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互動】

奧運:西方新版「傲慢與偏見」?(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08月08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中國人現在在體育場上也是這樣子的,以前剛加入的時候拿不了幾塊金牌,上一屆就已經是金牌第一了,也是這樣努力出來的。

MP4下載收看

陳志飛:現在90後他表現得非常從容,表現得非常大氣,就是因為你自信心增強了,自信心增強的話你就不用跟人家爭奪,這個「陰謀論」就應該扔到垃圾堆裡。

主持人:但是還有一個案例就是說到這個自行車賽的時候,女隊在最後爭奪的時候,這是四屆的期待,本來以為已經是金牌到手了,結果最後是判犯規了;那麼在第二天的時候,英國隊,同樣是自行車隊,他們就是說有意的摔倒了,最後拿了金牌,得到了榮譽。這樣的兩件事情在中國人看來?

杰森:其實這是兩個不同的事情,我自己看,因為比賽中裁判他是人,裁判他瞬間,差一點點,踩線沒踩線他看不準,那麼我覺得中國自行車隊那個狀態是屬於裁判現場沒有看準,那裁判是個加拿大人。

主持人:但是申訴了還是沒有接受。

杰森:對。

陳志飛:我覺得現在有一種現象,就是說大家都討論這個商業精神對奧運會的腐蝕,大家看就是錢。因為從1984年尤伯羅斯(Peter Ueberroth)開始辦奧運以來,你看西方辦奧運會都是很節儉,跟我們北京那時候沒法兒比,人家是數著錢過日子,人家那個東西要賺回報的,之前1976年蒙特利爾奧運會虧了,現在還在負債。那麼現在的話,大家看的都是商業對奧運會的腐蝕,很多都是跟錢有關係。

但實際上還有一個方面就是說什麼是「公平」這個定義。因為奧運會剛開始的公平它是指人精神方面的公平,精神方面的公平它是一種超越意識形態,是人性最輝煌的一種表達,更高、更強、更好,那就是說世界大同的一種象徵,那麼它最關鍵的事情就是精神上要公平。

從這個原則上來看的話,中國羽毛球運動員所做的是令人不恥的,來中國官方媒體都承認。你為什麼要打假球呢?你為什麼不能假裝球掛網,或甚至像籃球一樣,把球往進自己籃框裡扣?這種東西肯定是違背這個精神的。

但是大家忽略了另一方面,就是商業精神對奧運精神上的腐蝕,這肯定是更可怕的。因為我從精神上來理解的話,經濟上來說,從商場上來說,它的道德含義要低於奧運標準,它認為只要我定了規則,我定了規則,我按照規則我贏了,我拿到金牌了,就是公平的。可是這個東西按照這種原則的話,中國羽毛球運動員女雙是沒有任何內疚的,爲啥呢?你規則定給我,又不是我定的規則,你定的規則,然後我按照規則行事。

《紐約時報》不是也在保護這兩位,替這兩位運動員說話嗎?《紐約時報》說這是最關鍵的原則,目標是奪冠軍,而不是贏每一場比賽。我根據戰略需要,我不贏每一場比賽,這行嗎?這是公平。但是我覺得這種其實從嚴格意義上來講,它是違背了奧運最初的原則。這個可能跟很多國家把奧運作為一種榮譽的象徵,那麼這種風氣也蔓延到了西方國家,我覺得英國對中國這種做法,我覺得有故意的成分在裡面。

杰森:我不知道你說的是哪一個英國對中國的做法有故意的成分?

陳志飛:就自行車,因為他太注重金牌,主辦國每次都得到一些好處。

杰森:不是,我跟你說,這個裁判是加拿大人,當然這一塊你可以用陰謀論來說。但是我自己的感覺是這樣子的,就是說分開兩個事,這個裁判誤判這個事情,因為我經常看個人球賽。

主持人:所以這件事情您是支持中國再進一步申訴的?

杰森:我覺得可以去申訴,但是如果人家裁判,就是整個自行車委員會說這已經定論了,那就接受這個定論,因為比賽不可能百分之百公平。因為我看的沙灘排球裡頭,當時西班牙和美國比賽的時候,就是因為美國的一個犯規沒有被裁判看出來,結果西班牙被淘汰了,西班牙人爭了爭,最後也就過去了。本身比賽的過程中,裁判的失誤,這是一個不可避免的天災人禍,在這個時候,你不能老把它上升到政治高度、政治意味。

另外一個問題就是羽毛球的問題,中國的羽毛球運動員和其他4位羽毛球運動員被禁賽,和英國的故意摔倒,這是一類問題,就是說你在玩遊戲規則還是要體現體育精神?這是一個問題。對於這個問題我覺得是更深層次的討論。

