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網文】世界上僅有的、神秘的中國特供午餐

人氣: 2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2年09月01日訊】每天上班吃中午飯的時候,劉萍總會有一種自豪感,因為許多在企業甚至在很有名氣的外企打工的白領們都只有叫外賣、吃盒飯的份兒,而她這個在農業部供職的普通職員,卻享受著各部委都享受的「特供」。

現在的農業部機關食堂比十幾年前進步多了,不用自己帶餐具,一切都是消過毒的,菜全是有機的。去年外交部食堂吃出一隻蒼蠅,幾乎成了首都各部委機關食堂的特大新聞。

農業部機關食堂是一幢巨大的蘇式建築,操作間臨街的一面掛著窗簾,防止好奇的路人偷看。白天這裡是農業部的公務員食堂,晚上和週末對外營業,專營正宗潮州牛肉丸火鍋。據說這「潮州牛肉丸火鍋在附近很有名氣」,但劉萍和幾個朋友前幾天慕名過來吃了一頓,結果拉了幾天肚子。

這就叫內外有別,並且劉萍明白,自己吃慣了特供的胃,已見不得地溝油三聚氰氨甚麼的了。

劉萍拿起雪亮的餐盤,揀了幾樣自己喜歡吃的菜,找了一張桌子坐下,慢慢地吃起來。自助餐的品種不是太多,也就十幾種涼菜和幾十種熱菜,外來訪客就餐只需花20塊錢,而農業部的公務員在這裡幾乎不需要花甚麼錢。

這並不是說這裡的食品採購價低廉,相反,中央各部委的食品特供價格都是相當昂貴的。但那沒關係,中央稅收連年攀昇,他們幾乎天天都愁著錢花不完,每到年底都不得不突擊花錢。

去年10月,吐魯番地區農業局和農業部機關服務局簽訂了協議,約定在吐魯番設立農業部特供區,規劃1000個大棚為特供生產基地,專為農業部食堂生產有機瓜果和特產。誰都知道新疆是個相對污染較少的地方,而吐魯番不僅日照充足,就連灌溉用的水,都是通過坎兒井流過來的天山雪水。在這裡所有瓜果蔬菜的種植只能使用有機肥,對溫度、形態都有嚴格的要求,對於病蟲害,則要使用機械和人工除蟲的辦法。只有在特殊情況下,才允許使用肥皂水、酒精和除蟲菊等對人體無害的殺蟲劑,有毒的農藥則是絕對禁用。不像一般百姓所吃的食品那樣,幾乎連種子都是劇毒農藥浸泡過,更別說在生長期被噴灑上的幾乎都能致命的藥液了。

毫無疑問,這些瓜果蔬菜摘後只能空運到北京。農業部食堂每月需求20噸,但吐魯番特供基地每月只能供給2噸。這就是說農業部的特供基地遠不止吐魯番這一處。

在海南屯昌縣的一個農場,由山民們小規模散養的「海南黑山豬」是以各種野菜和植物根莖,再輔以地瓜、蘿蔔等糧食為飼料餵出來的,絕對不會食用「瘦肉精」,比普通豬出欄要晚3個月以上,在超市裡,一斤排骨都要賣60多元。

「貴一定有貴的道理,一旦吃過這個豬的肉,你就再也不吃普通的豬肉了。」農加農食品科技有限公司的常務副總經理吳桂文告訴記者:他們以前主要在商超銷售,但發現普通老百姓「對綠色食品的認知度比較差」,對價格的承受能力也不行。所以,去年他們把商超的櫃檯都撤了,改供國家部委的食堂了。

