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智庫:海伍德、王立軍、薄谷夫婦背後的夢魘

《全球事務》雜誌發表美國非黨派智庫——美國民主防衛基金會專家Ethan Gutmann的文章《苦痛的摘取:中國器官「捐獻」的夢魘》。(網絡截圖)

人氣: 9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2年08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董韻編譯報導)美國雙月刊雜誌《全球事務》7/8月刊發表美國非黨派智庫——美國民主防衛基金會專家Ethan Gutmann的文章《苦痛的摘取:中國器官「捐獻」的夢魘》。此文8月24日同時在該智庫網站上發表。

《全球事務》雜誌發表美國非黨派智庫——美國民主防衛基金會專家Ethan Gutmann的文章《苦痛的摘取:中國器官「捐獻」的夢魘》。(網絡截圖)
《全球事務》雜誌發表美國非黨派智庫——美國民主防衛基金會專家Ethan Gutmann的文章《苦痛的摘取:中國器官「捐獻」的夢魘》。(網絡截圖)

文章表示,媒體幾乎忽視了海伍德被謀殺案背後的更加險惡的故事,文章說,王立軍闖美國領事館,交出了中共一直在進行的器官摘取的證據。作者追溯到80年代和90年代,通過對不同個人的採訪,證實中共那時已開始活摘器官;在1999年被當局鎮壓後,法輪功學員成為中共摘取器官的主要來源。

文章揭示,器官摘取由中共軍方醫院主導,中共派出軍醫對獄中法輪功學員進行體檢和器官檢查,並在2002年秋,大規模升級。

薄熙來、谷開來及周永康利用政法委控制的中國公安系統的資源,進行罪惡的器官活摘和屍體買賣罪行。捲入此事的英國人被毒殺,參與此事的得力幹將王立軍逃美領館僥倖保命。(大紀元合成圖片)
薄熙來、谷開來及周永康利用政法委控制的中國公安系統的資源,進行罪惡的器官活摘和屍體買賣罪行。捲入此事的英國人被毒殺,參與此事的得力幹將王立軍逃美領館僥倖保命。(大紀元合成圖片)

文章說,在王、薄案爆發後,主管中共宣傳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長春向調查人員承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主管器官摘取,而遼寧省前政法委秘書長唐俊傑亦向調查人員證實,薄熙來積極「正面」參與器官摘取。

文章說,中共必須對器官摘取作出一個了結,全部的真相必須昭示天下,而方案之一是:已經垂死的江澤民要準備認罪。

Ethan Gutmann被美國著名政論雜誌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評為是「龐大的社會和政治的告密者」。Gutmann是《誰失去新中國》的作者,該書獲得多個獎項,包括「天安門精神」、《紐約太陽報》「年度最佳書作」和「陳氏新聞獎」等。

Gutmann對中共網絡監視、勞改系統和西方企業與中國安全的碰撞方面的研究,在美國首都華盛頓DC、英國倫敦以及布魯塞爾等世界政治、金融中心地區引起持續的關注。

Ethan Gutmann(大紀元圖片)
Ethan Gutmann(大紀元圖片)

以下為Ethan Gutmann文章的全文翻譯:(小標題由編者加)

媒體忽視了海伍德謀殺案背後更加險惡的故事

當王立軍在2月6日晚夜闖成都美國領事館的時候,他抖出了他的老闆——薄熙來的很多具有殺傷力的故事:薄熙來的家庭和英國商人海伍德的關係,重慶公共資金的吸納,對當地罪犯的勒索以及三個一組的種種因素。

中共一直將謀殺原因歸結為經濟糾紛,據大紀元獨家披露:谷開來是中共活摘器官的主謀之一,在她和薄熙來的指揮下,大連是最早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地方,谷開來不但靠出賣器官賺錢,還販賣法輪功學員的屍體謀取暴利,被稱為「十惡不赦的惡魔」。圖為薄谷開來在合肥法庭。(AFP)
中共一直將謀殺原因歸結為經濟糾紛,據大紀元獨家披露:谷開來是中共活摘器官的主謀之一,在她和薄熙來的指揮下,大連是最早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地方,谷開來不但靠出賣器官賺錢,還販賣法輪功學員的屍體謀取暴利,被稱為「十惡不赦的惡魔」。圖為薄谷開來在合肥法庭。(AFP)