這個更深層次討論我覺得是這麼個概念,事實上是兩種說法,一種就是結果確定一切,我只要最終拿到金牌,我中間只要不違背你的遊戲規則,那我就沒有錯。在這樣的情況下,那麼八隊選手,包括中國選手,也有韓國選手。

主持人:對,兩隊韓國選手。

杰森:應該說他沒有錯,是那個制度有問題,這就是我們說中國的制度有的時候把人往壞處推,就是你這個制度就搞了這個遊戲。

主持人:它允許你不擇手段。

杰森:對,不擇手段。但是另一方面關鍵是啥呢?過程非常重要,不擇手段是個錯誤的。爲啥要不擇手段呢?如果你說結果決定一切,我不擇手段就應該是個正面的詞,或者說是個中性的詞,那我只要達到目的。

主持人:我也可以用技巧、策略這些來做。

杰森:但是回到您剛剛說的那個問題,就是說如果我做的過程中違背奧運精神,那麼它最終是腐蝕整個遊戲的,雖然你此時此刻完全按照這個規則完成比賽,但是你不能把這個遊戲毀了。

主持人:大家對此就沒有信心了。

杰森:就沒有意思了,這個遊戲毀了。大家都是為了打假球,那這場比賽根本就沒有人看了,那麼這個遊戲毀了大家都受損失。你要從這個過程中來看的話,那麼他做的就是錯的,判他就應該是對的。當然這個過程有個度的問題,有的人就說他做得那麼明顯,所以說我罰他。這個就是技術視野的問題。

回過頭來,我看這個問題我覺得是這樣,事實上這是一個非常深層的問題,很多中國網民有劇烈深刻的討論。

主持人:是兩派壁壘分明的。

杰森:甚至把哈佛大學有關正義的哲學課程都拿來這邊討論。結論是啥呢?結論是你覺得結果決定一切還是過程也很重要,這是一個問題。我個人認為,你要看過程,過程非常重要,只有你過程做得正的時候,你最終得到的結果才是真正的結果,哪怕最終結果在你做得正的過程當中得到的不是最優的結果,但是長遠來看,你是贏者,你是勝利的人。所以我對於讓這8個選手禁賽,我覺得是維護了奧運的最基本的體育競技精神。這是從長遠的角度來看。

陳志飛:可是這一碗水很難端平,因為這是整體的一個體現。其實我剛才已經回答了問題,因為我們之間討論過,杰森博士他提到的理論是他跟我提到的,我覺得很有意思,但我也想了一下,我覺得從經濟上來分析,能得到一些體會。主要我想到的就是說,它是一個精神商業化的體現,之前是表面的金錢商業化,這種商業化的傾向你很難遏制住,因為人的精神頹廢是很難把它強控住的。

比如說在同一天,日本女足為了遠征去到另外一個地方比賽,他們在已經出缺無餘的情況下,採取一種保守的方式,因為日本女足現在很厲害。

主持人:也可以認為是在打假球,消極比賽。

陳志飛:你怎麼來控制這個東西?如果大家都把得金牌作為是首要目標,而把自己參加奧運的最終初衷,當運動員的最終初衷作為次要的,甚至根本置之腦後,結果就不一樣。

主持人:我們先來接聽紐約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請講。

王先生:你們大家好。我認為這件事情是正常的,如果不懷疑才是不正常,為什麼呢?前幾年美國也是出現了一件吃藥的事情,有一個跑步的女運動員,她一百米、二百米、四百米、八百米都跑冠軍,不但那次跑冠軍,而且好多年她都跑冠軍,到最後年齡大了她也跑冠軍。

明明知道她吃藥,但是驗尿都驗不出來,驗不出來怎麼辦呢?就擴大驗,本來是驗3樣、4樣,現在驗7樣、8樣,通通驗,一驗驗出了,其中有一樣證明她吃藥了,結果就把她叫來問,問以後她承認了,承認吃藥,以前她也吃藥了。就把她所有的金牌,得過兩次奧運會的金牌,通通拿回來,取消她的資格,讓她永遠沒辦法參加比賽。這就是美國。所以美國不是對付中國,是對付全世界,所以我們要搞清楚這點。

主持人:謝謝王先生。我們再來接聽洛杉磯陳先生的電話,陳先生您好,請講。

陳先生:中共它這樣搞體育作弊、政治作弊這些,基本就是對觀眾、對人民的不尊重,要從這個角度去理解,這不單是什麼體育精神的。如果你不尊重人民,不尊重觀眾的話,你的運動生命就完了。

