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修煉故事

快樂似神仙的幸福

明慧記者鄭語焉台灣新北市採訪報導

因修煉法輪功快樂似神仙的幸福家庭林先生一家。(圖:明慧網)

  人氣: 25
【字號】    
   標籤: tags: , ,

「哇!很神奇哦!因為你跑得比我們快!」林太太心頭一震,聽得先生這一說她才驚覺:「沒想到這一生我還能有健步如飛的時候!」誰比誰跑得快本是家常便飯的平凡事,可是對林太太來說,卻是她生命中翻天覆地的變化。

由於嚴重的骨質疏鬆以及脊椎骨刺,第一天她靠著撐扶欄杆,像蝸牛爬樹般、步步維艱地爬上公寓五樓去上「法輪大法九天學習班」,萬萬沒想第三天竟是不知不覺地一口氣走上五樓;原本無法久坐的身體,第一天恭聆李洪志師父錄像講法,九十分鐘坐下來竟然非常輕鬆,一點兒也不難受。連續九天下來,情況一天比一天好。

林先生夫婦與兒女都是法輪大法修煉人,林先生說:「修煉大法的孩子讓我很放心,我覺得非常幸福。」

林太太說:「那時我很觸動:原來這個功法這麼神奇呀!本來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情,聽從大女兒和先生的善勸來修煉法輪功,之後,親身體驗到無病一身輕的滋味,現在我的身心健康,幸福快樂似神仙。」

「五子登科」也找不到幸福的源泉

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於一九九二年五月傳出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以「真善忍」為根本指導,按照宇宙演化原理而修煉。經億萬人的修煉實踐證明,法輪大法在把真正修煉的人帶到高層次的同時,對穩定社會、提高人們的身體素質和道德水準,也起著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也因為對於祛病健身有著意想不到的神奇功效,許多人見識到大法的珍貴而推薦給家人和親友,林先生夫婦及其一雙兒女便是無計其數中之一例。

林先生是家中長子,十來歲出頭,還是學生時期的課餘之暇,就在自家經營已有數十年歷史的家具店幫忙,成家後克紹箕裘繼承家業。打從出生到成家立業,從不曾為經濟物質苦惱過,許多人夢寐以求現代社會的「五子登科」,妻子、銀子、車子、孩子以及房子,對林先生來說,一切都是那麼順理成章,他的心田不曾為此輾轉反側,或激發出過欣喜興奮的火花。

人生走來,一路如乘順風船的林先生,兵役退伍後,身體健康無恙的他,開始注重健身養生,打羽毛球運動六、七年下來,他發現球友前輩們照樣為糖尿病、痛風和一些慢性病所苦,東西方運動健將和知名球星很少逃得過運動傷害的煩惱,年老時也是體弱多病。他明白這不是自己追尋所要的。可是到哪兒才能找到呢?

真正的幸福

一九九九年春,林先生無意間看到電視報導法輪功訊息,引起他很大的興趣。每天清晨打羽毛球的時間變成在當地各公園、運動場等處尋找法輪功學員煉功的足跡。當年四﹒二五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和平大上訪和七﹒二零中共發動迫害之前,台灣民眾知道法輪功和修煉者的人數還不多。林先生尋尋覓覓半年後,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一九九九年十月在板橋綜合運動場找到正在晨煉的學員,他忙不迭地向學員表示學煉的意願,從此走進大法修煉至今。

林先生說:「雖然從小到大不曾為生活煩惱過,但是心裏很不踏實,感覺人生沒甚麼目標,找不到方向,有點虛浮失落,有時整天昏昏沉沉的提不起勁。可是修煉法輪大法之後,我找到人生的目標與方向,每天都很踏實,生命很充實,修煉後才知道甚麼是真正的幸福。」

太太的健康亮起了紅燈

得法之初,林太太跟他鬧得很兇。一年後,太太跟著得法修煉,非常精進。她的身體健康也因為修煉而獲得很多神奇的變化。是甚麼原因讓林太太從反對到走進大法修煉,而她的健康又發生了怎樣的變化呢?

