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玉清心】:兩顆補牙帶給我四十年的溫馨

玉清心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2年08月31日訊】四十多年前,我是雲南西雙版納農場知青。下來不久,和另兩名北京知青去很遠的江城農場看望那裏的北京知青朋友,可見那時候我們這群離家的孩子有多麼的想家,哪怕見見熟悉的面孔,聽聽熟悉的聲音,都是好大的安慰。

走到中途思茅,那位女生喊牙疼,見她的半邊臉都腫了,數落她太嬌氣的話就出不了口了。街上戴臂章的糾察隊指給我們一家醫院去看牙。

好像沒掛號,就坐在空蕩蕩的牙科診室裡了。過了好一會,一位穿白大褂的高個年輕男子走進來問:「都看牙嗎?」我和那位男生馬上擺手。他戴好口罩一邊給女生治牙,一邊和我們聊天。原來他是上海醫學院畢業的,因為出身不好被分配到邊疆小城。牙醫說自己是幸運的,還能進醫院給人治病,而很多同學專業都荒廢了。一會兒,女生吐出一口口膿血,漱口後,他說好了。我們等著他開藥方,他說,不用了,回去多用鹽水漱口比吃藥強。

我們起身告辭,他看著我和那位男生問,你倆的牙真沒問題嗎?我說從來沒牙疼過。他打手勢招呼我過去,我坐在手術椅上張大嘴給他看。他說,你的槽牙,有兩顆是蟲牙,需要補。經他這麼說,我想起來自己的牙是有一陣子彆扭了。我問費事嗎,要很長時間嗎?他沒回答我的問題,接著和我們聊農場知青的菲薄生活。也是不大的功夫,沒感覺怎麼樣,他又說好了。我急忙伏在鏡子前,張口看自己的牙被怎麼處置了。左下槽牙,新添了兩個黑灰色的點,略帶金屬光澤。他一邊收拾器皿一邊對我說,補牙的材料現在都是深色,不大好看,聽說外國有接近牙色的材料。好在補的是槽牙,不會影響你將來找婆家啊。

一邊的男生聽了笑得前仰後合的。牙醫對他說,小老弟,你先別笑別人了,最好也過來檢查一下,下面農場不一定有專科牙醫。那男生蹦過去,乖乖地坐進椅子裡。牙醫查看過他的牙說,沒大問題,就是保護得不好,可惜了這一口好牙。那男生說,他的牙齒長得隨他母親,他姥姥的牙也好,七十多歲了,還能吃鐵蠶豆呢。牙醫說,一個人牙齒長得好壞,有點天生來的,多一半來自遺傳,而後天的保健也不容忽視。說話間,他從一個托盤裡取出三塊小紗布分給我們每人一塊,自己手裡又拿了一塊。他把紗布纏繞在食指上,放在自己牙床上像牙刷一樣按摩,讓我們模仿他。他說,你們沒事開會聊天的時候,可以做這個動作,這是他的德國教授教給他的保健方法,很有效。還囑咐我們吃完東西要堅持漱口,最好刷牙,沒有牙膏,用鹽水也不錯。

思茅牙醫的那塊小紗布早就用碎了,後面不知更換了多少塊。他教給我們三個「傻知青」的保健方法,我們記住了,都受益了。四十多年來,我沒看過一次牙醫,我的那兩顆補牙紋絲沒動,偶爾瞥見到它們,會觸景生情。那牙醫的音容笑貌和「白衣天使」、「希波克拉底誓詞」、「救死扶傷」、「紅十字會」、「紅包」、「倒賣屍體」、「活摘器官」一連串的熱詞會跟著一併湧入腦海,令我浮想聯翩,思緒萬千……

評論
2012-08-31 8: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