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獄九載 絕食六年反迫害(1)

山東明慧網通訊員

堅修法輪大法志如金剛的趙建設,照片為遭迫害前(左)、遭迫害九年後(右)的對比。(圖:取自正悟網)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山東濰坊法輪功學員趙建設,二零零三年六月在江蘇無錫被中共之徒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九年。在無錫監獄,趙建設絕食六年反迫害,遭受駭人聽聞的酷刑摧殘,包括長時間綁縛在床、不讓睡覺、毒打、電針、強灌損害神經藥物、野蠻灌食三年多……體重本有一百七十多斤的趙建設,後被迫害的只剩七十多斤,幾度被迫害致瀕臨死亡邊緣。

南京公安局和無錫監獄一直想「轉化」趙建設,迫其放棄修煉法輪功,但都不能得逞,他們曾將趙建設年邁的雙親和年幼的女兒帶至監獄,想利用親情誘逼趙建設妥協。幼小的女兒幾乎認不出骨瘦如柴的父親,驚恐地瞪大眼睛說:「我沒有了媽媽,我不能再沒有爸爸。」
趙建設於二零一二年六月二日出監獄回家。以下是他自述在獄中被迫害經歷。願趙建設震懾人心骨呼喚良知、救度世人的堅忍卓絕歷程、無恨無怨的心境,公開於廣大世人面前啟發更多生命本性的靈光。

獄中吟

冤獄酷刑天天相伴
堅修大法的心永遠不變
「登峰造極」的迫害手段
豈能動搖修煉人本性的一面
七十個日夜剝奪了睡眠
幾千個耳光打完說是沒人看見
膠帶纏嘴連口氣都不給喘
奪了小便的權利冬天撒在身上司空見慣
十三小時捆綁的金雞獨立成了幾年中每天的家常便飯
兩個月三十多次電針在常州精神病院……
絕食抗議兩千一百多天
邪惡之徒早已心驚膽寒
在可恥中收場是打擊善良的必然
億萬法輪功學員喜迎法正人間

法輪大法這光耀寰宇的高德大法,自一九九二年弘傳,短短幾年就使上億修煉者身心受益。然而九九年「七﹒二零」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邪黨開始瘋狂迫害。為了讓民眾了解真相,避免在謊言欺騙下走向沉淪與毀滅,無數法輪功學員,不顧自身安危,開始了艱難而持久的呼喚良知的偉大歷程,我也是其中的一個粒子。

當我看到善良的老人陳子秀在洗腦班三天就被活活打死;當我看到山東齊魯石化的蘇剛被關在昌樂精神病院用藥物摧殘的慘狀時,我懷中揣著口袋中僅有的三十六元,風餐露宿步行十四天進京去上訪,在公安部信訪辦被綁架,絕食六天放回。大法蒙冤,同修慘遭毒害、致死,在家怎麼能呆得住呢?我先後五次進京上訪,多次被非法關押後,流離失所三年多。

二零零三年六月,我在距家鄉千里之外的江蘇省南京市,為救人講真相被非法判刑九年,自此遭遇了長達九年地獄般的迫害,三千多個日日夜夜每時每刻都處於生不如死的折磨之中,之所以能夠活著出獄,全靠師父的慈悲呵護和一個堅定的信念:「堅持對大法的正信是生命存在的意義所在,哪怕是最小程度的合作都看作是生命永遠的恥辱!」九年中為抵制迫害我做到了零口供,不斷地反迫害,我六年處於絕食狀態。二零一二年六月二日,當無錫監獄高牆外那久違了的燦爛陽光再次照耀在我身上的時候,九年前那個充滿活力的健壯青年卻已被折磨成了一個坐在輪椅上、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的廢人,唯一沒有改變的是那顆對大法金剛不動的心。(待續)

