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修煉故事

在韓國鄉村修煉法輪大法

韓國大法弟子

他出生於算命世家,卻沒有逃過命運的安排,最後終於找到了改變命運的法門。(王嘉益/大紀元)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二零零四年三月,住在鄰村的女兒送給我《轉法輪》,但因為農活忙沒來得及讀,但是三月五日起連續三天下大雪,到屋外幹不了甚麼。我想起了女兒給我的《轉法輪》,雖然沒有多少文化,但是我一連五天讀下來《轉法輪》,這樣,我就得了珍貴的法輪大法。

一、只信師父,堅定不移修大法

我曾三十六年走遍全國大大小小的寺廟,十分虔誠地拜佛信佛。我剛開始讀大法,女兒在旁講了許多,我馬上明白我們師父就是佛教中所講的過了三千年才降世的「那一位」!

我修煉法輪大法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身體洗乾淨並開始整理周圍。我把常在身邊的佛教書籍統統燒掉,心裏說:從現在起,我和你們因緣到此結束,這些年謝了,望你們變成好的生命飛到天上去吧。我把我以前的一切全部處理,決心只修大法。

原來負責寺廟生活的我不在廟裏露臉,那個居士來電話問我怎麼回事,我說:「這些年多謝了。往後不用為我掛念了,我如今修煉更大的佛的大法,在家正在精進呢。」接到我的電話後,那個居士再也沒有給我來電話。

我以前每當農活結束,滿身痛的不是針灸就是去找醫院,這種治療簡直成了我的日常生活。老家有不少是不治之症死的,這事成了我的精神負擔。

修煉初期我的身體就得到了清理,身體飄飄的達到了無病狀態,幹活從不覺的疲倦。丈夫說,你是太健康了才不知疲勞,乾脆別煉法輪功了。

我自得法那一天起,是凡大法的活動一次不落的參加。有一次我在安山參加退黨活動,見到法輪功學員被邪惡活摘器官的照片,心痛的久久流淚。我參加了三個小時的遊行後回家。打開《轉法輪》一看,哇,字字都五顏六色、金光閃閃!我接連兩次拜讀了金燦燦的《轉法輪》,對師父的感激之情,無法言表。是師父安排我當光榮的大法弟子,是師父呵護我走修煉的每一步。佛恩浩蕩,謝謝師父!

二、在鄉村講真相

我因為農活太忙,常常是凌晨起來先煉功,白天抽空學法,堅持修煉。

因為是鄉村,接觸到的人很少,頂多是有事來我家的人、郵遞員、速遞員、地方公務員。我覺的和這些人的緣份很珍貴,因此,我向遇到的每一個人都遞給傳單,告訴他大法好,告訴他真相。

我的家族是大家族,各種活動也多,每當家族搞活動時,我都給他們講大法好,講真相。而且我的提兜總是帶真相資料,或與朋友們聚在飯店或上市場或坐車時,千方百計向與我接觸的人講真相,不想放過所有有緣的人。尤其鄉村趕集時,聚很多的人,每隔五天的趕集那一天,我整天都在市場上轉來轉去,向人們散發傳單,講真相。

開始時,人們都把我當作精神有毛病的人,但見我事事處處做好人,現在他們不僅理解了,還說我很了不起。特別是住在鄰居的小叔子是信某某教的人,現在連他也到處見人就說:如果世上的人都修法輪功的話,世間才能實現和平的,法輪功真是好!

有時我到老人們聚在一起的地方,遞給老人們傳單,說:這資料很好,不要扔了。和孫子孫女、周圍的人一塊兒看吧。他們都答應下來。有位老人看罷傳單,說:真善忍,真好啊。我一定好好保管這個資料,謝謝你。老人的話,使我十分感動。

丈夫見我為真相十分忙乎,就責怪我:法輪功好,你自己好好煉就行了,幹嗎找那麼多人宣傳?弄得連我也面子上過不去。

有一天我跟丈夫說:你也好好想一想。我來到這個世界得大法修煉,我得珍惜這個時間,要多救眾生。你也幫幫我吧。丈夫沒話可說,也不再干擾我講真相了。

現在我丈夫變了,我向別人講真相時,丈夫在一旁說大法確實好。他現在早晨起來也讀一讀《轉法輪》,雖沒有精進卻也參加集體學法活動。

三、珍惜所有生命

我在田裏鋤草。我對那些草說:草啊,你們能遇到大法弟子,那是多麼幸運呀。你們與我有緣,我叫你們變成好的生命。記住,「法輪大法好!」一定要記住。我每次鋤草都跟草說。

有一天我到田裏一看,壟溝長滿了多年生的草,好像拔一天也拔不完。我的心情很悶,我跟草叢說:你們來這幹嘛呀,這裏是大法弟子作農的地方。我要把你們都拔掉,就沒有時間學法了。大法弟子不學法可不行啊。你們就記住法輪大法好,快離開這裏吧。我放棄拔草回家了。過幾天我到田裏一看,那麼茂盛的草全沒了!太神奇了!

