓陳的中學生表達的觀點非常可貴,他能夠意識到中共的歷史是扭曲的,它所謂的歷史課是扭曲、所謂的語言課是偏見、所謂的政治課完全就是洗腦。我想這樣的中國青年其實越來越多。他剛才問一個問題:在中國大陸信息封鎖、洗腦教育的情況下,怎樣才能獨善其身?

其實我們看到在中國成長起來的,包括民運人士也好,法輪功學員,還有很多的维權人士、自由派知識分子,他們並不是因為到了國際上,或者學了別的東西才成長的,就是在中國內部他們就成長起來了、就覺醒了,要民主、要自由、要反專制、反獨裁,為什麼呢?因為如果他們能培養自己獨立思考的能力,以批評的精神和眼光來看待他們所看到的一切,就能夠從中共那些報紙、雜誌、電視、電台和教科書的字裡行間看到真理。

我當初就是這麼個情景,我記得我在十幾歲清醒,而且18歲就完全清醒了,都在中國的環境下。我看《參考消息》,看《參考消息》在字裡行間就可以看到什麼是真的、什麼是錯的。我想剛才那位中學生就跟我走過的道路一樣。所以獨善其身不是一件難事。而且我們今天看到,在中國那裡現在有一個弔詭的現象,其實年輕人都是反共的。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視頻:【熱點互動】港人反洗腦 九萬人怒吼

評論
2012-08-03 1: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