作為前重慶市公安局局長,王立軍知曉這位重慶市市委書記涉入了對中共政治局委員的監視,這潛在暗示了薄熙來和其它江派同夥——最顯著的是官位顯赫的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他們正在謀劃奪權。面對中共權力接班的複雜性,大部份西方媒體的編輯們,高分貝的集中報導對海伍德被謀殺案(審判)不真實的一面,實質上不幸的是(他們)被中共所操縱的媒體驅動了,這一個背後更加險惡的故事,幾乎被忽視了。

王立軍向美國領事館提交了中共一直進行的摘取器官的證據

3月23日,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公開宣佈中共有意停止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但是這一委婉的說法,並不能掩蓋現實,因為在2月6日晚上,王立軍以他獨特的身份揭示了另一個故事—具體的說,是這個政黨如何多年來一直從「政治敵人」身上摘取器官。

王立軍透露自己監督了幾千例現場器官移植

王立軍向外科醫生「講課」(「追查」國際提供)
王立軍向外科醫生「講課」(「追查」國際提供)

王立軍的崛起和薄熙來息息相關,一直追溯到過去十年在中國東北遼寧省。作為省長,薄熙來以「決斷,無情的領導,執行政治局的標準路線」而「著稱」。作為他的「得意」下屬,王立軍領導錦州市公安局,並成立了一個醫療機構—不明確的將其命名為「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根據2006年中共官方的一項醫療創新獎儀式上的記錄,王立軍(透露自己)監督「現場幾千例密集」的器官移植。

由國家來選定器官被摘取者

這些器官,不是親屬為他們的親人捐獻出一個腎臟。這是由從國家選定的個人身上動手術,摘取下身體上任何可獲得銷售利益的部份。將器官移植到新的受體身上,對於外國人和中國人(買家),一個腎臟可賣到6萬美金,肝臟可賣到9萬美金,而心臟、肺、眼角膜可能以季節價進行出售。

誰是器官移植手術的受害人?

從一張照片來看,王立軍正在講解外科手術,一個病人則躺在擔架上。王立軍是一個親自動手的管理者。在他的獲獎感言中,王立軍表示在死刑注射後的器官移植是「令人震撼的」。

誰是這一外科手術的受害者?2006年的那個獲獎儀式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但是現在這不再是一個傻子來回答這一問題了。

6年來累積的證據和一位第一醫療證人最近不顧他們匿名流亡海外的身份,公開說出了中國大陸的器官工業的事情。

2012年2月,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發現,在中國大陸的多個網站的明顯位置上,報導了王立軍的獲獎典禮的消息,這給調查中國監獄的良心犯被器官摘取帶來新的曙光——調查政治局在其間的中心角色。

要完全瞭解中共在這些指控上的脆弱(立場),有必要簡要的回顧過去30年來的器官摘取的發展歷程。

中共摘取器官追溯到20世紀80年代

根據勞改基金會吳宏達的研究資料,最早可以追溯到20世紀80年代,中共開始從死囚犯身上摘取器官,這些犯人被控謀殺、強姦和其它嚴重指控。過程很簡單:行刑之後,一名軍醫在臨時的處所摘取腎臟。

根據我對醫療人員的採訪調查,在90年代早期之前,參與的機構範圍已經擴大。一位匿名的醫生(目前還在中國行醫)生動地講述了1992年在廣州市的一個行刑的場面,現場有很多從該地區各大醫院開來的白色麵包車,在這個白色醫療麵包車裡,這位醫生在裡面摘取肝臟和腎臟。這位男犯人的心臟被子彈槍擊中。這位醫生說,技術上很簡單,但是感情上,很複雜。因為這個男子的脖子上有一個被電線勒過的標誌,這表明警方強行阻止這名男犯人在法庭上說話。

聽到麵包車裡被活摘器官者的慘叫聲

圖為中國的死刑執行車(網絡圖片)。
圖為中國的死刑執行車(網絡圖片)。

1994年,Nijat Abudureyimu是新疆某個專門負責政治犯的特別機構的警察。Abudureyimu獲得的活摘器官的第一個暗示,是從一位警察同事那裏得知的消息,他碰巧聽到從其中的一輛做手術的麵包車裡傳出慘叫聲。

一位烏魯木齊的醫生也在現場。醫生Enver Tohti回憶了1995年的一個死刑犯行刑場面:一位犯人的胸部被槍擊中,槍擊但不會令其死亡,而是讓其身體進入深度休克狀態,這樣可減少身體的蠕動和收縮以避免為摘取器官帶來問題。在上司的注目下Tohti醫生完成了對其的活體摘取腎臟和肝臟。Tohti的說法在警察Abudureyimu和其主治外科醫生在1996年的討論中得到證實。總之,活體摘取器官在1994年之前就開始了。在1996年之前,中國至少有一個省份參與其中。

