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醫生協會美國會作證:法輪功學員是活摘器官受害者

醫生反對強摘器官協會發言人諾託(Damon Noto)表示法輪功學員是活摘器官最大受害者,並呼籲美國政府幫助進行調查並給出任何能夠證明中國活體摘除的證據。(攝影:文忠/大紀元)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09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楊辰美国華盛頓DC報導)9月12日,美國國會舉行了一場題為「中共活體摘取宗教與政治異議人士的器官」(Organ Harvesting of Religious and Political Dissidents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的聽證會。

反強摘器官醫生協會(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簡稱DAFOH)發言人諾託(Damon Noto)表示,2000年後中國器官移植數量以指數般爆炸式發展,並且能夠在極短時間內為患者找到器官,已經引起了全球醫界的警惕。

他指出,中國在沒有正規的器官捐贈項目、器官登記及配送系統的情況下就突然成為全球器官移植數量第二位的國家,再考慮到需要找到匹配器官,而且在器官被摘除極短時間內就必須移植,都說明中國有一個巨大的活體器官庫。

諾託表示,1999年開始迫害法輪功及迫害的嚴酷程度正好與中國器官移植的迅速增長期相吻合,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的事實已被多位研究者、外科醫生及中共高層官員證實。中國軍隊控制了中國監獄系統、勞教所和大部份進行移植的醫院,從中協調並保守祕密。

諾託指出,美國醫院及醫學院培養中國器官醫生並且進行器官移植的學術合作,美國企業為中國提供器官移植所需藥物,他呼籲美國政府幫助進行調查,並給出任何能夠證明中國活體摘除的證據,否則美國醫療機構可能會幫助釀下這個時代最大的悲劇。

以下是他的證詞:

中國器官移植爆炸式增長 全球醫界起疑警惕

在過去的十幾年,越來越多證據讓醫學界尤其是移植醫學界懷疑中國器官移植的不道德。在2001年,我們獲得了第一個確鑿的證據,一位名叫王國齊的醫生逃到美國,並且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作證表示,中國移植手術的器官來自死刑犯,當時中共政府堅決否認。

2000年後,中國器官移植數量以指數般爆炸性發展,引起了全球醫生的警惕。同時,中國器官移植中心以一種在世界其他國家前所未見的速度增長,從1999年的150家上升至2007年初的600多家。天津更建造了全亞洲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16層樓300個床位,並為成千上萬的病人進行了器官移植手術。

中國衛生部數據顯示,中國每年器官移植手術數量從1999年的幾百起發展到2008年的10000多起,僅次於美國。

更令人起疑的是,中國出現了過多的可用於移植手術的器官,導致跨國器官移植的醫療旅遊蓬勃發展。中國各大醫院都在互聯網上打廣告,保證可在短時間內為患者找到器官,甚至可以提前預約。有些醫院網站直截了當地表示,卓越的移植效果是因為可以提前測試活體捐贈者的腎功能。這些移植手術種類繁多,包括心臟和肝臟移植。

器官移植極其盈利,一些中國醫院表示器官移植成為其收入最高的業務。2006年,中國國際移植網絡支援中心(The China International Transplantation Network Assistance Centre)網站顯示器官價格如下:腎(62,000美元)、肝(98,000-130,000美元)、肝和腎(160,000-180,000美元)、腎和胰臟(150,000美元)、肺(150,000-170,000美元)、心臟(130,000-160,000美元)、角膜(30,000美元)。

2005年,一位病人告訴以色列器官移植協會主席拉維醫生(Jacob Lavee),中國醫院保證自己可以在兩週內獲得心臟,而且還預約了特定的日子。後來,這個病人去了中國,而且在預定日期進行了心臟移植手術。震驚二字遠遠不足以表達醫生的情緒,怎麼醫院能夠告訴病人某個心臟可以在兩週內獲得,並且安排了一個特定的手術日期?

除死刑犯外 中國存在巨大活體器官庫

有些人可能認為龐大的移植數量說得通,畢竟中國人口眾多,但是需要考慮幾個因素。首先,中國沒有正規的器官捐贈項目,沒有器官登記、沒有全國性配送系統,這也就意味著每個醫院都有自己的器官供應及等待時間。

所以,問題在於中國如何在非常短的時間內讓器官移植數量躍居全球第二,而這些被移植的器官從何而來呢?

