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山東省第一監獄獄警:叫你死不了也活不成

中共酷刑圖:摧殘性灌食
不同於正常的人道主義醫護援救,它是邪惡的當權者打著人道主義的幌子,對絕食抗議者進行肉體上的殘酷折磨以期達到迫使受刑者屈服於邪惡勢力的淫威為目的的。在灌食過程中許多人還遭到被灌以高濃度鹽水、辣椒水、高度白酒、洗滌用品甚至屎尿等進行凌辱、摧殘和迫害的。甚至有惡警指使犯人以折磨被灌食的法輪功學員為樂,如灌濃鹽水後用打氣筒向學員胃中打足空氣,然後用腳踩學員的肚子以致濃鹽水從胃中反噴出來,嗆激人眼鼻、氣管為樂;還有對失禁要拉肚子的學員強制不讓上廁所並將人倒掛在牢房鐵門上以取樂的惡行等等,邪惡至極。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2年09月29日訊】山東省第一監獄自二零零二年起,利用獄中的刑事犯人使用暴力和酷刑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至今已經迫害死十一名法輪功學員,並且公開講:不轉化,打死白打死,打死也是正常死亡。獄警以獲取減刑假釋的分數誘使刑事犯人充當迫害的打手,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以來,監獄暴力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情況也愈演愈烈,甚至連一些所謂的「幫教」和打人的警察都當眾說:是區長讓打的。

監區長李偉:用嘴教不好,就得用棍子教

二零一二年五月,刑事犯人王克東、楊洪有、張紹青等人在眾多法輪功學員面前揚言:李偉區長講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用嘴教不好,就得用棍子等器材教。其後某天,法輪功學員范延啟被王克東、張紹青和包夾郭某從床上拖下,先劈臉扇了兩個耳光,然後把他架到四樓監控室迫害不停。范延啟和其他兩名法輪功學員劉如平、王康寧絕食抗議迫害。

監區長李偉不但不制止迫害,反而沖絕食的三名法輪功學員叫喊:你是想死還是想活。接著王康寧被關在五樓監控室嚴管迫害,被毆打致足踝關節腫脹青紫;劉如平在二十組被刑事犯人趙月奎毆打,拳打腳踢,耳朵和顴部當即就腫了起來,頭痛頭昏,整整二十一天,每天六次插管灌食;范延啟被送到警官醫院迫害。

二零一二年六月,法輪功學員李清也被迫害到住進警官醫院,打手楊洪有對其他人說,李清血壓都二百多了,李區長還讓加壓熬夜,說沒有壓力沒有成果。最後熬進了醫院。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刑事犯人打手滕德醫當眾兩次毆打法輪功學員盧新亮,副區長牛其峰還袒護滕德醫。

獄警:叫你死不了,也活不成

二零一二年六月某天,在副區長牛其峰的指使下,殺人犯綦東興(曾打死打殘多名法輪功學員)又夥同殺人犯徐文賓、寧勇(曾當過武警)、呂玉祥、滕德醫、呂忠林等人將法輪功學員張輝榮從早上六點毆打到十點半,當場毆打致不能動彈,到監獄醫院拍片檢查,說腰肌損傷,全身上下青紫,內衣被撕碎。

事件發生後,多名法輪功學員集體抗議,多次找到警察投訴,警察居然說,就是區長讓他們打的,有區長在這裡處理,你們不要管了。法輪功學員石增磊抗議說:上週打了盧新亮,現在又打了張輝榮,我們還想活著回家。警察無恥的回答說:你放心,死不了,但你死不了,也活不成。你們可以給監獄長寫信,但得按照程序來,先經過我們的批准,才能交給監獄長和檢察院。

七月十二日,法輪功學員郝務忠、石增磊、劉如平等再次絕食抗議監獄利用刑事犯人毆打學員,教導員胡波不但不予處理違法打人的凶手,反而極力庇護,並現場指揮,把已經絕食三天,已經被迫害出高血壓和肺心病的法輪功學員郝務忠強行抬到十八組迫害,當時血壓已高達二百多,李偉怕他死在監獄,當天下午把郝務忠送到警官醫院治療。法輪功學員劉如平仍在省監獄遭受灌食迫害。為達到折磨他的目的,每天灌食六次(正常三次),醫生插管非常邪惡,常常把管子插到胃底,然後上下反覆搗,劇痛無比。法輪功學員姜國波曾被一天灌食七次,還有人死於這種灌食的酷刑。