維吾爾護士願到美國國會作證 證實政治抗議者器官被摘取

1997年,伊寧事件之後,穆斯林的一次抗議活動導致中共在整個新疆發起鎮壓。一位匿名的維吾爾族護士同意,如果任何時候需要,她可在美國國會作證。她表示,在鎮壓之後的6個月,發生了第一例對維吾爾政治抗議者器官摘取,她還證實一起對維吾爾嬰兒進行安樂死的事件。

這一(器官摘取的)時間和一位被命令對維吾爾政治囚犯進行驗血的醫生的採訪內容相吻合,這位醫生也同意作證,他(她)表示,維吾爾的一家醫院代表中國高層尋找可行的器官。

器官摘取升級 軍方醫院主導 相關器官摘取文件不見蹤影

這些政治犯並非死囚,所以這關乎違反了法律和道德的主要規範。根據這名年青醫生的敘述,1998年,對政治犯人的器官摘取升級了,軍方醫院在其中起主導作用。隨後,審判被「冷化」處理,證人的證詞或有關從良心犯身上器官摘取的文件從此好幾年不見蹤影。

多方不同調查 共同描述出1999年後中共摘取器官的細節

喬高(右)和麥塔斯(左)
喬高(右)和麥塔斯(左)

在兩位加拿大人權律師——喬高和麥塔斯的努力下,追查國際和我個人大量對難民的採訪——來自前囚犯,勞教所人員和內部安全人員——我們可以共同的描述出中共在接下來的10年中器官摘取的細節。

監獄被關押的一半「囚犯」是法輪功 15%不報姓名

奧地利主流媒體《標準報》(Der Standard)2012年8月16日報導薄谷開來一案。報導說薄谷開來案背後黑幕是谷的丈夫薄熙來涉入對法輪功學員的殺戮和非法器官交易,涉入其中的還包括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和對法輪功發起鎮壓的中共前領導人江澤民。(法新社圖片)
奧地利主流媒體《標準報》(Der Standard)2012年8月16日報導薄谷開來一案。報導說薄谷開來案背後黑幕是谷的丈夫薄熙來涉入對法輪功學員的殺戮和非法器官交易,涉入其中的還包括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和對法輪功發起鎮壓的中共前領導人江澤民。(法新社圖片)

1999年7月,中共安全部門對7千萬法輪功學員發動了全面的鎮壓。中共希望在3個月之內消滅這個團體,但是法輪功學員非暴力的抵抗「轉化」——拒絕被強迫的公開詆譭法輪功——這遠遠超乎當局的預期。中國的拘留中心、勞教所、精神病中心和「黑監獄」構成了「勞改系統」,關押了一共300~400萬人。在2000年底以前,非常粗略的統計,這些被關押的人約一半是法輪功學員。

只有中共授意對法輪功學員採取極端的手段——酷刑、強制灌食、蓄意強姦、拆散家庭、濫用精神病藥物以及大量的徹頭徹尾的謀殺後,這些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占監獄囚犯(約有50萬至100萬法輪功學員可在任意時間成為囚犯)的比例才有可能下降到15~20%。

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催生了這樣的原型——堅定、不可被轉化。很多人拒絕告訴當局自己的姓名。約有15%的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屬於這一類型(編者註:不告訴姓名)。

軍醫對獄中法輪功學員體檢和進行器官檢查 2002年秋大規模開始

2001年秋天,中共對太多的公開殺戮的擔憂戰勝了謹慎的拘謹(心理),派出軍醫以銷售器官,比如眼角膜,為此目的,為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作體檢。大規模的進行體檢和器官檢查從2002年秋季開始,(檢查對像)包括目前數量不詳的西藏人和家庭教會的「東方閃電」派別。這些檢查以很少的藉口來進行。

2005年前4萬多器官無法解釋來源

油畫《純真的呼喚》
油畫《純真的呼喚》

加拿大的人權活動家喬高和麥塔斯觀察到,法輪功學員對中國勞改系統的闡述符合中國移植數量劇增的現實。這些數字反過來顯示出在2005年之前,超過4萬器官被摘取。根據我對「不可轉化」難民的多個採訪,從2000年~2007年,約有6萬位法輪功學員在手術刀下,被摘取了器官。