--轉自正悟網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濰坊市廣文街辦鮑主任看到我持續九年漫長而又痛苦的煉獄生涯,出牢門的時刻卻能超冷靜又理智清醒的面對並執問他們,他感到驚訝恐慌。他們看到我已是皮包骨頭,不能站立,無法行走的慘狀,…回家後得知,濰坊市廣文街辦提前兩天到達了無錫監獄,江蘇省司法廳來人共同密謀,企圖把我拉回濰坊關押到濰坊市洗腦班繼續迫害。二零一二年八月初,濰坊市「六一零」開始對家人進行騷擾,傷害。…走出牢籠我心中無仇恨和傷感,有的只是對行惡者的憐憫與同情,可憐他們在無知中造下的無邊業債將如何償還!寫出所經歷的樁樁件件目的是將陰暗處的罪惡暴露在陽光下,讓法輪功學員在冤獄中的事實真相大白於天下,唯其如此,才能完成我邁回人間的責任和使命,使無辜的人們不要再遭此劫難,讓「真、善、忍」的光輝照耀人間!
  • (shown)九年煉獄,無錫監獄九年中把一個健壯的青年迫害摧殘成了生活不能自理的廢人。出獄當天,獄方催我走,我講:九年坐滿了也不差這一天。我手裏拿著草稿,內容是監獄罪行不容質疑的七條罪狀,要質問監獄長…僵持了兩個多小時後,王持紅、徐林興帶領四名武警、兩名犯人(馬俊宏、李克鵬)非法強行把我抬到醫院大門口的濰坊市奎文區廣文街辦早在此等候的商務車上(早已串通好的),強行拉出了監獄大門。
  • (shown)我告訴值班醫生近期經常腹瀉,昨天兩次,今天的早飯是用自來水泡的饅頭,並提出四點要求:1、停止對我灌食;2、證據保全;3、取樣化驗;4、回放監控錄像取得現場證據。八點多鐘,陳浩(專門負責迫害被非法關押在十一監區法輪功學員的醫生)來講:我請示了醫院領導,調看了醫院監控錄像,沒有這個事情。犯人又把我捆綁在老虎椅上,把用自來水泡的六個饅頭打成的3000多毫升流汁(隨意編造的值班記錄每次都是1500毫升,二零一二年四月惡警鮑俊斌讓馬駿宏(組長)值班記錄造假,編造了兩年多的菜譜…
  • (shown)夏天酷熱冬天寒冷的封閉小黑屋裏沒有廣播電視、圖書報刊,將我一關就是一年多,完全與世隔絕。監獄還調來了以前黑社會的暴力犯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犯人中的第一幫兇,再加上另外五位犯人,共由六個夾控犯三班輪流夾控我。…醫院將我四肢捆綁在老虎椅上,對我野蠻灌食,天冷灌涼食,天熱灌熱食,有時灌變質的餿食…
  • (shown)四肢捆綁單腿站立兩年多,把我另一條腿也抬起綁住就成了「空中老虎凳」(四肢固定身體騰空吊起),灌食、小便也不放下,小便在身上。惡警鮑俊斌講:「就是讓你生不如死!」酷刑持續七天,難以承受痛苦,我沒有動搖,被放了下來。二零零六年三月12日,教改科科長孔乃光來找我談話,並答應:只要吃飯,你就可以申訴、看書,在南京時抄去的5300元錢也幫著要回來等很多條件。我告訴他:「如果在放棄和死亡面前選擇,我選擇後者。」 …二零零六年五月一日,我出現被感染肺結核的症狀,乾咳、午後低燒。犯人彙報獄警,醫院副院長陳克虎來沒做任何檢查就講:「沒事的,死不掉!」
  • (shown)二零零四年五至七月份,我就遭受了七十天不准睡覺的殘酷迫害。在此期間,參與迫害並有過相同經歷的惡人鮑金華(曾被紀委雙規,七天不讓睡覺,就投降坦白了)講過:「我一直跟你在一起,親眼看到七十天不讓你睡覺的全過程,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七十天不讓睡覺手段極其殘酷…此外,監獄硬軟兼使,監獄教改科派專車去千里之外把老人、小孩接來(花言巧語謊稱路過濰坊,順帶你們去看看趙建設,你們要勸他吃飯。)免費安排食宿,並設了「鴻門宴」…