還有一件事。收割完豆後,我發現滿地是豆粒。我要撿豆還要學法,顧兩頭就時間不夠用了。沒辦法只好要住在離我不遠的女兒來幫忙。但我到地裏一看,昨天散在滿地的豆粒不見了,地裏乾乾淨淨。真是神奇。我給女兒打電話,告訴她不用來了。

還有很多神奇的事情。我幹農活一點兒也不耽誤,還有時間學法、煉功,抽空洪法和講真相了。

四、除去怨恨之心

有一次,丈夫參加選舉,家裏債務纍纍。家裏為錢受苦不是一般程度,我常怨丈夫,把心裏的苦楚跟女兒說說,解解恨,但是錢還是那麼奇缺。

可是女兒一個勁兒說,這事兒媽媽得向內找。我馬上反駁道:「是你爸欠的債,你叫我找甚麼。」女兒說:「還得媽媽要找。因為媽是大法弟子,與常人鬧矛盾,是大法弟子的錯。師父是叫我們向內找的。」我說,師父那樣說了,那我得向內找了。我開始向內找,有一天,小腹處像刀割一樣劇痛,接著開始排髒的東西了。

我腦子裏開始浮現剛嫁到婆婆家時的情景了。我嫁到婆家時,婆家的生活還綽綽有餘,可是,次年婆婆一去世,扔下七歲和九歲的小姑、小叔子,我開始精心地養著他們,還得照料這個大家族的生活。村裏人都說我是好媳婦。可是,家境開始傾斜,加之丈夫為選舉欠一筆好大的債,這個家終於傾家蕩產了。

我回憶起可憐的小姑、小叔子,熱淚橫流了。我悟到一切怨我無德,因為我來後這個家才開始發生了種種困難。我對不起丈夫,怨恨之心化掉了。我給婆家表示了我的歉意。我穿上韓服對丈夫說:「我對不起您,一切怨我無德才發生苦難,今天我向您磕頭請罪。」說罷,我向丈夫磕了頭。丈夫說:「你做的很不錯,你為這家多有辛苦,是由我向你磕頭。」說罷,他真向我磕頭了。這樣,我們夫妻倆互相向對方磕頭,除掉了埋怨對方的心,壞物質排除了,家境也開始好轉了,現在沒有為錢財發愁的事情了。

五、解開心結 家庭全體看神韻

我們家族大部份看了「神韻晚會」。可是我原來的婆婆去世後,後嫁到婆家的新婆婆如今年高齡八十三歲。她拒絕看「神韻」。我覺的她之所以拒絕,是因為不滿我不去寺廟。婆婆只信釋迦牟尼佛,對法輪功、神韻演出,連話都不讓說。家族成員們怎麼說也白搭。我向內找,是否我對婆婆哪些地方做錯了。雖然想不起來,但我還是認真地去找。

我突然想起了幾十年前的一件事。這位婆婆生的小叔子在家上學得騎自行車走十多里路。天開始變冷,孩子上學又冷又累,婆婆求我照顧一下她兒子。因為我家住在邑裏,上學方便。當時我的家庭情況不好,我就拒絕了婆婆的要求,婆婆為此事埋怨過我。

就在想起這件事的幾天後,婆婆來我家,我就講起那個事,婆婆說確實為這事怨恨過我。我誠懇地說:「當時家庭情況確實是不好。雖然這事過去了,但現在看來我真的做錯了。我真心道歉,望多多原諒。」說著,我真心向婆婆認錯了。

