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知青作家憶當年:暴力 同居 混居都發生了

人氣: 12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2年08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方曉綜合報導)近期,有關知青的報導和文章頻現各網站。即將在十八大正式接班的中共第五代領導人中,為首的習近平、李克強都曾是知青。外媒稱,中國正進入「知青一代」掌控政經命脈的時代。
  
8月6日,海外網站再次刊登新華社的文章——著名評論員,資深媒體人何三畏和陳海的「鄧賢憶知青」。在「知青作家」鄧賢的筆下,文革期間的知青沒有出路,絕望、暴力同居、混居……「你能想像的事情,都發生了」。

1953年,鄧賢出生在四川廣元。他擁有顯赫的家庭背景,有著比其他孩子優越的童年。直到「文化大革命」爆發,鄧家成為四川第一批被抄的人家。此後,鄧家人成為「黑五類」,鄧賢成了「狗崽子」。這時鄧賢還在上小學。

1971年7月,18歲的鄧賢離開四川去邊疆「插隊落戶」,在那裏度過了將近7年艱苦的青春歲月。1977年10月,大陸恢復高考,鄧賢考上雲南大學。離開邊疆時他已是24歲的人了。

鄧賢著有長篇紀實文學《大國之魂》、《中國知青夢》、《流浪金三角》、《中國知青終結》等。他甚至被稱為「知青代言人」。

荒野中的住處讓知青們哭成一片

在鄧賢的回憶中,漫漫荒丘和原始森林讓年輕的知青們感到驚恐。30多名知青住一個大草房,睡覺時頭挨頭腳挨腳。誰家來了喜訊或噩耗,立即傳染開來。不時哭的哭,叫的叫。

當地經常下瓢潑大雨。外面一下雨,屋裡就漏,漏到地面漲水,把鞋子漂起來,還長出蘑菇。晚上房子裡還發現過眼鏡蛇!

一名當年奔赴北大荒的知青在回憶文章《我們 陷阱中的千軍萬馬》表示,年輕的知青們經過與親人的「生離死別」後被運往農場。一同來到連隊的知青大約有60人。在黑夜裡被領到一個很冷、很黑的大房子裡睡下。第二天醒來一看,傻了!全傻了!

「哪裏是房子?原來是個極大的老式帳篷,縫縫補補,撒氣漏風,帳篷裡邊也滿是爛泥,長長的野草居然從床底下長起來。在這個長久的住處,知青們吃飯要天天踩著爛泥走出一百多米到伙房去。這大帳篷有兩個,每個住30人,相距50米。當天夜裡,大家躺下,誰也不說話,漸漸就有了哭聲。先是女知青哭,後來男知青也哭,最後兩個帳篷的哭聲連成一片。在這荒涼的野地裡,哭聲和風聲、水聲一樣,誰理你?那時我們才十六七歲!」

貧困、飢餓的青春

鄧賢當知青時第一次見識的「貧困」是:一位老職工的家,一間屋,三面都是竹籬笆的牆。被子如漁網一樣。沒有鞋子穿,5個小孩,有一半沒衣服。飯碗不夠,用一個盆子去食堂端飯回來,大家圍著吃。

知青們真正缺乏的是食物。在7年時間裏,知青們喝著「玻璃湯」——只加了鹽的開水。

鄧賢的名文《一碗豬油》在多處獲獎。講述的是1974年他去山裡面伐木,19天後下山,衣服基本被樹枝刮爛了,上身赤裸,下身遮一下。鄧賢當時感覺是見到一個活的東西都想啃一口。意外的是,在一個知青那兒居然見到一碗膠水狀的混合油,近兩斤。因為關係挺好,他們準備吃一個月的,貢獻出來了,一大堆人圍著他,他把它全部喝完了,又把碗全部舔乾淨。

