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社會浪子到村人皆讚的好人

大陸大法弟子:德新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我是中國大陸南方某偏僻山村的農民,今年四十三歲。自一九九六年有緣有幸得遇法輪功後,我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從一個蹲過大牢的惡人、浪子歸正為家人、村民都稱讚的好人。

我曾經是個是非、善惡、好壞不分的社會浪子。年輕時,整天跟隨著不好的人在村莊裏閒混。父親因為出身「富農」,在文革時被批鬥,加上常年的勞作與生活的重擔,使他日漸變得身體病弱、脾氣暴躁,經常打罵我們兄妹幾個。我不僅不替他老人家分憂、解愁,還處處與他作對,整日裏沒有好臉色對他,更沒有半句好話,甚至當著許多鄉鄰的面大聲咆哮,當時真是大逆不道。

一九九五年,我到屬於村集體所有的山上、其他村民私有的山上盜伐林木多次(當時,村子裏盜伐林木的人很多)。經村幹部舉報,被縣森林公安分局刑事拘留二十多天,經濟罰款加上託人找關係的費用總計一萬多元。以前和他人合伙做生意時,又被朋友黑吃黑,吞掉了自己的一些錢款。這些經濟上、名譽上的雙重損失,加上九五年父親的去世,自己生活沒有了著落,都使我非常消沉、迷茫、煩躁及憤憤不平,想著要採取極端的方式報復村幹部等。此外,我還煙癮很大,整日裏粗話、髒話不離口。村人都將我視為一個惡人、一個浪子!

一九九六年八月,我在浙江省某市打工時,有緣開始學煉法輪功。李洪志老師在《轉法輪》一書中,用最淺白的現代語言由淺入深的闡述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轉法輪》〈第一講〉);煉功人與他人發生矛盾時,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與他人相處時,要無私無我,先他後我。李老師書中的法理歸正了我的人心,使我懂得了做人的道理,學會了理解、寬容和善待他人。

從煉功的第一天起,我就再也沒有抽過煙。從那以後,幾乎聽不到我再說髒話、粗話、下流話,偶爾說漏了半句,也會滿臉通紅,馬上改正。

在家中,我孝敬老母,尊敬、愛護兄妹。真正從內心認識到了自己盜伐林木的錯誤,消除了自己以惡制惡的報復念頭。我曾向村人借債幾千元,在我歷經七年冤獄的折磨(我因告訴世人法輪功的真相而被誣判七年)回到村裏後,村人都一致認為我不會償還那些債款。當我用自己辛勤打工掙來的錢逐家登門還款時,村人都出乎意料的激動的說:「哎呀,你真變好啦!這些錢,我們都不曾指望你會還的。」

當地區政法委派人到我村莊裏來調查我時,村人都紛紛說道:這個某某現在真是變好了,他騎三輪車載客時,客人忘在車上的新買的皮鞋都想辦法主動送回去。年底,村治保主任悄悄對我母親說:「千萬叫你們家的某某別回來,上頭正到處在找他。」

法輪功使我從一個浪子變成一個按真、善、忍原則為人處世,善待他人的好人。為講清法輪功的真相,我曾先後被邪黨非法勞教三年、判刑七年,受盡了各種各樣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但我始終不悔,慶幸自己有緣、有福修煉法輪功,不然,今天的我不知是啥樣呢。我發自肺腑、堅定的告訴世人:法輪大法是能使人棄惡向善的高德大法!