主持人:謝謝陳先生。我們再來接聽上海彭先生的電話,彭先生您好,請講。

彭先生:主持人好,兩位老師好。我說中國就是生活所迫嘛,他追求的結果就是我必須要贏,不贏我就沒飯吃,所以他被迫要說我感謝什麼黨啊,就成了政治話題。這樣也導致什麼科技界、商界腐敗叢生,都是中國的政治制度所逼迫的,這是中國的一種社會現象。請兩位老師作個分析,謝謝。

主持人:謝謝彭先生。我們再來接聽大陸周先生的電話,周先生您好,請講。

周先生:嘉賓好,主持人好。我剛才聽專家所說的結果論和過程論,我忽然想起來我們幾千年來好像一直就是結果論的形態。以前小學時候有一篇課文就叫「田忌賽馬」,這個故事我想兩位嘉賓也知道,我想請兩位嘉賓評論一下「田忌賽馬」這個事情,謝謝。

主持人:好的,謝謝周先生電話。剛才幾位觀眾朋友雖然說得很短,但是非常有觀點。

陳志飛:我先說一下周先生提的「田忌賽馬」這個事情,這確實很有意思。「田忌賽馬」我記得在中國歷史故事中是作為一個計謀的象徵,就是說我有三匹馬,你有三匹馬,我怎麼派出中等馬先賽,然後最後取得結果。

可是中國傳統實際上把計謀……,比如諸葛亮非常有計謀,可是諸葛風節亮千古講的是他的節操,「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他的節操是被後人傳誦的。因為中國人最根本講的是風骨,所以對讀書人來講是「餓死事小,失節事大」,但是如果看結果、結局的話,你都餓死了,那我肯定要低頭了;我也不低頭!

主持人:所以中國歷史上講的還是過程。

陳志飛:其實中國講的還是過程。

杰森:其實我看的話,就是說你要看這個計謀是誰出的,是不是軍事家孫臏出的?我們《孫子兵法》中說用兵要有謀略,就說它出的這個觀點不是一個儒家,它是一個用兵的人出的,用兵這個人出的往往都是那種怪招、邪招,他是為了勝。

主持人:是為了結果。

杰森:是為了結果。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它不是中國歷史的主流。當然了,後來人愛傳頌這種故事,但是你要是看中國歷史的正氣主流的話,中國人是非常講過程的,比如說我們不吃「嗟來食」,我寧死不吃嗟來食,他是講到過程。你可以看到用兵的人他可能是重過程,因為那是戰爭,但是整個中國歷史是以講這個原則為主道的。

陳志飛:無獨有偶,你講到《孫子兵法》,《紐約時報》昨天登的那篇文章,來替那兩位中國羽球選手說話的那篇文章,也提到了《孫子兵法》,你用這個來開脫。那麼《孫子兵法》,我在商學院教書,現在已經被翻譯成多種文字,而且作為商學院的一個課程,很多營銷學都是從《孫子兵法》中得到一些靈感。但是兵家在中國算末流,我聽到中國有說道家、儒家,沒有誰說兵家,兵家算末流,小謀小計,雕蟲小技,中國講的是「略」。

主持人:我記得別人講到一個是,「不戰而屈人之兵」是最高的上策,它其實也是講這個道的問題了。

陳志飛:西方作為奧運會來講,它就是一個「不戰而屈人之兵」的體現,因為中共或者是毛的統治政權,它最害怕的是人家和平演變,就說我用我的精神,用我高尚的這種情懷來打動你,這是中國歷史提倡的,所以中國傳統文化裡面談到過,才能在南韓、在韓國、在越南得到廣泛傳播,人家才會在你手下那麼多年,就是說這種體現是最高境界,中國歷來是這樣。

西方也注意到了。在奧運會初始的時候,顧拜旦他們辦奧運會的時候,當時殖民之風盛行,西方文明是頂尖,他想用這種來教化別的民族,也注重精神的東西,現在也還在繼續延續。因為這次有一個什麼現象是奧運會破的紀錄呢?每一個國家只要參與了,都有男女運動員代表,而且是第一次中東的一個阿拉伯國家,女子也披了頭巾也在參加比賽,而且還取得了不錯的成績。這個是奧運會最初的目的,世界大同,來體現精神,來表示民族融合,來展現世界的這種憧憬美好的景象,它不是讓你這種商場或《孫子兵法》過程結果來動結果的,它原來的初衷不是這樣。

現在中國人他統治者出於某種需要,他剛開始用這種結果論,金牌,來提升自己的國力,這種風是中國推起來的,而俄國也跟著。所以我們提到88年奧運會,金牌榜頭兩名是蘇聯和東德,他們是做了極致的。但最後這個風現在在冷戰結束之後,慢慢也有刮到西方,所以造成了一些我們看到的這種現象。但總體來說,尤其從美國我們看到的來看的話,它還是體現這種個人成就,它還是運動員代表參加,都還是個人運動員,不是像我們中國的這種派出去一年花一百多萬。

主持人:是代表國家。我們剛才講到奧運,講到商業,又講到這種歧視問題,我們再回來。美國這一次一個黑人16歲小姑娘拿了一個體操全能的金牌,也是破紀錄的一件事情。但是有人就關注到NBC的電視主播在報這條新聞之後,卻有一個大猩猩玩吊環的這麼一個廣告進來,本身這個安排有著某種歧視的因素嗎?