鄧賢說,他喝完後的生理反應是,肚子咕嚕咕嚕響了一陣,同時渾身每一個毛孔都散發著幸福的光芒,而且這種狀態至少持續了3天。

上述北大荒知青的回憶文章裡寫到當地知青生活的艱苦,讓人根本無法想像。例如,知青得了病才能有資格享受一次「病號飯」。這「病號飯」不過是用荳油、蔥花和大鹽粒子熗鍋,再倒進去開水煮一碗湯麵。有一次,只剩下一碗「病號飯」了,兩個知青為了爭這碗麵,一個知青就啐一口唾沫到面裡,他想用這辦法獨吞這碗麵,另一個知青馬上也啐一口,說:「我不嫌你,咱們就一人一半吧!」

暴力同居、混居能想像的事情都發生了

1969年夏收之際,知青中普遍瀰漫著一種下鄉後的絕望情緒。在枯燥而勞累的日子裡,曾產生「破罐子破摔」念頭的鄧賢與廣大知青們一樣絕望,他在書中表示:沒有出路,對社會不滿,苦悶、消沉、頹廢、壓抑、絕望、「偷雞摸狗」、暴力、同居、混居……「你能想像的事情,都發生了」。

知青大多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但很多人連對象都沒有。談戀愛的知青也沒有幾個打算在當地結婚成家的,生怕一結婚就永遠不能回城了。知青中未婚同居的現象十分普遍,由此引起的懷孕墮胎、未婚生育的情況時有發生。一些農場知青連住房問題也沒有解決,幾個人擠在破爛的茅草房中。

有的農場幹部動不動就對犯錯誤的知青捆綁吊打。有些幹部利用職權姦污女知青。這些問題日積月累,長期得不到解決。

在《中國知青夢》一書中,鄧賢引用大量官方文書檔案,讓那血腥、骯髒、恐怖的一幕幕重見天日。

在官方內部文件密密麻麻的罪惡記錄裡有這樣一條:「第十團司令部參謀刀世美(正連級),有婦之夫,採用欺騙、引誘和脅迫等手段,雞姦男知青二十餘人」!

巴山所著「上山下鄉女知青慘遭蹂躪錄」曾在網絡上瘋狂轉載,該文揭示了大量被社會忘卻了的慘絕人寰的故事——女知青被生產隊長、大隊書記、軍官等幹部強姦摧殘……手裡握有黨票、團票、招工、調動、提干權,以及病退、困退權的色狼們,以這些好處為誘餌,姦污了不知多少女知青!

從1964年到1980年,全國上山下鄉知識青年達數千萬之眾,其中有一半是女知青。這上千萬女知青中,遭受色狼姦污的無法統計。大部份被侮辱過的女知青都不願暴露真實情況,因為中國的倫理道德將使失去貞操的年輕女性受到巨大的心理和社會壓力。

周恩來親自批示 大量城市女知青入魔爪

1968年第一批北京知青是在周恩來親自批准下進入到雲南西雙版納地區,而後又有上海、昆明兩地知青來到漫長的邊境線上,開墾荒山,種植橡膠樹。

1970年雲南農場又在屯墾戊邊的指示下,成為昆明軍區雲南生產建設兵團,大批現役軍人進入到兵團,任連長以上正職幹部。隨後四川成都、重慶兩市的知識青年經過嚴格政審,大批來到雲南。在那裏一個個來自大城市的女知青們,在色狼軍官的獸慾中失去了貞操。

在雲南省軍區和軍事法庭舉行的一次大規模公審大會上,公佈了多名軍官利用職權姦污女知青。還有一名連長,不但姦污四名上海女知青,還與一條小母牛有過性行為,被上山打獵的老頭發現揭露出來,在罪名中冠以糟蹋母牲畜。在場者無不嘩然。

內蒙古生產建設兵團、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廣州軍區生產建設兵團,以及陝西盛山西盛安徽省等有大量插隊知識青年的地方都舉行了對姦污女知青犯罪的大規模宣判會。

巴山的文章質問:這些賬僅僅記在那些色狼身上嗎?難道沒有其他的責任者嗎?

(責任編輯:劉曉真)

評論
2012-08-08 10: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