幾天後,婆婆和一家五口人買票看「神韻晚會」來了。那天正好是我的七十三歲的生日。我們家族十五人都在讚美神韻,祝福我的生日。那天真是幸福難忘的一天。

--轉自明慧網,有刪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是一名臺灣的開業牙科醫師。1979年進入醫學院時,因緣際會參加了佛學社團,從此約有20年我沈浸在佛教經典中。我內心深處很明白:佛理雖好,卻苦無著手處,始終沒能改變自己的身心狀況,憂鬱症與失眠曾伴隨我很多年。1999年臺灣大地震,當時約有三千人死亡,見到許多生離死別的悲劇,我猛然發覺生命何其脆弱,不能再如此渾渾噩噩、虛擲寶貴的青春時光了。就在這時候有幸得遇大法,當我第一次看《轉法輪》這本書,就知道他是一部真正的佛法正道。
  • 我是一名醫生,丈夫是九七年得法的,我親身見證了得法輪大法後丈夫的身心變化。丈夫得法前患過肺結核、胸膜炎、咽喉炎,身體經常感冒。自修煉至今沒有用過一次藥。雖然有過幾次較重的症狀,但沒過幾天自然就好了。使我感到在他的身上有一種超常的力量,否則人是無法抵抗的。
  • 修煉前,夫妻倆常為工作或小孩教養問題吵架,公司送來的貨有瑕疵或不對,林太太馬上一通電話打過去罵人,也會和客人發生不愉快。得法後,夫妻倆都用「真善忍」的法理來自我要求,衝突或不愉快的場面日漸減少,到現在很難再見到。一家四口都是修煉人,林先生說:「修煉之前,很擔心小孩被社會大染缸污染,擔心被朋友同儕帶壞,二個小孩都成為大法弟子後,因為有真善忍的法理做指導,依循著去待人處事,我不再擔心他們會不會變壞,沒有這方面的煩惱,我覺得非常幸福。」
  • 作者是中國大陸南方某偏僻山村的農民,今年四十三歲,一九九六年有緣有幸得遇法輪功後,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從一個蹲過大牢的惡人、浪子歸正為家人、村民都稱讚的好人。
  • 「真善忍」這個信仰改變了一切。我所有的一切都和修煉前截然不同。我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知道,我們痛苦、抑鬱、有暴力傾向、心胸狹窄和狂熱都是因為我們對宇宙法理的因果關係知道得越來越少,相反的由於無知和無神論使我們不斷地背離宇宙法理。把對「真善忍」堅定的信念作為提高身心健康的基礎,我天天努力做到對己對人真誠、寬容、恭敬有禮、有責任心、不自私。
  • 亞伯拉罕•湯普森是一位土木工程師。他從小生長在一個美國天主教家庭中,沒有成為虔誠的天主教徒,但是對於生命的目的存在著許多疑問,也對佛家、道家和東方宗教的內容很感興趣,他看過一些佛教的書,卻沒有產生共鳴。此外,他還常常看到,在兩眉的中心有一種很大的眼睛看著他,這令他非常驚奇不解,這隻大眼睛究竟是怎麼回事?他不斷地追尋,探索……直到修煉了法輪大法後,他才獲得了解答。
  • 我今年61歲,是2010年春季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新學員,雖然我得法晚,很多的法理還悟不到,但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法輪大法的美好與超常在我身上不斷展現。現在寫出我的親身經歷,目地是揭露中共媒體製造的謊言,讓人們正面了解、認識法輪功,擺脫疾病的折磨,從中受益,真正得到大法的救度。正如我周圍的一位老年同修所說:「咱們做事不能昧著良心,受益了就得敢說!」
  • 二零零一年春,我全身浮腫,脖子、手腕子、腳脖子,凡是身上能轉軸的地方都紅腫,腳脖子腫的看不清踝骨,手腕子腫得看不見腕骨,膝蓋腫的像葫蘆頭一樣,脖梗子硬得像木樁子一樣,看東西大轉身,右半身肌肉萎縮,心慌,氣短,出冷汗,手腳冰涼,醫生說這是「不死人的絕症」,只能吃藥維持,在醫療界也沒有醫療好的病例。…零七年春,我扔掉了拐杖,右半身都長出了新肉,現在各種農活都能幹了,不但沒有衰老,反而還年輕了許多。我的康復震撼了街坊、鄰居和我的親人們,他們親眼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和美好。
  • (shown)(續上) 「因為真、善、忍實在真的很好!」因此,學業、事業、愛情都得意的年輕董事長莊嘉元於三十歲出頭開始修煉法輪功。…他和女友到日本旅遊,遊山玩水中自己就拍攝到很多法輪,而且感覺越照越多,「哇!這是真的!」嘉元非常震撼,轉念不停:「如果《轉法輪》裏面講的這些都是真的話,如果我錯過這個修煉的機緣,那真的會遺憾終身。」…他在大陸的工作讓他發現那裡環境非常惡劣,「道德非常淪喪,如果沒去經歷這一遭,長期以來對中國大陸經濟等方方面面的誘惑,產生的憧憬與夢想是不容易清醒的。」離開後,他接上了緣在台北參加了「法輪大法九天學習班」,如願成為法輪大法修煉者,內心強烈的震撼與觸動無與倫比,「我能不能搭上這班車?錯過這班車可能就失去千萬年難逢的機緣了。」而且秉持「先他後我」精神開創事業另一片天…
  • 學業、事業、愛情都得意的年輕董事長莊嘉元於三十歲出頭開始修煉法輪功。為甚麼會修煉法輪功?他答道:「因為真、善、忍實在真的很好!」…有次回台灣與朋友再碰面,朋友拿了幾張做室內裝潢的工地照片給嘉元看,照片中有許多法輪,嘉元感到非常神奇。二零零六年底,嘉元和女友到日本旅遊,遊山玩水中免不了拍照留念,嘉元親自拍攝到很多法輪,而且感覺越照越多,「哇!這是真的!」嘉元非常震撼,轉念不停:「如果《轉法輪》裏面講的這些都是真的話,如果我錯過這個修煉的機緣,那真的會遺憾終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