李偉區長邪惡的講:絕食抗議就是跟政府作對,和政府作對就是死路一條。范延啟和石增磊要求見監獄長,都被李偉無理拒絕,打手滕德醫則叫囂:你們告不倒李區長,以前死了那麼多人,都是白死了,現在打死也是白打。在惡警的指使和教唆下,這些黑社會出身的刑事犯人肆無忌憚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在減刑加分的誘惑下更加變態瘋狂。法輪功學員董傳彥的骨頭被打裂了縫,宋成快頭被打破,李清被迫害成糖尿病,視力僅在二米之內。法輪功學員石增磊和張輝榮被迫寫下遺書,聲明一旦生命出現危險,絕非正常,完全是惡警指使惡人迫害的結果。

十一監區的犯罪工具與手段

十一監區為獨樓、獨院、獨霸專行且十惡俱全的一座封閉式的中共流氓盜匪囚捨。它打著「教育、感化、挽救」迷惑世人的幌子,執行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邪惡指令,從二零零一年開始,從獄警中挑選了一批公開挑戰正義、禍亂世間的惡警,又從三千多名獄犯中屢屢篩選了近千名殺人 犯、慣偷犯、吸毒販毒、綁票劫匪、地痞流氓等罪犯,警匪一夥,共同組成了中共邪黨最橫暴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流氓犯罪團伙。該樓獄二樓還設立了現代化的教化會議設施,並規定每星期三、五、六等進行所謂的「揭批」,看所謂的「愛國教育影片」,強迫法輪功學員「揭批」,每次所謂的「揭批」,都有甚至多於法輪功學員幾倍的罪犯看押,特別是對主動反迫害、發表嚴正聲明、不接受洗腦的法輪功學員,更是高壓、暴力並加,輪流迫害不准睡覺,毆辱成癖。明目張膽的犯罪行惡,他們將法輪功學員押架於講台,強行發言,認罪認改,否則,即遭致殘酷的摧殘。

據不完全統計,惡警僅用於摧殘肉體的各種刑罰無法計數,諸如:棍打鞋跺、腳碾手指、鞋刷拉鋸、火機燒烤、針扎骨肉、陰莖塗辣水、腳戴鐐銬、拳打腳踢、不讓睡覺等,污辱謾罵更是家常便飯。特別是對於剛入監的法輪功學員則幫凶群湧,借獄威勢,暴弱群毆,突擊轉化後進逼登記照相、按契手紋、密謀策劃、分設陷阱,並公示以嚴管、普管、過度三檔控制,層層設立關卡,囚堵於三、四、五層樓獄進行長期迫害。

青島市著名書法家劉錫銅因不願放棄修煉,連續遭四十多名流氓罪徒輪換動用約計一百多種刑罰,摧殘折磨長達八個多月。

青島市城陽區中醫師邵承洛因絕食抗議監獄暴力轉化,被暴徒、包夾共用近百種方式折磨,如折斷指骨、絞爛指縫、搗爛兩肋、打爛臀部、傷口撒鹽等,他的腿被打折,頸椎被打傷,皮肉被摧殘破爛。

山東蒙陰縣農機公司職工石增磊,一九五六年出生,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後,身心受益。二零零三年三月被非法判刑,在山東省監獄長期遭殘酷迫害,九年來他一直被隔離,曾被毒打得體無完膚、頸椎骨骨折,在惡警、壞人的暴力迫害中,身體、精神上被極端地摧殘,就連睡覺、上廁所這種基本生存條件都沒有了保障,多次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濟南市長清區法輪功學員劉如平,原濟南「長清黨校」教授法律和經濟管理的高級教師,法律教研室主任,濟南市舜天律師事務所的專職律師(執業證號150094120774),二零一零年被綁架、非法判刑七年。

在山東省第一監獄這個邪惡的黑窩裡,做好人反而被嚴管;越是殘忍凶惡就越成為惡警的紅人,充當作打人棍子,法輪功學員最基本的生命權都沒有保障。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簡陽)

評論
2012-09-29 10:2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