嫁入林家後與公婆同住,打理餐食、幫忙店務、照顧兒女,林太太每天忙得不可開交,漸漸的生意重責交到夫妻倆身上,林太太成了家具店的老闆娘。做生意賺錢是她最大的動力和重心。先生經常玩笑似的說她:「你這個要錢不要命。」有時看著先生招呼的客人沒有成交就走出店門,她責怪先生沒有把握機會,自己遇到類似情況,則是懊惱嘔氣到不行,內心揪結著晚上睡不好,長期下來變成習慣性嚴重失眠,日積月累引發出許多毛病,身體健康亮起了紅燈。

黑白人生

三十歲出頭應是人生中身體健康頂峰期的時候,林太太卻為一身病痛纏繞所苦:「嚴重失眠」導致免疫力下降,暴發台語俗稱「皮蛇」的帶狀皰疹皮膚病,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治癒,健康卻是急轉直下。常患的「乾眼症」,每到晚上讓眼睛感到非常刺痛,必須照三餐點眼藥水,後來演變成「結膜炎」。「耳鳴」折磨她相當痛苦,每三天到中醫針灸一次,二、三年下來疲憊不堪,仍不見好,於是轉向西醫求治四、五年也是沒用。要命的是「心臟二尖瓣脫垂」,彎腰綁鞋帶心肌都會痛,睡覺翻身必須小心翼翼,非常緩慢的動作,否則牽動心肌疼痛難當。而脊椎骨刺經常讓她坐立難安。

此外還有影響日常行止舉動的「骨質疏鬆」以及「退化性關節炎」,吃了二、三年藥也不見效,醫生說她的骨質疏鬆是七十幾歲老人家的症狀,應該配合爬山等戶外活動,吸收陽光維他命D,否則單靠藥物根本沒用,於是林先生每天早晨陪伴她去爬山,二年過去了,除了皮膚曬得黝黑之外,骨質疏鬆症狀絲毫不減。有次過年休假在遊樂場差點滑跤,林太太的左手腕及時的在遊樂設施的扶把上滑蹭了一下,挽救了摔跤的危險,隔天早上竟然手指不能握攏,回家後趕緊找推拿師推拿,卻越發嚴重,去看西醫照X光片子才知左手大拇指軟骨碎裂,用鐵片帶護手腕將近半年,好了之後,留下左手無力,以及颳風下雨變天就酸痛的後遺症。

「退化性關節炎」的折磨也不遑多讓,走路抬腳起步困難不說,腳踝經常崴到,很容易受傷,一尺多高的台階一跨過,整個人就跪了下去。在平地上,也常不經意的腿腳一軟就跪了下來。醫生說:「你需要裝人工關節。」猶如晴天霹靂的宣告,林太太驚懼又慌亂:才四十歲不到呀,一身是病的人生找不到黑白以外的色彩,怎麼辦呢?

修煉大法的孩子讓我很放心

眼見父親修煉法輪大法將近一年來的變化,大女兒對林太太說:「何不跟著爸爸去學煉法輪功?」林先生也在一旁勸說。林太太心想:「百病纏身,中西醫都束手無策了,只好死馬當活馬醫,試試吧!」她先跟先生在家學煉五套功法將近一個月,二零零零年入秋時分,夫妻倆帶著當時十五歲的女兒和十一歲的兒子,坐上計程車,到板橋光正街一棟公寓五樓頂去上「法輪大法九天研習班」。第一天起,她的身體就在不知不覺中獲得根本上的改善,每天都有明顯的變化。林太太內心的震撼非比尋常:「原來這功法這麼神奇呀!」林太太感到既然藥物罔效,多服也是無益,九天班後不久,她一股腦兒把所有藥品全部丟棄,從此再沒服用過。

得法後不到二個月,林太太發現自己倒頭就睡,不再失眠了,又香又甜的睡眠真是舒服呀。乾眼症不見了,眼睛不再刺痛。再過二、三個月,耳鳴也完全消失了。曾幾何時,心肌疼痛、骨質疏鬆、關節炎,都已是過眼雲煙,再也威脅不了她。林太太說:「一天比一天輕鬆,走路輕飄飄的,真的是無病一身輕。其實最大的不同是修煉之後,我的膽氣變壯了,從不斷學法中的提升,心裏越來越踏實,心胸越發寬廣,身心變得很輕鬆自在、很快樂,很幸福。」

