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邢天行】:打破教師終身制 中國教育將更黑

邢天行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9月11日訊】中國砍掉教師鐵飯碗的斧子終於落下。今年從京滬開始,將進行教師資格定期認證註冊制度,中小學教師資格在首次註冊後將不再是終身制。每五年一次進行考核註冊,不合格者將被辭退。

表面看,打破教師資格終身制,有助於優勝劣汰,有助於提升教育質量,等等,在理論上可以想出一大堆合理性。然而,在中共目前的大體制和環境下,一切合理的推理和想像,都是誘人的陷阱。

在教育系統,教師是最底層,如同一線工人。工人敢不聽廠長的話嗎?即使沒有打破終身制,學校原有的各種考評機制也使教師們不敢怠慢。比如日常的各種評優,獎懲制度,末位淘汰制等。我所在地區實行的末位淘汰制,就是期末考試大排行,如果學生成績排行在全區末尾,教師將被停職或者待職。即使沒有被辭職,每個月給你幾百元錢,讓你打雜,對教師而言名利盡損,有誰願意得到這樣的結局?

現在,打破教師資格終身制,是個甚麼概念?教師資格是個技術職稱的認定,就好比會計資格等等技術職稱的認定一樣。他已經具備了一種技能,才獲得了資格認定。說幾年以後,沒資格了,原來的資格不算數了,被辭職以後,到社會上都找不到相應的工作了,這麼大的關乎人禍福的事情,能由著誰輕易決定嗎?用甚麼標準考核才是合理的?考核標準如果不合理,造成的損失誰來負責?當教師認為自身利益受到侵害,法律部門如何介入裁定?這些切實問題,在中國就是一團糟。甚麼事情上面直管拍腦門,出了問題反正下崗的不是他。

教育部門與其他部門一樣,早就不是清水衙門,而是一個利益壟斷的產業。校長的任命完全不受教師的制約,關係硬、能行賄的往往才會高昇,賣官買官的事情已經滲透到中小學。十年前,我一位在實驗小學的熟人,各項業務出色,聲譽很高,是校長備選,但是他沒有給上級10萬,最後沒上去,而學校負責後勤的不搞教學的當了校長。不必擔心這校長啥也不懂,學校管理的事情吩咐下面做就行了。我這位熟人就經常給他寫講話以及搞教學計劃。校長大權在握,各種名義的創收很容易補上那10萬元。

學校亂收費的問題這些年一直存在,已經見慣不怪了。為了成績,很多學校在晚上和週六上課,向學生收補課費,無疑這是學校創收的最好機會。不願意補課的學生往往也被強制繳費。這種強制通過班主任教師進行。其它收費的名堂還有很多,各類保險進學校,學生統一訂購作業本,學校統一收費讓學生喝純淨水,等等,能完成好學校任務的,教師得到更多好處和嘉獎,執行不力的,就要挨批評。在發達地區,在名校以及優生班,種種亂收費問題都不成問題,家長對孩子的關注使得他們更順從學校的意志。而在比較落後地區,或者失業嚴重地區,這些亂象就可能引發學校與家長的矛盾。作為教師,從職業道德上講,不應該強迫家長,但是又必須服從學校的管理和要求。打破教師終身制,無疑是一把刀,驅使教師維校長書記的決定而行,堅持道德操守的教師,反而可能被排斥和淘汰。

這次,教育部在對教師的考核中提到「師德將作為首要條件,實行一票否決。」這師德的標準和衡量怎樣確定?中共的師德標準首先是:擁護中國共產黨,擁護社會主義制度。當你被扣上反對共產黨的帽子,不管你是如何有道德,你也是「不合格」的。我當年所教的班級學生沒有逃課現象,紀律與成績都很好,家長與學生都有好評。但是中國鎮壓法輪功以後,因為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於是在年終的教師評定師德一欄,我就被寫上「道德不合格」。

教師工資由地方財政支出。地方政府主掌著學校的領導權。在普遍的嚴重官員腐敗與教育產業利益壟斷下,一旦教師終身制被打破,就會更方便官員們利用各種藉口將自己的關係戶替換進學校。書記校長將更有權決定教師去留,校長不正,誰能制約?在這個權力至上不講人權的病態畸形的社會,刺向教師的改革,只會讓教師更加犬儒,讓教育體系更加黑暗。教師連最起碼的人格恐怕都難保,更別說「傳道」了,學校的毀人教育將更甚以往。

在教育是中共的洗腦重要工具,在講真話要冒著失去自由甚至生命危險的制度下,當權力可以任意拍板強制手術,教師就完全是案板上的肉,只有被剁的份,剁幾刀怎麼剁就看誰需要了。可以預見,在實行了打破教師資格終身制之後的未來,將會出現更多與陳平福類似的被逼上絕境的受害者。

教師終身制不是不可以被打破,但是在中共不想改變極權體制的前提下,在一黨權力絕對壟斷了社會資源的中國,類似的改革,最終都會成為折騰人的新災難。

評論
2012-09-11 7:0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