在2005年,中國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承認,超過95%的器官來自死刑犯。2006年,世界醫學協會(World Medical Association)提出一項決議,要求中國停止使用囚犯的器官,2007年中華醫學會( Chinese Medical Association)表示同意。2010年,黃潔夫在西班牙馬德里(Madrid)舉行的移植大會中指出,在1997年至2008年中國進行了超過10萬起器官移植手術,其中超過90%的器官來自死刑犯。

根據國際醫學組織的職業標準,囚犯被剝奪自由並不代表他們同意捐獻自己的器官。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規定,所有器官都必須能夠追溯到捐贈者,器官捐獻及移植都必須透明且接受公開審查。因此,過去20年中國從死刑犯身上獲得器官違反國際醫學界的標準。

儘管中國政府承認死刑犯是器官的主要來源,他們依然不提供每年被執行死刑的人數或每年器官移植的數據。雖然中國每年被處以死刑的人數比其他所有國家加起來還多,但是大多數專家估計這個數字在2000至8000例左右,遠遠低於包括黃潔夫在內的各個消息來源提供的器官移植數量。即使處以死刑的人數正好等於器官移植的數量,這也解釋不通,因為這10,000個死刑犯不可能正好與10,000個需要移植的病人相匹配。這需要相配的血液和組織,而且捐贈者必須比較健康、無傳染性疾病,並且和受贈者身材相當。雖然不同移植手術要求各異,但是至少要檢測10個捐贈者才能找到適合的器官,這意味著需要遠遠超過100,000個捐贈者才能為10,000個受贈者找到合適的器官。

另一個需要考慮的因素就是時間必須完美,因為器官只在被摘除後非常短的時間內能被用於移植,心臟僅有8個小時,肝臟12個小時,腎臟最多48個小時。這意味著你不能為將來的移植而囤積器官。中國國家法律規定死刑犯必須在判刑後的7天內被處決。這些證據都表明死刑犯不能完全解釋發生在中國的活摘,尤其是如此密集的醫療旅遊式器官移植。

中國軍隊系統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

為甚麼與其他國家相比,中國等待器官的時間如此之短?唯一可以解釋的就是除了死刑犯外,中國還有一個活體器官庫。一些研究者已經指出,政治犯是器官的主要來源,而精神運動法輪功的修煉者是最大的受害者。專家們認為法輪功修煉者占中國政治犯的比例最大。1999年開始迫害法輪功以及迫害的嚴酷程度正好與中國器官移植的迅速增長相吻合,而中國政府數據顯示這段時期內被處決的死刑犯數量已經下降。

2007年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的調查綜合了52種可核查的方式來證明法輪功修煉者因器官移植而被殺害,還有許多其他研究者也得出了同樣的結論。法輪功修煉者是一個特別易受攻擊的群體,因為他們常常擔心連累家人而拒絕說出自己的身份。

很多醫生們都確認他們的病人到中國,並移植了來自法輪功修煉者的器官。很多法輪功修煉者接受採訪時表示他們在監獄時經常接受血液及尿液測試、身體檢查及超聲波測試,而其他囚犯並不需要接受這些測試。很難想像,這些昂貴的測試是出於保障囚犯健康的好意。

一些外科醫生表示他們親眼目睹法輪功修煉者被活摘器官。很多高層官員也在電話中承認知道法輪功修煉者被用作器官來源。

發生活摘器官原因之一就是中國軍隊控制了監獄系統、勞教所和大部份進行移植的醫院。因此,所有協調以及保守祕密就成了可能。在中國接受手術的患者表示手術由軍醫在半夜進行。此外,軍隊醫院和軍醫都不歸衛生部或中華醫學會管轄。

或許有人很難相信(這個罪行),就像當初的比利時參議員萬可潤可斯文(Patrik Vankrunkelsven)。他假裝是一位需要腎移植的患者,然後打電話給兩個中國醫院詢問器官情況,結果兩個醫院都表示只要5萬歐元就可以獲得腎。

美國政府需幫助調查 以防釀下悲劇

目前,美國醫生、醫院,醫學院和企業都面臨的一個巨大的困境,也就是如何正視並處理中國的器官移植。美國醫生的病人到中國旅遊獲得器官,美國醫院培養中國醫生進行移植手術,美國大學參與並資助在中國的器官移植研究,而且美國的醫學雜誌還接受這些論文。許多美國著名的製藥公司把器官移植所需要的藥物販賣到中國。更令人遺憾的是,美國移植外科醫生擔任中國移植機構的顧問,而中國頂級的移植外科醫生是在美國接受培訓的。

最近,薄熙來的前得力助手王立軍逃入美國領館申請政治庇護,但是被拒絕。而他承認自己目睹並參與活體摘除囚犯器官的移植活動,還因此而在2006年獲獎。

我們可以估算,在中國每天有幾十人被殺害並活體摘除器官。如果我們再等5年,可能就會有超過5萬個無辜的生命被殺害。鑑於此,我要求美國政府幫助我們進行進一步的調查,並給出任何能夠證明中國活體摘除器官的證據。沒有這些信息,我們怎麼能期待,美國醫生、醫院、大學做出正確的決定;沒有這些信息,我們的醫療機構可能會成為幫兇,釀成這個時代最大的悲劇。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2-09-13 10: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