修煉前,夫妻倆常為工作或小孩教養問題吵架,公司送來的貨有瑕疵或不對,林太太馬上一通電話打過去罵人,也會和客人發生不愉快。得法後,夫妻倆都用「真善忍」的法理來自我要求,衝突或不愉快的場面日漸減少,到現在很難再見到。一家四口都是修煉人,林先生說:「修煉之前,很擔心小孩被社會大染缸污染,擔心被朋友同儕帶壞,二個小孩都成為大法弟子後,因為有真善忍的法理做指導,依循著去待人處事,我不再擔心他們會不會變壞,沒有這方面的煩惱,我覺得非常幸福。」

跟法輪功修煉者做生意不會錯

以前做生意以賺錢為主要目的,公司送來成品直接就交送出貨,顧客若有反映就讓公司直接去換。得法後,他們篤行「先他後我」、「事事處處為他人著想」的法理,介紹產品以客人適用、好用為主要考量,出貨之前先幫顧客做好品管,相形之下,好客人也越來越多。有的買主說:「法輪功喔,跟法輪功弟子買應該沒有錯,可以放心。」許多客戶成為老主顧,也有不少是經由主顧介紹左鄰右舍和親朋好友而來光顧的。也有的說:「老闆娘,你的東西不比別家的特別好或漂亮,可說不上來,你這裏的感覺特別好,我就是喜歡來這兒跟你買。」

客戶中有不少從大陸嫁過來的新娘,林先生夫婦正好利用機會講真相(註*),林太太說:「大陸姑娘大都說話很犀利,殺價很狠,我只要薄利、過得去就行,向她們講真相反倒變得比較重要。她們從以前較多排斥、拒絕、遲疑,到現在願意聽真相、拿真相資料,也有明白真相後,在店裏就辦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的。此外,她們還會介紹同鄉和其他大陸新娘來買,因為她們還是比較相信法輪功學員,買賣不管是否做成,來者都是我們要去講清真相的對象。」