--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真善忍」這個信仰改變了一切。我所有的一切都和修煉前截然不同。我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知道,我們痛苦、抑鬱、有暴力傾向、心胸狹窄和狂熱都是因為我們對宇宙法理的因果關係知道得越來越少,相反的由於無知和無神論使我們不斷地背離宇宙法理。把對「真善忍」堅定的信念作為提高身心健康的基礎,我天天努力做到對己對人真誠、寬容、恭敬有禮、有責任心、不自私。
  • 亞伯拉罕•湯普森是一位土木工程師。他從小生長在一個美國天主教家庭中,沒有成為虔誠的天主教徒,但是對於生命的目的存在著許多疑問,也對佛家、道家和東方宗教的內容很感興趣,他看過一些佛教的書,卻沒有產生共鳴。此外,他還常常看到,在兩眉的中心有一種很大的眼睛看著他,這令他非常驚奇不解,這隻大眼睛究竟是怎麼回事?他不斷地追尋,探索……直到修煉了法輪大法後,他才獲得了解答。
  • 我今年61歲,是2010年春季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新學員,雖然我得法晚,很多的法理還悟不到,但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法輪大法的美好與超常在我身上不斷展現。現在寫出我的親身經歷,目地是揭露中共媒體製造的謊言,讓人們正面了解、認識法輪功,擺脫疾病的折磨,從中受益,真正得到大法的救度。正如我周圍的一位老年同修所說:「咱們做事不能昧著良心,受益了就得敢說!」
  • 二零零一年春,我全身浮腫,脖子、手腕子、腳脖子,凡是身上能轉軸的地方都紅腫,腳脖子腫的看不清踝骨,手腕子腫得看不見腕骨,膝蓋腫的像葫蘆頭一樣,脖梗子硬得像木樁子一樣,看東西大轉身,右半身肌肉萎縮,心慌,氣短,出冷汗,手腳冰涼,醫生說這是「不死人的絕症」,只能吃藥維持,在醫療界也沒有醫療好的病例。…零七年春,我扔掉了拐杖,右半身都長出了新肉,現在各種農活都能幹了,不但沒有衰老,反而還年輕了許多。我的康復震撼了街坊、鄰居和我的親人們,他們親眼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和美好。
  • (shown)(續上) 「因為真、善、忍實在真的很好!」因此,學業、事業、愛情都得意的年輕董事長莊嘉元於三十歲出頭開始修煉法輪功。…他和女友到日本旅遊,遊山玩水中自己就拍攝到很多法輪,而且感覺越照越多,「哇!這是真的!」嘉元非常震撼,轉念不停:「如果《轉法輪》裏面講的這些都是真的話,如果我錯過這個修煉的機緣,那真的會遺憾終身。」…他在大陸的工作讓他發現那裡環境非常惡劣,「道德非常淪喪,如果沒去經歷這一遭,長期以來對中國大陸經濟等方方面面的誘惑,產生的憧憬與夢想是不容易清醒的。」離開後,他接上了緣在台北參加了「法輪大法九天學習班」,如願成為法輪大法修煉者,內心強烈的震撼與觸動無與倫比,「我能不能搭上這班車?錯過這班車可能就失去千萬年難逢的機緣了。」而且秉持「先他後我」精神開創事業另一片天…
  • 學業、事業、愛情都得意的年輕董事長莊嘉元於三十歲出頭開始修煉法輪功。為甚麼會修煉法輪功?他答道:「因為真、善、忍實在真的很好!」…有次回台灣與朋友再碰面,朋友拿了幾張做室內裝潢的工地照片給嘉元看,照片中有許多法輪,嘉元感到非常神奇。二零零六年底,嘉元和女友到日本旅遊,遊山玩水中免不了拍照留念,嘉元親自拍攝到很多法輪,而且感覺越照越多,「哇!這是真的!」嘉元非常震撼,轉念不停:「如果《轉法輪》裏面講的這些都是真的話,如果我錯過這個修煉的機緣,那真的會遺憾終身。」
  • 我全身病痛…拄著拐杖給學生上課,離退休還有五年就沒法工作了。當時的感覺死神隨時在伴隨著我,生命隨時都有結束的可能。學法煉功不到半年時間,這些疾病陸陸續續都沒有了,全身感到無病一身輕,真是一種無法用語言表述的輕鬆幸福的感覺。是師父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看到我的變化,我老伴也在我得法半年後也走進來修煉,修煉不長時間也是無病一身輕。我倆比學比修,共同精進。
  • 我是1998年得法的,今年六十五歲。煉功前我的體質很差,人倦怠無力,消瘦得厲害,胃潰瘍和胃下垂,去過幾家醫院診治,化驗單子合起來有百張之多,還在市醫院住了幾次醫院,但一直治癒不了。那時的我常常頭暈眼花,走起路顫顫巍巍,像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家人悄悄地上普陀山替我算了一卦,說在陽間的日子屈指可數了,而我自己也覺得走到了生命盡頭。在我走投無路時,有人介紹我修煉大法,並捎來一本《轉法輪》。記得接開寶書的霎那,我的身體猛然顫動了兩下,眼前呈現一片金光。…
  • 化療徹底擊垮了我的身體,快兩年了我才勉強撐著正式上班。…一位部主任覺得我人品還不錯,就讓我去他部門。他對別人說:就把她當「半個人」用吧。幾個月後,我喜得法輪大法。得了絕症,我知道自己命不好,可是,誰能改變我的命運?當我捧讀《轉法輪》時,驚喜的發現書裏說要改變命運有兩條路,一條是不斷的做壞事,最後形神全滅。另一條路就是修煉。我想我一定得修煉,這是我生的希望。自修煉至今,驚喜一個接一個:身體康復了,心靈昇華了,家庭和睦了,智慧提升了。有四個字能表達我心中說不盡的敬仰與感動,那就是:佛恩浩蕩。
  • 二零一二年八月六日,真善忍國際美展在位於倫敦市中心的著名的波邁畫廊(La Galleria Pall Mall)開幕。開幕當天,得到美展信息的民眾,其中包括大量來自世界各地的倫敦奧運會觀眾絡繹不絕地前來欣賞。當天傍晚舉行的開幕儀式聚集了幾十位地方政要、藝術家、企業家和學者等各界受邀嘉賓,其中包括五位來自大倫敦不同行政區的市長。與遍布世界各地的真善忍國際美展觀眾一樣,看到畫作的人無不感到強烈的心靈震撼。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