「鐵道部前些日子一次就要了兩噸肉,2萬多元,他們一個菜就要400多斤肉」,吳桂文經理表示:他們下一個目標,就是農業部食堂。

不要以為高官們只有在上班吃「工作餐」時才享受特供,他們回到家裏也要和家人們一起享受特供的。距北京市區70公里的安利隆山莊有28座溫室大棚,600畝果園,50畝天然散養雞場,2500平方米野鴨養殖湖,30000平方米魚池,是質檢總局的私家農場。這裡經常有人帶著領導的批條來取蔬菜甚麼的,他們甚至不需要親自進入大棚採摘,只需把條子遞過去,工作人員就會根據條子上指示的品種,將包裝好的上等蔬菜等食品交出來,這當然是免費的。由此可以想見,那些空運過來的特供蔬菜等食品,絕不會僅僅送給各部委的機關食堂。這也是特供食品價格特別昂貴的另一個原因。不過不必擔心,中國的「三公消費」都突破萬億了,這幾個小錢納稅人們還出得起的。

有關部委不僅吃特供,有的還要拿出來顯擺。鐵道部機關服務局2009年就專門拍攝了一部叫做《鐵道部食堂》的專題片,其中介紹,這個平時有2750人就餐的食堂,擁有自己的食品檢驗室、豆製品加工間和酸奶製作車間。食堂的蔬菜每天都從專購點採購,大米來自東北響水村,而肉類、油、調料一律從華都、古船、王致和等大型國企進貨。2001年,鐵道部還斥資1000 多萬對食堂進行了改造,將原來的一個就餐大廳改成六個獨立區域,設立了部長餐廳、司局長餐廳,對這些「公僕們」增加了「每日晚餐個性化服務」,「晚餐延長到20點,單身領導喜歡甚麼就做甚麼,隨到隨炒」。

除了中央各部委享受特供之外,「兩會」期間參會的代表、委員也要享受特供。2009年的「兩會」上,二商集團專門成立了食品安全專家工作小組,會前甚至派專人到內蒙古東烏珠沁大草原的基地去駐守,從挑選品種開始到養殖、屠宰、加工、運輸等進行全過程的監控。在商品出庫前對每瓶、每袋、每盒商品都要拆箱檢查,還要在最內側的包裝上貼上特供標誌,在外包裝上貼上專用封條,專用庫房內外安裝有紅外報警器和電視監控系統進行實時監控。

當然,今年的「兩會」也不會例外,對「兩會」的服務只有更好,沒有最好。難怪有一個頗有良知的委員私下說:他們這是用「特供」來封我們的口啊!

吃過飯,回到辦公室,劉萍看到桌上有張不知誰放在那兒的 《中國青年報》,上面載有農業部副部長高鴻賓針對某乳業公司被報出純牛奶有強致癌物質黃曲黴素M的問題所說的一番話:「你們吃了致癌,它得幾噸,吃幾十年才致癌啊。」在說到「瘦肉精」問題時,高副部長表示:「就那麼個別人、個別場出現那麼點個別問題,炒得全社會沸沸揚揚,好像哪個都不能吃了。」

劉萍放下報紙,裡心暖暖地笑了笑:幸虧自己和高副部長一樣,早已進了吃特供的行列,否則,她真不知道該到哪兒去吃飯。

只是她又有些擔心,這機關食堂是計劃經濟下的產物,據說美國沒有,日本也沒有。說不定這就是天下絕無僅有的「免費午餐」。

現在許多人都在喊著政治體制改革,一旦真的改了,不知這機關食堂還能不能保得住。也許到了那個時候,這天下就真的沒有了「免費的午餐」了。

「所以,政治體制改革還是不改為妙」,劉萍在心裏想。繼而又罵了自己一句:「難道你就為了這一頓免費的午餐,就把這個國家的前途給葬送了?再說雖然自己在吃特供,可女兒卻在一家外企工作,還沒吃上特供。最近,她把單位發的免費理髮卡、免費洗衣券送給了在外交部工作的老張,希望讓女兒在上班時能就近去外交部食堂吃飯。可她管得了下一代,還能管得了下下一代?誰也不敢保證自己的子子孫孫都能吃特供。」(摘自新浪博客,略有刪節)

(北美晚間責任編輯:郭惠)

評論
2012-09-01 6: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