有關2007年之後,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摘取是否還在繼續,以及是否延伸到基督教家庭教會的話題,目前還在討論之中。但是,在追查國際和《大紀元時報》以及後來喬高和麥塔斯對此罪行曝光後,外界普遍同意對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摘取的高峰期發生在2006年和2007年。

著名台灣外科醫生:憂病人移植法輪功器官

其中可能有另一個因素,一位受人尊敬的台灣外科醫生向我承認,他憂慮他的那些年齡大的台灣病人是大陸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受體,這位醫生在大陸的同行通知他說,在北京奧運期間,殺戮法輪功學員以獲得器官將會暫停。

王立軍很可能活體摘取器官 遼寧是法輪功被強制摘取器官的中心

回到王立軍2006年的頒獎典禮:那些手術(王因此而獲獎)是否是在供體依然活著的時候進行的?雖然王立軍看起來使用了死亡注射針,但從時間表和要防止新受體產生排斥來看,答案看起來是:是的(提供器官者還活著)。

是否這些手術僅僅是只在死刑犯身上進行——殺人犯,強姦犯等等——就如同中共3月份所宣佈的那樣?在中國的背景下,這是極端不可能的;勞改系統的難民一致的指向中國遼寧省,包括伊達、蘇家屯、特別是大連市,作為法輪功學員被強制摘除器官的中心。這和薄熙來與王立軍通過鎮壓法輪功來建立其政治權力密切相關——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也是這樣。

王、薄案後 李長春向調查員確認周永康主管法輪功活摘

薄熙來為討好江澤民積極配合鎮壓法輪功,大連最早開始活摘和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其中,被谷開來看成自己圈內人的英國人海伍德,曾協助谷在海外做相關交易,涉及大量祕密,之後招來殺身之禍。 (大紀元合成圖片)
薄熙來為討好江澤民積極配合鎮壓法輪功,大連最早開始活摘和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其中,被谷開來看成自己圈內人的英國人海伍德,曾協助谷在海外做相關交易,涉及大量祕密,之後招來殺身之禍。 (大紀元合成圖片)

四年前,「追查國際」的志願者們以中共調查員的身份向中共高層打電話以確認發生在法輪功學員身上的器官摘取。這一行為曾一度因無法進入中共內部安全的電話線路而嚴重受阻。

這類似於調查,追查國際獲得了負面的確認。每一位接到電話的官員表示,由於質疑身份的真實性,在不安全的電話線路上討論器官活摘的事情是極度不合適的。

2012年4月份,追查國際再次嘗試──這一回,對方的口氣變了。一位調查員,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辦公室張主任的身份與李長春打電話,以討論「用摘取在押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做器官移植手術這件事給薄熙來他們定罪」的問題。李長春回答說:「周永康具體管這個事,他知道。」

遼寧省前政法委秘書長確認薄熙來積極參與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

調查員還以中紀委薄熙來專案組的成員的身份向遼寧省前政法委秘書長唐俊傑打電話,問:在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做移植手術這件事情上薄熙來做過甚麼相關指示嗎?

唐俊傑回答說:「那個我分管這個工作。那個中央實際抓這個事,影響很大嘛,好像有他也是正面的,好像還是正面的。那個時候主要是常委會討論啊。」在暗示了本人也是遼寧政治局委員後,唐俊傑表現出很驚慌──「你現在在甚麼位置啊?你問這個問題我有一點……你在甚麼位置啊?」然後掛斷電話。

薄熙來被免職後 百度一度解禁「活摘器官」和「王立軍活摘」

王立軍、薄熙來、周永康、江澤民、李長春、賈慶林、羅幹等因為法輪功問題,成為了拴在一根繩子上的螞蚱。(合成圖片)
王立軍、薄熙來、周永康、江澤民、李長春、賈慶林、羅幹等因為法輪功問題,成為了拴在一根繩子上的螞蚱。(合成圖片)

在王立軍闖入美國領事館以後,薄熙來追蹤了王立軍不小心隨身攜帶的手機,薄(派人)用警車包圍了領事館(根據未確認的報告,薄熙來試圖調動用於戰鬥的裝甲車,以進一步顯示他的權力)。3月15日,薄熙來被免職。4天之後,中國的微博到處是有關調動警力和北京街頭出現裝甲車的傳聞。在接下來的一天,幾個被封閉的網絡搜索可以在百度上進行搜索──特別是有關關鍵詞「活摘器官」和「王立軍活摘」。3天之後,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傑夫止痛式的宣佈:中共有意在3~5年之內,停止從死刑犯摘取器官。