陳志飛:這個主持人叫鲍勃•科斯塔斯,96年的時候,很多大陸關心亞特蘭大奧運會的人就知道這個人,中國人把他恨的要死,因為中國代表團入場的時候,他說:這個國家體育上取得了很大的成績,但是人權問題有很大的令人擔憂的地方。他說的是事實,但是中國人把他罵得很厲害,所以鲍勃•科斯塔斯最後可能成了中國人最熟知的一個體育播音員。

他現在還坐在位置上轉播美國的體育盛事,而且當他說話的時候,他對這個非洲裔的黑人,美國體育運動員給予很高的讚賞,之後就出現大家看到的這個廣告。所以美國網站上也有人對此提出異議,說這是不是一個美國種族歧視的象徵?NBC已經做出解釋,說這不可能。

我從我一個體育迷的角度給你分析一下,我是怎麼看的。第一,這個猩猩做的是吊環動作,吊環不是女子體操項目,平衡木不是男的體操項目,吊環也不是女子體操項目,所以它不可能是針對那位黑人選手的。

第二,他不可能預先預想到這位黑人女子選手得冠軍,因為那是史無前例的,而且已經有體育的和各方面專家,包括科學證明,黑人運動員在田徑場、在籃球場可以橫掃無敵,但是在游泳池和體操場上他們是有先天缺陷,因為他們平衡性能不好,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在游泳池很少看到黑人選手,基本看不到,在體操選手裡頭也是很少,鳳毛麟角,所以他沒有預想到這黑人體操運動員能取得如此大的成果;第三點,他說到了因為中國教練的調教,她才能得到一些精髓,這他也沒有預想到的。

所以總體來說的話我個人認為,還有最後一點就是說《華盛頓郵報》和當地的報紙,因為她的家鄉是弗吉尼亞州海邊,她跑到愛荷華一個偏遠的地方跟那個喬良,中國教練合作。它們這個報紙對她是連篇的報導,而且吹噓,說她是奧運會最耀眼的明星。其實在美國黑人界對這個種族歧視,像我們中國人一樣受了百年恥辱,還是非常避諱的,而且在國會他有很強的聲音,比方杰西•傑克森這種人,沒有一個黑人民權領袖出來說這話,也沒有在黑人圈裡頭去挑這個事。

主持人:所以沒有黑人在抱屈,但是中國人在抱屈。

陳志飛:都是我們中國人在替黑人抱屈。

杰森:其實我自己在美國,美國第一第一忌諱的就是這種種族的事情,我想NBC就是給它豹子膽,它也不敢有意去做這樣的事情。你只要在美國生活過就知道,你什麼話都敢說,就是這個種族的事不能說。所以中國人事實上是站在中國那個環境下,帶著中國人對黑人可能某種掩隱的那種想法,然後把這個事硬是連在一塊,然後再往上鼓吹美國的種族歧視等等這樣的問題。這是中國人不了解美國社會,就是讓美國人看來非常荒謬的一種說法。

陳志飛:還有兩點,第一,就是廣告在結果出來之後馬上就播出,那說明它根本沒有時間來準備做這個片子,這是一點。另外一個就是說,我看了一下美國的廣告,因為搞商業要看一下廣告片,實際上它用動物這種比較好玩的……。

杰森:這是大量存在的。

陳志飛:大量出現的。它這是有點截取,沒有完全反映這個現實,當時它是一群醫生在那裡看,旁邊有個小猴子。

主持人:這應該是兩件不搭嘎的事情。

杰森:其實這反映了什麼呢?這個事在美國,奧巴馬是黑人,奧巴馬都沒吭聲,為什麼中國的網民在那兒爆了棚一樣的?中國人現在他有一種心理,這種心理不知道是誰給中國人加的,或者是中國的宣傳。

主持人:好,我們下一節來談這個心理問題。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視頻:【熱點互動】奧運:西方新版「傲慢與偏見」?(上)

視頻:【熱點互動】奧運:西方新版「傲慢與偏見」?(下)

評論
2012-08-08 2: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