附註
*講真相: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在大陸發動了一場對法輪功和廣大法輪功學員的全面迫害。從那時起,中國官方媒體長期對法輪功進行造謠、魔化和仇恨宣傳。為了不讓世人在中共的謊言宣傳中上當、受污染、隨波逐流,為了制止迫害,世界各地(包括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開始了講清真相的努力。正面講清真相,主要包括講法輪功究竟是什麼,「真、善、忍」讓個人、家庭、社會受益的真實情況,法輪功在中國大陸受中共迫害的真相。近年來,法輪功學員也在向受中共影響而不聽真相的世人揭露中共的本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作者是中國大陸南方某偏僻山村的農民,今年四十三歲,一九九六年有緣有幸得遇法輪功後,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從一個蹲過大牢的惡人、浪子歸正為家人、村民都稱讚的好人。
  • 「真善忍」這個信仰改變了一切。我所有的一切都和修煉前截然不同。我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知道,我們痛苦、抑鬱、有暴力傾向、心胸狹窄和狂熱都是因為我們對宇宙法理的因果關係知道得越來越少,相反的由於無知和無神論使我們不斷地背離宇宙法理。把對「真善忍」堅定的信念作為提高身心健康的基礎,我天天努力做到對己對人真誠、寬容、恭敬有禮、有責任心、不自私。
  • 亞伯拉罕•湯普森是一位土木工程師。他從小生長在一個美國天主教家庭中,沒有成為虔誠的天主教徒,但是對於生命的目的存在著許多疑問,也對佛家、道家和東方宗教的內容很感興趣,他看過一些佛教的書,卻沒有產生共鳴。此外,他還常常看到,在兩眉的中心有一種很大的眼睛看著他,這令他非常驚奇不解,這隻大眼睛究竟是怎麼回事?他不斷地追尋,探索……直到修煉了法輪大法後,他才獲得了解答。
  • 我今年61歲,是2010年春季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新學員,雖然我得法晚,很多的法理還悟不到,但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法輪大法的美好與超常在我身上不斷展現。現在寫出我的親身經歷,目地是揭露中共媒體製造的謊言,讓人們正面了解、認識法輪功,擺脫疾病的折磨,從中受益,真正得到大法的救度。正如我周圍的一位老年同修所說:「咱們做事不能昧著良心,受益了就得敢說!」
  • 二零零一年春,我全身浮腫,脖子、手腕子、腳脖子,凡是身上能轉軸的地方都紅腫,腳脖子腫的看不清踝骨,手腕子腫得看不見腕骨,膝蓋腫的像葫蘆頭一樣,脖梗子硬得像木樁子一樣,看東西大轉身,右半身肌肉萎縮,心慌,氣短,出冷汗,手腳冰涼,醫生說這是「不死人的絕症」,只能吃藥維持,在醫療界也沒有醫療好的病例。…零七年春,我扔掉了拐杖,右半身都長出了新肉,現在各種農活都能幹了,不但沒有衰老,反而還年輕了許多。我的康復震撼了街坊、鄰居和我的親人們,他們親眼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和美好。
  • (shown)(續上) 「因為真、善、忍實在真的很好!」因此,學業、事業、愛情都得意的年輕董事長莊嘉元於三十歲出頭開始修煉法輪功。…他和女友到日本旅遊,遊山玩水中自己就拍攝到很多法輪,而且感覺越照越多,「哇!這是真的!」嘉元非常震撼,轉念不停:「如果《轉法輪》裏面講的這些都是真的話,如果我錯過這個修煉的機緣,那真的會遺憾終身。」…他在大陸的工作讓他發現那裡環境非常惡劣,「道德非常淪喪,如果沒去經歷這一遭,長期以來對中國大陸經濟等方方面面的誘惑,產生的憧憬與夢想是不容易清醒的。」離開後,他接上了緣在台北參加了「法輪大法九天學習班」,如願成為法輪大法修煉者,內心強烈的震撼與觸動無與倫比,「我能不能搭上這班車?錯過這班車可能就失去千萬年難逢的機緣了。」而且秉持「先他後我」精神開創事業另一片天…
  • 學業、事業、愛情都得意的年輕董事長莊嘉元於三十歲出頭開始修煉法輪功。為甚麼會修煉法輪功?他答道:「因為真、善、忍實在真的很好!」…有次回台灣與朋友再碰面,朋友拿了幾張做室內裝潢的工地照片給嘉元看,照片中有許多法輪,嘉元感到非常神奇。二零零六年底,嘉元和女友到日本旅遊,遊山玩水中免不了拍照留念,嘉元親自拍攝到很多法輪,而且感覺越照越多,「哇!這是真的!」嘉元非常震撼,轉念不停:「如果《轉法輪》裏面講的這些都是真的話,如果我錯過這個修煉的機緣,那真的會遺憾終身。」
  • 我全身病痛…拄著拐杖給學生上課,離退休還有五年就沒法工作了。當時的感覺死神隨時在伴隨著我,生命隨時都有結束的可能。學法煉功不到半年時間,這些疾病陸陸續續都沒有了,全身感到無病一身輕,真是一種無法用語言表述的輕鬆幸福的感覺。是師父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看到我的變化,我老伴也在我得法半年後也走進來修煉,修煉不長時間也是無病一身輕。我倆比學比修,共同精進。
  • 我是1998年得法的,今年六十五歲。煉功前我的體質很差,人倦怠無力,消瘦得厲害,胃潰瘍和胃下垂,去過幾家醫院診治,化驗單子合起來有百張之多,還在市醫院住了幾次醫院,但一直治癒不了。那時的我常常頭暈眼花,走起路顫顫巍巍,像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家人悄悄地上普陀山替我算了一卦,說在陽間的日子屈指可數了,而我自己也覺得走到了生命盡頭。在我走投無路時,有人介紹我修煉大法,並捎來一本《轉法輪》。記得接開寶書的霎那,我的身體猛然顫動了兩下,眼前呈現一片金光。…
  • 化療徹底擊垮了我的身體,快兩年了我才勉強撐著正式上班。…一位部主任覺得我人品還不錯,就讓我去他部門。他對別人說:就把她當「半個人」用吧。幾個月後,我喜得法輪大法。得了絕症,我知道自己命不好,可是,誰能改變我的命運?當我捧讀《轉法輪》時,驚喜的發現書裏說要改變命運有兩條路,一條是不斷的做壞事,最後形神全滅。另一條路就是修煉。我想我一定得修煉,這是我生的希望。自修煉至今,驚喜一個接一個:身體康復了,心靈昇華了,家庭和睦了,智慧提升了。有四個字能表達我心中說不盡的敬仰與感動,那就是:佛恩浩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