王、薄事件後 中共衛生部戲劇性宣佈:有意3~5年內停止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

事實上,中國的醫療機構在2011年11月刊的醫學雜誌《柳葉刀》上撰文《一個在中國心臟死亡後器官捐獻試點計劃》,文章讀起來就像是一個令人抓狂的為中國不道德的器官移植環境而進行的辯解(良心犯從未提及),其中有一系列的要改善的承諾,一些基層的器官摘取數量。這些數字很明顯是臨時編造,用以顯示囚犯用於器官移植已經戲劇性的下降。可以預見的是,(這個計劃的)作者們會先發制人,拒絕任何外國醫療觀察家們對其進行獨立核實。

3月23日,當有關「器官捐獻」許可作出的時候,禁忌同時發生:沒有提及政治和宗教信仰囚犯,沒有出現在中共國家媒體中,甚至沒有出現在西方的自由媒體中。每一個人懂得哪一條線可以越過,哪一條線不能跨越。懲罰是顯而易見的:北京當局最近將調查中共勞改營的英文半島電視台趕出了中國。

恐懼驅動 中共欲銷毀和埋葬十幾年來器官摘取的證據

對這些事件的一個默認解釋是:中共作出了一個集體的決定要擦掉器官摘取和埋葬任何現存的在過去15年中相關的不透明的公告的證據,這些證據在從未被外界完全知曉之前,就都沒有了。這種轉變,是由恐懼所驅動的。

較小的恐懼是中共全球醫療野心會受到影響,特別是利潤豐厚的製藥和醫療測試行業。更大的恐懼是,中共的歷史罪行將會在世界面前裸露出來(這種恐懼在追查國際在2月15日發佈了王立軍的文件之後加劇),更糟糕的是,這會發生在中國人顛覆中共領導權的交接班之前。

中共必須要對摘取器官的問題進行了結 垂死的江澤民要準備認罪

王立軍事件、薄熙來與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家族的貪腐和密謀叛變等罪行一一被揭露,江系血債派勢力也步步潰散。(大紀元合成圖片)
王立軍事件、薄熙來與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家族的貪腐和密謀叛變等罪行一一被揭露,江系血債派勢力也步步潰散。(大紀元合成圖片)

由於中共過去長期執政,摘取器官的問題必須要了結。所有的因素擺在了這裡:一個偽裝的用以避免主要問題的廣開言路的手段;一個在中共派系之間進行的被縮短的遊戲(他們以裝甲車和網絡上的方式來玩遊戲);兩個替罪羊(薄熙來、王立軍、可能還有周永康);對法輪功發起迫害的建築師(指江澤民)現在垂死,準備著認更多的罪行(根據中共的標準模式,江澤民可能被宣佈70%正確,30%錯誤)。

溫家寶的政改和道歉可能沒有效果

但是,中國有一個喜歡不同、非常正面去解釋(事情)的異議人士團體,他們的證據是溫家寶總理一直以來勸告要進行政黨改革,將中國轉向一個民主的道路,真誠的為中共的錯誤道歉。外部人士可能認為這是沒有效果的,但是內部人士將其解讀為——特別是道歉——是一個有意義的姿態:溫家寶知道中共的所有罪行,並準備對其起訴。

這個團體非常奇怪的相信,當黃潔夫在3月份宣佈那個有關器官移植的決定時,會令法輪功團體感到高興。對於那些有親朋好友或同事在中國被關押的人來說,這樣的事情是令人熱切期望的:北京決定宣佈這個問題,最終會導致全面清算這一活體摘取器官的歷史。

全部的真相必須公開

江蘇高校學子發公開信「制止活摘器官」
江蘇高校學子發公開信「制止活摘器官」

溫家寶和中國的一些個別醫生,比如黃傑夫,或許是真誠的願意來改革這個體制系統,但是幾個好的想法不能夠擦拭去歷史或是這個黨不光彩的一切。受人尊敬的西方醫學雜誌或許是太客氣或者是太天真而不能拒絕這樣一個混淆視聽的可笑嘗試,但是中國人和中國以外的人們,知道(中共)這一反人類的罪惡已經發生了,全部的真相必須昭示天下。

評論
2012-09-01 4:3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