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冷鋒:從社會契約角度看「舉國體制」是否應該?

冷鋒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2年08月07日訊】《北京日報》力挺舉國體制,刊文「舉國體制是好體制,足球學習西方一瀉千里」。中國足球再一次光榮的充當了一面破鼓任人亂錘固然不會讓人產生一絲同情心,但這句話卻扯淡至極。立場可以左右,但要講邏輯,且論據要基於事實。

顯然這題目是個邏輯判斷句,「足球學習西方一瀉千里」無疑是論據,「舉國體制是好體制」是結論。先看論據是否基於事實,文章行文過於隨意,但就這「學習」二字就不知其所指,「學習」是否包含技術層面的學習?如果包含,哪麼有哪一個項目沒有向西方學習?

我這樣質疑,人家肯定很不屑,說我這是在玩文字遊戲。好,那就不糾纏這個詞的意思了。屁民必須習慣人家的思路,作為黨報人家沒義務照顧一般民眾的理解方式。竊以為人家所謂「學習」可能指的是中國足球建立了聯賽體制,球員掛牌上市了,部份球員也成了有錢的名流。我不是一個中國球迷,對中國足球管理體制的細節不甚了了,但至少聽說過有一個無所不能的足協,聽說過幾個足協大佬是如何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塑造江湖的潛規則,聽說過由足協領導、主教練、主力球員是如何協調踢出精確比分的多起案例。國外有沒有足協我不知道,但國外的足協其職能肯定與我們的大相逕庭卻可以肯定。也即是說在最核心的組織領導方式上,我們完全可以驕傲的說我們是有中國特色的足球市場化體制,當初也確實把這中國特色作為一項政績來宣傳的。

中國足球沒有取得預期的成績,就把責任推到了市場化體制身上,如何證明不是中國特色那部份在起作用呢?至少國外的足球,這種系統性一窩端的腐敗和假球少見,無論是西方文化背景的歐美還是東方文化背景的日韓,他們的聯賽基本是乾淨的。這又該如何解釋?

至於「一瀉千里」說估計中國現役球員都嗤之以鼻,沒有聯賽體制之前,中國足球水平屬於幾流?有過拿得出手的成績嗎?估計那時偶爾閃光更像是北韓的足球隊,常年窩在家裏閉門修煉,很少和別國交流,而且人家在明處你在暗處,偶爾邂逅交手人家暫時不適應而已。本就不入流的球隊,何談「一瀉千里」?

事實上,中國的聯賽體制雖說因為中國特色顯得另類,假球也在持續傷害著中國球員的職業態度,使得中國聯賽的職業化水準一直偏低。但即便如此,也還是踢進了02年的世界盃,不帶走一片雲彩的瀟灑走了一回。所以是「一瀉千里」還是略有進步?不言自明。

至於這個判斷句的邏輯,則更禁不住推敲。如果A代表舉國體制,B代表市場體制,C代表市場體制中某一具體項目比如足球。C失敗了就能反證A是好的?如果說由C失敗推論B是壞的讓人搖頭的話,那麼由C失敗推論A是好的則讓人無語。這不是地球人的邏輯。

冷某之所以願意沉下心來澄清北京日報的邏輯錯誤,是因為我覺得這很重要,一直以來,該報紙都不屑於和屁民講道理,它們慣於拋給屁民一個不容置疑的結論,而且其結論幾乎總是與一般民眾的感受迥異。

舉國體制到底是否是好體制暫且可以不談,好和壞這種詞彙具有很強主觀性,不是一種事實評價而是一種道德評價。對一個不具道德品性的體制卻用一個道德詞彙來評價本身就很荒謬。

我們有一個更重要的問題需要探討:為幾十枚金牌是否值得投入這麼多人力和財力?看劉翔從德國到英國時的場景,前呼後擁形如國家元首訪問。這只是前台人員,而智力支持後勤支持人員都還在幕後。到底有多少人在吃競技體育這口飯?我們無從得知。而財力上的付出,據有人估計每枚金牌成本約是7億。要說這幾百億對於財大氣粗的中國政府也許還真不算甚麼,相比中國令世人震驚的三公支出,實屬小巫見了大巫。

問題是有些錢根本不應該去花,這當然不意味著龐大的三公支出就是應該的就是合理的。在探討政府某項投入是否合理時,應該以社會契約的觀點來重新看待政府建立的過程和目的。公民讓渡自己的部份權利組成政府,由政府負責保護公民的人身和財產安全,即免於恐懼的自由,政府向公民收取部份稅收用於建立軍隊警察郵局等核心部門。隨著科技和社會發展,政府職能也在相應擴充,建立社會保障和免費義務教育成為政府的核心職責之一。這所有的職責都都面向全體國民,而競技體育作為個別人物從事的項目不具有普遍受益的特點,而且其所謂的回報更多具有象徵性。因此政府不宜用國民稅收來支持。這既屬於國際慣例,也符合建立有限政府責任政府的正當性要求。

考慮到某些奧運項目市場推廣的難度,走職業化道路不現實,完全可以仿照歐美模式,依靠企業或個人捐助建立基金,由基金來支持這些競技項目的培訓。現在的中國經濟,完全可以做到這一點。

奧運在中國一直被神聖化,其實不過就是一場盛宴或狂歡,當十幾萬避孕套塞滿奧運賽場的角角落落,其狂歡性質就一覽無餘了。

既然不過是一場狂歡,就更應該去政治化,運動員的成功代表著他們自己的天才、勤奮,代表著人類對極限的挑戰,國家榮耀不宜過份強調。如果一個國家的榮耀是由運動員來體現的,是一種悲哀。尤其考慮到中國還有幾億人處於貧困線之下,這就不僅是一種悲哀,而是一種嘲諷了。

當運動遠離政治,運動員取得的成績才更有說服力。

當我們把目光投往奧運賽場,多少有點令人沮喪的發現:在中國記者和愛國青年眼裡,奧運賽場成了陰謀詭計的道場,我們再一次成了西方偏見和歧視的對象。奧運沒有增進友誼,卻增進了猜疑,金牌沒有鼓舞精神倒是刺激了很多神經。

這就是舉國體制幾十枚金牌之外更真實的收穫?

冷鋒於一箭閣
2012-8-5午夜

──轉自《新世紀新聞網》

評論
2012-08-07 7:1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