  • (shown)二零零四年二月常州精神病院從江蘇省人民醫院、常州市人民醫院請來多名精神科醫生來給我鑑定,企圖扣上精神病的帽子,以此藉口披上合法的外衣加重對我的迫害。面對九名醫生和專家,我坦坦然然地向他們講法輪功真相,告訴他們不要做監獄的幫兇,更不要跟他們同流合污,要為你們自己的將來負責。一個多小時的對話,他們都明白了真相,鑑定結果正常,未對我服用精神病藥物。但一個多月仍不讓我離開精神病院,進一步進行精神摧殘。千百種無數次對我濫施暴虐,只為動搖我對大法的堅定信念。
  • (shown)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八日(正月初七)獄警正式上班的第一天,我在無錫監獄只待了七天,監獄就做出最狠毒泯滅人性的決定:把我當成精神病轉移到了常州市監獄精神病院康新醫院治療三病區(全省監獄系統集中關押精神病犯人醫院)進行精神、肉體的雙重摧殘。他們竟然以欺騙的手段把我送到了精神病院進行迫害。…「醫護人員」,連續八天用對我電針通電達三十多次,緊緊的將我綁到鐵床上,兩根十釐米細針插入雙耳後根穴位接通電源使人窒息,電針時我周身抖動,口吐白沫,被惡醫南主任用毛巾把嘴堵住。他一副流氓痞子的腔調:「多電幾次,我們不差這點電費。」這是一種在精神病院都極少用的酷刑,多數精神病患者是難以承受的。
  • (shown)惡警於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突然將我從病床拽起,在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被拉到南京市玄武區法院非法開庭(南京市六一零看到我身體狀況已危及生命,速判送走)。審判不公開,沒有通知我的家人。南京市六一零的頭子王曉敏等惡人也坐在了旁聽席。在法庭上,我義正詞嚴地為自己作無罪辯護:(1)修煉法輪功無罪;(2)從老鄉張尊玉家非法搶去的真相光盤是講述法輪功受迫害的真實情況,而不是甚麼非法出版物;(3)沒有任何證據證明真相光盤是我由廣州寄來。我做了無罪辯護後,…指著王曉敏等慷慨嚴厲地向法官陳述:「今天走過場式的開庭,我知道這是一起法官說了不算的冤案。但我要告訴審判長,法官現在實行終生負責制,你要為你今天的行為負責,真正犯罪的是南京市六一零王曉敏他們……」沒等我講完,審判長干擾、打斷了我的陳述,但我還是接著講:「下面由我來審判他們……」法官、檢察官面對這樣的場面都非常震驚…無罪、無辜、清白的我被有罪的南京市六一零和南京市玄武區法院法官宣判為有期徒刑九年。
  • (shown)二零零三年六月六日,我絕食三天後,因玄武區看守所沒有懂灌食的醫生,又將我非法轉移關押到南京市看守所,這是一所專門關押待決重刑犯(十五年以上)的看守所,我被確定為嚴管的對象。…(酷刑中)我不放過每一次機會向同監室的人講真相,一個月後,號內人員改變了對我的態度,感慨地說:「不會為難你了,在這裏我接觸過五、六位法輪功學員,你們才是我們民族的精華,願意交你這樣的朋友:一是零口供,甚麼狠毒的手段也沒能讓你說出一個字,一言不發的能力,可以考第一了。這樣即保護了自己,更不會出賣朋友。二是我們這樣兇狠地對待你,你都不怨恨我們。」我講:「對我施刑的惡警弄得筋疲力盡,連個名字也沒問出來,我不講自己更不會講別人,因為我是修煉的人,師父教我們做事先考慮別人。怎麼可能出賣朋友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